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我怎么那么命苦要学法律啊(*꒦ິ⌓꒦ີ)(*꒦ິ⌓꒦ີ)(*꒦ິ⌓꒦ີ)(*꒦ິ⌓꒦ີ)哭不出声了已经

想看小杰坐在黄昏的最后一朵温柔的亲吻里,背影被招满天际的白羽断续掩去轮廓,万仞高空之上,奇犽在满天微醺微醉的繁星里乘坐白鸟划破晚风,为了一个约定而来。
渐落的夕阳像一碗橙黄色的梦。

行……行叭……都三回了我也习惯了…………不过还是温馨提醒一句因为岁月情书新fo我的小可爱们,感谢厚爱,但我已经很久没有产过喻黄了噢……如果喜欢全职猎人的话不妨尝试和我一起嗑一下奇杰hhh如果能一起愉快玩耍就太好了ww

不过话说热圈的余荫真的有点吓到我了,岁月情书是四年前的作品了啊(。

今天太丧了,请问有人愿意夸夸我吗
不然亲亲我也可以
(*꒦ິ⌓꒦ີ)

·
怎么回事,世界上的天使这么多的吗,我要克制不住哇哇大哭了啊😭

厄里斯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CP:奇杰

《晚安歌》收录的稿子。混更。奇犽少爷生日快乐。

BGM:Say you love me-tamala


大清早。背着各种信件和包裹的猫头鹰们从大礼堂的穹顶飞入,扑棱着翅膀降落在熙熙攘攘的长桌上。石英钟的针摆咔地落在了八点的数字上。在这个距离早餐时间结束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有人猛地推开了礼堂的大门。

酷拉皮卡教授匆匆而入。他的长袍随着他的动作翻卷,像是团滚滚而过的乌云。他素来优雅,如此行色匆匆实在难得,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几条长桌上各个学院的学生们纷纷偷摸着向他投...

今天我该怎么嗑cp呢

我们是谁!

幻影旅团!

我们的职业是!

强盗!

我们最爱做什么!

八卦!!!


CP:奇杰

完售本《晚安歌》收录的稿子之一,拿出来混个更。奇杰日快乐。这两天水逆狠了,借这机会转个运(歌是一个迷信的歌

BGM:ぼくら-へクとスカル


柯特第一次加入旅团的时候,是抱着相当大的野心的。

他自小在家里是不大受重视的,当然比糜稽要好些,揍敌客家次子有些处于食物链底层的意思,幺子就要好得多了。基裘喜欢他,时时刻刻把他带在身边,虽然这也意味着他受基裘的控制也最深,具体表现在他身上千款百式从不离身的女式振袖。

但也仅止步于此了。更何况,他也不是最得基裘喜欢的。

事实...

永生之国49-50【完结】

BGM:End of story-Diverse system


49


奇犽慢慢睁开眼睛。因为闭眼时间太长,他几乎被刺目的日光激得眼角流出泪来。

直至此刻,奇犽才在这高空呼啸的寒风之外,听见了来自遥远天地的海浪潮声。

在他的意识脱离小杰的精神领域这一刻,高塔所临的海面传来轰天彻底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鲸鱼恰巧沐浴着熹微的光亮跃出粼粼水面,身体遮天蔽日,弯曲成矫健的一道庞大的残月,它实在太大,跃出水面竟与塔顶齐平,像颗巨大的休止符般连同水与天。

云雾擦挂过它的长鳍,蓝鲸一动,那些雪白的云便被挥散成了水雾。海豚与白鲸跟随在它身边快乐地跃成协奏曲上高高矮矮的音符。海鸥低低地掠过水面,...

永生之国48

BGM:七劫谣-冥月


48


高塔在夜色之中煌煌发光,仿佛太阳坠落在人间。

漏网之鱼基本已经击杀完毕,活口留了几个高层人士准备取供,紧急状态已经解除,高塔灯色渐次暗去。酷拉皮卡正准备通知半藏他们收工,忽然听见天空上又传来隐隐约约的马达搅动螺旋桨的声音。

他狐疑地挑了挑眉毛,朝寥无繁星的夜空中瞟了几眼。他在刚刚的战斗之中负了小伤,雷欧力正抓着他的手臂紧急处理,他一动作便牵动了伤口,医生不满地叫道:“病人麻烦配合一下工作!”

酷拉皮卡无语地把手抽了出来,道:“你去处理别人吧,不用管我。”

雷欧力:“哎!酷拉皮卡——”

医生的残存话音被搅碎在了从天而降的狂风之中,一身漆黑的直升机...

永生之国47

BGM:黄泉比良坂-伊东歌词太郎


47


奇犽与斯特兰奇在狭长的白色甬道里行走。

四面都是镜子,炽亮的白光藏在镜子角落里,把这条通道映得惨白惨白。

奇犽的手指没有再抵在斯特兰奇后心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不过奇犽对自己的业务能力有足够的信心,这个位置这个距离,如有异变他不要一秒就能把斯特兰奇的心脏取出来。不流一滴血的那种。

即使是在现在。

老实说,奇犽现在的感觉不啻于被扒皮抽骨,动弹不得地躺在山谷底下,被不断坠落的山石来来回回地辗轧。心口很空,空到吓人,时不时抽痛得厉害。呼吸很凝滞,即使想要大口呼吸,缺氧的感觉也时刻萦绕不去。这种感觉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更像是谁趁他不备...

永生之国46

BGM:Call your name-泽野弘之


46


人们在忙碌。
他们穿着统一的白大褂,右手上扎着红色的丝巾,在蚁巢一般的地下迷宫里传来梭去,像勤劳的工蚁在四通八达的蚁巢里忙碌地行走奔跑,偶尔传达讯息都是用喊的。
他们身前身后的狭窄房间里摆满了无数营养舱,淡绿色的溶液里漂浮着赤裸的人类躯体,头发飘在溶液中宛如漫迷的荇藻。电脑显示屏上墨绿色的复杂数码一行行飞快地往上刷,白大褂们熟视无睹地走来走去,记录着各种研究数值。死去的实验体被拉出舱外,塞进黑色的雨布袋里拉去统一处理,没有人多看这些鼓囊囊的黑袋子一眼,在他们眼里,这些关在营养舱之中并因此死去的生命并非是他们的同类,而只是一串...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