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11-14

向哨&先婚后爱。



12

 

刚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发现台上多了一个青年。

但这一点的发现也并没花太长的时间,纸醉金迷的人们很快在转变的气氛里意识到有什么更值得期待的大事件正在发生。他们调转被酒精熏得迷醉的脑袋,用对不准焦的视线扫视一圈,然后在舞台的追光下看见了一个青年。

即使光线昏暗,也能看出他脸上轮廓的挺秀,年纪很轻,大抵才二十岁,身材却很漂亮。他的衣料看上去都像被粗暴而巧妙地撕过,露出漂亮又矫健的腰线和长腿。左腿上缠着什么银亮的东西,从裤腰里暧昧地钻出来,搭在左胯骨上。前排的人能眼尖地看出那是枚银亮的锁。

音乐恰巧换了一首。

明亮、劲爆的鼓点和响指声,电贝司一通摇滚,炸进耳骨里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热血沸腾。

他侧耳听了两下,然后扭头,屈肩绕环,蹲腰摆振。他脚落地的每一下都是踩在鼓点上,长腿上落下几滴晶莹的汗,流过纤细锁链,又被蜿蜒挑飞。他每做一个胯扭和倒立都能引起更大一波的尖叫浪潮,他跳的舞不像专门的街舞或者钢管,似乎还结合了别的舞步,优雅的同时十分狂野,让人一路肾上腺素跟着飙升到头顶。来酒吧寻乐的人最喜欢的就是乐子和刺激,他们簇拥着青年,就像游行的人群簇拥着君主,尖叫声、呼哨声像抛上来的飞吻与鲜花一样恨不能将这个青年淹没。很快有人端来一整盘的金色香槟,举着杯子往台上泼,很快台上就湿漉漉地反着香艳的光。一杯恰巧泼到了青年头顶,尖叫的浪潮顿时达到了最高峰,金色的酒液打湿了他桀骜翘立的黑发,流过轮廓分明的脸,与汗混做一团,流入T恤领口里,愈发叫人遐想。

兴奋的人群端来更多的香槟,前仆后继地要往他身上淋。甚至有大胆的人趁着混乱伸出手去想摸他挺直又漂亮的小腿,可惜这手刚伸到一半,就被钳住了。

钳住他的是一只素白修长的手,手指瘦长洁净,小指还戴着一只银色的尾戒,看起来像是弹琴的手。可惜力道大得惊人,简直能捏碎石头,而且还在不断加力。想趁乱揩油的人发出一声痛叫,可惜这痛苦的惨叫同样被一视同仁地冲散在了狂闹与鼓点之中,没能露出半点端倪。

钳住他的人在下一秒松了手。受害者泪眼朦胧地捂着手,被酒精涂抹得昏昏沉沉的脑袋被掐出了短暂的清明,向那个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力气大得要命的怪胎看过去——

他有点呆。

银发青年非常高挑,脸与他的手一样素白,银发,银眼,右耳戴着黑色的耳钉,侧脸轮廓绝丽,即使是在这样昏暗的光线、这样黑压压的人群之中,也仿佛自带光环一般难掩他雪一般的冷冽与峻丽。

他没有分给人群半点目光,只冷漠地望着舞台。炫靡变幻的光影落在他琉璃色的剔透眼珠里,像是在其中停泊了几片与周遭热闹格格不入的、零星孤寂的江火。

他生得很漂亮,可脸上的表情却很难看,低沉的气压让醉鬼莫名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冷着脸,张嘴说了两个字。

音乐忽然停止,与此同时,有一半的灯忽然熄灭,只剩下一半的绚烂在人群脸上不甘不息止地徒然旋转,仿佛有一半的永夜骤然降临,吞过了这沸反盈天的一半盛宴。

突然的变故让狂欢的人群下意识地发出了一点不安的惊呼。三秒后华光就重新照亮了这被骤止的狂欢午夜,可人们翘首四顾,却发现只剩下一大片撒倒的酒液在空荡荡的小舞台上寂寞地反射着散乱的霓虹光。

目睹了一切的醉鬼揉了揉眼,被疼痛激出的一点清明缓慢地被浓雾重新吞噬,他稀里糊涂地看了看台上,又看了看刚才银发青年站立的、现在同样空空如也的地方。

他们像两粒气泡,漫不经心地升上海面,在人群的海洋之中……

消失了。

哦……消失了。

他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手,又掐了掐自己,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把自己丢进了下一杯投影着黄昏暮色般绚烂光影的酒液里去,跟着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狂嘶怒吼去了。

 

 

 

13

 

米特阿姨亲启:

米特阿姨,你教我的找人的方法真的很好用。我根本没花多少工夫,就找到我要找的人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呃,他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小杰被奇犽牵着走到人群尽头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小杰还有些喘,好不容易调好呼吸,满肚子的话刚到了喉咙口,就被迫打了个秃噜,只好咽下了,看着奇犽冷着脸和那个同样穿着黑白马甲的酒吧工作人员交谈了几句后便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扔了过去。后者接过那张纯黑色镶金边的邀请函翻看了一下,便满面微笑地作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进入一间暗门。

奇犽抓着小杰的手,钻进了暗门里。合上门走了几步,那些疯狂与喧嚷便远远地被甩在了身后,再也听不见了。

暗门里依旧是楼梯间,灯光昏昧,只沿途点了几盏琥珀灯。这种灯是将特质松香雕刻成型,将它在内部镂空,灌进灯油点燃后,就会持续不断地发出朦胧的亮光。难得的是燃烧过程里这松香琥珀的形状却不会因为高温而坍塌软化,即使是燃到最后,也会整盏腾地燃起火焰,声势浩大地烧出一朵金黄盛世来,而烧完了,便只剩下袅袅浅香,什么也没了。

这些琥珀灯因为设计精巧,并且点燃使用时会散发出松脂所特有的清淡香味,所以一向造价极为昂贵,几乎等价黄金。一盏松香灯点个通宵,也就差不多了。而现在这里虽然路途不算远,沿途却也有起码五六盏塑型各不相同的松香灯,这家地下酒吧的财力可见一斑。

小杰甩了甩脑袋,感觉自己的头发散发着一股香槟的味道。即使人们用来泼洒的都是上好的香槟,可由于哨兵的五感过于敏锐,奇犽临行前又替他把嗅觉调整到了最高刻度,这气味还是让他感觉自己被熏得有点难受。

他抠了抠奇犽的手腕内侧,示意调整一下姿势,方便交流。

奇犽头也没回,然后小杰感觉到一股更大的力度反传了回来,他有点怀疑自己的手腕可能已经快要被捏青了。

即使是被松香包裹着,小杰也能闻到奇犽身上那股沉郁散乱、明显低气压的信息素气味。如果说他平时的信息素的味道像覆盖在松林上安静无声的细雪的话,那现在大概只有暴风雪能来形容奇犽了。

小杰有些不明所以。

他不至于在风口上去触奇犽的霉头,虽然他不知道奇犽究竟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差到这个地步。他跟着奇犽默不作声地走了一会儿,又伸手去蹭了一下奇犽的手腕内侧。

这次奇犽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微微松了手,把他的手松松圈了起来。

一圈起来他就又顿了顿,道:“手怎么这么冷?”

声音有点沉,大概是懒的,还有些低哑。

小杰:……

还不是刚刚被你掐手腕掐的,血液不流通。

但他没说话,嘿嘿笑了两声:“大概是暖气不够。”

奇犽没有再说话,另一手也蓦地覆了过来,轻柔地把他的手指包裹住了。

小杰愣了一下,他偏头看了看奇犽。银发青年垂着目光给他暖手,侧颔线条昳丽,黑色的丝质衬衫领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一段流畅的脖颈和深陷的锁骨,喉结被裹在choker之中,纯黑的颜色愈发衬得皮肤素白。他鼻梁高挺,眼窝深邃,昏昧光线里眉目如画,不说话不笑也不看人的时候近乎有一种拒人千里的冷冽。可这时他们正巧走过一盏松灯,他整个人被涂了一层昏暗的暖色松光,不知怎么的,那垂下的眼睫里,琉璃一般的眸光盛着一盏松灯,仿佛亮了几片隔岸灯火,却竟也显出了几分初雪似的温柔。

然后奇犽低头,轻轻呵了一口。

其实这一下也不暖和,只有一点点温,可就是这么一点温软,却迅速攀爬上了冰冷的指尖,一路往手背手腕烧了过去。

小杰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

可能是奇犽手心干燥,温度却不似他周身的低气压那样冷,他稍稍一动就能碰触到瘦长的手指上弧度柔和却清晰的指节,以及尾指上戴着的一只冰冷的银戒,这有些过于亲近的动作让他有点不太习惯。也可能是松香的味道有些浓了,混着香槟酒的味道、渐融温软的雪意气息,一并酿进了壶里,飘出澄澈如水般的醺醺醉意来。他有些无法分辨这将他严丝合缝地包裹起来的松香味究竟是松灯燃烧所熏发出来的,还是奇犽向导素的气味,只能默不作声地抽了抽手指,然后在奇犽的手上写道:刚刚给侍应生的是什么?

不等奇犽回复,他又写道:可以用唇语,我听得到。

奇犽便没再说话,但也没松开他的手,轻声道:邀请函。

气声压得很低,几乎与气流无异。但小杰仍旧用他出色的听觉捕捉到了。当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感官上的时候,另一感官的感知力就会被多多少少削弱,这一点是实实在在的。具体表现在,小杰发现周围裹着他的香味似乎没那么让他不自在了。他在奇犽的手上继续写:那刚开始进来的时候给的是什么?

奇犽道:小费。

小杰:……

小杰:给了多少……?

奇犽:没给多少。到了。

楼梯尽头有一盏松香门。如此巨大的松香,大抵是产自另一块大陆上的琥珀巨松。松香被雕琢成一顶秀丽堂皇的金门,火焰汩汩地在门里流淌。奇犽道:“这后面就是午夜区了。”边说着,他边伸手准备去推那扇琥珀门。

小杰吓了一跳,赶紧拉了他一把:“不烫吗??”

奇犽:“不烫的。你可以摸摸看。”他顺手把他的手牵了起来,往门上贴了一下。

温温的,好像和奇犽的体温没什么温差。

奇犽用摩尔斯密码顺便在他手心里敲出一串节奏:“刚刚你搞那一出,听说那女的已经注意到我们了,见机行事吧。”

他推开了门,然后松开了手。

他们迎来了一重深海。

 

 

 

14

 

虽然是要扮情侣,但也没必要整天去哪儿都牵着手。那叫连体婴,不太适合两个大男生。

刚进来的时候牵手,是因为奇犽预料到了暮光区会是那么个疯劲儿,相比日光区的寡淡,暮光区就是寻常闹吧的标配模式,牵个手能防一下不走丢,也能给大批大批的男性们昭示一下:彼此有主了,勿扰。

他是没想到就算牵了手人还能走丢,走丢的家伙还闹了这么大一出。

他隐晦地看了小杰一眼。后者正四下打量,但仍然敏锐地发觉了他的目光,偏过眼冲他笑了一下。

奇犽收回目光。

午夜区比暮光区要安静,但人多。这家酒吧大概是按海底来划分区域的,日光区、暮光区、午夜区,放在海底午夜区就是最深的区域,没有半点阳光照射,只有浓重的黑暗吞噬这片深渊。

这还挺名副其实。

说是酒吧,其实这午夜区感觉更像某家高级酒店的会所。刚才在楼梯间里只放了几盏的琥珀灯在这儿多得数不清,即使一盏灯的光线昏暗,偌大场馆也被成千上百的灯一块儿给点得亮堂了。奇犽看了一眼,竟然还有石砌的地下温泉,隔着半边帘子,腾着白雾,有男女人影晃动说笑,偶尔竟还漏出一两声暗昧的呻/吟。

音乐也不是暮光区的那种甩头舞曲,反而是木吉他、竖笛和钢琴曲,有人跳舞,都是些华尔兹、贴面舞一类的,相拥舞蹈的也都是男人和男人或者女人和女人,如果不看他们撩在衣摆下的手的话,气氛竟然还有点舒缓沉静的味道。到处有黑白马甲的侍者端着香槟盘四下走动,脸上带着训练有素的微笑,对于已经开始有点淫/靡的气氛视而不见。

有打扮华丽的女人相拥走过,明眸笑睐,看一眼这两个年轻人,不知道彼此说了什么,又咯咯地笑着走了。

奇犽走了几步,从侍者的酒盘上拿下两杯香槟,递了一杯给小杰。后者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点发苦,但还是接了过来。他们步进人群里,时不时有人打量他们两眼,在小杰身上多盯一会儿,就又笑着进行自己的谈话去了。

走了几步,便看见有窗。

落地窗。酒红色的窗帘半拉着。

窗外灯火通明。

奇犽觉得这酒吧老板挺秀的,地下酒吧的最底层,居然有窗,还是落地窗,而且还能硬生生用不知道什么灯给装潢出了一片“灯火阑珊”的味道。地下版的万家灯火,挺逗。不用想也知道那灯的价钱肯定和号称流质黄金的松香灯同个阶级水准。

空气里飘着香,流动的香味让气氛的暧昧更上一层楼。这里的人并不高声谈笑,大多数都或站或坐在角落里,搂着情人或多人一道低声调情,或是相互喂食。只是往往也谈不了几句,他们就开始搂着对方忘情亲吻,手顺着衣料钻进去,在裸露的背上腿上画圈。

这里的气氛有点叫人脸红心跳地黏腻,以奇犽的听力,甚至能听到一点暧昧的水声,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从温泉那边传来的,还是源于某些不太好描述的事。

其实眼前这场景已经比奇犽想象中的好很多了,他刚听说任务地点是个聚众同性趴体的时候,还以为是那种一打眼就是大堆大堆缠在一起的肉/体/淫/乱/聚会,警察进来一抓一个准的那种。

看来这位黑道大姐大比想象中的要稍微收敛一点。

他正这么想,忽然有一个几乎衣不蔽体的女郎姗姗停在他面前,看了他们俩一会儿,笑道:“疾风先生,还有……”她含着笑意的目光在身后小杰的腿和腰上转了两圈,“布布先生?”

奇犽对于这两个称呼面不改色心不跳,应了一声:“有什么事?”

事先并没有被告知会用化名的“布布”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我姐姐希望能请你们喝一杯茶。”女郎似乎没有发觉他们中间的小涌动,笑吟吟地道。

“姐姐”,传闻中是黑道女王的情人们对她的专属称呼。

奇犽配合地做出了一个微愣的表情,把目光默默地从她胸口衣料下的凸起移开,把空杯放在侍者盘上,随手牵起了小杰的手。小杰没有说话,但很配合地回握了过来,

“他不喝茶。”他说。

女郎的目光再次在他们交握的手上打了个流转。她继续笑道:“不喝茶,酒也是有的。”

小杰扯了扯奇犽的袖子。奇犽道:“稍等。”

奇犽侧过身,询问地微微低下了头,靠近了小杰的耳侧。从女郎的角度看,他们就是一对狎昵亲密的恋人,稍微矮一点的黑发青年大概是有话想说,于是高一点的银发青年就体贴地凑近了他,去听一句情人之间的私密话。

银发青年垂着目光,大概是听得专注,可他的身体这样一倾斜,却就完全把黑发青年给拢在了他的背后,女郎连一根头发丝也看不着了。

女郎心里有数,笑着移开了目光。

好在这悄悄话没有持续太久,很快银发青年就直起了腰,他冷冷淡淡地看了看女郎,道:“走吧。”

女郎为他们引路,她背过身,奇犽和小杰便看见她背上有一朵金色的刺绣,是一瓣长长的宽叶,没有花,但叶片的边缘有攒簇的圆齿。在女性曼丽的脊背上妖娆匍匐,自脖颈往脊骨附长,显得瑰丽又挑/逗。

奇犽和小杰对视了一眼。

女郎引着他们穿过人群,转过屏风,在一大片黑色的沙发床里看见一群女人,大片裸露的白花花的腿和胸脯。簇拥的正中间的那个穿一身黑色睡裙,正垂着手让旁边的几个小姑娘给她涂指甲油。血红血红的。

女郎迎了过去:“姐姐。”

黑睡裙懒散地打开夹着烟的手,张开了怀抱,女郎依偎过去,两个人接了一个绵长又黏腻的吻。

黑睡裙一手夹着烟,垂放在女郎赤裸的脊背上,沿着她纹了金色植株的脊骨往下滑动,白色的烟雾熏着她的五官。她随手将那烟掐了,把烟雾在脸边拍开,道:“跳舞的是你吧?跳得不错。”

奇犽微微挑了挑眉。小杰则礼貌地回了一声“谢谢。”

女人似乎微感意外,唇角笑了笑:“这么有礼貌?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么。我还以为……”她打量的目光落在小杰身上,像两条冷腻的蛇,放肆地沿着小杰的脚踝往上攀爬,一路攀上了腰。

奇犽往前站了一步,遮挡住了她的视线:“您找我们有事?”

年轻人垂下目光便更显得谦逊俊美,他声音里带一点笑,让人觉得舒服,却又不让人觉得他卑微。

黑睡裙叫希特妮塔,据传是她家乡母语里“火烈鸟”的意思。大姐大已经不年轻了,能看出岁月的痕迹,但保养得不错,又因为多年黑道经历,冷艳的眉眼间能看出杀伐的味道。

希特妮塔没有回答奇犽的问题,而是盯着他保护性的动作,挑了挑剑一般高挑的眉毛:“看一看而已。”

“我听闻您只喜欢姑娘。”奇犽回答。

女人笑了,笑得烟灰都落在了怀里女郎赤裸的脊背上。她漫不经心地为她拍了拍脊骨上滚烫的烟灰,被涂得鲜红的手指掸了掸香烟:“这倒是没错。所以放轻松,我对你的男孩不感兴趣。”

她吸了一口香烟,白雾从红唇里吐出,缭绕得五官朦胧。她懒散地道:“既然不想说这个,那就说点别的吧。”

“是谁让你们来查我的?”



TBC.



小杰:蹦沙卡拉卡。

街舞不会跳,凑了几个术语瞎几把写的。

连载使我头发掉光。

2018-01-30 评论-25 热度-445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5)

热度(445)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