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03-05

向哨&先婚后爱。更新频率大概两三天一更。

前文链接:01-02


03


砰。

小杰卧地一个利落的侧滚,闪避开从前方三条轨道射来的子弹。他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跳起、调整姿势,右脚蹬地冲出去,左脚脚尖勾过空气中一串风沙。他听到橡胶子弹噗、噗几声,接二连三地弹在身后三米厚防弹玻璃上、又跌落在沙地上,发出几声闷响。

而在这彼此间隔不到十毫秒的落地声缝隙里,哨兵穿梭过重重的弥漫风沙,势如破竹、深入腹地,仿佛一柄锋利的捅入敌方心脏的长矛。三层楼高的巨型装甲机械挥舞着钢铁之拳向他砸来。小杰后跳,避过那比他整个人还要大的拳头,后者砸落在沙地上时溅卷而起小型的沙尘暴,小杰一偏头,大瓢的沙子擦着他的耳朵泼了过去。

稳住身体并没有花费他太大的精力,他像一只准备进攻的猎豹一般匍低身体,躲闪着接踵而来的拳风。在那粗壮的钢铁手指之间他像一只轻而易举便要被碾碎的蚂蚁。这只顽强的蚂蚁在装甲的攻击之下闪躲,下腰以不可思议的柔韧性避开激光扫射。然后在某个侧腰的瞬间,他伸手抓住了某一根机械手指。

他手掌上戴着的皮革手套因为主人的用力抓握而绷出凶狠的褶皱,发出细小的吱呀声。这微末的声音完全被更加激烈起来的子弹出膛声掩盖,卷入铺天盖地的黄沙之中被撕成碎片。而原本应当也被一同撕成碎片的小杰却牢牢抓着那只手指,悬空的腰肢用力一旋,军靴猛地踏上装甲手掌侧,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腰腿膝盖一并用力,翻身上了装甲的手掌,迈开大步,在装甲想将他甩下去或者像拍蚊子那样拍死他之前,他灵活飞快地沿着掌根一路跑上了胳膊,跃上肩胛,侧身翻过装甲的手指,一拳击在钢铁之躯的咽喉。

被砸到了停止键,装甲的一切动作都停止了,机器保持着想要伸手来抓住人类的动作一动不动,看起来有点滑稽。

这一连串举动在如此剧烈的摇晃中确实像个不可思议的魔术,小杰在钢铁巨人的肩膀上坐下来,用力喘气着握了握自己的手掌。肆虐的风沙静止下来,在地面上堆出一垛又一垛细小柔软的沙堆。

“复健测试完成,测试结果:合格;速度:S。力量:S。爆发力:SS。直觉:SS。五感:SS。头脑:A。综合评价测试:SS。哨兵评价等级:S级哨兵。”

等毫无波澜的女声宣读完了测试的结果,雷欧力的声音才通过房间里的扬声器传出来:“行了,小杰,出来吧!”

小杰跳下巨人的肩骨,走出模拟对战间,拍了拍身上的砂砾。雷欧力正忙着在一堆飞快闪逝着字符的屏幕面前敲敲打打:“过来过来。”他拍拍他的肩膀,欣慰道:“我看了看材料,你的恢复情况还是很好的,不错不错,人家要养三个月的伤你一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

小杰褪了一手的半指皮革手套丢在桌上,问:“那我可以出任务了?”

原本还和颜悦色的医生顿时变脸,打了他的头一下:“说什么胡话,你能看到她了吗?”他的手指着脚边地面上虚空的一点。

小杰无奈地道:“……看不到。”

“看不到克丽丝汀,就说明你的精神领域没好呢。”雷欧力说得斩钉截铁。小杰小声地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把克丽丝汀放出来……”

雷欧力瞪了他一眼:“这么大只的阿拉斯加坐在这儿。”他右手边写诊断证明左手边赶苍蝇似的随便挥了两挥,“喏,精神领域我这边暂时测不出来,你现在能不能出任务我说了不算,待会儿你自己去找任务处。把衣服脱了,我们还有十五个项目的测试没做呢。”

“那个。”小杰说,“哦……”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雷欧力啪地把钢笔帽扣紧,丢到一边,“吞吞吐吐可不像你。哦!对了。”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右手握拳在左手手心敲了一下,带了点歉意地道:“新婚快乐,最近太忙了,忘了祝福。”

“……”小杰慢吞吞地把衣服脱了,露出赤裸的上身,“其实就是关于这件事。”

“嗯?”雷欧力诧异地看了看他,“你的向导不是塔里有名的那个么?怎么,相处不好?”他自顾自地道,“唉,那倒也是,毕竟看起来就不好接触——”

“这倒没有。”小杰诚实地说,“奇犽人很好。”

“哦。”雷欧力挠了挠脖子,“那你?”

“我就是没想明白,”小杰看上去正在考虑措辞,“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来救他?

为什么一定要在他昏迷的境况下建立精神结合?

为什么塔就在他们俩建立了精神结合以后紧锣密鼓地颁布什么新规定,说是新结合的哨兵向导一定要住在一块?

小杰其实并不是凡事都会追根究底,更不是多疑多心的性格。他不讨厌塔。这里有很多他的朋友,大家都对他很好;这里比起工作环境,更像一个家。

但这次的事情太巧了。

他低下头,慢吞吞地拍了拍腿上残存的砂砾。沙子淅淅沥沥洒了一地,像是剪碎的珍珠崩落。他抬起眼看着雷欧力,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医生身后的摄像头,蜜糖色的眼珠里隐隐藏着一线刀锋似的光芒。


为什么一定要是奇犽·揍敌客?




04


酷拉皮卡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忙碌地敲打着,忽而抬起眼在反光的屏幕上扫了一眼:“进来吧。”

双手插兜的银发青年慢吞吞地走了进来,他长眉微耷,神色冷淡,看起来十足漫不经心又生人免近。但酷拉皮卡还是停下正在整理的工作,强打起精神,问道:“怎么了吗?”

“交任务。”奇犽随手把文件袋丢在他面前。酷拉皮卡拿起来翻看了一下,就准备归档:“没什么差错吧?”

“无聊。”奇犽说。疾风跟在他脚边,顺着他的话音趴了下来,银色斑纹的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一会儿搭在左边,一会儿又搭在右边,大抵是对主人的话的一种无声附和:它看起来确实无聊得只能玩一玩自己的尾巴聊表慰藉了。

这种程度的任务对他来说确实屈才,酷拉皮卡笑了笑:“找我还有什么事?”他道,“是和小杰相处不顺吗?我听雷欧力说他最近恢复还不错。”

奇犽的视线落在这个中介人身上,那目光不重,也没有杀意,但莫名透着一点审视。如果是换了别人,浸没在这样的目光中,不说如坐针毡起码也得有些坐立不安了。酷拉皮卡虽然不至于,但在这审视持续了一会儿以后还是有些困惑。他低头看了眼奇犽的雪豹,雪豹掀起眼皮,琉璃色的透明眼睛扫了他一眼,又百无聊赖地低下眼去了。

奇犽道:“为什么是我?”



05


雷欧力直起腰,用一种全新的目光审视了小杰一会儿。

“你是不是笨。”他莫名其妙地道。

“当然是因为你们俩都是S级啊?”

小杰:“……”

小杰:“不对吧!怎么想都不可能是这个答案啊!”

雷欧力更加莫名其妙了:“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你不知道上头觊觎把你们拉一块儿已经觊觎很久了吗?这一次就是个借口,谁不知道这就是把你们绑一块儿让你们培养感情的由头?”

小杰:“……”

等等你说上头的坏话先把摄像头关掉啊!

雷欧力满不在意地大手一挥:“才没人管我这小破地方。说正事,你自己算算,这是第几次上头人明里暗里拉拢你俩了?怕是一只手数不完。”他低头算了几个数,抬头看看小杰的表情,若有所悟道:“哦,你还真不知道。”

小杰感觉自己做的心理准备像沙堡一样被海水冲了个粉碎,他中气不足地嚷道:“为什么要把我们凑作对?我和奇犽根本不认……根本不熟啊!”

见过一次面,就礼貌性地打过招呼。说是点头之交都勉强。

雷欧力恨铁不成钢道:“你个棒槌!我们塔算来算去也就你们两个S级还没结合绑定,前任首席又去世了,塔里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按规定,S级哨兵只要有了向导,那就基本默认自动升任首席。喏,我估摸着上面正盯着你俩呢,一等结合彻底完成就安排你升任首席的程序。”

小杰:“很早我就说过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首席的话,别人来做也可以啊。塔里现在也有很多人比我强。”

“唉,这又不是你说了算的,首席又不是只管一年两年,其实还是看潜力。其实首席也挺好的,又不用你搞政治,你只要会打架就行了。”雷欧力摆了摆手,弯腰凑近他道:“特别奇犽本来就又是外来的,平时又那么不好接触,不赶紧绑定了,你说上面人睡得着觉?……一个向导一个哨兵,凑作对不是正好。就这还要想来想去问为什么?可不就是因为你们不怎么认识,才想方设法让你们认识?相亲婚姻嘛,介绍一下处着处着就日子不也就这么过。”他压低了声音:“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实在处不来,一年后分了也就是了啊。站进那里头去。”

小杰颤巍巍地按着他指挥的方向站进了白色的蛋型仪器里,声音远远地从蛋里分崩离析地产出来,听着跟快孵化了似的:“可是……”

“什么可是?”雷欧力噼里啪啦地戳着键盘,“你心里也别有疙瘩,这也就是顺带的,毕竟当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救你,从理论上来说也确实没别的选择了。你伤成那样,眼看着下一秒就要神游了,要不是及时让奇犽建立了精神结合让他把你拽回来,你能站在这儿?”他生气地道:“那么重的伤……你说说你——”

小杰察觉到话题有不对的发展苗头,连忙把医生的怒火努力掐灭在襁褓里:“我错了、我错了,雷欧力。”

医生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

小杰知道他历来对自己的做法有微词,用医生的话来说,就是“年纪轻轻的偏偏要上赶着去送死,不仅如此,还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彻底”。

可偏偏就像他刚才分析利弊的时候说的那样,小杰作为一塔仅有的一个S级哨兵,根本不可能有更和平、更安全的生活方式。

雷欧力什么道理都懂,可就是气不过,每次瞅着小杰一身伤回来,匆匆处理完还要紧接着赶下一趟任务,他就捏着纱布碘酒气到升天,气到变形,气到明里暗里对着摄像头冷嘲热讽:让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孩上蹿下跳地跑鬼门关,贵塔可真是人道主义。

他性子直,对这种事又懒得盘算些弯弯绕绕的,连个好听点的说辞都懒得想,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以前甚至还揍过小杰那混账爹一拳。好在他是塔里仰仗的最优秀的医师,所以即使偶尔出言不逊,也不会有人拿他怎样。

饶是如此,雷欧力对小杰本人的战斗方式也意见很大。小杰不止一次被他用蘸着碘酒的棉棒恶狠狠地戳过伤口:往后面站点儿能死?还有别人也跟着去,让别人多帮帮忙不行?

小杰对着这个为自己担心、现在眼底下还有青黑色的朋友,也不好说他不仅没悔改,而且还时刻准备着下次继续。他犹豫了一会儿,只好嘿嘿地笑了一声。

雷欧力像提溜一只小狗似的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塞到另一个仪器里去,一米八的哨兵虽说不矮,却还是赖不过足足有一米九几的医生,又自知理亏,老老实实地任他摆布了。雷欧力边调适仪器边道:“老实说,要不是你们结合率太低,上头绝对一早就强行把你们凑作对了,哪像现在这样还揽块遮羞布的。”

他最后操作了几下,仪器里吐出了一阵白烟。

他说的没错。通常来说,80%以上的结合率算高,而60%以下的结合基本就是浪费了。每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提交自己的所有身体素质数据和精神数据,让塔用于计算结合率方便拉郎。所以小杰倒是很早就知道他和奇犽的结合率,确实很低。62%。应该说,就这个结合率,能精神结合成功那都是烧高香了,所以虽然精神结合了,却没出现结合热,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

“你毕竟特殊,谁敢让A级向导上去救啊,不小心把你整没了那可没地哭去。行了把衣服穿上吧。”雷欧力边摆手让他出来,边忙忙碌碌地指挥着克丽丝汀去给他拿资料。小杰看不到他的精神向导,只好有些惆怅地看着他和空气大狗一块儿玩,有点儿不服气伸脚踢了踢桌子:以前克丽丝汀可是很爱和他一起玩的。

雷欧力忙完了,擦一把汗,摸摸下巴:“其实刚开始我们都还以为奇犽不会答应呢,都做好要努力说服他的准备了。”他把打印出来的资料递给小杰,“没想到他答应得还算爽快。”

小杰愣了一愣,才把资料接了过来。

“能真救回来也多少是个奇迹了。”雷欧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来。医生生得高大,戴一副小圆黑眼镜,乍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混黑社会的不怎么像好人的刺儿头。可他此刻笑着,轻轻拍小杰的肩膀,小黑眼镜下露出疲惫的青黑色,手掌宽大,指尖掌心生着厚厚的茧。这双手曾经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三个日夜,镇定自若、稳如泰山,用几支纤细银亮的手术刀,硬生生把小杰从死神的袍子角里抢了回来。

他带了几分唏嘘意味地、真心实意地笑着,墨镜下的眼珠透亮真诚,里面盛着远比祝福更温重的庆幸,像是一盏温烫的清酒。

“不管怎么说……小杰,回来就好啊。”



06


“为什么是我?”

奇犽冷静地迎着酷拉皮卡的目光,银色眼珠像是烧得透彻的琉璃,他鼻梁深挺,唇角没有笑意,微微抿直了唇线,锋利又冷淡。他脚边的雪豹无声无息地站了起来,尾巴垂立,与主人如出一辙的银色眼珠里森然冷漠,仿佛两把砥砺雪亮的割开风流的刀刃。

“别用什么同为S级这种借口来搪塞我,塔里不同等级的哨兵向导结合的例子数都数不过来,同级结合那是多古早的旧观念了。”奇犽双手插兜,“我不好糊弄。62%的结合率,精神结合以后甚至没有结合热出现。差点神游而已,又不是已经神游拽不回来了,换任何一个A级向导来都能做得不错。”

那家伙……大概也就不至于出现什么看不见精神向导的后遗症了。

他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大抵是一条信息进来了。奇犽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这个时间,小杰大概已经在军医那儿做完了检查,也许是在问他在哪里。也可能是等得久了,终于忍不住问他还有多久。

介于小杰还在带薪休养的假期期间,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是奇犽独自来交接任务的。但他们毕竟是“新婚燕尔”,为了让塔的高层少唠叨一点儿、也为了让他们自己少惹一点麻烦,小杰要来复健检查的日子,他们都是一块儿进出塔的。

疾风大概是感知到了他的焦躁,银白色毛茸茸的长尾焦虑地摔打着地面。而酷拉皮卡沉默了一会儿,站起了身,慎重地与高挑的银发青年对视。

“我明白你的顾虑,但奇犽……”

他道:“你听过自己的心跳吗?”




TBC.


塔:好好好来了个好机会,赶紧的把这俩小混球凑作对。

2018-01-24 评论-27 热度-537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7)

热度(537)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