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27-28

27


奇犽和小杰去到塔里的时候,正赶上玛奇尸检的尾声。

他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女法医便从里面推门出来了,口罩也不摘,只脱了沾着乌黑血迹的橡胶手套丢在洗手池,道:“确实是他杀。死亡时间昨天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之间。死因也确实是坠楼。”

奇犽心里有数。那场雨也就那个时候下起来的。

玛奇隶属塔的暗部,其实并不是塔的专用法医,只是兼职罢了。她说话风格惜字如金,一双紫色的眼睛里没有笑也没有情绪,公事公办,声音平淡又没有起伏。

奇犽和小杰虽然和她不熟,但多少有过合作,都习惯了她的语言风格,他们对视了一眼,静听后文。

玛琪拧开水龙头,在哗啦啦的水声里洗着手:“不是死后坠楼,她的致命伤没有凝固现象。”

出血是只有解剖了才能确认的尸体情况。活体状态下人受伤后血小板会自行促进修复,达到让伤口血液凝固的状态,而死体不会。

“她手臂的伤虽然严重,但有凝固现象。后脑的致命伤却没有凝固。说明后脑伤即是致死伤口。”

“她手心的伤和变形的铁丝网怎么解释?”小杰问道。

矛盾点在于,如果博娜耶是被抛下楼去的,多半不可能是清醒状态,要怎么才能抓住铁丝网,把手抓得伤痕累累?

“这我就不知道了。”玛奇耸了耸肩,“这是你们要做的事。”

小杰也意识到追着一个没去过现场的法医问尸体以外的疑点有点强人所难了,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抱歉。”

“她生前大概曾经和别人发生过一场搏斗。”玛奇看了他一眼,“身上有很多击打形成的淤紫……”

“她是从天台里面抓住铁丝网的。”小杰愣了一下,忽然恍然,“可能是摔倒或者失去平衡,仓促间抓住的,用力过猛,弄伤了手。对方借此机会制服了她,并用鞋跟猛击她的手臂,造成了严重的骨碎。奇犽——”

奇犽看了他一眼,没等他说完,就道:“下了雨。”

铁丝网内的血迹可能早就被冲走了。

小杰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有些沮丧地应了一声哦。奇犽的目光多在他垂下的头顶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别开了:“我们待会可以再去看看。”

小杰用力点了两下头。

玛奇任由他们讨论,不说话,静静看他们俩相处,只是渐渐挑了挑眉毛。

奇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兀自推理道:“对方应该对她怀有相当的恨意,才会把她的手臂砸得这么碎。”

之前的不合理也有了解释,不是对方力大无穷,一击之下便能将博娜耶的手骨砸得稀烂。而是因为对方心怀恨意,强摁住痛苦挣扎的博娜耶,硬生生砸了不知多少下,将女人的手骨砸成粉碎。

“啊,说到这个。”玛奇擦拭干净手,“她手臂上有一道不明显的割伤,然后我试着复原了一下她的手骨……”

别说小杰,奇犽都是一愣:“复原???”

“嗯,拼了一下。”玛奇说得轻描淡写,仿佛不是拼了一堆碎骨头,而是随随便便拼了个地摊上买来的拼图:“没拼很多,不过已经足够了。”

她侧身取了尸检报告,随意翻了翻,调出一张图来。图像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血腥的场景,重点却足够吸睛。

那骨骼上,居然有一瓣小小的、小小的植株叶片,宽叶,叶片边缘有攒聚的圆齿。

这种植株,他们都见过。就连名字,他们也都知道。

——在女郎黛西的后背,金色的纹身刺绣。名字与他们所追查的毒品一样,都叫做“不死鸟”!

“你们认识吗?好像是什么植物的样子。”玛奇看他们神色就足够明了,转身向室内走去,随意挥手道:“我的工作完成了,剩下的你们加油吧。”


玛奇也把这情报同步告知了情报处负责人,所以酷拉皮卡很快神色匆匆地来找奇犽和小杰碰头了。只是时间恰巧正值午饭,三个人便在塔的食堂约了吃顿简餐,顺便交换一下信息。

正是午餐时间,用餐人数很多,好在食堂足够大,并不会出现摩肩擦踵的艰辛情况。为了方便,酷拉皮卡订了个小单间。奇犽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雷欧力也在里面,正脱了围巾,用力呵气暖手。正好下了场雨倒春寒,天气还是很冷,几个人便围了小炉子,一起涮个火锅。

“黛西情况怎么样?”小杰连筷子都来不及掰,劈头盖脸地问酷拉皮卡。

奇犽示意雷欧力让他的阿拉斯加挪挪地方,然后取过小杰和他自己的外套围巾,收进隔味的塑胶袋里放在了一张空椅子上。酷拉皮卡看了一眼他的动作,回答道:“目前没有什么问题,今天早上我去提审了她一次,她对博娜耶骨头上的花纹并不了解,表现得很茫然。但她没有不在场证明。早在一星期以前她就被放回家了。她所居住的地方距离案发现场有三十分钟的公交距离,案发当时据说已经睡了,那栋楼楼道没有监控,只有街道上有。不通过街道离开楼房的方式太多了。”

“说谎了吗?”奇犽用热水烫了烫碗筷,放在小杰面前。

“应该没有。”酷拉皮卡答道。

虽然哨兵和向导都有基本的分析谎言的能力,但酷拉皮卡尤为个中翘楚。酷拉皮卡人称行走的测谎仪,已臻化境的察言观色的能力配合感知情绪的强大精神力,基本上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说谎。

雷欧力夹了一片牛肉,蘸了蘸生鸡蛋,送进嘴里,边嚼边含糊不清地道:“应该和她没什么关系吧?这几天她虽然回家了,但是还定期在我那里戒毒,死人那天中午在我这里戒毒,下午六点才回家。戒毒本来就很累了,隔几个小时又去杀人,不太可能啊。而且不是说侧写出来的凶手力气很大么?她又不是哨兵。”

“她好像只是个普通人。”奇犽也夹了一片牛肉,正准备吃的时候,一低头,发现碗里多了两片青菜。

他瞥眼看了一眼小杰,对方正在嚼魔芋丝,注意到他的目光后,像只仓鼠似的把食物咽了下去,对他做了个口型:“要——吃——蔬——菜——”

奇犽撇了撇嘴,夹起那两片青菜,嫌弃地塞进嘴里,嚼也没嚼,囫囵吞下去了。

一旁看了一会的雷欧力默默地也夹了两片青菜,塞进酷拉皮卡碗里。

酷拉皮卡:“……你做什么?”

雷欧力:“不,那个,在这种氛围下,莫名觉得不夹个菜会显得我们俩很奇怪……”

酷拉皮卡:“……”

他无语了半晌,然后随便从锅里挑起一段葱,礼尚外来地扔进了雷欧力的碗里。

医生:“……”

他无语地接了奇犽之前的问题:“嗯,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检查报告身体素质相当普通,因为吸毒还肾虚脾虚肝脏虚,怎么看也不像能摁着另一个成年女性砸断对方的手啊。”

可能是黛西在他那里戒毒,和他稍微有一点接触,雷欧力对这姑娘印象还算可以:“我感觉她本性不坏。”说着,他还是把碗里的那段葱夹了起来,一脸嫌弃地吃掉了。

小杰并没注意到之前两个朋友的小动作,他正专心致志地思考案情。奇犽倒是注意到了,但他没说,自己夹了两片肉,想了想,又捏着鼻子夹了一片青菜。

“骨头上的刺绣是怎么做到的?”他把青菜囫囵咽了,又喝了杯玉米汁,没再纠缠黛西身体素质的问题。“是博娜耶生前去做的纹骨?”

纹骨是前几年兴起来的一种谜一样的流行,在中二病晚期的青年人与黑道小混混里尤为泛滥,但近几年已经少了很多。

“那很痛的。”雷欧力回答。“麻醉对骨头没啥用,毕竟是要纹骨头,如果不是穷凶极恶的极端黑道组织,现在很少人做骨纹。就算是黑道组织,也并不是每个成员都要做骨纹的,这代表一种……”

惩罚。

奇犽若有所思。

“对那上面的颜料有进行化验吗?”

雷欧力:“嗯。做了触血反应,没有氧化也没有变色,不是生前做的。”

“所以是……”小杰说,“是凶手在她手上留下的了。”

“而且那个时候她应该还活着。”奇犽冷静地接道。

雷欧力露出了压抑的神色。

挣脱不能,眼睁睁看着凶手割开自己的手臂,在上面烙下了一个图案,然后硬生生砸碎了这一段手骨,最后被扔下了万丈高楼。

……一定很痛。

奇犽看了小杰一眼。

一个曾经活生生地站坐在你面前,与你聊天、与你谈笑的人,生前却遭受了如此残忍邪恶的对待。虽然她身上疑团重重,甚至未必无辜,却还是很难让人释怀。

其实奇犽对此觉得还好,他见过远比这更残酷的死法,曾经作为杀手的经历让他能够很平静地看淡这些,有的客人确实会有很变态的要求,虽然他自己不曾碰过这类型的委托,但这不妨碍他知道甚至了解,从而淡然。

只是小杰大概不能。

小杰善良,尊重生命,珍惜同伴,哪怕是对曾经对他不利过的人陷入危难,他也能毫不迟疑地上前营救,哪怕那是将他自己置于不利之境。

虽然奇犽在某些方面和他持不同态度,但他仍旧觉得小杰的这种勇敢像金子一般可贵。

也很吸引人。

只是……

之前他在小杰眼底看到过的那抹几近混沌的戾气,现在就好像消散于无形了似的,那双柑橘色的眼瞳专注地看着酷拉皮卡,等待着更多的讯息。之前在寒彻的雨夜里,压在他眼角睫稍、顺着一滴冰冷的雨坠入眼底的那抹从未在小杰身上感受到过的煞气,那个面无表情的、瞳仁赤金的小杰,还有那种浸遍奇犽周身的冰雪般的冷意,好像都随着大雨的骤止,同时离去了。

小杰现在看起来,和平时确实别无二致。

但奇犽心下却并没放松,甚至,还往下更沉了一分。

他是回到家以后才忽然意识到,那种在突然之间席卷而来的寒意与杀意,其实并不是他忽然没能压抑住自己的习惯,而是来源于小杰。

因为他和小杰的结合率实在太低,所以即使在完成了精神结合以后,也没能像正常的已结合的哨兵向导之间那样,彼此感知到对方的情绪。不过情有可原,他早就习惯了。

所以奇犽在那个时候,才一时之间没能意识到他感知到的那股杀意,其实是通过精神链接向他传递而来的:小杰的情绪。

奇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能通过精神链接感知到小杰的情绪波动了,可能是因为他从原本的救人意愿变成了心甘情愿的喜欢,也可能是因为小杰那一瞬间的杀意实在太过强烈,以至于那纤细的精神链接也传出了两丝端倪。随便吧,原因他现在不想细究。在那之后他即使再凝神也没能感受到小杰的其他情绪,或者说,可能也感受到了,只是非常平静,平静到他几乎以为没有情绪了。

奇犽的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垂手将茶壶里的茶水倒进了小杰空空的杯子里,得到了后者一个一如既往的笑:“谢谢奇犽。”

这笑澄净自若,像一合蜂蜜与熹光同酿的甜酒。小杰转开目光,捧起茶杯,抱在手心里喝了一口,然后继续专注地看着酷拉皮卡,听他说话。

奇犽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把茶壶放回了原地,也把注意力集中,继续听酷拉皮卡说话了。




28


博娜耶的案子发生地点比较特殊,所以塔也没费工夫,直接把任务下放给了奇犽和小杰去做,只是特别跟了一句嘱咐,小杰身体要是还没好,不用急,悠着来,给别人做也不要紧。

奇犽看到那句唠唠叨叨的嘱咐的时候就觉得要完,这句话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是来自领导熨帖的叮咛,可放在小杰身上,完全只能起到反作用。后者倒是没有出现明显的不高兴,只是奇犽在他看过这条讯息以后,从他的举动里多少能感觉出一点儿鼓着劲儿的固执。这具体体现在小杰在接下来的好几天到处拉着他东奔西跑,即使是这样也能挤出几个小时泡在塔的训练室里,回到家里就钻进房间,晚上灯光从门缝儿里隐隐透出来。

小杰在前几天说,因为晚上要熬夜怕打扰他休息,所以又回到了他的客房里睡。

这案子其实麻烦就麻烦在下了那一场雨,把很多有用的可能能够作为证据的讯息都给抹掉了。他们后来再去那座楼的楼顶上查看过,证据确实都被毁得差不多了,不过在联苯胺实验、鲁米诺发光实验、紫外线检查等等等等刑侦手段一厘米一厘米地往那片铁丝网怼过去以后,还是在网上多少发现了一些没被雨水冲洗掉的血。

很巧的是那片网年久失修,有几段铁丝冒出了铝层保护膜,牙尖爪利地露在外面,铁丝旮旯角里正巧就有没被冲掉的血。伤口位置也与尸体手掌上的符合。

结合小杰之前的猜测,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博娜耶曾经与凶手在这天台上发生过搏斗,期间可能是摔倒,抓了一把铁丝网后弄伤了手,不敌凶手被擒,然后被在手臂上纹了骨,砸碎了手臂,扔下高楼。

只是除了这些,更多的也暂时推不出来了。

所以他们俩整天到处跑也正常。

但这些不妨碍奇犽进去给小杰送煮好的牛奶,小杰大多数时间在打电话,有时在对着电脑不太熟练地处理文件或者翻成沓成沓的卷宗。奇犽并不会说什么,只是将牛奶放在他书桌上,然后得到一个来自哨兵的一如既往灿烂又感激的笑,和一声“晚安”。

只是有时候第二天奇犽再进那间客房,会发现那杯牛奶还放在桌上,已散了温度,变得冰冷。

他没说什么,捡起杯子倒掉冷掉的牛奶,洗杯子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


他和酷拉皮卡在这几天小杰忙碌的空隙里有过交流,奇犽倒是没有把情况全说,只是询问酷拉皮卡关于突然能够感知到对方情绪的事。

酷拉皮卡倒是不意外,大概这种先例也是有过的,只是在奇犽问出这个问题以后,酷拉皮卡的表情变得稍稍有些奇怪起来。他侧过身,用略带奇异的目光上下扫了一眼奇犽。

奇犽不是很喜欢这种目光,如果酷拉皮卡不是他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感觉得出来这种目光其实没有多少恶意,只是夹杂了一点揶揄,奇犽可能会选择掉头就走。

“我猜想,”酷拉皮卡说,“你可能对小杰的感情不太一样了?”

奇犽:“……”

他其实之前就对这个问题有一点预想,只是当它如此单刀直入地闯到眼皮子底下的时候,他还是多少有一点停顿。

但这点停顿并不是很长,奇犽笑笑,很坦荡地承认了:“对。”

他没犹豫,酷拉皮卡倒是稍微有些意外,只是这层诧异很快褪去了。他道:“嗯,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样,因为你俩,唔……对彼此的感情与最初不一样了,在精神结合已经完成的基础上,结合率有升降是正常的。”

“结合率、精神结合和心理状态能相互影响?”奇犽其实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但还是问了一句。

酷拉皮卡点头:“嗯。如果想知道确切结果,可以去雷欧力那里再做个检查。”

他微笑了一下,神色里又带上了那种调侃:“哎对了,结婚照洗出来了,有空去拿,快点,不然整座塔都传遍了。”

奇犽:“……知道了。”

他刚准备转身,酷拉皮卡又道:“恭喜呀。”

奇犽顿了一下,抬眼看回去。

酷拉皮卡道:“虽然刚开始……不过现在能收获这样的结果,也很不错了。祝福你们。小杰也是我的朋友,希望你……”

奇犽越听越觉得不对味,皱着眉刚想开口问,就听酷拉皮卡道:“能多担待他一点。我觉得他最近的情绪好像不太对头。希望是我多心了。”

奇犽满心的无奈就这么被他一句话给浇灭在了喉咙里。

他知道酷拉皮卡敏锐,但他没想到他会敏锐到这个地步。

也有可能是小杰的异常其实已经很明显,明显到了连不和他共居一室的朋友都能多多少少看出一点的地步。

他沉默了一会儿,酷拉皮卡可能从这沉默里读出了一点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的精神领域有什么异常么?”

奇犽摇头。“我再三检查过,都没有。我在想……”

后面的话他没说下去。

酷拉皮卡也没问,“他是你的哨兵,精神领域这方面只能你盯着了。哦,还有。这段时间你的情绪要尽量保持稳定,向导对哨兵无形之中的情绪影响有时是很惊人的,小杰他……”

虽然心情还是有些沉重,但随着酷拉皮卡的这句话,那种怪异的感觉又一次淹没了奇犽,他听着听着,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打断了酷拉皮卡:“等一下,我怎么没听懂?”

酷拉皮卡很疑惑地看着他:“哪里没懂?”

“就……”奇犽比划了一下,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比划什么,手在空中晃了两下,最终局促地落在了裤腿旁,“什么叫‘向导对哨兵的情绪影响’?不是应该……”

不是应该只有他能接收到小杰的情感么?

一个他从来没想过,但现在却怎么想都觉得无比合理的猜想缓缓离开水面,在他心头浮了起来。

酷拉皮卡看他的眼神终于脱离了平静,变得震惊起来。他肩膀上那只懒洋洋的燕隼大概是被主人心头的情绪变化给吓着了,扑棱着伸长翅膀飞了起来,盘旋了一会儿,又卧回了酷拉皮卡头顶,跟要孵蛋似的。

这场景其实换做别的时候奇犽看见了,大概会笑出声来。但他现在没有笑的心情,大抵也是头一会儿知道“一片空白”四个字怎么写。酷拉皮卡也没有把头顶的精神体挥走:

“你当初的向导培训课是怎么及格的?”他很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们这种情况,初始结合率低,要想结合率升高,当然只有心意变化一条途径。你难不成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开窍就能算数?”



TBC.


短暂诈个尸,继续投入卡文与学习的深渊……

2018-03-13 评论-24 热度-406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4)

热度(406)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