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10-11

向哨&先婚后爱。


10


有时候一个人撒谎,能有很多因素影响。
但奇犽和小杰来来回回把中介处女主任博娜耶查了个彻彻底底,也没能扒出来她究竟有什么问题。背景清白,一发育分化成向导就登记了,因为能感知到别人的信息素,所以安排进了中介处。业务能力不错,和酷拉皮卡搭档过一段时间,奇犽和小杰二人去拜托了现任情报局长酷拉皮卡暗中查一查他的这个前任下属,也没能得到什么新发现。
没有结婚,自然也没有子女。家里父母在前段时间去世了。没有亲属,也就没有可用来威胁的把柄。剩下的,无非就是牟利罢了。可是塔不说别的,薪水发的还是很大方的。年年占政府拨款支出的大头,更别说某些任务完成了还可以有抽成,除非能让她一瞬间富可敌国,奇犽还真想不出来能有什么“利”能收买这已经可以说是混出个头来的女主任。
几乎没有漏洞。
如果不是奇犽对自己和小杰的观察力有充足的自信,恐怕都要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他们俩一齐看走眼了,人家根本没撒谎。
可是有时候,没有漏洞偏偏就是最大的漏洞。一个人,没有配偶,没有子女,没有父母。没有把柄,也没有铤而走险的理由。是什么让她说出了那句谎言?
这句谎言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当初和小杰一块出任务的都有谁,他们回去找个时间登门拜访一下,自然就能让谎言不攻自破。届时她反而会引火上身,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显然并不明智。
之前奇犽让亚路嘉帮忙去查这件事,这几天亚路嘉那边也给了回音,和他所知道的大致差不多,说是从开始发现有哨兵向导觉醒分化时起,就基本上没有“本来能看见精神体,在意外后就看不见”的情况发生。即使有,那也是极少数,而且出现这种情况的哨兵向导大多都是在精神领域受到冲击以后出现的短期效应,在精神屏障与精神图景修复好以后,就都恢复了正常。
剩下的那极少数中的极个别,就都死了。
S级哨兵带队的任务,人贵精不贵多,至多不超过四个人。能让四个精英人类都出现精神领域方面的异常,怎么想都已经不是正常领域范围内的情况了。
奇犽没把这消息告诉小杰,而是暂时捂严实了。不是他想刻意隐瞒,事情还没定论,小杰的精神图景也不能说完全恢复了,没准彻底恢复以后就也好了呢。毕竟除了“看不见精神体”,小杰还有“精神体不见了”的问题存在。奇犽每一周进他的精神图景逛一圈,天上地下海里树梢狂喊一气,也不见小杰的精神向导回应他。
这情况无论怎么想,大抵都算得上特例中的特例。如果不是塔里又有不允许刺探任务的规定,奇犽都想问问那个所谓的调查失踪人口的任务到底是怎么样的磋磨折腾,才会把一群哨兵甚至S级哨兵都给弄成这个模样。
啧。
揍敌客家三少爷平生第二回遇见这么烦人的事。第一次是被一群写作家人念作控制狂的家伙们逼得太紧,最终结果是他烦不胜烦地脱离了揍敌客家,远远地跑到猎人大陆这边来,恰巧又分化成了向导,索性就加入了这边地区的塔里。家里那边找了他几次,都被他一个白眼撵回去了,家里那么多人,也就只有双胞妹妹亚路嘉能让他挂念着,其他人,真是连看都不想看见。
奇犽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似乎从很早开始,他们就被什么人算计着走进了一张铺天盖地的陷网,幕后人在蛛网中心匍匐潜藏,静静等待,只候着最后的时机来临。
目标是他么?因为他姓揍敌客,或者单纯是他自己惹上的麻烦。
奇犽微微眯了下眼。
还是说……
针对的是小杰?

尽管奇犽有不太好的预感,但事情到这里,基本陷入了瓶颈。
倒也不是就此没了对策,只是奇犽难得碰到这种像猫毛线一样绞成一团的浑身散发着诡异气息的现况,虽然以他的能力来说应该没什么需要害怕的,但一想到被针对的可能是小杰,不知怎么搞的,他就莫名其妙地心浮气躁起来。甚至于一个很早以前就被他弃之不用的处理办法正隐约拨开层层深流,缓缓浮上水面。
他啧一声,把脑子里所有散发着戾气的句子都甩个干净,扬声道:“小杰,还没好吗?”
更衣间里静了一秒,然后慌慌张张地传来了小杰的声音:“呃……奇犽,再等我一下——”
奇犽看一眼腕表,干脆直接掀了帘子进去:“很难穿吗?怎么搞这么……”
他剩下的话像是被掐了一下,断在喉咙里,一下子忘了该怎么发音了。
奇犽还是头一回,如此清晰地认知到“人靠衣装”这句话的正确性。
青年听到动静,扭过身来,把一半裸露在外的腰线牵拉得愈发纤明。他看到奇犽,露出如释重负又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对不起奇犽,我弄太久了……但这个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穿。”
他困惑地提起锁链的一头:“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啊??不能不用吗?”小杰抬眼又看了奇犽两下,眼睛亮起来:“但是奇犽你穿得很好看!”
奇犽当然知道自己好看,他对自己的颜值向来有充分的认知自信。可他没想过,小杰不过是换了套衣服,竟就倏然间有了如此杀伤力,一时间迫得他的呼吸都停了一秒,才缓慢地恢复了正常。
哨兵穿着藏青色短牛仔外套,搭一件荒野色T恤,下摆被粗暴地撕去,斜斜地横上腰际,被撕破的衣摆线是处理过的,锯齿波浪状,爆开的几缕线反倒像搭在蜜色皮肤上的流苏,若隐若现地露出半边腰线。露得并不算多,仅是一小块斜三角形罢了,可就是露出来的这么一小块皮肤,却愈发叫人移不开目光。
低腰牛仔短裤的边缘也是一样做了撕裂的设计,露出两条平时被裹在长裤里的又长又直的腿。小杰背过身去继续低头摆弄他那条不知道该放在哪儿的锁链,奇犽还看见他有两只小巧又秀气的膝窝。
奇犽走了过去,伸手接过那条银亮的纤细锁链,蹲下,把它从小杰的脚踝一路绕上来。然后他站起来,微微俯身,将那银链穿过裤腰,环过小杰的腰一圈,垂落下来的锁链尽头搭在他的左侧胯骨处,恰巧是块银亮的锁。
他注视着,手指轻轻摆弄了一下那块锁,指尖隐约能感受到小杰裸露的腰部皮肤的热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气里似乎有股柠檬的清淡香味。
奇犽穿搭惯了,绕得很有技巧,既不会挡住漂亮的腰线和秀气的膝窝,也不会过于齐整了让人觉得突兀,反而形成了一道巧妙的点睛之笔。最重要的是,即使缠上了这么条东西,也不会影响小杰在瞬息间的爆发力。
小杰的声音在头顶上传来:“原来是这么弄啊……谢谢奇犽。”
奇犽顿了顿,站起身拉开距离。
小杰踢了踢腿,又做了几个蹲起的动作,确认这条锁链不会影响他在突发情况下的奔跑与弹跳,这才放心,伸手撩了撩那条锁链:“其实这个贴着肉还挺冷的。”
奇犽早知道小杰是标准的直男审美,穿衣服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件,不像他光是衣服就有整整三大衣柜。虽然小杰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可毕竟效果没有这么鲜明,没有这么的扎人眼球。
因为今天晚上要去的任务地点比较特殊,之前有造型师来过,折腾了一下小杰的头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既不像发胶一样油腻,却也硬生生把他的头发抓出了个造型,愈发衬得五官轮廓深隽。这会被衣服发型这么一衬,整个人顿时又高挑又健美起来,攻击性、野性之中挑出几分格外的性张力,他眼睛里却又干净清澈,明明像被泼了一身的荷尔蒙,简直浓郁得快要燃烧起来了。可他的眼珠却仍像蜜色的柑橘,明晰透彻,眨两下眼睫后便眨出一丝懵懂。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撞击在一块,浓墨重彩地渲出一种鲜明又矛盾的俊美来。
奇犽用力地移开了目光,随手在旁边的柜台上捡了个choker戴上了脖子。拿之前没注意,戴上以后脖颈被冰凉的东西激了一下,低头才发现choker上缀着的是枚钥匙。
他像被电到了似的飞快地移开了目光,转身的时候长风衣卷过半道风:“走吧。”
身后传来细微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是锁链在彼此撞击。
空气里柠檬的香味似乎更浓了些。



11

任务处分给小杰并要求奇犽陪同的复健任务是个挺一言难尽的任务,任务对象是某个大型走私贩/毒团伙,传说一把手是个生冷不忌的LES,私生活混乱,不仅如此,而且还是个喜欢看别人LES或是GAY的双。
口味清奇。
据线人的情报,今晚这位黑道女王会在某地下酒吧开聚众同性趴体,现场会是个什么情况还不是特别清楚,但这个团伙会利用这场聚会流出一批新型毒/品,据说成瘾性极大,一旦流入市场,预计风险损害不可估量。
小杰和奇犽的任务是要截获他们流出毒品的证据,取得这所谓的“新型毒品”带回去给塔里的研究处研究。如果有可能的话,活捉这个说一不二的黑道女皇。
要想潜入今天晚上的聚众趴体,邀请函倒不是问题,塔很顺利地搞来了两张。只是为了方便行动,他们准备扮成一对情侣。哦……好吧,从法律意义上来说他们不仅是情侣,还是伴侣呢。
没半点毛病。
在车里的时候奇犽提前为小杰检查了一遍精神领域,确认伤势不仅没有恶化,而且风平浪静海阔天空,几乎是出任务的最佳状态了。他的精神力慢慢从精神领域里退出来,小杰感觉到他很轻柔地梳理了一下他的精神脉络,熟悉的、舒适的感觉涌上来,像是被热水包裹住,一下、一下地微微荡漾着。
闭上的眼前有细微的光感跳动,是繁华炫靡的霓虹一层层掠过。
在这浮动的极光里,他听到向导的声音,低低的,放得很轻。
“哨兵,视觉调高两个刻度。”
小杰睁开眼睛,他的瞳孔在纷乱的光影之中,发生轻微的变化。
他看着奇犽,从他的角度,能看见奇犽裸露在衬衫领口外的秀丽锁骨。他脖颈上戴着黑色的choker,对比鲜明,肌理细腻仿佛素白的大理石。一格一格的阴影在脖颈、锁骨上划过去,一枚银亮的小小的钥匙坠在choker下方,缀着一颗沙砾般的晶莹的蓝宝石。
奇犽凝视着他,继续低声道。
“哨兵,听觉调高一个刻度。”
小杰的耳朵尖微微一动。
他听见空调细微的风流灌入车厢,从循环系统里吹入外界,飞驰而过的街道上的细碎人语溅入其中,又被拂远。
“哨兵,嗅觉调至最高。”
小杰轻轻抽了抽鼻尖。
包裹着他的松木的味道忽然浓郁起来,像酒一般清冽一般轻描淡写,入喉间,却也像酒一般激起了一层微微的辛辣。


酒吧的名字叫做“FALLEN”。明目张胆的“堕落”。
今天虽然没下雪,但气温还是低,神经病造型师又给小杰设计得好像要让他下一秒要去跳钢管舞,所以尽管那个造型师围着他们俩团团转尖叫了三圈,也没能阻止奇犽用一件长长的大衣把小杰给裹了起来,勒令他进了酒吧才准脱。
酒吧门口大敞,正是热身的时间,他们跟在一波浓妆艳抹的人后面鱼贯而入。小杰有些奇怪:“不是要邀请函的么?”
“这家地下酒吧分为三层。”奇犽在他耳边耳语,“这只是第一层,叫日光区。”
也就是幌子。小杰恍然。
第一层看起来很普通,就是寻常的酒吧设计装帧,而且还是那种看起来还蛮舒适宜人的静吧。有人坐在角落里喝酒,但很少。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地走过,递给站在环形吧台里的调酒师什么东西,就转到吧台柱子后面去了。
小杰和奇犽走了过去,奇犽也掏出了什么,随手丢进调酒师怀里。这行为不太礼貌,但黑白马甲的调酒师还是很恭敬地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杰看了他一眼。这目光几乎是瞬间被调酒师捕捉到,他的视线微微往上一抬,然后眼睛一弯,露出一个真诚柔和的笑。
“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小杰反射性地回了他一个笑,但他嘴角抬到一半,就被奇犽不耐烦地拉走了。小杰跟着奇犽转到柱子后面,大理石质的柱子像门一样徐徐张开,是个楼梯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先前已经转进去了很多人,这楼梯间却空空如也,非常安静。灯光是辉煌璀璨的金黄,楼梯分不清是什么材质,光洁无尘,像是玉。
他们进了楼梯。奇犽穿了一双靴子,严丝合缝地包裹着小腿,又带点低低的靴跟,几乎在岑寂的空间里踏出道道回声。
这种声音、这种未知的遭遇、加上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实际上会对心理形成极大的压力。若是换两个胆子小点的人来,这时候不说心跳如雷,起码也该手心出汗,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好在来的是小杰和奇犽。
还好陪他来的是奇犽。
这个想法像个气泡一样蓦地出现在脑子里的时候,他们刚好下到了最后一层。奇犽微侧过身,冲小杰半摊开了左手。小杰怔了一下:“嗯?”
奇犽言简意赅:“牵着我。”
小杰依言把手放了上去。瘦长洁净的手指拢紧他,然后分开他的指缝,扣进了他掌心里。
小杰:“……”
小杰还是没能忍住,刚想开口问,奇犽就用拇指在他手心写了几个字。
“情侣。”
……情侣之间原来都是这样牵手的啊。
他还以为只要拉住了就行了呢……
没有再多说闲话的功夫,他们拉开了第二道门。
喧闹、吵嚷和尖叫瞬间在耳膜毗邻爆炸,将每个细胞都淹没在酒精与霓虹眩光之中。糜烂的光圈像疯狂鼓吹的肥皂泡似的上下飘舞,所有人脚下踩着光怪陆离的影子,蓝色、红色、紫色,每个踏着热辣鼓点逡巡其中的人的脸被这些光浸泡着,看起来都惨白地扭曲着,怪诞又意乱情迷。
所有人进了这里,都像是水滴落入了大海。小杰跟着奇犽在人群中艰难地前进,像是两条在沙丁鱼群中逆流而上的小鱼。奇犽边走边在他手中写:“这里是暮光区。”
小杰张嘴想告诉他可以直接说话,即使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当中他也有能力捕捉到他的声音。但转念一想奇犽却是听不见他讲这句话的,于是转而在奇犽的手心里画了个“1”,示意自己知道了。
奇犽的手微微动了动,忽然写道:“衣服可以脱了。”
小杰早被这兜头灌下来的暖气灌得快要出汗,闻言顿时非常高兴,松开奇犽的手就去拉拉链。谁知刚一松开,音乐就突然转了个调子,一个两个不知道是不是磕了药的人顺着爆炸开来的音效尖叫欢笑,他们俩的手一松开就被突然变得更加闹腾的人潮给冲散了。
小杰把衣服抓在手里,举目四望却看不见奇犽的影子,侧耳去听,引以为傲的听力却一时也找不到奇犽在哪。张嘴喊奇犽的名字,声音也像海边砂砾一样被闹乐一冲就散。他苦恼地挠了挠头,眼光一瞥,忽然看见了人群中央一个小小的舞台。
啊。对了。
米特阿姨说过找人的诀窍,如果一直找不到对方,而又能确定对方一定也在找你的话,那就到最显眼的地方去,让自己变成最显眼的那一个,就一定能找到了。

他迈开步子,手在半腰高的台子上一撑,像只猎豹一样轻而易举地翻了上去。



TBC.


奇犽:撒手没。

服饰瞎几把写的,我尽力了(。)

2018-01-28 评论-29 热度-486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9)

热度(486)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