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焚剑烹雪02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经常换视角,所以也经常少打TAG。_(:з」∠)_

**

凡事有始便有终。从故事开始的那一刻起,方兰生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迎来那个已经决定好了的、无法更改的终章。

走过忘川蒿里弥泛湿漉漉浓雾的执念之地,看过中皇山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丈量过天墉城的法阵究竟有多么深邃浩渺,最终在上古应龙化作天际一点渺小龙影的画面里黑衣少年合上了眼睑,落下终章。

也许之后还会有满是桃花满是烟霞的美好结局来弥补缺憾,但对于方兰生来说,他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他作为“方兰生”的任务到此为止。

再之后在那漂满了绚烂河灯的琴川里与妻女其乐融融的方兰生,就是另一团数据了,和他毫无关系。

在此之外,他就只是一团单独的……不知为什么有了独立意识的数据而已。

多么可怜啊。

如果他和其他人一样……没有意识,没有感觉,只能机械木然地执行程序操作就好了。

那样的话,就一定不会感到难过了吧。

情绪和情感这种东西,可是人类的特权啊。他可一点也不觉得为了那个故事走向这样的落幕感到哽咽和惆怅是什么好事。

那是个故事,也只能是个故事。一个被决定好了相遇、相识、交流与结局的故事。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

……可是……

屏幕外女人的哽咽和抽泣声越来越大,他烦躁不已地在后台程序的一片黑暗中抱住头蹲了下来。

乐无异不知去了哪里,整个后台空荡荡的,只有散热片旋转发出的细微轰鸣声。

可是啊……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为什么要哭呢?

他睁开眼看着砸到脚面的眼泪,水迹斑驳着在青布靴上染出细小的湿痕,真实得宛如虚假。

明明就连这些眼泪,也不过是虚假的数据罢了,一场虚假得令人发笑的二进制的谎言。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也正因为此,他错过了面前弹出来的最后一个金光璀璨的对话框。

 

系统提示:请存档。

一颗小小的五芒星在最后的存档框里亮了起来。

六个人,意气风发,谈笑鸿儒,一如当初。

 

系统提示:您已进入二周目。周目大礼包已经发放。请注意查收。

 

 

乐无异晕头转向地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和他的天下第一金刚力士三号撞了个面面相觑。

“哎呀!疼疼疼疼疼……”他捂着额头原地转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看向四周。

……这不是他的卧房吗?

再看地上,还未完全完成的金刚力士碎片眼巴巴躺在地上,零件散乱,显得很有几分可怜。

“这个……”

难道说那女人玩完了方兰生,要开始玩他了?

可是之前看她哭成那架势,他还以为没那么快呢——?

……好像哪里不对。

动动手再动动脚,头上呆毛甩一甩。

没觉得哪里不对啊?也没有像方兰生说的那样被控制没法自如活动的情况嘛。

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左边红蓝绿精气神格格爆满状态好得他自己都有点出奇,除了那个等级1差强人意外其他一切正常;右边上有罗盘下有地图,条理清晰逻辑通畅,也没什么问题。

开机游戏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可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房门外能隐约听见吉祥如意珊瑚翡翠他们走动交谈发出的声音,老爹养的那只百灵混在人声脚步声间婉转啾啁,听在耳中有些分外的不真实。

……对了。按平时游戏尚未运行的情况来看,这些没获得自我意识的数据应当都是待机在原地,不动不响,满脸木讷,甚至那百灵也不曾张口唱歌。怎么今日这般热闹?

他砰一声打开门,吓到不少正忙碌做事的仆众,引起一叠声的:“少爷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可要用膳?”

一只土黄色肥猫慢悠悠蹭过目瞪口呆的乐无异脚边,在盛世长安大好的殷殷日光下,懒散又舒畅地伸了个痛快的懒腰。

 

 

乐无异在一片盛世和安之中尚且懵逼,更不必提在阴冷牢狱与森森鬼火间悠悠转醒的方兰生有多么莫名其妙了。

他懵逼地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

这……这是牢房?身边还有许多面色颓丧的人坐在一处,空气潮湿阴冷,牢门外燃着颜色青蓝的狱火,整个空间鬼气森寒,令人无端打个寒噤。他不适地动了动脚,却险些踩到一团温暖物事。垂首一看,金灿灿的毛团有气无力地趴在自己脚边,头枕在自个儿蓬松的金色尾巴上,已然陷入了昏迷。

他心里咯噔一下,手心开始渗出汗来。

这只小狐狸、是……

未等他将事情前因后果理个分明,杏黄长袖伸到自己面前,袖中露出一只骨肉匀亭的手来,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伴着略有担忧的一声:“小兰,是身体不适?”

声音温润尔雅,如玉如英,听着只觉得叫人舒服已极几近忘忧。

听在他耳朵里却让他脊背上寒毛一根根排队立起,每一寸意识都在咆哮喧嚣着这个人的危险,叫人只想远远逃离。

他僵硬地偏过头去,面容温文的青年医者正将关切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气质如兰,光是这么看着,也半点不像那个丧心病狂穷途末路的仙人魔头。

大约以为他难受得厉害,欧阳少恭复又伸出手来,搭在他腕上,沉吟片刻:“……那软筋散之中大约加了些损气伤血的材料,感觉不适也是自然,小兰不如闭眼休息片刻。”

方兰生盯着他看了会儿,欧阳少恭坦然地面对他的注视,眉毛轻轻上挑,确然像个纵容又关切的兄长。

方兰生笑了:“那我就睡会儿,少恭借我靠靠吧。”

欧阳少恭从善如流,纵容地让他靠上了自己的肩胛:“小兰也不必太过忧心。”

他指的是被困的现状。方兰生嗯了一声,嗅着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药香味儿,苦苦的,又带点儿浅到极致的甘味儿。他才刚闭上眼,又马上睁开,小心翼翼将脚下那只金灿灿的毛团子抱进怀里,摸了摸它的脑袋。小狐狸的身体冰冰冷冷,被他揣进怀里,用体温暖着,渐渐也暖了起来。

欧阳少恭看了他怀中的小狐一眼,挑眉,不语。

方兰生轻轻吁了口气,又闭上眼睛。

黑暗铺天盖地地压下来,带着点让人窒息的压力和沉闷。

TBC.

2016-09-18 评论-7 热度-43 苏兰焚剑烹雪夏乐

评论(7)

热度(43)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