且行且歌  

今天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工作顺利_(:з)∠)_

黄河九曲(完结)



尘土飞扬,天坑地缝被填成万里平川,崎岖乱石都被炸得粉碎。申公豹趁太乙力竭跪地,一鞭就要缠上他脖颈。这一用力,这除了喝酒什么都不会的死胖子就要身首分离。即便失手,此处毗邻阵眼,万绝灯紧随其后,不怕他死不干净。

他手腕一甩正要下手,忽然脚下一陷,地面竟然凭空震裂!这动静远比他们打架时弄出的动静大出数倍,轰隆隆混响似乎自地心翻腾而上,鸦云黑沉沉压得极低,直直贴在地面,仿佛宣纸上泼开的一碗浓墨。原本无波无澜的平静支流一波一浪渐渐汹涌,凶悍地冲刷两侧峭壁,越涨越高。

原本经久不散的云雾竟然缓缓散了,露出远处嶙峋山脉,目及所处无不岌岌可危,申公豹一眼扫去,正看见一座高耸山头倏然崩落,碎成齑粉。...

黄河九曲(五)




敖丙站在万里雪原,寂静地踢一只毽子。


一轮永恒的夕阳坠在地平线上,它仿佛固定在了那里,半晌过去也一动不动,凝成一个永不坠下的日落。云霞赤橘若血,在冰原上拉曳出一线刀刃般锋利的灼亮。这雪原冰白千里,空寂非常,没有人,连一丝海风也无,活像一幅凝固的、沉默的画,只有毽子一下下在敖丙足尖弹跳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敖丙慢慢地踢着那毽子,没有什么花样,只是寂静地、单纯地将它接住、又弹起。他身手很好,翩然如惊鸿,那毽子在他脚尖十足乖巧听话,影子仿佛一只细雀,尾羽修长,在雪原之上起落辗转,一下都不曾落空。


他脑子中空荡荡的,想不起来什么事,不大记得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毽子...

不反感催更,但请用温柔抚摸和评论的方式,请不要弄得像讨债一样……很影响心情……

黄河九曲(四)

申公豹去阵心看了一眼敖丙。

敖丙站在水面上,河面光滑无痕,仿佛一面剔透的琉璃水镜,将星辰渊薮都一一濯洗干净。他安安静静站在星河里,安安静静望着远方,似乎在发呆,又像在等什么人。

申公豹上前,敖丙像被陡然惊醒而暴怒的龙,一掌携着寒冰冷意,朝申公豹袭来。申公豹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引出电光,在他心上伤口一击。

敖丙便立在原地不动了。

申公豹给他把了把脉。有些虚弱,还好,性命倒无虞。

倒是命大,偌大个黄河阵的灵力周转,也没将他抽空。到底是灵珠转世,天纵奇才。

怎么就是个蠢货呢?他将双掌啪地在敖丙双肩上重重一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徒弟,恨不能把他脑中的水给摇出来。以...

黄河九曲(三)

申公豹站在半山腰,俯瞰以黄河为界的商周两营。

周军拉开一片军帐,无风无烟,被死气沉沉的暮雾压着,活似一大群被身上重负压得抬不起头来的渺小蝼蚁,又像一大片荒凉孤寂的坟茔。绵延万里的黑色气脉截在周营前方,掩住其中九曲黄河阵的真容,也将周营伐纣的气数一并斩断了。

他背影瘦长,仿佛一杆戳在山腰的瘦高竹竿。云霄飘飘然走到他身边,曼声道:“国师。”

申公豹冲她稽首施礼:“云、云霄娘娘。”

云霄乃三霄之首,亦是鸿鹄鸟与金蛟剪的主人。她比碧霄琼霄更有一分雍容冷静,此刻站在申公豹身侧,漫不经心望一眼底下弥漫着惶惑之气的周营,道:“此番还要多亏国师,万绝灯果然很好用,怪不得师尊器重你呢。”...

黄河九曲(二)

夜色沉沉覆着世间,营帐间腾起高高篝火,像要接天而上,舔舐星辰。巡逻队伍神色肃穆,摩肩接踵,一列列绕着篝火前行。

帅帐内,姜子牙正与姬发商议战略,忽听帐外人报道:“杨戬将军求见。”

杨戬跨帐而入,哪怕眉间倦意未消亦难掩其丰神俊朗,抱拳行礼:“殿下,元帅。”

“师侄怎不好好休息?”

杨戬皱眉道:“二郎想到些要事,想与殿下、元帅商议。”

姬发道:“你说来便是。”

“云霄那阵法,我曾一晃耳听到她提起,想是叫‘九曲黄河阵’。以滔天黄河为阵底,曲折百回,辅以三霄灵力,人身在其中,不知日月,且会遇见心中最恐惧、最执念之事,待幡然醒转过来,仙根灵魄早已无声化尽。二郎惭愧……...

黄河九曲

CP:饼渣

提示:这篇很狗血(。


周军营拉开一派密密麻麻军帐,肃穆沉默,一眼远眺仿佛无数小小山冢。连风都放轻了脚步,忧虑萦绕元帅帐外,不安地卷着数两尘沙,淅淅沥沥地打在帐布上。

周军已高挂免战牌三日。帐中,姜子牙与武王姬发紧张推演,沙盘画了又推,再画再推。正焦头烂额之际,忽听得帐外传来一声惊惶的喊,紧接着便是错乱综杂的脚步闯进了营殿:

“殿下,元帅——!不好!哪吒将军说要将杨戬将军与其他昆仑上仙救回,独自去了商军阵前,被那云霄以混元金斗捉去了!”

姜子牙眼前一黑,手下尚未画好的沙盘一个不慎,被毁去一半:“什么?!”


哪...

红线不牵

CP:饼渣

明天七夕,写好就提前发了。七夕快乐!


敖丙在等人。

三界之中,胆敢让这位龙君久等的人可不多。他一袭白衣,负着手,背影清孑,安安静静站在天河边,铺烁着亿万星辰的天河水幽幽影出静如修竹的身影,仿佛一只优雅收敛起翅羽的白鹤,也像一株蔓蔓水生、亭亭净植的君子草。九重星天带着水意的风漫然拂过他露草般的长发,点碎星芒顺着那风缀入发梢,晶莹闪烁,又漫迷而去。

仙子们路过,嬉笑着同他见礼,他便侧身过来一颔首,浅浅还一个礼。礼罢继续回身,伫立星河边,宽袍广袖簌簌猎猎,飘逸遄飞,继续等他的人。

一个仙娥与同伴咬耳朵:“也不知龙君...

天牢记事(《深渊落日》番外)

《深渊落日》番外。

看到饼渣掉下cp榜第二我顿时垂死病中惊坐起,打开电脑疯狂码字。

啊,我真的是个事业粉……


(一)


虽说天帝对哪吒这后台强硬的臭脾气官二代向来选择宽宏大量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老人家万万没想到一不留神,这小东西连劫天牢这种胆大包天的事都做出来了。

虽然哪吒后脚马上就把罪魁祸首给扔到了御座前,和敖丙一块一锅端了魍魉族,把不周山来了个大扫除,但天帝还是被这先斩后奏、屡教不改的臭小孩给气得头晕。捏着鼻子扣扣索索地劝了自己半天,还是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恰碰上魍魉族先前用傀儡咒往天庭里塞了诸多钉子,虽然在不...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