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7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主场夏乐。



**


乐无异其实还是很想去勾搭一下夏夷则夏公子的。

奈何对方目前似乎不太方便,手始终按在剑柄之上,神色冷肃宛如寒风利雪。别的不说,倒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味道。他有些吃不准夏夷则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这人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长安?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加之夏夷则现在神色匆匆,眼含冷意,戒备姿态十足,不禁让人心生疑虑。在这种情况下纵使勾搭只怕也只会被认为图谋不轨心怀叵测,乐无异想了想,决定还是暂且按兵不动来得妙。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夏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乐无异仔细回想了一下原作剧情。他记得夏夷则出场是在收服鱼妇之时,加入队伍则是海市的事情了。旅行途中不断有细节伏笔证明此人正于被追杀途中,又要寻找谢衣偃甲通天之器,所查之事又事关重大“无法告知”,兼之言行拒人千里,实在是把“我有背景”四个字光明正大地顶在了脑门上。好在伴随着旅行交情渐深后夏夷则吐露了部分实情,态度也逐渐软化。不过最终还是在无厌伽蓝避无可避之时他们才了解到事情真相:关于夏夷则的母妃、他的身世,和被设计陷害的现状。

……被设计陷害?

乐无异头顶叮一个小灯泡亮起来,他一个拳头砸在掌心,脸上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所以夏夷则现在是刚被他的皇兄陷害不得不离宫逃难的时候?怪不得行色匆匆风声鹤唳。刚被原本该是世界上最亲近之人的人背叛得毫无余地,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心无怨怼。

他蹲在角落里抛着手中的石块,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的夏夷则。大概是他目不转睛的视线太过露骨,夏公子察觉到了有人跟踪注视,神色愈发寒若冰霜。他疾步走到侠义榜前,凤目一扫,随手揭下一张榜单,随后长剑出鞘,光华闪逝,剑意如冰,法阵徐徐旋转,乐无异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乐无异从蹲着的城墙角落站起身来,由于长时间的蹲姿,他感到有些眼花,不由得抚了抚自个儿的太阳穴。

夏公子名不虚传,半点让他趁乱刷好感度的机会也不给,他又没有乐悦甜心糕这种神器。他想想又蹲了下去,将自己尖尖的下巴戳在膝盖上,将自己摆成了一个深沉的思考者的姿势。跟着夏夷则这条路显然已经走不通了,别说现在能不能找到夏夷则,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究竟是能成功刷到夏夷则的好感度,还是被他疑心甚至刀剑相向那还是两说。

乐无异虽然天然,但不是读不懂空气的笨蛋,反而有种小动物一样的直觉,有时能非常准确地判断甚至预测出事情走向。夏夷则这条剧情之外线已经被掐死了,他重新站起身来,摸出点零碎的银子在旁边的小吃摊儿的姚大春那儿买了点零嘴儿,边啃着那些小零食边往码头走。

他衣着华贵,高鼻深目,脚步轻快又神色轻松,看起来就像只刚刚飞出笼子的天真又快乐的金丝雀,就差张嘴唱上两句了。深棕色的齐腰卷毛束成长长的马尾,和他的呆毛一起在空中高高兴兴地荡来荡去,划出水一样漂亮的波纹:看上去简直浑身都是破绽。除去他腰间有点古怪的、没人见过的偃甲盒子和工具包,这完全就是个养尊处优、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

他吊儿郎当的跳脱步伐走出去很远以后,身后远处的幽暗角落里,蓝光一闪。

 

对于乐无异来说,人生其实非常单纯。

做数据的时候,因为游戏还没开始,所以他每次醒来,最多就是到方兰生的地盘里串串门儿唠唠嗑,等玩家开始运行游戏了就窝回自己的地盘里发呆。属于他的故事还没开始,他也没兴趣去自己和一群木偶人把游戏运行一遍走向那些早就被注定了的结局。

所以,即便知道事情走向,但是身临其境到底是和冷冰冰的数据是不一样的,因此,等乐小公子回过神来把沸腾的热血按回身体里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腾空而起的竹笋包子号上,惊叹着往下俯瞰了。

冰蓝透彻的鲲鹏巨翼掀扬而起,浑厚的夕阳光透过密丽绸缪的云层落下来,又给那巨大的羽翼镀上一层浅薄剔透的金。这座绵亘了辉煌岁月的古城巍峨地伫立在万丈之下,乐无异能够清晰地感知到每一寸似是熟悉似是陌生的故土:从盘龙柱上每一寸镌刻了粲金的云理细纹,到不知哪家庭院之中攀墙而出的云粉色的海棠枝,再到他最熟悉的定国公府里那棵挺拔的老梧桐,他控制不住地想,现在娘亲老爹也该到家了罢,也不知他两位老人家若是看见自己那歪七扭八的信会是什么反应。雕梁画栋,帝宫肃穆,钩心斗角,飞瀑衡銮,俱掩在整座长安城最富丽最秘辛的深处。乐无异每个见过或未曾见过的在这座煌丽的城市之中生活的人,此时都或坐或卧,或行或走,妇人点燃了灶火,商人收拾了箱箧,孩童笑着从那青砖小巷之中奔跑而过。

身临其境,亲眼所见,果真是不同的。

这场景太美太震撼,以至于他和身旁的闻人羽都沉默惊叹了许久,方才收拾了心情,想起要互通一下有无,交代一下现状。

“我叫闻人羽,百草谷星海部天罡。”

眼前抱拳行礼的戎装少女英姿勃发,飒爽如风,眉目虽则隽秀,眉宇间那股爽利坚韧的气质却更加引人注目。她是一抹燃烧的红,坚定、顽强、充满信念,同时也柔软、温暖、象征光明。

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同伴,一个很尽职尽责的军人,也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孩子。

她值得最好的友谊,最好的岁月,最好的一切。

乐无异冲她露出最灿烂的微笑,赤金的流光将他的睫毛和眼瞳都染成隐约的明丽的金。

他说:“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那个无异。”

闻人羽眨眨眼,也冲他微笑起来。

大概是气氛太好了,也有可能是高空清爽的小风吹得他有点神思恍惚,乐无异边看着身边绛绯色的浮云缠绕着薄雾飘过,边感觉着高空之上凛冽的冷风,差点没醒过神来要回复身旁少女的问话。他眨了眨眼,带点憨态地不好意思道:“那个啥,对不起,刚刚太冷了我还没醒过神来,你刚刚问我什么?”

红衣戎装的少女无语了一瞬,只得重复道:“这船还在继续飞,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呢?不会有什么困扰么?……冷的话就进去罢?”

“嗯,没事,就是有点风大。”乐无异挠了挠头,“我也没什么所谓……我本来是要去找人,也不必待在长安城里。”

“找人?”闻人羽道,“去哪儿找?”

“江陵古道。”乐无异道。

不管怎么说——

总要试一试嘛。



TBC.

2016-09-23 评论-9 热度-36 夏乐苏兰焚剑烹雪

评论(9)

热度(36)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