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31

31

“姐妹?”
面对酷拉皮卡的疑惑,奇犽点了点头。
“黛西的本名叫‘安米库丝·布莱茨’,和博娜耶·霍奇特是姐妹。在巴托奇亚共和国居住。”奇犽道,“父母有虐待她们的迹象,童年不幸福,姐妹俩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不过后来家里起火,什么都烧干净了,包括她们俩的父母。”
“她们活下来了?”酷拉皮卡问道。
“是的。”奇犽点了点头。
酷拉皮卡微微挑眉,意思也很明显:火是谁放的?
奇犽显然很清楚他的疑问:“不是。”他回答,“她们的父母从事的不是普通工作,而是地下非法研究所里的研究人员,把两个女儿当成研究对象,经常给她们注射实验样品。听他们的邻居回忆,发生火灾的当晚,能听见她们父亲殴打她们,母亲出言嘲笑的声音。后来传来摔碎玻璃、桌椅碰撞的剧烈声响,再然后就火灾了。”
“她们是常年被锁在家里的,但是那天父亲酗酒过度,给大女儿注射实验样品的时候不慎注射过量,导致她在狂躁中力量大增,挣脱了桎梏开始大肆破坏,并且酿成火灾。”
一个被亲生父母常年当成实验动物注射药物样品、殴打虐待的人,突然在狂躁与混乱中获得了远比她所能控制住的更加暴虐的强大力量,会发生什么事,实在太好猜了。
报复的第一个对象,就是那对不啻于禽兽的父母。造成的结果也非常显而易见:作为研究人员,自然不能指望那对夫妇多么的身手矫健。所以自然而然地,面对暴走的女儿,他们被打成了重伤,在随之熊熊燃起的大火之中无力逃走,就此被烧死了。
“大女儿就是博娜耶·霍奇特,那黛西呢?”
奇犽道:“从理论上来说,她也应该被烧死了。她姐姐在狂躁中很难控制住攻击力道和对象,她应该也是被攻击至重伤的。”
这句话其实是句废话,如果被烧死了,那么前不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女郎黛西是谁?
“但是她活下来了。”奇犽道,“因为……”
酷拉皮卡忍不住笑了:“她父亲之前是不是也给她注射了?什么药剂啊,超能力?”
奇犽也笑了笑。
听这描述,可不就是超能力药剂才能做到的事。不过……
“不是。”他答道,“因为有人救了她。”
酷拉皮卡眉梢微微一动,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余光一瞥,转向了走廊的尽头:“小杰?”
奇犽眸光一动,似乎是想要朝那个方向看去,但顿了一秒,最终还是虚虚地掠了过去,在快步走来的黑发青年的发梢上举重若轻地擦过,便定在那儿不动了。
小杰几步走过来,停在他旁边,急促地道:“雷欧力呢?”
奇犽敏锐地道:“不要紧张。”他熟练地用精神力网络包裹住他,平复哨兵剧烈波动起伏的情绪:“在里面。酷拉皮卡到得很及时,伤势不太严重,只是吸入了神经麻醉剂,暂时还没醒。”
“那黛西呢?”小杰紧接着问。
先前是小杰给酷拉皮卡打了电话,告诉他“杀害博娜耶的凶手是黛西”的。也是这个电话,让酷拉皮卡能够及时赶到救下了雷欧力。小杰在被刑讯逼供的男人那里问出了大部分的案件事实,譬如说黛西是他们组织的人,做希特妮塔的情妇是意外,借此机会渗透她的势力。
再譬如,博娜耶也曾经是他们组织的,黛西奉命杀她。
但是奇犽拜托亚路嘉查的事情,比如说博娜耶与黛西曾经是姐妹,比如说黛西曾经差点死于火海而博娜耶活到了现在,再比如说……黛西是两个人,这些事,小杰尚且还不知道。
“收押了。”酷拉皮卡回答了他。
奇犽的睫毛微微一低,没有说话。
他暂时还没说出来,但是,根据亚路嘉发给他的那条邮件,恐怕黛西确实是人格分裂。
亚路嘉所说的那句话,“她也是两个人”,就是这个意思。
他的双胞妹妹亚路嘉·揍敌客,生来就是两个人。亚路嘉和拿尼加。亚路嘉是男孩子,拿尼加是女孩子。可虽然他们情况特殊,却和普通的人格分裂并不相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可以随时切换控制身体的权力,并且亚路嘉和拿尼加可以相互交流。
如果黛西,也就是安米库丝·布莱茨,同样也是人格分裂的话,那么在法律上,是否能够要求作为精神病患者的她承担刑事责任就很难说了。即使假设她的主人格无害无攻击性,从头到尾都是副人格作案,也比较难证明她处在副人格的时候,是否对自己的行为有控制和辨认的能力。
他没有继续深想下去,在听见小杰的心跳开始回复平稳的时候,奇犽慢慢收回了精神力。小杰点了点头,说:“我进去看看。”便推门进了病房。
酷拉皮卡透过玻璃看着小杰穿过消毒门,戴上口罩,走到了雷欧力身边:“他最近怎么样?”
监护病房拥有整座塔最出色的隔音系统和白噪音系统,即使是像小杰这样的S级哨兵,身处其中的时候能听到外界声音的可能性也很小。
奇犽收回目光,答非所问道:“我好像感知不到他的情绪了。”
酷拉皮卡一愣:“什么时候的事?”
“从前几天开始,”奇犽道,“虽然也有可能……是他已经没有情绪波动了。”他摇了摇头,“这个案子对他影响太大了,是因为涉及到前任首席吗?”
“我们不应该在这里讨论这些。”酷拉皮卡低声道:“但是……是的。”
“前任首席凯特,一年三个月前战死。他被带回来的时候,因为精神屏障被强行撕裂陷入神游,精神体雪原狼死亡,右臂严重骨碎,已经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
奇犽的眉心微微向中心一聚。
右臂骨碎,和博娜耶尸体的特征很像。
“凯特是小杰父亲的徒弟,也是小杰的老师,看着小杰长大的。他们感情一向很好。”酷拉皮卡道,“而且凯特那次出任务是和小杰一起去的,那次塔里信息泄露,他们任务失败,凯特为了掩护小杰他们几个……”
奇犽抬起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即使酷拉皮卡不继续说,他也能猜出来。
如师如父的长辈在与自己一起出任务的时候,为了掩护自己,变成了那种样子。生活在长久的痛苦与折磨之中,人不人鬼不鬼,甚至最终失去了生命。
按小杰那样的性格,他是怎么想的,他对这件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奇犽甚至不用想也就知道。
他凝视着病房里正低声和医生交谈的小杰。
后者大概是因为来得匆忙,没有穿制服,只是穿了一件白衬衫,头发有些乱,神色有些疲倦,显得风尘仆仆。他这段时间昼夜颠倒,清瘦了不少,肩线和腰线显得清癯,可那双专注地注视着医生的蜜糖色眼珠却还是很亮,明亮得仿佛铸满星辰。
像在无垠空旷的夜幕之上,一颗自我毁灭一般燃烧生命的,一闪而过的星辰。
奇犽定定地看着他,把他圈在视线之内,轻轻地眨了眨眼。
仿佛只要这么一眨眼一闭眼,就能把他一直一直关在自己的眼里,哪里也不能去。
他有一瞬间想抬起手,隔着玻璃窗摸摸他疲惫的眼角,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动,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
“让凯特变成那样的人,已经死了吧?”
酷拉皮卡缄默地点了点头。
“经过法律程序处死的吧。”他低声问。
酷拉皮卡道,“当然。你放心。小杰没有……”
奇犽简短地点了一下头,对推门出来的小杰道:“走吧。去看那个小姑娘,路上给你说详细情况。”


32

那个小姑娘,也就是之前小杰、斯特兰奇及其他两个哨兵一道出任务的时候,那个在实验舱内觉醒成哨兵,并阴差阳错给小杰提供了逃生契机的实验体小女孩。她虽然最后被小杰救了出来,但因为被当做实验体的经历太过痛苦,觉醒成哨兵后出现了极大的应激反应,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居住的医院与塔稍微有些距离,只是还不至于乘车,所以两个人决定步行。
他们在路上互通了一下有无,彼此交代了一下对方不知道的情报。只是小杰隐瞒了他刑讯逼供的细节,和去探听到的“雾角街”这个地点和“三十一号”这个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除去不想让奇犽掺和进这样的事的想法,他似乎不太想让奇犽知道他刑讯逼供时的样子。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但可能是一种逃避心理作祟……总之,他并不想让奇犽知道这件事。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总会被无限压缩,导致当时虽然不觉得,但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却会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像现在这样,和奇犽并肩走在一块,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多少有些微妙的陌生感,好像连该离奇犽多远都琢磨不好了。
现在好像有点太远了……可再靠近的话……
小杰再次确认了这种陌生感。如果换做一个星期以前,他大概根本不会为了什么距离感而忐忑。他巴不得离奇犽近一点、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但问题是,如果再近的话,他不确定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会不会被奇犽闻到。
虽然向导的五感众所周知地不如哨兵出众,可奇犽比较特殊,小杰不太敢冒险。正如他不想让奇犽知道之前的事,盘亘在他心底的那种微妙的逃避心理,同时让他不太想让奇犽看见自己不那么……光明的一面。
小杰瞄了一眼走在身边的奇犽。
天气乍暖还寒,他穿了件长风衣,戴了一副皮手套,双手插兜,包裹在皮革里的拇指微微蜷曲。头发大概是需要修剪了,柔软的银白色发梢垂在衣领处。他一直注视着前方,从不低头,也不东张西望;银色的瞳孔里一如既往,像一潭既没有什么涟漪、也没有什么情绪的安静的雪湖,光垂落在睫毛梢的时候,会被纤密的睫毛兜出一小捧阴影,坠在眼底,有时候轻轻一扇,眼眸里漂亮的银色便会变化出些许光影波澜。
他虽然容颜俊美,可因为线条冷冽的缘故,更多的时候,会显得不那么平易近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杰看着这样的奇犽,有时候会萌生出一种如果被别人知道了,多半会觉得他很奇怪的想法。
就好像不管他走到多么僻远荒芜、多么……黑暗的地方,只要这个人还在他身后,即使他不回头看,也似乎还有一种能够再回到过去的希望。
像光一样。
虽然很多人大概会觉得奇犽和这个词完全不沾边……
但这不妨碍小杰仍旧从心里很笃定地觉得:
奇犽像光一样。
他的手轻轻动了一下,有一瞬间想要去拉奇犽垂在身侧的手指。但他没有。可能是他注视的目光难得有些露骨,奇犽偏过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小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冲他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笑。
没事的。
放心好啦。那些烦人的事,我很快会全部解决掉,然后……
回到你身边的。

虽然是塔附属的医院,不过平时也对一般民众开放诊疗,所以即使现在是休息日,医院里也人满为患。小杰和奇犽在一片摩肩擦踵地艰难地逆流前行,好不容易摸到了前台,一位护士便为他们领路去了供小姑娘特别疗养观察的病房。
作为一个觉醒的时候条件异常多舛的哨兵,小姑娘的精神领域在实验基地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听护士说似乎还发生了一点变异,虽然醒了,但现在仍在观察中。
“变异是指哪方面?”小杰问。
护士:“嗯……因为她身体还没康复,所以没能做具体的实验检测。不过就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似乎是精神域或者情绪共感一类的。”
“共感?”小杰愣了一下,和奇犽对视了一眼,“那不是……”
护士:“是呀,应该是向导的专长才对。”
哨兵虽然五感出众,但对除自己向导以外的人的情绪感知向来比较贫瘠,即使能感知到,更多的也是恶意的情绪带来的危机感。
奇犽:“感知能力和向导在同一水准?”
护士:“具体的要等她身体好一点了才能做检查,目前只能看出来她变异了这方面的能力。”
话说着说着便到了目的地,护士带他们进了消毒间,在消毒门里走了两遭,“不用带口罩,就这样进去吧。她才刚醒,有时候情绪会不稳定,温柔一点就好了。不过也不用太紧张,她还是很乖的。”
奇犽:“有找到她父母吗?”
护士摇头:“塔的数据库里核对不到,可能已经……”
奇犽心中有数,点了点头,示意小杰进入房间。
可能是因为是给小姑娘住的房间,这间病房相对于普通意义上的病房来说,简直温馨可爱得有些不像病房了。窗帘是柔软的浅藕色,熹微的光裹着风落满一地,床头柜上摆放着新鲜的百合,香气浅淡,不至于过于浓郁得让人舒服。白噪音循环系统逡巡在墙中,叮咚潺潺的流水声包裹着整座房间。
小姑娘坐在床上,正在读童话书。护士走了过去,低声与她交谈,她专注地看着护士,在她说完了三秒以后,仍旧没什么反应地看着她。
理解障碍,哨兵刚觉醒的时候大概率出现的通病。因为五感变得太过敏锐,一下子能接收太多的信息,大脑一下子处理不过来,导致对于现实中接收到的各种刺激,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理解障碍。
护士大概也是习惯了,又耐心地和她重复了一遍自己所说的话。在这期间,小杰和奇犽慢慢地走了上去,靠近了病床。小姑娘并没有对他们的靠近表现出什么异样,仍旧相当专注地看着护士,并在护士重复了三遍以后,她像是理解了护士的话,视线缓慢地转移向了奇犽和他身边的……
她有些呆滞的瞳孔骤然放大了。
“啊!!!!!!!!!”




TBC.


大家好,我从棺材里坐起来了。


2018-04-08 评论-16 热度-315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16)

热度(315)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