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26

26

小姑娘倒是很命大,虽然在那么糟糕的环境里觉醒,觉醒后还暴走大闹了一场,不过倒是在小杰和斯特兰奇给她紧急做的临时精神屏障的引领下自己领悟了屏障,活了下来,也没有神游。只是受伤太重,被当做实验体的时间太长,精神领域严重受损,目前还在医疗处疗养。不过好消息是已经脱离了紧急医疗仓,只是目前还没有醒。
她是唯一一个被救出来的当事人,想也知道那伙胆大包天敢在塔眼皮子底下抢人还敢拿哨兵做实验的歹徒肯定在此事过后就转移了阵地,小杰等人虽说也被当过一段时间的实验傀儡,却毕竟是半路碰上的,不像小姑娘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知道的肯定更多。虽说塔也派了哨兵和向导再去调查,却始终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全塔都眼巴巴等着这目前最大的且是唯一的线索醒,给出点新的情报。
事情到这里基本又陷入了僵局,奇犽只能叮嘱医疗处在小姑娘醒了以后立即通知自己和小杰,就挂了电话。
这日下了一场急雨,风雨如晦,冬季抓紧了这点尾巴放肆地发冷。在这重重寒意里城市每盏灯都淋漓地泛着水光,不清不楚地冥冥立在夜雨里,岿然不动。
奇犽看了一会儿,他不怕冷,不如说他不怕任何恶劣的气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了一会儿,正走了点神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远远地扫到高楼上有个人影。
奇犽的目光在这个角落上一扫而过,停滞了一下,然后迅速往回扫,钉在了那个点,眯着眼上上下下地打量。
什么也没有。一道闪电划破半边天,把天空面目狰狞地撕裂成两半。落下的雪白电光照亮了那个角落,只有凄风苦雨仍在飘摇。
错觉吗?
奇犽凝视着那片被冬雨捶打的楼顶,凝视了一会儿,还没看出端倪,他握在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

小杰还在顽固地与桔子做斗争,忽听奇犽拉开了阳台门,披着半肩风雨闯进来,他刚疑惑地抬了抬头,便听奇犽短促地道:“去穿衣服准备出门。博娜耶跳楼自杀了。”

博娜耶,也就是那个中介处的女主任,曾经给过奇犽和小杰“另外三个与小杰一同出任务的哨兵都没有出现精神领域问题”的情报,却被奇犽和小杰一致认同是在说谎的人。
只是后来在探望斯特兰奇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后者确实能够看到精神向导。这又与博娜耶的说法相符了。
如果是奇犽和小杰百年难得一见地一起出了错,那么,现在她自杀了,又是什么原因?
而这里发生了一个十分令人吃惊的巧合:博娜耶所选择的楼顶,恰巧就是奇犽家楼的隔壁楼群中的一座。
时间已经很晚了,雨却仍然未歇,暴烈地冲刷着未眠城的地面。奇犽打了一把伞,和小杰一齐上前。塔里的人已经成群结队地到了,正围着在处理案发现场。
“雨势太大,已经把尸体移到车厢里去了。”负责人对奇犽说,“就是那辆救护车,搬动前已经取了证。照片待会发给你们。”
奇犽颔首,和小杰一块走上前,去看地面。只是雨下得大,已经把很多蛛丝马迹都冲刷掉了,只能在柏油路上看到些许黑褐色的血,被水冲淡以后便积成了水洼。
奇犽和小杰各绕了一圈,然后钻进车厢里,去看博娜耶的尸体。
女人满身是水,皮肤死白,皮肉下的血管突凸,显出冰冷的青蓝色,蜷曲的头发湿漉漉地黏在脑门上,像蜷缩的几条细蛇。可能是被雨水冲刷掉了,她七窍之中的血残留得并不多,只有人中和耳道里还有一点血迹。她一只手不正常地歪着,几乎绞成根本不可能摆出的形状,奇犽戴上手套轻轻按了一下,破碎的骨骼质感在僵硬的皮肉下传来,像是一堆咬碎的糖渣。可能是摔落地面的时候手本能地撑了一下,巨大的冲力和动能让她这只手臂在瞬间骨碎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
小杰蹲下身,轻轻舒展开她紧握的五指,指尖掌心血痕斑驳。奇犽绕着博娜耶走了一圈,弯腰,用戴着手套的手一一按过她的身体,肋骨也断得厉害,全身各处也有不一的骨折。只是相对于跳楼死而言,她这幅死状其实并不算特别凄惨。
“做了尸检了吗?”小杰侧身问正低头进车厢里来的临时负责人。后者道:“还没有,要等运回塔里才能做。”
奇犽微微皱了下眉:“死亡时间也还不知道了?”
“估计是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以前。”负责人回答。
和他估计的差不多。
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之前,刚刚好是奇犽在阳台打电话时,余光扫到黑影的时间。
地点条件确实也符合……
难道那个黑影确实就是准备自杀的博娜耶?
但是事情为什么这么巧?她又为什么要专门挑这样一个地点来跳楼?
她想说什么?或者说,她想警告他们什么?
雨点敲着车顶,小杰挠了挠头发,他之前去看博娜耶坠落地的时候没打伞,只戴了兜帽,黑发尖被雨水和兜帽压下去了几分,此刻显得有些乱。“取证的现场照片给我们看一下。”他道。
负责人依言取来了相机。奇犽和小杰便站在博娜耶旁边翻看那些现场照片。照片很多,从各个角度都尽可能地拍摄了足够多数量的照片,以方便选择和寻找线索。
只是奇犽和小杰虽然都学过证据技术,但向导和哨兵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前两者还是比较擅长和活的人类打交道,所以他们也只是翻看了一下,就将相机还给了负责人。
“她今天正常上班了吗?”
负责人点头:“上了的,最后见过的人应该是塔的门卫,后者不在这里,但根据总部那边传来的问询消息,他并没有发觉她有什么异常,只是在经过警卫室的时候借警卫室的镜子补了一下口红,可能是要去见什么人。”
“她都处理了什么工作?”
“为一对哨兵和向导拉了媒,刚安排他们见了面,不过似乎因为结合率不是很高的样子,没有成功。那两人塔那边也安排了问询,没有发现问题。”
塔的问询制度还是可以信赖的,毕竟有高级向导和高级哨兵坐镇的话,被问询的人通常极难说谎。
奇犽微一点头,道:“我和小杰去楼顶看一看。”
楼顶自然也被严丝合缝地保护了起来,只是这么大的雨,线索还能留下多少很难说。楼顶是很普通的居民楼楼顶,用铁丝网网了一圈。铁丝网不高,只到胯骨处。楼顶处离铁丝网不远的地方有一双女式高跟鞋,东一只西一只,应当是博娜耶在自杀前脱下的,真皮已经被雨水泡得几乎要发胀了。
工作人员拍完照,将两只高跟鞋捡入了密封袋之中,递给了奇犽和小杰。
“还挺有眼光的。”奇犽边翻看,边随口道,“这牌子的鞋我妈大概有三十双。”
工作人员:“???”
小杰:“……”
“嗯?”奇犽一顿,隔着密封袋,轻轻摆弄了一下一只鞋的鞋跟,“崴跟了?”
小杰看了一眼,确实,那只鞋的鞋跟几乎都歪了过去。
“啊,这么说起来,她今天似乎摔跤了。”工作人员回忆道,“塔今天电梯维修,她工作中途似乎摔过,把膝盖摔青了。要穿着这样的鞋上到这么高的楼顶来比较困难,由于楼道没有监控,我们推测她是脱下了鞋拿在手里一路赤脚走上来,然后把鞋放在楼顶,自己跳了下去。”
“检查一下鞋上的指纹。”奇犽把鞋递还给了工作人员,和小杰对视一眼,低头钻入了雨中。
他们只撑了一把伞,伞又不是很大,便只能尽量靠得尽些。这场罕见的冬雨哗啦啦地洗刷着伞面,轰隆隆地从伞尖一路拳打脚踢到伞尾巴,化作连片的晶莹线条坠落在地,在已经积起小层水洼的地面上攒出一朵又一朵细小的涟漪。
“这么大的雨,脚印肯定是不用想了。”奇犽道。
“嗯?什么?”小杰疑惑地提高音量道,“雨太大了,奇犽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奇犽:“……”
听不见你还离那么远,雨都快浇到你头顶上了。
他是不想像小杰那样气沉丹田大喊大叫的,只能无奈地搂紧了小杰的肩,凑到他耳边,重申自己的判断:“脚印应该是找不到了,我们去看看铁丝网,小心点别摔下去。”
可能是雨声毕竟太大影响对话,雨点敲了两下伞面,小杰才僵着脖子点了点头。
他们踩着水洼走到铁丝网附近。从坠落的雨渊看去,城市仿佛一盏被拢在孔洞里的萤虫灯,光都被雨水蚕食,成为陆离又怪诞的影子,睡在飘摇的风里,有气没力地一呼一吸。
这栋楼比奇犽家所在的那栋楼要矮,最高高不过十二楼。不过即便是十二楼,就这么赤裸裸地看下去,这高度还是能让人冷不丁打个寒颤。好在两个人都不恐高,如果不是下雨路滑比较危险,可能还会打算翻出铁丝网去看一看。
小杰蹲下神,捏住铁丝网看了看,忽然道:“这几个……”
奇犽也蹲下来看了一眼,嗯了一声。
他们心领神会地没有继续说下去。雨没有要变小的趋势,降落世间,洗刷尘埃旧事,在伞面上轻摇慢曳。有时候这么一蹲下来,身体缩在一块,便能让人本能地觉得安全。即使是再强大的人也通用这个道理。一把伞遮在头顶,遮住两个人的天空,割断一场突如其来的夜雨,伞外霓虹光碎,点滴坠落在水洼,又融成一座城的倒影。
忽略这里是个案发现场的事实的话,再忘掉刚刚那具停放在车厢里冰冷的女尸的话,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景色还挺浪漫的。
可能是伞面终究太小,一滴雨水猝不及防地穿透了伞骨,滴落在小杰的额心,顺着那笔挺的鼻梁一路滑落到鼻尖。
奇犽刚伸手要去为他拂掉那滴雨水,就听小杰打了个喷嚏。看他挠了挠鼻尖,奇犽失笑道:“走吧。明天雨停了再来看看。”
小杰边揉鼻子边点了点头。
这里毕竟离他们家近,两个人和负责人打了招呼,合打着一把伞往家里走去。因为路滑,两个人的步伐并不很快,很适合边走边聊聊天。
“奇犽怎么想?”小杰问。
“你呢?”奇犽反问道。
“他杀吧。”小杰随便踩了一脚一个小水洼,说得很笃定。
奇犽简略地点点头。
“她的手不是落地时撑了一下才会变形的,如果真的是手脚先着地,那么手足会变成像多截棍一样的裂骨,穿出皮肤也是常有,而她的骨头说是几乎碎裂成片也不夸张了。”奇犽眼皮也不眨地道,“更何况她的手,五指远不如桡骨碎裂情况严重。是什么样的落地姿势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
博娜耶的左手小臂桡骨和五指都有不同程度的骨碎,前者要比后者严重得多。
“她的鞋跟应该不是摔跤弄坏的,至少不完全是。”小杰说,“我想应该是有人用她的那只鞋的鞋跟,用力地击打了她那只手臂……以至于把那只鞋的鞋跟给完全弄坏了。”
“虽说是粗跟的样式……但能用鞋跟把人的手臂给弄到那种地步,这个人的力气一定不小。”奇犽道。“她可能是与对方约在天台见面,见面过程中起了争执,不小心跌落,慌乱下手抓住了铁丝网,却被对方用掉落的鞋子狠命击打了桡骨和手指,剧痛之下彻底坠落。”
铁丝网锋利,割得她手心指尖都遍体鳞伤。但即使如此,求生的本能也还是让博娜耶用尽全力抓住了铁丝网,以至于有几个菱格变形了。大概也是因此,对方才会用鞋跟去击打博娜耶的手,迫使她放手。
“但是……”小杰迟疑了一下。
他迟疑什么,奇犽也很清楚。
桡骨承受重击,一般人很难忍住那样的剧痛,还能坚持不放手。可在一击之内将人骨用那样一只鞋子击打成如此严重的骨碎,可能吗?
那只高跟鞋是典型的女鞋样式,虽然是粗跟,可是毕竟又不是棒球棒。
除非,这个凶手在博娜耶跌落以后,又用凶器将她的手给额外砸成了均匀的碎骨。
……但是如果奇犽看到的黑影真的刚好是博娜耶的话,在距离他接到通知、接起电话,被告知博娜耶跳楼身亡的三分钟以内,是谁能在三分钟以内离开十楼的天台,下到地面,用力击碎已死女人的左臂后,再离开?
把女尸的左臂砸成如此严重的骨碎,又有什么意义?
更别说,如果解剖以后发现内脏出血情况较少,
但这些现在毕竟只是推测,是结合还没有经过尸检的尸体情况和案发现场的细节推测甚至说猜出来的,疑点重重,也还有站不住脚的地方。更别说今晚不凑巧下了这么一场大雨,很多细节都被水吞掉了……
就在奇犽有些走神的时候,他忽听小杰在层层雨声外开口。
“虽然她以前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谎骗我,”小杰轻声道,“但是,我还是会把这样对待她的那个人找出来……”
“让他受到惩罚。”
他的声音隔着重重雨水,本显得若有若无,可这一句,却带着凛然金石声,被冬天的风雨浸入一层肃穆森冷。奇犽侧眼看去,小杰却没看他,直视前方,眼睫一眨不眨,蜜糖色的眼珠仿佛镀上一层纯粹的金,戾气若即若离,几乎显得那原本剔透的眼睛颜色有几分混沌了。
一阵狂风裹着冰雪般的寒冷浸遍周身,然后一股杀意隐隐在奇犽心里萌发出来。
奇犽稍稍愣了一下,才慢半拍地嗯了一声。
他疑心可能是错觉,直视前方几秒,又忍不住侧眼去看小杰。
小杰感受到他的注视,疑惑地偏过头来看了一眼:“奇犽?”
他眼睛里有诧异,仿佛泡着蜜糖的柑橘,即使背景是夜色风雨,也显得剔透明亮。
……大概是看错了。
“没事。”奇犽笑了笑,把伞柄递给他:“拿一下,我找门卡。回家睡觉去。”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戳到了小杰的神经,他似乎终于稍微高兴了一点,重重地点头道:“嗯!回家……”
小杰突然停住了步伐。
“嗯?”奇犽猝不及防往前多走了几步,眼疾手快地把偏移的伞移回他头顶,疑惑地看向他的哨兵。小杰却顾不得这些:“奇犽!我们回去看看!”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奇犽的手,就这么拽着他不管不顾地在雨里奔跑了起来。
这几天疾风大概是察觉了奇犽和小杰之间的气氛诡异,一直相当低调,本来只是默默地跟着在两个人身后走,当一头隐形的安静的美雪豹,没料到小杰突然拽住自家主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淋雨。疾风完全没想到这个现状,向来称霸动物界的反应神经难得没能跟上,站在原地默默注视他们的背影越跑越远。
如果这时有别人能看见这头雪豹,大概能从那张毛茸茸的脸上,看出一点茫然和嫌弃。
它甩了甩尾巴甩掉一点雨水,调转方向,默默地化成虚影,回到了奇犽的精神领域里。
随便吧,爱咋咋地。
雨水积成的水洼被粗暴地踏踩,不满地溅出水花溅湿了他们的鞋袜和裤脚,但小杰大概是完全想不起这些了,只管闷头往前跑。奇犽几次想把伞举到他头顶却都因为逆手而不成功,气性一上来,索性丢了伞,抓着他的手跟着跑。两个年轻气盛的傻逼冒着雨乱跑一气,原路回到还在指挥现场的负责人面前,来了一个水淋淋的刹车。
负责人:“……”
“我们想再看看她的坠落点!”小杰在他出声前飞快地道。
负责人:“……好……好的。”
奇犽其实并不知道小杰是有了什么发现,刘海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有些碍眼,他索性撸了一把额发,把湿哒哒的额发撩了上去,视线一下子清爽了不少。然后他走到正蹲在白色人形所标志出的坠落点小杰身边:“有什么问题?”
小杰看了他一眼,本来大概是准备要说什么的,但不知为何顿了一下,偏开了视线才开口:“奇犽,你看一眼。从这里到楼前,有多远?完全超过两米了对不对?”
奇犽一愣,忽然知道了他想说什么。他回眼看了一眼:“是。”
“已经差不多要三米了,对不对?”
“应该差不多。”
小杰站了起来。
从越高的楼层坠落,其坠落点距离建筑物的距离就越远。一般来说,从五楼自杀的人坠落点楼距,大概在一米左右。从八楼自杀的坠落点楼距,在一米半左右。十二楼的话,则大概是两米左右。从自杀者跃出高楼的力道的经验值,综合统计来说,可以得到这样的统计结果。
如果坠落点的楼距小于这样的数据,则极有可能是意外事件。因为意外事件坠楼者的跃出高楼的力道要比同楼层的自杀者的跃楼力道小。而如果坠落点的楼距大于这样的数据许多……
就说明,有人在高楼楼顶,用力将死者抛了下去。
但是这样一来……
就和他们之前所作出的初步推测,完全相反了。




TBC.



声明一下,大家看到了现在的剧情很谜,完全暴露了我的愚蠢和智商上限,所以现在卡文卡得非常凶。而且我三次元在准备司考,虽然还不是特别紧张,不过每天加上上课考研英语什么的也挺够呛了。两个因素加起来导致这段时间我文可能会更得非常慢,不过大家放心不会坑,我努把力把现在卡得厉害的部分糊弄(……)过去了应该就恢复正常码字效率了。

爱大家,比心。


2018-03-07 评论-27 热度-343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7)

热度(343)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