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5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主场夏乐。



**


盛世长安,巍巍帝城。

蟠龙驾着祥云,一并镌刻在参天的大理石柱之上。几株西府海棠从院墙之中撑开亭亭如云的伞盖,玉粉色的花枝曼曼娆娆,如火如灼,将阳光都染上了熹微的颜色。岁月静好,人群络绎,笑语欢歌,不外如是。

乐无异叼根狗尾巴草蹲在护国公府旁的旮旯角里思考人生,几只蛱蝶绕着他灿金色的发带愉快地飞舞。这位不懂人间疾苦的大少爷一身抱云堂登云第量身订制的衣衫鞋袜,背着把虽说锈迹斑斑却样式古朴一瞧便知并非凡物的锋利古剑,就连额头上佩着的一线抹额也是分外显目的黄金灿色,一看就知道是没吃过苦没当过家既不知柴米油盐贵也不知由奢入俭难的富家子弟。让人看了只想问一句——

壕,友乎?

好在并没人真的来这么询问这个蹲在旮旯角的土豪。土豪也因此得以继续思考他的人生。

土豪乐无异没等老爹带他的客人回来就跑路了,留下一封歪七扭八的信,带上了重要剧情道具晗光剑谢衣的偃甲蛋以及一大堆的宝贝偃甲,狠揉肉包一顿,告诉吉祥如意晚上不必留他的饭以后,就偷偷摸摸又……光明正大地走出了乐府大门。

和游戏里弄坏了娘亲的松柏岁寒闯了祸而不得不爬梯子离家出走以期躲过被娘亲搔脚心命运的设定相比,真是美好得有如天壤之别。

可惜然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思考的过程中他已经把能跑的支线都跑完了,能更新的防具都更新了,该买的红蓝药都买好了,甚至能刷的侠义榜也刷完了。等级从可怜巴巴的1级蹿到了金光闪闪的4级,多出来的那么点基础属性值总算让他多了点聊胜于无的安全感。低头看看,怀里还揣着一本茶小乖最爱看的《逸尘记》,他跑任务的时候顺手多买了一本,揣着避避邪。

接下来怎么办呢?去茶馆么?可他并不是被逼离家出走,应当也不需去探听消息,他也还没想好是不是要按剧情走,去茶馆见闻人羽一面因此似乎并不是必要选择。

那么直接去港口么?等着竹笋包子号好收养馋鸡?

乐无异愁得呆毛都耷拉下来了。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工于心计的角色设定,相比起这些他更喜欢随性而为,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哪有斤斤计较步步为营该从什么时候与什么人相识又带什么目的该怎么说话的,那是沈夜爱做的事儿,可不是他的人设。

……喵了个咪。那,那怎么办呢。

乐无异有那么点天生的反骨,要他一味地顺着剧情走,他是不大愿意的。游戏里无可奈何那是另当别论,到了这个不是游戏胜似现实的世界里还要跟在剧情后面跑,他就有点不乐意了。

传奇固然是传奇,可当这传奇成为束缚的时候,那就并不让人心悦了。

不过……要说他不好奇那些伙伴们活生生的鲜灵模样,那也是假话。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单方面地熟悉他们。而对于闻人羽、夏夷则、阿阮来说,他只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如果避开剧情不走,那就势必会失去这些本来亲密无间的伙伴。

乐无异是个喜欢朋友的人。哪怕这是游戏强加给他的设定,这些伙伴也只是剧情设定好的人物,但这不影响他对交朋友这件事的热衷和欣赏。

他回想了一下刚才刷地图的过程。玩游戏的人总会有的通病就是总是无法将自己真正代入游戏世界,无论多么逼真多么动人,玩家都很难将这个故事当成真实的、或者将经历这个故事的人当做真正的活生生的人。即便他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玩家而是一个游戏角色,这个通病其实也若有若无地存在。

可在刚才刷地图的时候,他再也没法把这座长安城和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当成普通的NPC了。

乐无异其实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在长安城人缘如此之好。

去客栈,掌柜的能吩咐跑腿小二满面笑容地同他说:“乐少爷,承蒙您常来光顾。掌柜的吩咐了,您要吃啥尽管点!今儿这桌,全记在他账上。”

路过卖杂货的,人家笑着招呼他:“这几样小东西是从南边山里来的,风一吹就会咕噜噜转呢!乐公子要不要买一件去玩玩儿?”

茶社里的小姑娘咯咯娇笑:“小翠姐姐嘴上是不说,但每次你来咱们茶社,她就会悄悄低头脸红呢!嘻嘻~”

隔着老远还能听见卖肉的气沉丹田:“哎哟?乐小公子哇?今天又要买点啥?肉都是新鲜的,您放心挑!挑好了我着人替您送到府上去!”

他们会动,会笑,会说话,乐无异几乎是手足无措地感知着他们赤诚朴实的善意,滚烫滚烫,像是冬日里一杯捧在手心里的热茶水,就连浮起来的雾汽儿都是柔软温暖的。

话是这么说,可方兰生又不能放着不管。毕竟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上,最最亲近以至于共命运的,本来就是他们两个。

于是问题就又回到了原点。

不过……如果他们俩见不到面,这愁来愁去,其实也没啥好愁的。

乐大少爷苦中作乐,干脆把怀里《逸尘记》拿出来拜读一番,没看出什么趣味,无非是逸尘子撩妹、撩妹、战斗、打怪、升级,撩妹、撩妹、再撩妹的故事,反反复复。他回想了一下夏夷则的游戏设定,忍不住捧腹。

别的不说,单说若是以后认识了夏夷则,装作不知地把这书捧到他面前劝他逼他安利他,作出副万分欣赏的模样,再看看夏夷则那冰块脸想发作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一定是件有趣至极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乐无异前仰后合。

正无视他人目光一个人笑得欢快奔放,余光忽然瞥到一人。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彤云漠漠,火烧云铁水烧灼一般的明亮,断断续续地积在天边儿,连成气贯山河的火红一片,又渐渐过渡成夜晚清霜的冷黑。

灰袍雪剑,黑袖护腕,衣服上滚着黑貂皮毛,在这季节倒像是极怕冷一般。眉目深隽,唇畔极薄,和光同尘,灼灼英姿。他分明行走在乱市之中,却沉静得仿佛身载昆仑风雪。

这人怎么在这里,还如此行色匆匆?乐无异蹲在那里,目不转睛。呆毛晃一晃,他拍拍手站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略显狡黠的笑意。

若是方兰生在此,看到他这幅表情,必定知道他这下是有什么鬼主意在腹中打转,有人要倒霉了。

乐无异将那本《逸尘记》揣回怀里,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嘿嘿嘿,能看到逸尘子公子面黑如墨又发作不得的日子,恐怕不远啦——



TBC.

2016-09-21 评论-5 热度-46 夏乐焚剑烹雪苏兰

评论(5)

热度(46)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