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22-23

向哨&先婚后爱。


22


小杰不知道自己到底偷偷看奇犽多少次了。

当然,并不是奇犽发现了他的偷窥。不过,即使小杰自认身经百战,在早上正盯着奇犽睡颜而奇犽突然睁开眼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有一瞬间被吓得差点翻身滚下床去。

其实小杰不觉得爱看喜欢的人这件事本身有什么问题,但偷看睡颜好像跟平常那些注视的性质都不太一样。偷看别人睡颜被正主抓包抓了个正着,这件事即使是放在他身上,他也多少觉得有些尴尬。

加上昨天晚上,可能是喝了几杯酒失了智的缘故,小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抱着人家,还摸着人家的背说要哄人家睡觉。

……

拜这所赐,他一早上都差点没脸跟奇犽对视。

唉。

小杰出生到现在,头一回感受如此五味杂陈的滋味。

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再次偷偷瞥了一眼奇犽,对方正抱着双臂和审讯处的负责人半藏交谈。他长身玉立,身形高挑,肩宽腿长,身上又透着一股子无所谓的彻冷味道,眉目也疏冷,似乎昨晚那盏小灯、那杯牛奶为他染上的那层浅淡温软经过一夜,已经都散进了雪里。

小杰低头看了看,他和奇犽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

总觉得这个距离还不够近。

按着小杰的性子,对于他很喜欢的人,他是习惯跟人家腻在一块的。大抵是热带海岛的生活环境给了他这样天生的热情,他喜欢拥抱,喜欢与亲近的人肢体接触。米特阿姨曾经笑着说他是一只天生的小黏人怪,以前小杰还是个小豆丁杰的时候,喜欢抱在米特阿姨腿上,或者趴在她背上,看她做事。长大以后他知道每个人都有习惯的社交距离,才逐渐改了这黏人的习惯。

但对于亲近的人,每个人都多少要暴露天性。按着他的天性,在他意识到他喜欢奇犽以后,他是很想整天黏着奇犽的,抱着他的腰,躺在他腿上,窝进他怀里。怎么都好,总之,肢体接触使他快乐。

但小杰知道奇犽跟他在这一点上不一样……奇犽对于这些大概还蛮介意的。具体例子大概是今天早上,奇犽在睁眼看到他的一瞬间,就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一般退远了。

其实退得不算远,只是在枕头上挪了挪而已,不过小杰还是再一次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像他一样把距离拉得这么近。

一睁眼发现离得这么近,奇犽可能也很困扰吧?

小杰确认过很多次,奇犽虽然看上去冷淡又不太好接近,不过实际上,确实是比较容易害羞的性格。相比起小杰想到什么说什么的大喇喇,奇犽虽然也不会刻意隐藏,不过他心思要细腻不少,遇事也要想得更多……嗯,也更容易害羞。

小杰喝到奇犽煮的热牛奶的时候,因为热度适中、甜度也刚好,又感受到了奇犽的关心,每次都十分开心。小杰是开心就要说出来的类型,言语和交流能让他的喜悦程度更多地上升,所以他每次都会告诉奇犽:“好好喝,谢谢奇犽,奇犽真好。”

但基本上每次奇犽都只是用卷起来的书本敲一下他的脑袋:“喝你的吧。”

那力道不重,可以说只是轻轻在小杰的额发上蹭了一下,透着一点亲昵,和一点掩藏得很好的不好意思。

小杰知道奇犽和自己不太一样,奇犽生性含蓄,不善或者说他懒于表达,他的善意和关心都隐在行动之中,就像那杯温度适中、甜度正好、每晚都等在那里的热牛奶。但他正因为是这样的性格,所以过于地靠近,就像今天早上那样,可能会让他不适。

所以小杰得把距离控制在一个不会让奇犽不舒服的程度才行。

嗯,一米差不多了吧……一米很远了。

但还是好想更近一点啊。

其实早在今天早上以前,小杰是以为奇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靠近的。毕竟奇犽对他的特殊有目共睹,虽然可能初衷是出于对同居人、暂时精神结合者的一点优待,但时至今日,小杰有自信,奇犽确然是出于本心才对他这么好的。最好的证据就是昨晚奇犽怼完希特妮塔以后回身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露出的那一个冰消雪融一般的笑。虽然奇犽本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不过小杰足够敏锐,他觉得自己意识到就足够了。

不过一码归一码,奇犽虽然看起来也很喜欢他了,但大概还不到能接受他靠这么近的程度吧。

慢慢来好啦。小杰给自己打了打气,扭头问:“能进去了吗?”

他们面前是一扇广角单面玻璃窗,常见的审讯室常用玻璃面,一边是正常玻璃,一边是发光玻璃。外面能很清楚地看见里面被审讯人的姿态,而里面的人却看不见外面。

奇犽点头,看里面的人做了手势,便为小杰开了门,示意小杰进去以后,自己关上了门。

坐在里面的接受审讯的人正是昨夜为他们引路的女郎黛西,也是希特妮塔诸多情人之中比较受宠的一个。

她卸了浓妆,穿着宽大的嫌犯服,头发披散,脸色多少有些休息不好的青白,显得非常疲惫。她在看到奇犽和小杰以后,明显瑟缩了一下,看得出她在强行忍下害怕的情绪试图镇定下来,但她的脸色仍然非常差。

看来昨晚希特妮塔在他们面前服毒自尽的场面给她造成了蛮大的心理阴影。

为了镇定她的情绪,小杰起身为她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面前。

黛西道了谢,把杯子抱在怀里暖着手,脸色显然好了些许。

看她状况好些了,奇犽和小杰对视一眼,开始询问。

“你与希特妮塔认识多久?维持关系多久?”

黛西回答道:“认识有三年了,开始关系一年半。”

“对于希特妮塔这个人,你有什么评价?”

黛西抿了抿唇:“她……其实对我们很好,物质上……算各取所需吧。”

“你帮助过希特妮塔贩毒么?”

黛西摇头:“没有……我确实知道一些事,但没有帮过,她很少让我们知道这种东西……我知道的那些已经写下来了……”

奇犽毫不停留:“你吸毒吗?”

黛西脸白了一下:“……嗯。”

“你知道这里不可能给你提供毒品。”

黛西艰难地说:“我……知道。”

小杰道:“你没有帮助她实施贩毒,罪行很轻微,从这里出去,可以去十四层找一个叫雷欧力的医师,让他安排你戒。”

黛西的脸色好了些,苍白的嘴唇有些不熟练地弯出微笑:“好……谢谢。”

小杰感觉到奇犽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很快地收回了目光。银发的青年在纸面上唰唰几笔写了些什么,道:“最后一个问题。”

“你对‘不死鸟’这个新型毒品,都知道多少?”

这个问题大概是问到了点子上,黛西很明显思考了一下,才道:“很巧合,她得到这个毒品的时候,我刚好在旁边,所以知道的事情比其他人要稍微多一点……”

“比如说?”

“我知道它名字的来源。还稍微知道一点它的‘特殊效果’。”黛西说。

奇犽微微扬了扬眉,意思是愿闻其详。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纹身……”她站起来,伸手去解衣服的纽扣,一副要现场脱下来给他们看背上的纹身的架势,小杰赶紧上去给她把衣服拉好:“昨天晚上看到了,不用脱。金色的,是什么植株?”

他的脸近距离看更俊逸,肤色是均匀的麦色,衣物上有好闻干净的肥皂香,透着被太阳宠爱的味道。黛西脸微微红了,正想不好意思地退远一点,忽觉有些冷,疑惑地把衣服拉紧了一点:“嗯……那个就是‘不死鸟’。”

小杰顿了一下:“什么?”

黛西道:“我背上纹的那种植株,也叫做‘不死鸟’。是她让我去纹的。在她给我试过以后……让我去纹的。”

奇犽不置可否地道:“继续。”

“我也试过……那个药的效果,比传统制成毒品要强烈很多。感受不是寻常的轻飘飘、如临仙境的虚幻感,而是……特别真实,眼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场景。”

小杰道:“传统毒品也能让人看到画面。”

黛西着急地强调道:“与那种不一样!它真的……特别真实,伸手能碰到,每一根线条、轮廓、细节都非常生动,你能在其中走动,比起幻觉,更像是一场旅行。而且都很美。醒来以后也不会感觉异常亢奋,而是像被热水包裹着饱睡了一觉,又慵懒又舒适。”

奇犽笑了一声:“听起来跟保健产品似的。”

女郎红了脸,讷讷地说不出话。

小杰继续问:“有规律吗?”

“没有……有时是田野,有时候是乡村,有时候是雨镇或者高楼大厦。都让人感觉特别真实。”

这个说法倒是闻所未闻,至少从来没有一种毒品能得到“真实”这种评价。

“继续说。还有么?”

“然后就是使用方式……可以放进酒里,她展示给你们看了,这种效果是最轻的,持续时间大概在三分钟到五分钟不等。其次是传统的吸进鼻子里,用鼻粘膜去接触,这种会稍微刺激一点,场景也更真实、持续时间也更长,在十分钟左右。最后是注射,持续时间会在半个小时左右。”

奇犽把她说的这些在纸上整理了一下:“谢谢配合,还有什么没说的么?”

“还有……”黛西犹豫了一下,“她曾经告诉过我它还有一种额外的效果……但我其实不是很信。”

“什么?”

“她告诉我……它能让人长生。”女郎说。




23


摄影师是个热情洋溢的青年,扎个小辫,随着说话和动作一翘一翘,某种程度上有点好笑。

结婚照要怎么拍,奇犽没经验,小杰也没经验。摄影师询问是否需要出外景拍个一连套,两个没经验的家伙对视一眼,不知为何都感到了一点点尴尬,扭回头去,异口同声地否认了。

摄影师似乎觉得有点遗憾,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热情四射地在奇犽清出来的空房间里折腾设备,遮光板、柔光箱、反光伞、三脚架,面面俱到。大抵是塔在他来之前事无巨细耳提面命地交代了工作的重要性,让他务必把这对刚精神绑定上的伴侣的结婚照拍好看了,到时候万一两个人一言不合要分手,看见结合证上那么帅的自己和对方,说不定旧情一起就不分了。

还好奇犽不知道这么扯的异想天开,不然可能会直接拉着小杰罢工,挨个去看看塔里高层人脑子里到底有多少水。虽然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别说被结婚证上的合影勾起旧情不分手,就算是按着契约上约定的内容一年过去了,小杰打算一拍两散了,他也得想尽办法摁着这家伙不让分才行。

才结一年,离什么婚,婚姻自由稳定至上不懂吗。

这不要脸的话他当然就心里想想就算,毕竟当初拍着纸笔要当契约情人一年以后各奔东西的是他,现在心里反悔恨不得把契约偷偷藏起来或者喂疾风的也是他,即便揍敌客家三少爷自诩脸皮厚如城墙不知良心是何物,也还是觉得脸有点痛。

他轻轻咳了一声,回眼看到小杰正一脸困惑地盯着镜子,便走了过去:“好了吗?”

小杰抬眼看着他,柑橘色的眼睛里闪着一点不自觉的求助:“奇犽,这个我不会弄。”

哨兵五感敏锐,为求舒适,平时大多数时候都穿布料柔软的T恤或者毛衣,难得穿整套的西装,还把衣服熨烫齐整,周身上下一丝不苟,不露一点多余的皮肤,反倒比昨晚上大片裸露的夜店风格更让人心痒。西装是经典的黑色,他肩宽腿又长,腰上做了一点掐腰的设计,线条一搂进去便显得高挑又匀称。只是白衬衫领口上东一下西一下半长不短地垂着一条领带,稍微破坏了一下这画面的严谨禁欲之感,多了几分俏皮。

奇犽把那领带取了下来:“你不是有西装么,怎么不会打领带?”

小杰呃了一声:“有是有……但除了任务,基本上不穿。而且也不是穿了西装就一定要打领带啊。”

奇犽无奈地撇撇嘴角笑了一下,把领带缠在手指里,垂着眼给他把领子翻起,严丝合缝地将领带拢进去,又把领子重新翻好,收拾齐整,熟练地上手给他打了一个优雅的温莎结。

他腕骨微凸,手指又瘦长,陷在深蓝色的领带之中灵活辗转,愈发衬得指节鲜明、肤色冷白,指甲习惯性修剪齐整,卧在指尖上是几湾柔和的弧。小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动作,看着看着,视线又上抬了一下,盯着奇犽垂下后便显得愈发纤长的睫毛看了一会儿,又低下头继续看他给自己打领带,忽然道:“奇犽的手好好看啊。”

奇犽给他打领带的动作稍稍一顿,最后将领带从上至下绕了过来,收紧。

他松开领带,道:“可以了,走吧。”


介于他们只是为应付塔的任务,打算应塔的要求,拍一张半身照给做结合证完事了就好,所以也没有戴上婚戒。

嗯,反正他们也确实没有。

摄影师搬了一张沙发,两个人便并肩坐在沙发上,一起瞪着镜头。

摄影师:“……”

勉为其难地按了几下快门以后,追求美感的小青年实在忍不住了,不得不委婉地比划:“那个……麻烦那个一点。”

奇犽:“……”

小杰:“??哪个?”

摄影师:“亲密一点啊,你们这是结婚照诶。”

奇犽:“……”

小杰:“……”

摄影师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气氛就有点尴尬。

奇犽:“要多亲密?”

小杰:“……”

摄影师心里嘀咕,这问题问得,可太有水平了。多亲密?结婚的那种亲密呗……

他瞅着相机里的画面,两个姿容俊秀的青年虽然都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彼此离得也不远,可怎么看怎么不像刚结了婚的情侣,有种刻意的疏远感。

奇犽和小杰看了看对方,然后彼此蹭得近了点,虽然在摄影师看来,他们还是有种木手木脚的僵硬感,并没有伴侣之间该有的融融亲密感。

摄影师一生气,忘了眼前的是两个S级,也忘了塔里叮嘱他的“徐徐图之”,更忘了这两个其实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特殊结合伴侣,袖子一撸,指挥道:“站起来,贴近一点,搂一搂!搂腰!”

这小年轻突然一板起脸,不知为何身上就有一种“我对听我的”的强大气场,小杰和奇犽从没碰到过这种类型的摄影师,愣了半天以后,略微迟疑地站起来,照做了。

“感觉开始变好了,表情自然一点,唉算了,小杰闭上眼睛吧,脸可以收低。啊,好,就是这样。”

咔嚓。

“三少坐下来,小杰从后面抱过来。对对,可以不用看镜头,自然一点就好了。嗯?证件照?管什么证件照嘛,你们长这么好看到时候随便挑一张就好了。”

“来背靠背,肩贴一下,垂下来的手握一块。哎对!十指交扣很好嘛,都不用我说了。哎哟好我闭嘴啊。”

咔嚓咔嚓。

“找一下你们平时相处的状态,嗯膝枕可以来一个。”

“脱鞋脱鞋,外套脱了,袜子也可以脱了,领带散开,领口也可以扯一扯,然后跪到他腿上。嗯嗯嗯,对对对,好三少你扶一下他的腰。看下去,对对对,很好很好。”

咔嚓咔嚓咔嚓。

“什么也不用干,嗯,手可以继续牵着,就看着对方就行了。”

“凑近一点,对对对。”

“好,棒极了。”

摄影师小青年忙出一身热汗,却也顾不得擦,捧着相机满脸欣喜,“这套太优秀了,你们介意我到时拷一套作为个人代表作吗?”

被他折腾得精疲力竭的小杰和奇犽:“……”

小青年满脸遗憾:“不能吗?那算了。”

摄影师走了以后,小杰瘫倒在地毯上:“我觉得比昨天晚上出任务打架还累。”

奇犽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长腿一伸,也躺了下来,深深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

“我还以为坐在一起拍一张就好,反正只是放在结合证上……”

谁知道即便没出外景,最终还是达成了摄影师一开始的提议“拍一套”,折腾来折腾去,搞得两个身经百战的家伙累得都怀疑人生。

“这个摄影师是做大事的人啊。”奇犽又叹了口气。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先“噗”地笑了一声,紧接着,笑声就突然一发不可收拾了,气流被快活地缩进胸腔里、又被挤压出气管,碰撞出短促激烈的笑音。他们俩之前都脱了外套,滚在地毯上,毫不在意熨帖齐整的衬衫被这么一通笑闹会变得褶皱不堪,两个人都笑得快蜷成一团了。小杰侧过身去把额头抵在奇犽肩膀上笑,捂着肚子,感觉肠子都快打结了。他感觉到奇犽也在笑,他的胸腔微微震动,连带着肩膀也一块微微抖动。深蓝色的衬衫开了几个口,银白领带半开不开,挂在脖颈上露出微微上下滚动的漂亮喉结,衬衫牵出两条褶线,勾勒的线条凌厉又漂亮。

最终两个人都勉强算是笑完了,奇犽用力吐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侧过身来看了小杰一眼,伸手给他把散乱得露出一点腰线的衬衫下摆给弄好,随后起身,声音里还带着余末的笑意:“把衣服换了吧,我们出去吃饭。”

小杰应了一声,仍旧躺在地上,一手上气不接下气地用力搓了下自己差不多快抽筋的肚子,又碰了下自己的胸膛。

他感觉到那里面有一颗心,正激烈滚烫地、充满憧憬地怦怦跳着。

他闭上眼,敏锐的听觉为他呈现出另一道广阔的世界。

那咚咚、咚咚的声音,仿佛和正在远去的另一道心跳,慢慢重合在一起。



TBC

过年这几天更新不稳定,给大家拜年啦。

2018-02-16 评论-23 热度-556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3)

热度(556)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