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38-39


38

小杰并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事实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知道自己的状态可能让奇犽有些担心了,但是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再维持原本的表象了。他克制不住地想究竟是谁在先前来过这里,是谁……是谁居然敢在这样的地方、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以后,来打扰凯特的清净——
那个人都已经失去所有的一切了,你们却连他死后也不放过?
他凝视着那落下的铁锹,褐色的湿润的土壤被撬动、挖出、扬起。落上地面,堆落成小小的山坳。土地被挖出巨大的伤口,像是要博取谁的同情一般赤裸裸地袒露着,在逐渐亮起来了的明媚朝霞之下,那土壤竟有一瞬间在他眼里染出了血红的色泽。
云彩穿针引线,将整座天空织成绚烂的云锦,太阳虽然隐没在云层背后,却依旧有丝丝缕缕的金边穿插交织过柔软的云层,将天穹之上涂抹成破碎而分离的浅深错落的红。
在风的怀抱之中,那红色流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流动着,像是……
很久以前,凯特身上数不清的伤痕里干涸的血。
看着看着,视野仿佛就渐渐变得一片红起来了……
啊,如果这些红,不是凯特的血……而是那些恶心的家伙的血……
“小杰!”
小杰微微一震,闭了闭眼,然后睁开,看向了奇犽。
他看着奇犽的脸。
这大概是头一回,当他看着奇犽的时候,没有看见他。
他的视线往后平平地、有些麻木地掠去。他意识到他们已经暂时远离了棺椁的位置,站在不远处的一棵老树下。这点距离并不足以让他从那股逼人发疯的腐烂恶臭之中脱身,他感到窒息,但他的防毒面具已经被奇犽取下了,他后知后觉地猜想这可能因为是他的反应太过迟钝,而他的向导需要看着他的脸来确认他的神情和状态。老树的年龄并没有影响它发了疯似的绿,在茂密春意里,即使是这样年老得满树疮痍的树,亦生出了满树薄如蝉翼的轻盈清脆的嫩绿,撑开满树殷殷华盖。他逐渐回归的五感让他听见有螟蛉与早生的春蝉藏在匍匐的草叶里呕哑嘲哳地反复颂唱,一反一复,一唱一和,在岑寂的四野里合着他隆隆的心音震耳欲聋地响,明明气温宜人,小杰却感觉到有冷汗沿着颊边、眼角往下淌,一滴一滴砸落在地,那细微的水声仿佛惊蛰,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视线终于转回了奇犽脸上。
他看着银发的青年。
他看着那银色的头发。
有那么一瞬间,小杰觉得自己可能近乎是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不对。他想。奇犽和凯特不一样。
世界上已经不会再有第二个凯特了。他已经死了。他因为我被人设计,被人害死。死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个人。
他现在在哪里呢?
我得去找他回来。他想。
就像很多年前,凯特在那座无人问津的、炎热的小小海岛上,找到了那个在一片热带雨林里孤身与母狐熊对峙的小男孩一样。
我一定得……接他回来。
小杰开口问道:“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奇犽顿了一下,回答道:“搬运那两具尸体。”
小杰道:“我们过去吧。让塔分部的人准备快速尸检,先确定那两具尸体的身份。”他说着边迈开脚步,刚走了一步,手肘被奇犽拉住了,后者用力拽着他,强行让他转了回去。
奇犽眉头皱得很紧:“等等,小杰。”他伸出手去抓小杰的肩膀:“先不要管那两具尸体了,那些事他们会做的。这件事到现在牵扯这么多,绝对不是你一个人能处理的了,你先不要急,我等一会会联系酷拉皮卡他们的。你过来,我看看你的精神状态——”
“奇犽。”
小杰看着他。
奇犽抬眼迎面撞上他的目光,那一刹那心头竟然狠狠跳了一下,伸出去要抓他肩膀把他拉近的手像踩了刹车,滞缓地停在了半空。
他的哨兵麻木冷漠地凝视着他,像个没生气的木偶人,没有笑,也不温暖。汗水浸湿了黑发哨兵湿漉漉的眼睫,那本来金澄澄的桔子色眼珠黑黢黢的,一丝一毫的光也透不进去。
这是头一回,奇犽没有在他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一种尤为鲜明的不好的预感骤然拨开早已盘旋徘徊的重重乌云,海啸般朝他冲撞了过来。
“奇犽真好呢,这么冷静。”
一股让人战栗的彻骨冰冷像蛇一般叼住了奇犽的心口,它缓慢地、漫不经心地蛇行蜿蜒,伸出蛇信,毒牙扣住血管,锋利地切开了皮肉。
“因为和你无关吧。”
毒蛇露出狰狞的狂笑,刺骨的毒液注入心脏,在血肉里掀起滔天风雪。雪山兜头崩落,有如一重无止境的苍白深海般将他兜头吞没。然后是冰冷、冰冷、冰冷。下沉、下沉、下沉。
小杰转头走了以后的几十秒过去,奇犽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呼吸。
他背过身,望着那轮已经剥开所有云雾完全升起来了的、耀眼到刺痛双目的金色日轮,和阳光下那两束被扔在一旁无人问津的散乱花束,几乎是用尽力气咬住了舌尖,才局促而痛苦地从喉咙里倒出了一口寒彻心扉的凉气。


39

塔分部虽然是分部,但工作人员的职业素养显然足够过硬,即使面对如此惨烈熏人欲吐的尸体现状也面不改色。虽说事情很突然,但带够了工具,当场做了个快速的尸检确认身份,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倒是没那么快,不过现在小杰和奇犽迫切需要知道的暂时也只是这两具出现在凯特墓里的无名尸是谁。
这个快速尸检没有花很长的时间,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这两具尸体姓甚名谁。很叫人诧异的是,这两个人小杰都认识:
阿古姆·多尔特和浦田秀太。浦田是A级哨兵,阿古姆是B级。当初他们都和小杰、斯特兰奇一起参与调查了人口失踪案,只是在任务执行过程之中,由于分头行动,和小杰他们分散开来。小杰在与斯特兰奇一起意外落入敌人圈套以后就失去了他们的音讯,不过后来在逃脱之后,听说他们倒是也成功逃了出来,并且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反而远比小杰和斯特兰奇更快地恢复出院,重新开始出任务了。
奇犽忽然惊觉了哪里不对劲。
这段信息……是女中介人博娜耶给他们的。
他记忆力极好,仔细想想便回忆起了当时对话的细节:
——“我听说当初和他一起参加同一个调查失踪人口任务的同批哨兵都已经基本康复了?”
——“嗯,是,而且其他人也没出现小杰这种醒来后便看不见精神向导的情况。你知道的,小杰这种情况多少见。他们康复得都很不错,两个已经出任务了,还有一个虽然没出院,但恢复状态也很不错,听说他是除了小杰伤得最重的,脑震荡了呢。”
而博娜耶这段信息是说了谎的。
只是之前他们以为她是对“其他人的精神向导”情况说了谎,特别是针对当时还在住院的斯特兰奇。奇犽其实一直对斯特兰奇怀有两分不曾明说的警惕。毕竟另外两个人可以说从任务开头就掉队了,从始至终存在感极低,可以说划划水就走了。只有斯特兰奇这个人在出事的时候是和小杰在同一空间里的,在塔被未知势力渗透成现在这个状态的现在,很难说是不是他做了什么手脚,博娜耶如果是为了隐瞒他的精神状况或者其他什么迫紧事而说谎也就很好理解了。
但后来证明,博娜耶透露的关于斯特兰奇的信息其实全部都是真的。碍于思维定势,奇犽一直以为是当初他和小杰两个人对博娜耶撒谎这件事看走眼弄错了。
但现在再把手头有的信息,特别是这两具尸体的身份与博娜耶所说的话联系起来,就能很清楚地知道这个一直被忽略已久的真相了——
博娜耶的谎言,是“其他人都康复得很好,两个已经完全康复,去出任务了”这一句。
这两个哨兵,根本就不是在事件里像记录的那样全身而退、完好无损。而是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死于非命了。
但是,这件事尚且有一个很大的疑点不能解释。
凯特的死亡时间是在一年余以前,而小杰和这两个哨兵一起出任务却是四五个月以前的事了。无论如何,他们的死亡时间也处理不到一个合适且合理的地步。如果不是有病的话,做这事的人怎么都不至于在凯特死了这么久以后,特地挖开他的墓把这两具尸体放进去。
话说回来,做出这一切的人又是为什么要把这两具尸体放在凯特的墓里?
奇犽感到重重的疑团仿佛凝固的迷雾一般笼罩着事件核心,但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生出不想继续思考下去的念头。
或者应当说,他没有思考的余力了。
他轻轻关了通话键,转身对塔分部的人道:“塔那边让我回去详细报告,先走了。”
塔分部的人愣了一下:“你们二位这么快就要走了吗?不等尸检的详细结果么?死亡的具体时间、死亡原因都还没有检验出来……”
奇犽顿了顿,他的视线掠过工作人员肩上的世界树树叶,往后浮去,坐着一缕风,轻飘飘地落在那个正蹲在法医旁边一动不动看着法医工作的背影上,凝滞了一瞬间,又轻飘飘地被吹远。
那缕风停了。奇犽慢慢地说:“他会等的。我……一个人回去就好了。麻烦你们多……看顾他一下。”
他不确定那位女性是不是从他的最后一句话里听出了什么,后者拧着眉看了他一会儿,体贴却又关切地道:“是出了什么要紧事吗?向导可不能贸然离开他的哨兵呀?”
她虽然语气温和,但后一句话仍旧像一根剧毒的小针一般细细地插进了奇犽的心脏,狡猾地顺着血脉奔波沉浮。
奇犽笑了笑:“谢谢。”
但他现在不需要我。他想。
我……救不了他。


小杰从蹲着的地方站了起来。
法医正专注于手上的瓶瓶罐罐、各种皮肉组织和溶液试剂,无暇他顾,也没注意到他站了起来。看他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小杰转身,走到了凯特的墓碑边。
因为猝不及防出了这种事,现场一片忙乱。尸检的、辅助尸检的、联络塔总部的、调看墓园监控的、询问守园人并调看最近访园扫墓的名单的……所有人都很忙。只有这一小块空地,只有凯特和小杰是清闲的。
当然,说是清闲并不恰当。小杰其实只是相比起其他人来说,没有事可做而已。
他在等待。
他靠着凯特的墓碑坐了下来。石碑温度冰冷,那是来自幽幽黄泉的温度,从皮肤表面的每一个细胞沿着血液往内导流,直至汇入心脏,在其中蜷缩盘桓,仿佛在心瓣膜里住进了一条蛇。
他没有去看墓碑上凯特的照片。
小杰闭上眼睛,他能听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他能嗅到那阵松木沁雪一般的冷香渐渐远去,他从腐烂的味道之中分辨着这缕微弱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像是抓着救命稻草,又像是想要确认那个人确实真的已经离开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三十日,下午三点。
明天就是三十一日了。
——雾角巷,三十一日。
他之前在破旧的阁楼上监视那场会议所得到的最重要的讯息。
在电子地图上,其实找不到雾角巷这个地点,这大约对方使用的什么黑话。不过小杰手里有从那个来自幕后组织的男人处拿到手的通讯器,在经过黑医的刑讯逼供以后,他又得到了那张薄如蝉翼般的通讯器通用的内部讯号。在将通讯器小心拆开,将其中的定位器取出,戴在一只流浪小狗身上以后,小杰在使用那张通讯器,小心地套了几天话以后,终于得知了雾角巷的真实所在。
可能是巧合,当然,也有更大的可能是故意设下的陷阱。
“雾角巷”,就在凯特的墓园所在的这座城市里。
他并不确定三十一日会发生什么。事实上,小杰并不是不知道这个讯息有可能是陷阱。但是——
那又怎么样呢?
即使是陷阱,他也必须要去。
小杰从不害怕陷阱。他的强大足够让他藐视大多数的阴谋,将它们撕成碎片踩在脚底。即使是曾经在之前的任务之中被暗算得受到了那种在平常人看来生不如死的遭遇,小杰也并没有因为当时的遭遇而产生什么心理阴影。或者用雷欧力的话来说,他根本就没长记性。
这可能是哨兵的通性,不过事实上,这一点在小杰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别人总是担心他看不见精神向导是因为当时做实验体而产生了什么后顾之忧,但事实上,小杰知道自己没有。
他不害怕。他不迷惘。对于可能要加诸身上的危险,他甚至无所谓。
但是……
奇犽不能。
他不能让奇犽陷入这种危险之中。他需要借口留在这里,他需要和奇犽果断地分开。他需要一段空白的时间,在这段完全自由的时间里,奇犽绝对不会主动联络他。
这件事可能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但小杰暂时想不到了。
小杰靠着老师的墓碑,像当初靠着高大的银发青年和他撒娇一样叹了口气。
“凯特,我好笨啊。”他说。“我居然让他这么伤心。”
小杰随手揪了一朵放在一边的百合花,将它的花瓣撕成支离破碎却仍旧馥郁难掩的五瓣,洒落在巨大的、赤裸裸袒露着的疮痍般的土坑里,一瓣尚未落入土中便被风卷起,打着转儿献礼般抚向远方。
小杰没有动,抬起眼睛,看着那瓣花瓣浸入春意,轻而慢地被揉成破碎的光影。他低垂下眼睛,金色的瞳孔里有血红的光一闪即逝,又继而如那瓣花瓣一般破碎,归于虚无。
“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让那些死不足惜的人……
碎成渣滓。
然后……

如果能活着回去,再去跟奇犽道歉吧。

他靠着墓碑闭上眼睛,手松松地蜷在胸口,像是要用双手捧起那些透过不稳的精神链接源源不断向他淹没吞噬而来的,来自奇犽的深海般的难过。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我啊。



TBC.


怂怂瑟瑟发抖。


2018-05-10 评论-24 热度-292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24)

热度(292)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