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8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苏兰主场。

顺便一提有没有人猜到上一章乐乐要去江陵古道干嘛?提示:不是找师父父。


**


紫藤绛朱海棠凤凰丁香一树一树,正值花期,开得如云如荼如烟如霞,火烧也似。啁啾雀鸣隐在那绛红玉白交错的花枝间,清脆悦耳。天光隐约,从万里高空之上又轻又飘地沉下来,将那鼻翼间的花香、耳边的潺涓水声,都浸上了一层如酒般的熏熏醉意。

方兰生头一次感受到自己心脏的存在,没想到竟如此鲜明。他边努力克制如雷般的心跳,边克制不住地感到万分惊奇:原来自己一串数据,竟然也能有感知到心脏的一天,不得不说人世奇妙。

扯远了,他就是有一紧张就爱心绪发散的臭毛病。他咽了咽口水,从眼前的黑靴一路看上去:玄色镶红线的袍摆有些破了,溅着不明显的血迹,大约是方才与山贼缠斗之时不慎弄脏的;腰肢劲瘦,背脊笔直,严丝合缝包裹在黑色布料里的双腿从仰视的角度来看更是长得不可思议。瘦长带茧的手被护手护腕包裹,而方兰生不久前才刚刚体会过它的体温……对方的眉目更是难寻的昳丽,眉心朱砂一点,不显妖娆,反被轩然长眉与如冰般的墨眸衬得凛冽起来。

其实其他俱是虚的,这家伙一双深渊般的眼睛,湛然有光,黑若点漆,对视的一眼竟能感知到有凛然剑意如风如冰一般扑面而来,倒是令人不自觉忘了他容颜的绝致之处。

方兰生上上下下地将这家伙打量了一遍,最终勉强得出结论:百里屠苏果真不辜负美工对他的殷殷期盼,着实我见犹怜、呸,倾国倾城,怪道那么多迷妹天天喊着苏苏我嫁。

肥硕的海东青在他们俩头顶盘旋的一周,收敛翅羽,落在了玄衣少年的肩胛上,居高临下瞅着方兰生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带着点显而易见的鄙夷。

有生之年居然被活着的这头鹰给鄙夷了,人生确实有些梦幻。

向来在后台欺男霸女、不是,仗着人家不会动就对人家为所欲为、揉完羽毛摸肚皮的方兰生感觉有些奇妙。

又一次扯远了。

怀里金色的小狐探出个小脑袋来,探头探脑地打量他们两个。不过在视线对上海东青的那一刹那,方兰生能感觉到它的小身子又僵了,哆嗦着藏进了他怀里,还死劲往衣服里钻。

百里屠苏的视线落在了他青色的衣襟上。

方兰生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丝尴尬。他咳嗽两声打破沉默:“那什么,它有点怕你的鹰……能不能别吓着它了。”

海东青发出了不屑的一声鹰啼。

百里屠苏眉目未动,淡淡道:“阿翔。”

阿翔不耐地拍了拍翅膀,腾旋起来,离开了他的肩膀。

感觉到小狐不再颤抖,方兰生才把它放下,并拢双指抚了抚它的背脊:“我适才说的,你应当都听懂了。若要找他报恩,我不拦你。但若是要谢我,那便真的不必了。”

小狐怯生生地拱了拱他的手,迟疑地看了看垂目看着他们俩的百里屠苏,蹒跚着往那边走了两步,高空之中骤然又传来一声尖戾的鹰鸣,它毛一炸,迈开四只小脚飞一般地跑远了,方兰生竟一时也找不到它究竟滚进了哪丛花枝之中。

方兰生:“……”襄铃这姑娘很怕羞啊?

不管怕不怕羞那都是没办法追问得到答案的事了,他看着它远去的方向,不知为何忽然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一只手伸到面前。

骨节分明,修长带茧,是只练剑的手。

方兰生硬着头皮搭住他的手,借力站起身来。

站起来就发现……唉,身高差果然虐死人。

方兰生一向对自己的设定很是满意——只除开一点,那就是充满美工与编剧恶意的、无法更改的身高——想他堂堂方家小少爷,也算得上是后台数据里一方霸主,条件也算得上是万里挑一,居然输在了身高上!他的一米七已经被乐无异嘲笑得来来回回体无完肤了。那个偃甲呆毛不就是高他那么八厘米吗有什么了不起好得意的?!

……可惜就是好了不起好得意。他还拿人家没办法。

先前在翻云寨地牢里的时候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没能反应过来,眼下心眼口鼻俱皆到位了,这才发现面前的木头脸除去眉目深隽、渊渟岳峙外,身丈竟也很是挺拔。他仰着头看这足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该死的木头,心里涌起一阵一阵不知是恼火还是尴尬的微妙情绪来。事实上这情绪来得突然且奇怪,他又不是第一次知道百里屠苏比他高;没记错的话好像是181cm还是多少来着,而且人家还只有十七岁,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还是说少数民族在这方面都比较有优势?乐无异是这样,百里屠苏也是这样,唔,还有夏夷则那个混血……

方兰生收不回来的发散思维一路从南疆跑到了北地,好在一道清冷的声线及时开口拉回了他脱缰的思绪:“何事?”

“嗯?”方兰生一怔。

百里屠苏居然有耐性重复一遍:“跟来何事。”

“啊……啊哦,那个,”方兰生挠头道,“我、我就是没走过这边,家里以前都不让我走雾灵山涧,机会实在难得,又听说这边风情景致都很不错,又恰逢春光灿烂,就想……”

“知道了。”百里屠苏打断他的话,迈开脚步,用眼角余光示意他跟上。

方兰生在原地傻了两秒,赶紧跟上。他跟在落后百里屠苏两步的距离,瞄着这人前后错落长短一致的步伐,心想之前还觉得这木头似乎比原著里软了点儿,看来果然是错觉,打断人说话这活儿做得还是无比顺手。要是他还是原著那个方兰生,被这么一打断还不得跳起来和他理论。也是他谬论了,木头哪儿能开花呢。哪怕是用水泡软了,也只能长出木耳来,又哪里有开花的道理。

啊,也不能以偏概全。石头也有开花的一天呢,只不过就算是开花,也是为了风晴雪那般的软妹子,哪能是为了——

……

啊!

天啊!

方兰生大惊失色,几乎是立刻停下伸手想去拉百里屠苏的衣袖,只是还未碰到那黑色袖角便被百里屠苏挥臂震开。方兰生扶着被打开的手发了一秒的愣,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百里屠苏在侧目看他,微蹙的眉头、冰凉的眼神都明晃晃写着:又有何事?

他头皮发麻,未及开口,歌声曼妙,已然入耳。

那歌声悠然宛如云端积雪,仿佛天光晴丽,从疏离柔软的云层之中透下,熹微温凉,将一汪宝石般湛蓝澄澈的湖水描上几缕碧金颜色,像是什么人的漂亮的眼瞳。而那旋律却是既软又薄的,轻灵透彻,舒缓人心,丝丝缕缕的,明丽得像是柔软的春雨,或者冬末的薄雪,实在动人心处。

确实,是很好听的。

方兰生却听得背脊一阵寒毛滚过,心中无声哀嚎。

啊啊啊他怎么偏偏忘了这件事啊!要死要死!糟了糟了糟了糟了……他区区一串数据清心寡欲,完全不想享受男主角的杀必死福利,也一点不想看软妹的裸体更一点都不想被萌妹子骂淫贼啊啊啊啊!

歌声停了。传来了哗啦水声。

他匆忙别过脸去,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临时跑是来不及了,不知道装傻能不能蒙混过关。

……这次的事情,如果能平安渡过便罢,如果不能……

他目光锁死在眼前皱眉的百里屠苏脸上。

软磨硬泡,哪怕是威逼利诱呢,死也要把这木头的嘴给锯了!绝对!绝对不能留一星半点给乐无异知道这件事的机会!



TBC.

2016-09-24 评论-9 热度-47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

评论(9)

热度(47)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