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33

33

无论怎样都无法让小姑娘在小杰在场的情况下平静下来,几番尝试以后,小杰只能无奈地暂时钻出了病房。
护士显然也很疑惑:“这种事从来没发生的。虽然她有些怕生,但是还算听话。”
小杰挠了挠头发:“真的吗,有点伤心。”
其实这种情况对于小杰来说,确实非常少见。不是夸张,基本上小孩子和小动物都很爱黏着他,之前斯特兰奇的孩子佐伊就很喜欢他,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地拉他的裤脚,问他爸爸什么时候他还会再来玩。仔细想想,这可能还是小杰头一回被幼崽嫌弃。
护士安慰了他几句,为他拿来了小姑娘之前的检查报告:“她昨天刚做了检查,可能是有点累。”
小杰笑了笑,低头浏览着这份医疗报告。因为小女孩现在尚未完全恢复,所以这个检查也比较简略,体表伤姑且不说,哨兵的各项能力似乎都还处在一个尚且有些不稳、甚至暴动的状态,证据就是理解障碍。
“有让向导梳理吗?”他问了一句。
“有的。”护士答道,“两天一次。”
小杰点了下头,一眼扫到最后,看见出具报告的医生用红笔额外标注了一句有些潦草的字迹:“疑似觉醒情绪感知能力,后续观察。”
情绪感知?真的是情绪感知么?
小杰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看了看隔离玻璃窗里正坐在床边和小姑娘交流的奇犽。后者对着小孩的时候,眉目间那几分天然的疏冷便化成了温和,虽然小姑娘的反应很慢,但他还是非常耐心地、像刚刚的护士一样一字一句地重复着自己的话。小女孩渐渐停止了尖叫,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奇犽,然后开口说话了。
小杰看着这幅画面,然后低下头踢了踢靴子。
一阵铃声从他的制服口袋里钻出来。他接通了电话:“喂?”
“啊,好的,我现在回塔里来拿。”
他偏头对护士笑了一下,“等奇犽出来,帮我告诉他一下,我有事回塔里一趟。”


小女孩在对小杰表现出如此大的抵触以后,对自己却勉强还算配合,这一意料之外的事态发展让奇犽感到有点诧异。
小杰那家伙,明明一眼看上去就比他更要擅长对付小孩啊。
而且小杰还是救了她的人……
小女孩的情绪,怎么想都与见到救命恩人的“惊喜”或者单纯的“意外”搭不上边。实际上她表现出来的,应当是与这两个词完全相反的……
奇犽曾经在很多人脸上都看到过这样的情绪。
惊恐。
这情况有些让奇犽搞不明白。他本来打的主意是站在一边看他和这小女孩沟通,并在问话的时候补充一点东西的。结果现在却变成了他一个人的工作。
奇犽有些伤脑筋。虽然小姑娘对他没有表现出像对小杰那样的抵触情绪,但说到底他没法指望一个刚觉醒成哨兵的、对外界一切都本能抵触的理解障碍的小姑娘能对他的问话有多配合。奇犽花费了几乎是一百二十倍的耐心,才总算把预定中的问题给问完了。
遗憾但也同时也算在预料之内的是,这小女孩因为年纪太小,遭受到的事情又太残酷、太痛苦,所以大脑本能地将那段痛苦的记忆给模糊掉了,大部分的细节她都说不上来,只能说个大概。而且因为理解障碍,她表达能力也出现了问题,说的话十句里有五六句奇犽需要连蒙带猜地捉摸一下。这么交流半个小时下来,问话的人累,回答的人也累。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最后多问一个问题。
“你刚刚……”他再次放慢了语速,“为什么要对着那个哥哥尖叫?”
小女孩愣愣地看着他,奇犽重复了一次他的问题。
在重复一遍以后,可能是终于理解了意思,小姑娘原本呈现平静放松状态的肩膀慢慢地耸了起来,变得僵直,整个人显然沉浸在了一种浓稠的恐惧之中。
奇犽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她颤抖地道:“他很可怕。”
她声音飘得不行,也沙哑得不行,像是几片拼凑在一块的干枯掉的碎叶。她重复道:“他好可怕。”
……
小杰很可怕?
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光是听这一句的话,奇犽可能会笑出声来。
小杰很可怕?
小姑娘,你可能对可怕两个字有什么误解。事实上,我才是比较可怕的那一个。
只是……
他摇了摇头。
小杰身上的血味太重了,虽然可能换过了衣服,可比起他以前身上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浅淡柠檬味,这一点血腥味显得尤其格格不入。可能在小姑娘这里,相比起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的他来说,大概还是小杰身上的戾气更明显。
还有就是……小女孩变异的情绪感知能力吧。
她感知到了小杰的什么情绪呢?
奇犽呼了口气,看小女孩还坐在床上,有些木呆呆地看着他,全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鲜活,顿了一下,在兜里摸了两下,摸出了三四颗巧克力,弯腰放在她摊开的手心里。
小姑娘木木地顺着他的动作,把视线平平移向自己的手心,又平平地移回他脸上。
奇犽心里叹了口气,又半蹲下身,平视着她的眼睛:“这个可以吃。很甜。”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大概是总算从纷扰的五官干扰之中分辨出了这句话的具体含义,瘦小的手指剥开了金箔纸,把巧克力慢慢塞进嘴里。抬手的时候病号服的袖子下露出了一截手腕,上面斑斑驳驳的全是伤疤和针孔。
奇犽的呼吸顿了一下。
他想起了坐在灯下剥桔子的小杰。
即使灯光昏软,也抹不去那只手上同样斑驳的瘢痂。但它们的主人显然不在意,一边剥桔子,一边随便说起那些遭遇,大概他根本没把那些事放在心上,就仿佛根本不痛。
奇犽问:“痛吗?”
这句话很轻,但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却似乎是听见了,正咀嚼巧克力的动作停下了,抬起头看着他,过了会儿,点了下头。
奇犽摸了摸她枯黄的头发,转身推开了病房门。
是啊。
他轻轻摸了下衬衫下自己的手臂。因为时间已经过去足够长久,所以那些伤疤早就已经失去知觉了。
想想也知道,很痛吧。
奇犽走出了病房,却没能在视线范围内看见小杰,他疑惑地皱了下眉,正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护士推着消毒车路过:“啊,奇犽先生,小杰先生说他有事先回塔里一趟。他应该有发讯息给你。”她大概是要赶着去做事,说完行了个礼就匆匆下楼去了。
奇犽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确实。消息大概是在二十分钟前发来的,说他马上回来。奇犽琢磨了一下会是什么事,想来想去似乎也没能想出来。如果是要审讯黛西的话,没道理现在审,时间太短,更不可能把他撇下。所以大概确实是什么不太要紧的小事。
想来如果小杰回去不是什么要紧事的话,现在应该也在回医院来的路上了。要打个电话让他直接在塔那边等么?反正询问小女孩的录音也得备份给酷拉皮卡。
他边下楼,边把录音笔在指间轻轻晃了一圈,刚想拨号,忽然看见护士推着消毒车进了对面走廊的房间。
奇犽的视力没小杰那么好,但也不差,因此在门转开的时候,他看见里面的病床上坐着一个小男孩。
很眼熟。
奇犽停下了转动录音笔的动作,他皱了皱眉,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一个比较隐蔽,却又可以将对面房间里的情景看得比较清楚的位置。
那个小男孩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却还是笑着和护士问好。护士显然和他很熟悉,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把各种仪器往他身上贴。小男孩很配合地躺下了。
他躺下以后,奇犽无法再透过玻璃窗看见他的脸。他转身朝摄像头的反方向走,一遍遍地在心里过着那副五官。
是在哪里见过……?
啊。
他想起来了。
斯特兰奇·多古,A级哨兵。精神向导是麝牛。曾经与小杰一起出过那宗调查拐卖人口案件的任务,结果一同被扣押在实验基地,最后重伤逃生的男人。黑皮肤,蓝眼睛,卷头发。
那个小男孩是他的小孩。他和小杰一起去医院探望斯特兰奇的时候,曾经在他的病房里见过他。
和他卧床的父亲比起来,那个时候这个小男孩虽然比较文静不怎么说话,却脸色红润,肢体带着小孩子特有的藕节般的嘟嘟感,怎么看都是个很健康的男孩。
小姑娘情况比较特殊,是初觉醒、精神领域又有过重创、现在又发生了变异的哨兵,她又是那宗任务唯一一个被救出来的幸存者,几乎就是行走的活线索。医院理所当然地为她分了条件最好的单间病房。可以说这几层都是差不多格局的单人病房,安静、开阔、采光良好,白噪音系统环绕。她这一间如此,在她楼下一层的病房条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看护士与那男孩交谈的神色,显然是很熟悉的。这说明男孩至少在这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
说起来这事其实并不算大,小孩子突发疾病什么的也很正常,没准只是阑尾炎要做手术也不一定。但奇犽就是隐隐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时常浴血、游走生死边缘的人,在某些瞬间确实会生出一些不太有根据的直觉。
他面上没有任何异样,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录音笔,在一个护士路过身边的时候,微微带了一点笑地问她:“打扰一下,不好意思,请问……”他简短地问了一下。
护士道:“那间病房吗?”她有些困惑,“您认识那个男孩子吗?”
“啊。”奇犽道,“同事的孩子,前几个星期见过,当时还好好的。在这里见到,觉得很意外。很严重吗?”
护士原本带了一点点狐疑的神色舒缓了不少,但她仍然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抱歉,我们不能向亲属以外的人透露患者的信息。”
奇犽微微挑了挑眉:“……是我失礼了。”
他生得好看,眼睫垂下来,在眼眸底弧出一弧小小浅浅的阴影,显得有些失落。
护士有些脸红地摇了摇头:“不不,没事的。”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道:“嗯……其实他很快就要做手术了。具体的情况,您可以去问他的亲属。”
她鞠了个躬,很快跑走了。
奇犽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余光扫了一眼病房门。
手术?


34

小杰站在房间里。
小杰:“……”
他一言难尽地看着面前的东西,一言难尽地踌躇了半晌,一言难尽地道:“……”
努力地挤了半天,没能挤出沉默以外的东西。小杰只能继续一言难尽地看着面前这幅高达整座房间半面墙的装裱相片。站在他旁边的后勤部部长大概是没能看出来他的尴尬,犹自唾沫横飞地兴奋解说:“你看啊,洗这幅我们加了小小的闪粒,近看不显,远看的话就都是很低调的星光哦!”
小杰:“……”
一把年纪了还少女心爆棚的后勤部部长完全不体会他的难处,道:“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们给你们送上家门去啊?”
小杰再次努力了半天,这回总算成功挤出了一句:“……不用了吧……”
后勤部部长可能是个天然呆,完全没察觉出来为什么不用了:“嗯?不用了?为什么?不麻烦的!我们的人都有空。”
小杰:……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只是想去我家里参观加八卦吗?
即使是生性豁达的小杰,被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也给搅得只知道扶着眉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心里被最近的事逼出来的漠然和凶狠被这一下给完全打乱,梗在喉咙里梗成了无可奈何和哭笑不得。
他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可那张照片却仿佛正被不断加温烘烤似的,他又被烫得赶快移开了目光。
不得不说,即使是再正常的照片,被骤然放大了这么几十倍,冲击力也会同样成几何倍数增长。问题是这照片本来就不那么“正常”,被这么一放大,杀伤力堪称正无穷。他现在多少习惯了些,倒是还好,刚才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被领进房间里的时候,一抬眼看到这光景,小杰那一瞬间真的难得有了自己是不是要马上被处死在这里的怀疑。
这……是什么公开处刑的现场吗?
事实上,小杰对于一段时间前的那件事完全没印象了——是的,就是塔派了一个摄影师小青年到他们家来给他和奇犽拍结婚照的那件事。他连这件事都快要忘了,更别提当时为了拍结婚照都用了什么姿势了——老实说那个时候实在是有些尴尬的,加上人在忙碌的时候本能地会清一下大脑的内存,所以他……
在看到这张被放大了数十倍的照片的时候,小杰的大脑在一瞬间处在了仿佛被核导弹炸机过后、完全空白的状态。
太、有、冲、击、力、了。
倒不是说这幅照片是什么限量级的内容。如果把它的尺寸缩放到正常大小,可能以小杰的粗神经,一眼扫过去的时候甚至都未必能看出什么不妥来,就是一张很普通的、他和奇犽两个人的侧面照罢了。但正如上面所说的,当它骤然被放大到一定程度,又骤然啪的一声摆在他面前,一下子,有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就被烘托得格外鲜明起来了。
小杰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后勤部要选这张照片放大装帧。不过摄影师用的相机像素显然足够强大,即使被放大到这个尺寸图像也不显模糊。
连奇犽微微垂下的睫毛,似乎都能一根根数得分明。
当时小杰是闭着眼睛的,这是应摄影师的要求。那个时候他正处在光是和奇犽对视都能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摆的阶段,又碰上拍照这种格外不擅长的事,木手木脚的,接到个这么简单的要求当然求之不得。
他只感觉到闪光在他眼皮上蹦跳着一晃而过,摄影师就叫换姿势了,这个过程并不很长。
也正因如此,小杰是第一次知道,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奇犽注视着他的表情。
他眼睫修长纤密,微微垂下,岿然不动,眸光也安静,沉默而专注地落在面前人的身上,仿佛一潭深静岑寂的酒,深邃而辽阔,银色月光啜饮其上,没有半点波澜,连涟漪都一并散尽了。
以这样的距离望去,银发青年的发梢、眉宇与眼眸之中,都仿佛镶着隐约的闪闪发亮,一时间竟叫人分不清那究竟是部长所炫耀的特殊工艺的功劳,还是他的眸光本就如此,在注视着某个人的时候……
都仿佛沉坠着万千星辰。
被这样的目光长久、长久地注视着的话,隐确实会像饮了酒一般,醉醺醺的找不到北吧。
在这一瞬间,面对着这幅封存了刹那流光的照片,小杰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他早就应该意识到,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意识到的事实——
无论是谁站在这里,任谁来说,谁来看,都能知道:

“真好啊,”部长感叹道,“奇犽先生一定很爱你吧。”

……是的。

没有人能否认:

——这是一双藏着爱的眼睛。



TBC.


这篇文的感情走向是这个样子的:小杰先开窍→奇犽后开窍→奇犽先确认两个人两情相悦,但因为有其他要紧的事所以暂时没有挑明→现在小杰知道奇犽也是爱着他的。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个人很喜欢这种情感上的错落感(?)


2018-04-15 评论-24 热度-358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4)

热度(358)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