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Marvel&DC]论记者与摄影师的交流技巧


短段子集合,漫威&DC的crossover,超&虫,注意【纯友情无cp向】。夹带一点superbat和贱虫。

所有bug和ooc属于我。

上帝啊我从没写过欧美现在键盘都在发抖(。



01.


Peter巡逻巡到一半的时候决定在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独立宣言》上坐下来休息,顺便咬一口他皇后区最美味的三明治。而他惬意地叼着酸黄瓜咀嚼的时候,眼角扫见了一个红披风唰啦啦地划过自由女神的冰淇淋上方。

噢!是最近拖家带口回来探亲的雷神。

Peter很快想起了美国队长交给他让他带给北欧神祇的小甜饼,于是他喊了一声:“Thor——”

友好的纽约邻居意外地没有得到预料当中的、来自北欧神明爽朗的问候,那个红披风继续唰啦啦地前进着,拖开老长一道云线。Peter纳闷地又喊了一声:“Hey!”

那道红披风终于停下了,不知道是不是Peter的错觉,他好像从那个小小的红点儿里看出了一点疑惑。

他又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后险些呛着。Peter确定自己没眨眼,也没走神。蜘蛛感应在上,虽然这玩意有时吵得他头疼,可这次是真没响。

大概在半秒之内倏忽穿越了五百米高空,悬空在自由女神冠冕上的氪星人冲他微笑,缓慢降落至他面前。他无畏地露出他的容貌,阳光落于其上,蜿蜒淌过他胸前如河流一般的S型标记。他看起来一如精雕细琢的希腊雕塑一般英俊:“是你叫我吗,孩子?”

一个……蓝大个儿。



02.


Clark忍住了用X视线去透视眼前这个红蓝色年轻人面罩的冲动。以己度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下意识反应了,介于超人从不遮掩容貌,他每次看见面罩遮脸的英雄就下意识地想要透视瞧瞧。但他克制住了。Bruce说过他很多次了,这样不礼貌。

制服配色同样是红蓝色的年轻人胸前趴着一只黑色的蜘蛛图纹,紧身衣包裹的肌肉线条非常漂亮。他眨了眨白色的大眼,面罩捞起一半,露出鼻尖和嘴角,他嘴里还叼着半片涂满黄芥末的面包。晃悠晃悠的,看起来马上要掉下来了。

毫无疑问,这是个年轻人。他过于年轻了,Clark不需要透视也能知道眼前的男孩的年纪不超过二十岁。他身上有着年轻英雄独有的活泼朝气和无所畏惧。像些乱蹦乱跳的浮跃小鱼,总要不甘寂寞地到处甩出点儿水花。

Clark不讨厌这个。年轻的英雄们虽然冲动又青涩,处理事情还有这样或是那样的不成熟,可他们身上同样具有让人们相信未来的奇妙能力。

他耐心地等着男孩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并继续咀嚼他那块危险晃悠着的面包。蛛形纲的英雄飞快地咽下了那口三明治,从“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这句话上跳起来:“Hey!你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会飞!”

我也没见过你。Clark想。不过正如他所猜想的,这是个年轻男孩儿的声音。

超人总是对年轻的英雄们很宽容的。他温和地道:“我也没有见过你。”

“我可是纽约的好邻居Spiderman。”年轻人语速很快,说着说着,音量忽然小了下来,显得有点儿沮丧。情绪波动大,年轻人的特征之一了。“你真的没有见过我?……我还以为我足够有名了呢。我差点儿就加入复仇者联盟了。”他嘟囔着。

我还是正义联盟的主席呢。你不也一样不认识我。超人心想。他轻轻咳了一声:“很高兴认识你。”他自我介绍道:“Superman,来自大都会。”

Spiderman和Superman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呃,”蜘蛛侠说,“让我想想是先问大都会是哪儿还是吐槽一下这两个名字。”

他想了一会儿,最后从书包里翻了翻,找出一包包好的油纸。

“要吃小甜饼吗?”蜘蛛侠干巴巴地问。



03.


Peter和超人聊得很愉快。

他们一块坐在《独立宣言》上,各自霸占了“人人生而平等”和“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的两头。高空清爽的小风吹啊吹,把一点小甜饼掉下的饼渣吹落万丈,落入车水马龙的嘈杂人间。

超人从不隐瞒他来自外星的事实,而他温和有礼的谈吐让对不是砸纽约就是抢东西的外星生物没什么好感的Peter总算对宇宙其他居民有了改观:超人和Peter所认识的任何一个成年英雄都不一样。硬要说的话,他大概有点像美国队长。但是他和cap的感觉又不大一样,具体是哪儿不一样,Peter讲不出来,不过他知道的是他挺喜欢他的新朋友。

“所以你是从别的世界来的。”Peter说。

“我不确定,不过应当如此。”超人回答,“介于你并没有听说过大都会、哥谭、中心城以及……瞭望塔。”

“但你们那儿应该有纽约吧?”

“那当然。”超人承认。

“所以在别的世界没有复仇者联盟,保护世界的是……嗯,你们的团队叫什么来着?”

“正义联盟。”超人好脾气地说。

“Sorry,my fault。”Peter为表歉意,让出了最后一块小甜饼。超人从善如流地接过了它。Peter继续道:“这真有趣。”他兴奋地道,“平行世界理论是真的!”

“事实上……我们确实与平行世界的自己有过交流,甚至对战。”超人耸了耸肩。“这不新鲜。”

“可你们从来没见过我。”Peter说,“这说明现在的情况和你接触过的平行世界肯定是有不一样的吧?”

超人像是思考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发生的?”Peter开始迅速在脑子里翻书一样哗啦啦地翻过爱因斯坦、霍金、哥本哈根、霍华德等人的各种量子力学理论,各种波函数、物理常量和计算公式弹幕一样地飞来飞去。而在他翻到一半的时候,超人开口了。

“也许是某种魔法。”他思考道,“虽然人们把我称作钢铁之躯,但我……魔法抗性很弱。”

魔法。好吧。Peter迅速丢掉了脑子里还没翻完的几大本物理学砖头。他早该知道世界上不止有美国队长的盾牌一样东西不符合牛顿定律。

“我不懂魔法。”他尴尬地说。

两个超级英雄同时陷入了沉默。而风飒飒地吹到第三道的时候,Peter忽然幡然醒悟道:“老天,他们叫你钢铁之躯?That's sooooooo awesome!”



04.


Clark不得不克制一下他的笑意,否则他要是忍不住像普通人那样笑着锤地的话,哪怕只是锤了一下,整个自由女神像都可能不得不和她脚下破碎的镣铐统一一下风格了。

蛛形纲的年轻英雄对他好奇极了:“所以,你会飞会热视线会透视会冷冻呼吸超级速度,老天,这太厉害了!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事实上还有超级听力和超级力量。

Clark思考了一下:“可能……生孩子?”

蜘蛛侠愣了一下,然后从《独立宣言》的前言滚到了末尾。

Clark还挺担心的,这孩子手劲可比他的小胳膊小腿儿看起来要大得多,虽然应该不至于把自由女神像给锤碎,万一把哪个字母给锤花了也不怎么好看。

好在蜘蛛侠还是比他想象中的要有分寸得多。

笑够了的红蓝色的年轻人坐回他身边,清了清嗓子:“All right,说真的,你太厉害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英雄能同时拥有这么多的超能力。”

“事实上,有的人没有超能力,他同样是非常厉害的超级英雄。”Clark回答。

“你的搭档吗?”蜘蛛侠问。

Clark点头:“正义联盟的顾问,Batman.他是个没有任何的超能力的普通人,但他仍旧守护哥谭打击罪犯了二十年。我们有过隔阂和误解,好在最终我们化敌为友。B是个远比我更强大的人。”他带了一丝骄傲地说,“我们是世界最佳搭档。”

蜘蛛侠很久没说话。

Clark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注视着不远处哈德逊河泛着粼粼波光的水面,那上面流光恒转,像是一刃锋利的剑,或者一根透明的丝。

“哇哦。”半晌后他感叹一样地说,“这可真是……太酷了。”

“Stark先生也没有任何超能力,但他研制出了世界第一酷的人工智能和战甲。他把大批资金投入在战甲、复仇者联盟和战后损害控制……他还曾经扛着核弹冲进了外星入侵者的传送门里。”

男孩的声音低了下去。“我很尊敬他。我总会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人,可他说……”

“You will be better.”Clark说。男孩迅速偏过头来看着他,虽然面罩隔绝了他的脸,但Clark能从他面罩上睁大的那对黑白大眼看出他的惊讶。

“你怎么……”他没说完。而Clark笑了起来:“要知道,我也这么觉得。”

“我们都有很好的同伴。”他轻轻把手搭在蜘蛛侠的肩膀上拍了拍,温和地说:“但孩子,你得知道。你们总能成为比我们更优秀的。”



05.


Peter给超人展示自己手腕上被蜘蛛咬出来的小小伤口,事实上,在他觉醒了能力以后,这个小小的伤口很快连伤疤都看不见了,不过超人显然有独特的门道能看出点什么。他的视线在那皮肤上滞留了两三秒,疑问道:“我看到有特殊的电流在血管里经过。”

“噢,那是我的生物静电。”Peter弓起手指,在旁边的雕塑上做了个爬行的示范,“这是我被蜘蛛咬了以后诞生的能力……你知道,凭借这个我可以在墙壁上爬行或者行走。”

超人显得很感兴趣:“像蜘蛛那样?”

“……是的。”Peter说,“像……蜘蛛那样。”

“还有?”

“我有蜘蛛感应,”Peter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会嗡嗡地叫,虽然我不一定每次都能躲过去……我的力量也变大了,能徒手停下一辆飞驰的货车……”Peter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但我想应当没你的力气大。你是不是可以徒手举起一栋大楼?”

超人笑了:“这没什么,我可不能在楼面上爬行。”

可你会飞啊。Peter想。

他倒不是对别人的超能力感到羡慕。毕竟……

“你从一开始就是超人吗?”Peter问道。

“嗯?”超人显得有些意外。

“你从……一开始就是超人吗?”Peter重新问道。

“哦,你说从获得能力开始?”超人沉思了一会儿,“不算吧……事实上我从还是个儿童的时候就一点一点地觉醒了能力,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力量达到了巅峰。我是在找到氪星飞船、知道自己的来历以后才决定正式穿上这身制服的。但在那之前,我仍然选择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Peter低下头,看着自己靴子上网格的形状。

超人显然察觉了什么,把声音放轻了:“怎么?”

“我……”Peter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把攥紧的手藏到了身后。

“我被蜘蛛咬了,获得了蜘蛛力量以后,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用它……做点儿什么。”

“直到某个晚上……我选择放走了一个劫匪。”

Peter的声音愈发地低了下去,如果仔细听的话,似乎带着细小的颤抖。

“我继续往前走,然后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老人。地上有很多血。”

他很快、很低、很轻地说:“That's my father……”

“劫匪想要一辆车,而本叔拒绝了他的要求,然后……那个人向他开枪了。我本来能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如果我阻止了……”

“他躺在地上……他还在叫我的名字,他眼睛里有光。而我就这么看着那些光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Peter不确定超人能不能听见自己在说什么,如果换做别人,大概是不能的。

可他沉默的新朋友有超级听力。

Peter深吸了一口气。

“在本叔的葬礼以后,我开始设计我的制服……不是现在这套,这套是Stark先生送给我的。他说我原来的那套是‘睡衣’。”他摸了摸自己的头罩。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必须尽我所能,每天去保护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努力朝超人笑了笑。“毕竟你看,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外星坏蛋入侵纽约的,总要有人保护那些小人物。”

就像保护本叔一样。

他不知道超人沉默了有多久,大概在他眼睛里的水彻底流到《独立宣言》宣誓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以前,他感觉到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力道很柔软,温度也是正常的人类的体温,半点也不像能一掌打碎一栋摩天大楼的钢铁之手。

Peter对于到这种情况还能肚子里跑火车的自己感到了一点逗乐。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超人说:“我是不是没说过,我曾经死过一次?”



06.


Clark不得不花了蛮大的劲来拉着蜘蛛侠以阻止他现在把自己带去他口中的“复仇者大厦”让“Stark先生”对他进行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他无奈地对抗着年轻人的蜘蛛力量,竭力稳住下盘以防止一个不小心把自由女神像踩出个洞来。

“嘿,我真的没事。”Clark说,“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你看,我还好好的。”

蛛形纲英雄打量了他好几眼,终于将信将疑地坐回了他旁边。

“我可以开始讲故事了吗?”Clark问。

“……你是不是还想要个打光,伙计?”

Clark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是个外星人。虽然我在地球长大,坚信真理与正义,像维护自己的故乡一样随时随刻解决那些常人不太能应付的麻烦。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他们质疑我,提防我。当然我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我确实和走上了歪路、想要独裁世界的自己作战过,我知道那有多可怕。”

“当时有个超级反派从中作梗,让很多人对我产生了……误会。”他叹了口气。“但我说实话,很失望。我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怀疑。如果它不爱我,我又为什么要耗尽一切去爱它?”

蜘蛛侠沉默地听着。

“你记得我说的B吗?”他问蜘蛛侠,后者点了点头。

“当时的我们对彼此的印象纯粹来源于偏见和误会,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他认定我对于世界是个不稳定的定时炸弹。所以他下定决心要杀我。而我由于敌人的计谋,也不得不去应战。”

“他收集了一种对于我而言是致命的陨石,把它做成了一把长矛。”

“你被他杀了吗?”蜘蛛侠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Clark清楚地听到他战衣下的年轻心脏跳得很快,那是一种充满对朋友的担忧的频率。

他安抚地笑了一下:“万幸的是,在酿成无法挽回的恶果以前,我们停手了。”

他听见年轻的英雄松了好大一口气。

“但危机没有结束。敌人利用氪星科技,放出了一只氪星怪物。它拥有与我同等甚至更强大的能力。我把它拖入大气层,然后看见地面上发射来了一枚核弹。”

他听见蜘蛛侠的呼吸停顿了一下。后者难以置信地道:“你还在那里,他们就向你发射核弹??”

“我可是钢铁之躯。”Clark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不过你知道……我仍旧因为冲击波昏迷了一会儿。而在我阖上眼睛之前,对于这颗我深爱的蓝色星球的最后印象,就是这颗核弹。*”

蜘蛛侠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套着手套的手掌试探地拍了拍他的背。

“谢谢,不过不用难过,”超人说,“当时的我也没这么闲。那头怪物没死呢。”

“什么!”蜘蛛侠喊道。

“它能吸收辐射和各种各样的能量波,能杀死它的只有那样同样能杀死我的东西。”

“那柄矛?”年轻人问。

“是的。”Clark点了点头。“我和它同归于尽了。”

蜘蛛侠一下没了声音。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地问:“那是什么感觉?”

“很黑,很……冷。”Clark笑了笑,“很安静。”

“那你……”蜘蛛侠说得有些断续,他停下来,吞了吞口水,“是怎么……”

“醒过来的是不是?”Clark接道,“是B把我复活的。”

蜘蛛侠结结巴巴地道:“但是,你都已经……这……”

Clark知道他的意思。他抬起头,看着纽约蓝到没有任何阴霾的天空,和远处那颗传递了源源不断温暖与力量的恒星。就像很久以前,躺在堪萨斯布满麦香的农场上,和务完农的父亲一块晒着太阳。玛莎在他们旁边晾晒衣物,风哼唱着柔和又宽容的歌,从世界的这头,到世界的那头。

“是的,所以我刚醒来的时候,我很愤怒。”Clark说。

“我已经为这个世界付出了一切我能付出的,为什么还要打扰我最后一点安详?我自认我已经不欠这世界什么了。”

蜘蛛侠大概是不知道说什么,伸手在他结实的小臂上捏了一下。

“我没事。”Clark说,“其实我对B做的事也挺过分的……他就是太心急了,当时情况确实非常紧急。不过我不知道这些,我刚醒来的时候只记得那些他拿着长矛要杀我的景象,所以……”他思考着比划了一下,“我把他拎了起来,在他说‘世界需要你’的时候对他说‘可世界不需要你’。”

蜘蛛侠半晌没说出话来:“……哇哦。”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又道:“……哇哦。”

“挺过分的是不是?戴安娜说这简直是小学生级别的吵架。”Clark笑了,“扯平了。”

“现在你们是最好的搭档。”蜘蛛侠说。

“是的。”Clark点头赞同,“世界最好的那种。”

“所以,你瞧。”他总结道,“我曾经对这颗星球失望,以为我再也不会选择这个名字、这个身份、这个,”他虚画了一下胸前的印记,“标志。可我还是这么做了。”

“我回来了,并对活着这件事感到庆幸。我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我在平流层上空倾听这个世界呼唤我的声音。只要还有一个人呼喊我的名字,我就发誓我的制服永不褪色。”他继续道:“Because……”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蜘蛛侠说。


Clark停顿了几秒,然后笑了。

“是的。”他说。


那永恒的光从至高之处落下,镶入自由女神高举的手心。她脚下镣铐破碎,滔滔河声奔腾如雷,她永不停息地举着它,就像举着希望。



07.


“所以你不会死。”Peter突兀地说。超人显然被他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一秒后才点头。

“我也认识一个不会死的人。”Peter说,“他……很特殊。”他不情不愿地承认。

超人显然对这个话题兴致盎然:“你喜欢他?”

“什么?不!”Peter震惊了,匆忙地否认:“他是个雇佣兵,虽然身手很好,可他杀人!因为钱!”

“哦……”超人犹豫地说,“我以为你们是朋友。”

“我……们……不算吧。只是他单方面地一直缠着我。”Peter也犹豫了。他摇晃了一下小腿,“他很烦。我头一回碰见比我话还多的家伙。而且老是叽叽歪歪一些我听不懂的,什么墙什么漫画什么黄盒子白盒子。”

超人也没听懂,但他把话题拉了回来:“呃……你说他不会死。”

“哦!对。”Peter说:“他好像能不断复活,受伤甚至缺失的部分都会因为治愈因子而迅速长好,全程大概……不超过一个小时,然后他就又醒了。”

“哇哦。”超人吃惊地说。

“但这样的过程可能对脑子不太好,所以他有点……”Peter迟疑了一下,“疯疯癫癫的。”

“听起来确实很痛苦。”钢铁之躯应和说。Peter瞟了他一眼。

“我其实……不讨厌他。”他低头看着《独立宣言》上一个倒立的“Independence”,“他虽然老是说自己为了钱什么活儿都干,但我感觉他本质不坏,他只是……”

他在自己的词库里寻找了一会儿,“不敢变好。”他最后说。

超人没有说话,但Peter知道他在听,这让他心情变好了很多。

“他大概是害怕自己即使变好了也于事无补,没有人会接纳他。所以他常常表现得无所谓,除了钱不想和这个世界有半点交集的样子。”Peter把那张包着小甜饼的油纸团吧团吧塞进了书包,“但是……”

“你可以成为他的交集。”超人鼓励地说。Peter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他抱住了膝盖。

“他看起来好像活着只是因为他死不掉……”他嘟囔着。“我不喜欢这样。”

“我也不喜欢。”超人说,“我非常喜欢活着。死掉的感觉……太差了。”

他想了想,又重复道。“太差了。”

Peter被他逗乐了:“嘿,你们这样不能死的话,岂不是能活很久?”

“我想是的。”超人说,“氪星人在黄太阳下的寿命接近不朽。我……也许会活到世界的尽头。所有的爱人、亲人、朋友都离去了,而我仍旧永恒。”

Peter敏锐地发现这蓝大个儿身周的气息忽然有些悲伤,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嘿……”他试探着拍了拍钢铁之躯的肩膀。

超人冲他笑了笑,他的蓝眼睛像是剔透的两点玻璃。很奇妙,Peter好像在其中看见了蓝色的行星。

“没事的,孩子。”氪星人说,“我想我能理解你朋友的想法。毕竟,只有回忆陪着你的感觉太糟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他说。“即使在世界的尽头,这颗行星即将崩毁的瞬间,全世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呼吸……”

“我也还有回忆呢。”



08.


“我得走了。”Clark说。“瞭望塔还有轮值。”

“我也得继续巡逻。”Peter站了起来,挠了挠头。Clark飘浮在不远处,脚尖微垂,优雅地朝他伸出一手。

“嘿……真的要这样吗?”青少年蜘蛛侠对于如此正式的礼仪感到了一点不好意思,但他还是伸手,用自己戴着手套的手握了握超人的手。“抱歉,这手套是连体的,我……”

超人笑了起来:“没事。”他彬彬有礼地道:“小甜饼非常好吃,谢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给你带全世界最好吃的苹果派。”

“请带最大的尺寸。”Peter说,“可别小看青少年的胃。”

超人笑着应承了这个承诺,即使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短暂的、把两个世界连接在一块儿的魔法什么时候终止。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他问。

“别这样,我虽然不会飞,可我也有特别的巡逻技巧啊。”蜘蛛侠说。“我可是纽约友好的邻居Spiderman。”

超人挑了挑眉,意思是愿闻其详。

然后红蓝色的年轻人就在他眼前跳下了自由女神像。Clark一惊,条件反射飞下去要救人,然后就看见一道雪亮的丝线带着“咻”的声音掠过他身侧,蜘蛛侠以一种矫健而漂亮的姿势落在了一栋大楼楼顶,变成了一个红蓝色的小点儿。Clark听见他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再见啦——Superman——”

“再见。”Clark点了点头,“Spiderman。”

然后他转过身,脚下踏过一道气流,红披风拖开长长的云浪。他知道在他身后,蜘蛛侠也正以一种无所畏惧且毫不留恋的姿态冲回他自己的战场。他飞了很远,他用超级听力听着他年轻的朋友在纽约城里发射蛛网切割过空气时那一道又一道的清亮声音,直到,在某一个瞬间那声音静止成零。

“Superman?”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在终于恢复运转的通讯器里响了起来。“收到的话来瞭望塔。”

“收到。”他应了一声,然后调转方向冲出了大气层。


他回过头,看见了一颗蔚蓝的、叫人震撼的行星。




END.




瑟瑟发抖。

*的部分:这句话忘了是在哪看到的了……“超人对地球最后的印象是一颗核弹”,这里稍微化用一下QAQ

其实本来想叫“文科生和理科生的聊天记录”,还是算了……

评论(37)

热度(440)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