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3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


方兰生闭目养神的时候,乐无异正猫在自己的房间里团团转。

莫名其妙离开了电脑后台被丢到了这个疑似游戏中却更胜现实的地方,哪怕是神经大条的乐公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绕着家里的宅院没头苍蝇似的胡乱冲了一气,从他娘亲的松柏岁寒绕到前院的猪马牛羊,得到了一连串的“少爷您在找什么?夫人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您可小心着些,千万别闯祸了!”“少爷您平时折腾也就算了,这几天夫人就快要回来,您再折腾出个什么岔子来,小心夫人回来就关您禁闭!”“少爷,您的卧房在后院,不在前院,您就算再怎么急着找东西,也不要这样没方向的乱跑哇!”……少爷来少爷去少爷长少爷短,吵得他脑仁儿硬生生大了一圈儿。

他先叮嘱吉祥没有他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便关起门来研究。

偃甲当然是没心思做了,乐无异坐在金刚力士们旁边抱着膝盖思考人生。金刚力士们不大懂为什么主人突然就失去了继续折腾它们的兴致,乖乖坐在他旁边陪着他发呆,人和偃甲的姿势无比相似。

面板乐无异都试探着戳开看过了,战术设置已经变灰,人物面板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1级的精气神属性少得可怜。烹饪系统、星蕴系统都还锁着,几个大喇喇的问号看得他牙痒。默认技能流影剑、新月连环和九霄雷霆倒是还能用。背包里寥寥几棵鹿活草几颗化香果,几块桐木。存读档面板也灰着。

撇开那些用不了的系统不看,倒是多出来一个能用的新面板。

一个小小的聊天框飘在书信面板里,,戳开,往下一溜儿空空白白干干净净,只有一个名字。

乐无异戳了戳那个灰色的名字,唉声叹气:“兰生啊兰生,你明明都在好友列表里了,你倒是给我上线啊,灰着算怎么回事——”

 

**

 

一道惊雷劈进了方兰生的脑子里,简直振聋发聩,把他浑浑噩噩的神思震得清清醒醒。

这声音——

无异?

他睁开眼,看看四周,小心地没有惊动其他人,就连被他靠着的欧阳少恭也没有察觉。

然后方兰生闭上眼,戳开了冒着金光狂刷着存在感的那个小小的聊天框符号。

[密聊]乐无异:兰生啊兰生,你明明都在好友列表里了,你倒是给我上线啊,灰着算怎么回事——

方兰生:……

他左右看看都没发现键盘,只好勉强尝试着在心里想了几句话。

[密聊]方兰生:什么灰着蓝着,这什么鬼?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惊天动地地爆炸起来。

[密聊]乐无异:???!!!诈尸?本人?唉???真的假的?夭寿啦!怎么突然又亮起来了!

[密聊]方兰生:……

[密聊]方兰生:你在说什么……

[密聊]乐无异:不不不,没什么,你在哪?

[密聊]乐无异:我和你说我一睁开眼就突然发现自己不在后台里了!!现在好像也不在游戏里!虽然周围的东西都和游戏里的布置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但是!吉祥如意翡翠红珠他们都会说话都会动啊啊啊啊啊这怎么回事啊!

[密聊]方兰生:……

……

……对哦?

方兰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似乎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这是在……

——哪里来着?

 

**

 

好一阵兵荒马乱以后,他们终于差不多整明白了彼此所在地和现状。

方兰生毫无疑问是在琴川旁边的翻云寨地牢里,乐无异则是在长安城的自家乐府里。两个人都待在正式剧情开始前的准备地点。然而这似乎并不是游戏,而是真正的现实。

毕竟会痛会流血,时间会流逝,存档读档系统已经变灰失去了功能证明无法重来,其他无关痛痒的系统倒是一如既往地运转正常。他们俩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方兰生比乐无异多了一个二周目通关大礼包。

[密聊]乐无异:啊啊啊啊啊好羡慕!都有什么都有什么?

方兰生翻翻背包:“都是些归星砂归元仙露一类的东西。”

“没有别的了吗?”

“继承了一周目的金钱……还有就是一些稀有材料咯。其他就应该没什么了,啊,还有一尊天墉长老。”

“……那是什么?”

“模型吧……”

“我想要稀有材料……做偃甲……啊呜呜……”

“到时我分你一点就是……啊。”方兰生突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说起来……我们俩的时空点,是一致的吗?”

这个问题一出来,乐无异也迟疑了。

从理论上来讲,古剑二的时间线比古剑一早三百年。

……这样一来怎么见面?三百年的时间那么长,改朝换代都足够了,他们要怎么才能汇合碰头?

好在系统尚算人道,好友密聊系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他们的一部分联络障碍。不过,既然能够通过这个系统联络到对方,说不定也说明他们俩其实还是可以见面的?

唉。这年头,面个基都那么难。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乐无异最后这么说,“这种事急又急不来、”

方兰生赞同了他的意见。

乐无异又问:“你打算按剧情走吗?”

方兰生犹豫了一下:“……先观察观察情况吧。你呢?”乐无异总有些鬼点子藏在心里,他有点不好的预感:“……你可别乱来。”

乐无异大大咧咧:“没事没事,我就先打探一下,放心放心,不会出事儿的。”

就算只能听见声音方兰生也能想象出他那根呆毛是怎样得意洋洋四处摇晃的。

……真是欠扁。

不过也真令人庆幸。

方兰生吸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得耳边一同被抓的苏文再次被恐惧逼得怨天尤地起来,其余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打破了森森的沉默,可惜负能量满满,全都不是什么好话。他无心插嘴,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地听着,手上轻柔地抚摸着小狐狸的皮毛,另一手悄悄给它输着微薄的灵气。软筋散效力未退,他全身经脉堵塞,空有灵力使不出来,是种小溪被数块巨石闭塞住,只能淌过细小涓流的憋屈感觉。饶是如此方兰生也并未放弃,心中默念心法,瞥一眼不动声色听众人说话的欧阳少恭,小心地将手中灵光掩在青青子衿的袍袖下。

乐无异听他不说话了,喊他几声:“……你掉线了?”

方兰生随口道:“等会儿。”

正在此时,他听见了脚步声。

坚定沉毅,平缓静稳。仿佛即使前路有再多荆棘也入不了他眼,心中唯有浩然正气铺出的通天之路,而他凭借一人一剑,足以行至尽头。

他知道他是这样坚信的,自始至终。

奈何。奈何。

 

TBC.

2016-09-19 评论-10 热度-54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

评论(10)

热度(54)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