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9

本章主场苏兰。

存稿红灯了,_(:з」∠)_日更终止,攒一段时间的稿子再继续。

顺便一说感觉看的人越来越少了是我错觉吗【x


**


百里屠苏眉峰一挑,气势凛冽几分。他此时面对方兰生,背对风晴雪,却能感知到背后脚步声慢慢走来。加之面前这青衣书生神色掩不去的僵硬紧张,显是为了身后之人。他刚要回头,便被方兰生扯了袖子,他扫了一眼这终于被书生扯住的袖角,便依了他的意思,并不回首,只淡声问道:“阁下何人,欲为何事?”

“嗯?你说我?”

柔软的女音在背后远处响起,步伐还在接近。

百里屠苏蹙眉。这足音轻灵,节奏缓和,显是常年修习咒术之人。女人、孩童、老人之类弱质一流行走江湖,必有防身手段,不得不防。他凝神,并不作答,只用眼神示意书生作好准备。不料方兰生一脸难言,那神色很是高深莫测,倒是弄得百里少侠有几分疑惑。

足音停下了,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阁下,嗯,我知道这个,听人讲过。意思是说我对吧?”她像是有几分高兴,“我没怎么。我在洗澡呀。洗到一半你就来了,婆婆说过这种情况,你该不会——咦?”

当她说到她在洗澡的时候百里屠苏就知道为什么眼前书生这幅表情了,他内心忽然涌上一股十分难以尽述的感觉来,要说羞赧尴尬,也并不是,毕竟他其实什么也没看见;要说难堪恼怒,也不至于,扫一眼方兰生这幅又羞又窘又尴尬又无语的样子就已经足够平复心情。实在要说的话,大概是一种无比疲惫的感觉……萦绕心头,徘徊不去。

百里少侠万分头痛地扶住了额角:“姑娘,在下二人并非故意窥看,你——”

话尚未说完,就被少女打断了:“原来你们有两个人呀!”

她的语气混合了开心、惊奇和莫名的轻松,听得方兰生额角一跳一跳,感到非常的不妙:非礼勿视,眼下这不谙世事的姑娘半点没有男女大防的观念,素白胴体只围了一张宽大浴巾,素丽锁骨、修长双腿全都露在外面,肌肤白皙胜雪莹莹生晕,也不怪原作里哪怕是百里屠苏都红了一张脸被逼得连连后退。不过眼下真正的杀必死对象正背对着她,他自己又是一串清心寡欲超脱世俗的数据,这番美景未免十分浪费。不过撇开那些不谈,现在的情况还是非常尴尬难言的,尽管真正的男主角百里屠苏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峻……

风晴雪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性子让他真的很方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扯了扯百里屠苏的衣袖,还没等作出眼色,就听得风晴雪开心道:“我刚才还以为你是偷看女孩子洗澡的淫贼,原来并不是呀。误会你了,不好意思。嗯,那个,你不用这么紧张,也不用把他护得这么紧,我没有恶意的。”

方兰生看着眼前百里屠苏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得难以尽述起来,忽然觉得大事真的不妙。

然而他没能阻止风晴雪说出剩下的惊世骇俗之语:“你们这种情况,婆婆也和我讲过。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记得,嗯,是叫‘断袖’对吧?既然是断袖,那当然不会偷看女孩子洗澡了。”

……

轰隆!

晴天好大一股霹雳当头劈下,把方兰生劈了个外酥里嫩瞠目结舌呆若木鸡阿弥陀佛,他张着嘴,寻遍了整个偌大的数据库也没能找出一个合适的能够用来形容自己现在心情的词语。

而风晴雪一向不是会察言观色的性子,还在开心地继续道:“婆婆同我说,男子相恋虽说有别常伦,但是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而且他们还过得很辛苦……唔,为什么会很辛苦呢?男子相恋和女子相恋,究竟和男女有什么不同呀……”

方兰生耳听着风晴雪皱眉思考,眼瞅着百里屠苏额角的青筋一条一条地爆出来,只感觉到脊背一阵又一阵的寒意滚过,雾灵山涧那清爽的小风也不再心旷神怡,吹得他实在是恶寒无比。

我的佛祖我的菩萨……

木头脸你可冷静点千万别暴起杀人啊啊啊啊啊这可是女主角啊!要是杀了以后谁给你传真气抑制煞气啊!你这倒霉孩子可千万警醒点儿!

他抖着手,刚准备要是百里屠苏忍不下去了拔剑出鞘就出手,却感觉腰上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推得他往前一个趔趄,鼻梁撞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酸痛得他眼泪都差点出来了。还没来得及哀嚎出声,就听得百里屠苏怒道:“姑娘你……!”

他这声音怎么这么近?好像还就在耳边?方兰生有些疑惑,抬手想要揉揉酸胀的鼻梁,却惊愕地发现——

他和百里屠苏竟然被一条捆仙绳捆在了一块儿!撞得他鼻子都差点断了的东西——实在很明显,是百里屠苏的锁骨。

这下子他也顾不得什么非礼勿视了,抬眼震愕地瞪着这完全不按剧本走随心所欲得让人心碎的女主角:“你你你……你说我是断袖也就算了,不小心看到你洗澡确实是我不对,可你干嘛要把我们俩绑一起啊!只是不小心而已,不至于吧!实在不行我赔钱给你啊!”

“钱……?哦,不用,我有钱。”风晴雪回答,“你们不是断袖?可婆婆说,淫贼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淫贼的,难道断袖也一样么?”

她皱着眉支着下巴,看起来竟真是十足烦恼。

方兰生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在百里屠苏那看起来分外坚硬的下巴上。

他内心十分崩溃,实在无处发泄,只能将这操蛋的男女主角一人狠狠瞪了一眼。去你的主角光环和等级特权,本少爷半点也不想奉陪好吗?——憋得实在难受,干脆戳开乐无异,咆哮道:“我忍不下去了!!!”

直到看到那三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全部凝为实体金光闪闪地呈现在半透明的对话框上,他这才稍稍气平。可刚回过神来,就又听见百里屠苏震怒的声音:“姑娘!其余事可不予追究,这柄剑却不能拿!速速还我!”

“呀,你好凶。我听说你们讲究礼尚往来,你们看到我洗澡,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总要赔礼吧。”

“在下已赔礼道歉,姑娘为何还总纠缠不休!而且——”方兰生都能想到他未脱口而出的几个字:在下并非断袖!
联系百里屠苏现在的表情,他突然不那么气了,悄悄咧开嘴,无声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游戏里这儿方兰生并未出场,虽然知道剧情梗概,也知道数据设计,却没想到搬到活生生的现实里来后这么好玩儿。当然,如果被误会成断袖的不是他,那就更有趣了。

他溜眼看过去,风晴雪仍旧衣衫不整,十分辣眼睛,手里却拿着重要剧情道具焚寂。他心里哦了一声,果然如此,哪怕有他掺和,这主线剧情怕是也不会改变的。

风晴雪转过身去,在树后换好衣服。蓝衣少女肤色白皙,眉眼静丽,长发绾成几股,不算倾国倾城,却胜在气质暖人舒服。可惜再好的气质,在她懵懂开口之时也被她的话给毁了个干净:“那个,你的剑我看着很眼熟,想借去看看。你放心,我不会借很久的。这捆仙绳说是能困住人半个时辰,哈,那人果然没骗我。”

她冲方兰生笑了笑,笑容温煦,实在不负第一女主角的风采:“嗯,肚子饿了,要去吃饭。再见啦!”

她一转身,很快消失在了雾灵山涧的茫茫花木里。

方兰生抬头看看百里少侠近在咫尺的脸,忽然觉得身上寒毛一根一根立正站好。

那什么,要不是百里屠苏现在不是很方便,估计生吃了风晴雪的心都有了吧……被误会成断袖也就算了,和这姑娘沟通根本沟通不来,被趁着空门大开的时候用捆仙绳绑住,还被拿走了重要的焚寂,今天还恰逢朔月……

这么一想,简直太可怜了。是得多倒霉才会碰上这么一摊子事儿啊。

他同情地想道。



TBC.

2016-09-25 评论-13 热度-52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

评论(13)

热度(52)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