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4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苏兰主场。


**


方兰生还没想好奈何什么,全盘注意力就已经被缓步进来的黑衣少年吸引了去。南疆玄衫,长辫丹砂,眉如远山,轩然霞举。端的是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神色坚毅果敢,英姿正少年。

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落到了那般境地,魂魄俱散,再无轮回。

那头乐无异莫名其妙:“等什么?等多久?”

方兰生回答:“嘘。别吵。我这边好像开始走剧情了。”

乐无异大惊:“哦哦哦……那你好好走好好走,走完告诉我结果。”

方兰生于是不再言语,瞥了一眼身旁的发小,果见欧阳少恭对着百里屠苏露出了颇具兴味的眼色,然而这情绪太深太深,深到只在青年医者瞳孔间一闪便迅速消失,他仍旧是那副君子温文、仙风道骨的脱俗模样,甚至大约是注意到了方兰生的目光,将略微关切、又有些纵容的疑惑目光向他投了过来。

方兰生眨眨眼,扯扯欧阳少恭杏黄的长袖,小声同他耳语:“少恭少恭,你看那个人,像不像,”停顿一下,“像不像一块木头?”

正敛目听苏文语无伦次诉说的黑衣少年骤然抬眼,朝这边投来不咸不淡的一道目光。

欧阳少恭哑然失笑,“小兰,怎可如此失礼。”说罢冲那玄衣少年敛袖一礼:“这位少侠,小兰快言快语,却并无恶意,还请海涵。”一举一动,将君子如玉的味儿做到了十成十。

玄衣少年神色冷淡地颔首,再没向这边投过一眼。

方兰生后知后觉地想起百里屠苏自幼练武,又是在乌蒙灵谷、天墉城那般灵气卓溢之地长大,生得明察秋毫耳聪目明,要听见他这窃窃耳语不过小菜一碟。他摸摸鼻子,好么,就算没像游戏剧情一样被扔上一句“闭嘴,很吵”,这初始好感度估计也“biu”一声跌落谷底了罢?

唉。好难。人生怎么这么难。

他也懒得把跌落谷底的好感值再刷起来,手里抱着小狐狸,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她输着灵气,眼里看着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跑剧情:NPC欧阳少恭发布任务[去山寨主厅拿回包袱顺便铲了山贼一窝],玩家百里屠苏接受任务。百里屠苏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欧阳少恭又叫住了他:“少侠侠心高义,实在令在下佩服。在下欧阳少恭,这边这位是方兰生,与在下乃是总角之交。未曾请教公子名讳?”

百里屠苏面色冷淡地表示今朝之缘明朝逝水,没必要交换名字。装得那叫一手好逼。

欧阳少恭的段数哪是他一个无口面瘫比得上的,三言两语不动声色,最终说得百里屠苏默然几秒,交代了他那“屠绝鬼气,苏醒人魂”的尊姓大名。方兰生看他们你来我往颇为惊奇,原来没有他在旁边煽风点火、呸,不是,推波助澜,剧情也照样走得妥妥当当。

这问题就来了。

他是像原作那样掺这趟浑水呢,还是……去找乐无异?

方兰生咬咬嘴唇,低头沉思。

老实说,他对这个世界还真没什么归宿感。一码归一码,他本来是数据,一时间变成人了也没什么为人的自觉。而且想一想,无论是古剑一还是古剑二都不是什么好淌的浑水,与其惹得一身腥倒不如趁早明哲保身,说不得这还能让百里屠苏他们少走几道弯路。就不知道乐无异是个什么想法。乐无异和他不同,人家是正经的第一男主角,剧情都是跟着他转的,估计没那么容易脱身。

……唉,怎么办呢。

沉浸在自己思绪当中的方兰生没注意到那名为百里屠苏的少年向他隐晦瞥来的目光。似是犹豫,似是疑惑。

百里屠苏毕生都是个果决的性子,哪怕遇上再令人游移不定的纠结事情,固然烦恼困扰,他也很少纠郁于心,全是仗着手中之剑披荆斩棘,横剑立马,果断至斯。

因此,这样纠结神情出现在他眼中是多么稀罕,不必多加赘述。

当然哪怕犹豫一秒,百里少侠也依旧是那个决绝的百里少侠,他没有出口说什么,只是快步走出了寒意渗人的牢洞。

方兰生没注意到这点异常,他还在纠结等会儿是跟着走剧情还是偷跑。等百里屠苏回来,按照剧情将包袱交与欧阳少恭的时候,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眼看着少恭熟练地配制出足够剂量的软筋散解药后,就又低下头去了,连吐槽一下那只和原作一样胖得令人震愕的海东青的兴致也没有。

因此,当面前出现了一只修长的带着薄茧的手,托着一串眼熟的紫檀色佛珠送到眼皮子底下的时候,方兰生可以说是被震惊甚至惊吓到了。

顺着那白皙修长的手指、紫檀颜色的佛珠、被玄黑色布料和红色绑带包裹着的手腕一路看上去,黑衣少年维持着托着佛珠的姿势,微微低头看着他,神色中仍然无波无澜。

他问:“……此物可是你的?”

方兰生张了张口,一时间差点忘了说话的技能。

上天啊,他都没去招惹百里屠苏了,为什么第一男主角反过来巴巴的凑到他面前来了?少侠你人设不对啊?你欧欧西了知道吗?

许是方兰生沉默得太久,让黑衣少年误会了。他顿了几秒,大概是觉得有些窘迫,敛下了长长睫毛:“若不是,请恕在下唐突。”言罢便想袖手离开。

方兰生没料到这位大爷变卦变得这么快,简直六月天木头脸,唬得他来不及多想,伸手拽住百里屠苏的手:“啊、你等等——……”

一时情急,等话出了口再看见百里屠苏面上明显的震愕神色,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抓住的骨节分明带着薄茧的手指到底是谁的。

紫檀佛珠梗在两个人的手指间,戴了很久的檀木触感十分温润;或许是修习火系法术的缘故,百里屠苏的体温偏高,手指滚烫,烫得方兰生赶忙松了手:“对、对不起。”

他的技能点是不是全点在说错话和作死上了……这样下去真的能活着见到乐无异吗……

百里屠苏垂下眼睫,幽长纯黑的睫毛在瞳孔里打下浅浅一层阴影。他垂着眼将那串佛珠往前送了送。

方兰生慌慌张张伸手去接,一不留神又碰到百里屠苏的手指,差点没忍住想要像被灼伤似的跳开老远,好在到底是忍住了,将紫檀佛珠套上手腕,还记得要道谢:“那个……百里少侠?谢谢……”

“不必。”百里屠苏扔下淡淡一句,转身就走。海东青落在他肩膀上,黝黑的一双眼琉璃珠子般探究又挑剔地望着这个方向,又拍拍翅膀飞走了。

方兰生站在原地傻了好一会儿,直到欧阳少恭在身后叫他才回过神来。

他接过青年医者递来的解药吞服下肚,犹豫一会儿,又指着和小兔子什么的抱团成堆的金灿灿小狐狸:“少恭,也给它们吃点药吧?”

欧阳少恭看了一眼,点头:“修行不易。这些药虽所剩不多,好在给它们服用也尽够了。”便将药散摊在纸上放在它们面前供它们舔舐。方兰生漫不经心地看着他做这一切,满脑子都是等会儿走山寨密洞的剧情他该怎么办,他一点都不想进去跟着呼吸尸气,可若是不跟……

他眼前又浮现出那双深幽沉静的眼睛,像是古井,或者更深邃的什么,比如大海,比如比海更加幽暗的深渊。



TBC.

2016-09-20 评论-25 热度-44 苏兰焚剑烹雪夏乐

评论(25)

热度(44)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