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1

我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本章苏兰主场。


**


方兰生没去哪儿,还在雾灵山涧。

捆仙绳当真是质量绝佳,性价比一流,格外体现劳动人民的谆谆淳朴,足足捆够了半个时辰方才解开。半个时辰,别说敏属性不错的风晴雪,就是腿短的方兰生都够跑出好长一段了。方兰生眼看着百里屠苏一张明俊的脸黑如锅底,下意识打个寒战。好在百里少侠暂时没空甩他,匆匆解释一句“她拿去之物对我至关重要”便一声唿哨招来海东青,命其空中搜寻,自己跟上,飞速赶往琴川。

方兰生一个敏属性短板的法师,又是个富家少爷,虽说从小跟着方丈爹修习拳法,不过他的法术到底是比拳法修习得厉害得多,给自己施了个步云流风,勉强跟了一阵,沿路的山茶海棠锦鲤飞瀑也无心玩赏了,却还是实在有些累得喘不过气,眼前直发花,正琢磨着是不是叫百里屠苏停一停,便见眼前的黑衣少年已经停了下来。

他一愣,差点惯性撞到他背上,赶紧稳住下盘,边喘气边问:“怎么了……?”边探头去看。

这一看便看到满天的海棠花纷飞如雨。间或夹杂些许形如凤凰长尾的凤凰花、色泽玉白惹人怜爱的玉兰花瓣。然而步出这片林子去,却是一片悬崖峭壁。瀑布飞泻而下,积落在一方墨青小潭之中,水花如玉,飞溅如珠,日光落下,竟是影出一弯小小的虹色。

固然美极,方兰生却明白了。

他抬首看向百里屠苏,对方神色仍旧不掩焦急,轩然长眉蹙起,深渊般的瞳孔中燃着不明显的暗火,正垂下专注地看着他,这神色对于一个面瘫来说已经算是十万分的动摇了。百里屠苏迟疑道:“你……”

“我不擅长飞檐走壁。”方兰生相当坦白,“这峭壁你上得去,我是一定上不去的。”

百里屠苏皱紧了眉,似在思虑处理方法。

方兰生有点不忍心看他这幅表情,毕竟如果不是他先来招惹人家的话,百里屠苏此时必定是按原作游戏里一样毫不犹豫地追上去,而不是在这里白耗功夫。但此时欧阳少恭他们必定已经走远,这又该怎么办呢……

他正思虑,忽听百里屠苏道:“我背你。”

方兰生正想得入神,冷不丁被这三个字一轰炸,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他瞪大双眼,指着自己,不可置信道:“你背我???”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过夸张,百里屠苏抿了抿唇:“不愿便罢。”

……怎么好像好感度又下降了?!方兰生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解释却又无从解释起,只能支吾道:“那什么,我不是……你要怎么背我啊?”

他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挠了挠头:“你……背着我还能上得去?没开玩笑吧?”

要说带个襄铃风晴雪这种纤细轻软的妹子他还能理解,他一个爷们儿,虽说是个书生,但也不至于就身如飞燕轻如鸿毛了,背上他还要飞檐走壁,就算百里屠苏轻功再好那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更何况这峭壁常处瀑布之下,生出许多苍苔。加上水汽湿重,本就危险,若是背上我,即便你武艺高绝,恐怕也会相当勉强,若是从崖上坠落就不好了。”

他自觉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充分考虑环境因素,又是为了百里屠苏好,这面瘫木头脸怎么都该缓和面色,别再一副死了老婆的模样了吧。谁知一抬头,百里屠苏还是眉头深锁,隐隐看得出很有几分不情愿。

方兰生:“……”

他这是闹什么小情绪?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又不好停下,只能讷讷继续道:“那什么……你看呢?”

不知为何,他竟觉得有点难过。

这简直莫名其妙。

百里屠苏沉默,须臾道:“那你如何。”

“我?我……”这他倒是还没想好,皱眉想了会儿,方慢慢道:“我想,你那海东青为你挑拣的是最短路程,从这峭壁翻上去行不远便是琴川,这雾灵山涧之中当还有其他能回到琴川的路。实在不行,我走官道回去,至多晚些,也不至于就迷路回不去了。你别担心。”

方兰生思虑周全,说得在情在理,更何况焚寂之事实在容不得拖延。百里屠苏垂下眼睫凝视了他一会儿,方才轻声道:“好。”

方兰生这才放了心,也减了些负罪感,便回身找了棵巨大的开得正好的海棠树,寻了树荫坐下,笑眯眯地冲百里屠苏挥手道:“那你去吧,我跑得也累了,刚好休息会儿。”

百里屠苏:“……”

方兰生眼看着这黑衣少侠助跑起跳,在那悬崖峭壁之上翻转腾挪如入无人之境,几下横跑几乎无视重心引力,身姿还异常潇洒好看,不由击掌而叹男主角这种生物果然是他们这些渣渣所不能比的,翻个悬崖这么危险的事都能做得像表演一样,把颜值气质刷爆一次又一次,也无怪人家是男主了。

等百里屠苏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他坐在那海棠树下,这才抻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扭扭脖子,做几个深呼吸,放松下来。

这会儿周围空无一人,他才真正有闲工夫来仔细盘算。

乐无异回敲过来的时候方兰生正看着好友面板发呆,襄铃的[悄悄关注]和欧阳少恭的[互相关注]就算了,让他无语的是百里屠苏竟然与他双关。双关也就算了,更夸张的是那简介:“不知为何好像让对方非常在意你,你真是个罪恶的男人啊~”

这什么鬼,能看吗???

他扶额,有气无力关了好友页面,打起精神去回乐无异的消息。

他边回边思考。诚如和乐无异谈到的问题,他现在好不容易甩开了男主和BOSS,是回琴川去,还是去往江都,试图和乐无异会和?

方兰生记得雾灵山涧有个隐藏地图,百里屠苏刚才急着找回焚寂,未能来得及仔细探寻。不拿白不拿,方兰生拿起串着流苏的紫檀佛珠,一个仙术砸过去将山壁砸得粉碎,钻进山洞里。山洞里守着几只妖化的山贼,方兰生颇吃速度上的亏,因此也是实打实地添了不少伤。好在他别的没有,就是有一个主职祸害众生副职悬壶济世的总角之交,身上药品倒是不少。将鹿活草搅碎了用干净布条绑上,有一处伤在手心,布又是黑色的,缠了半掌,末了方兰生看一看自己的爪子,竟是有几分像冷厉无常杀人如魔的晋磊。他摇摇头,有些啼笑皆非,火速将宝箱扫荡完了,掉头出了山洞。

做完这些,他内心也有了决断。

佛教他心如明镜,佛教他普渡众生。

首鼠两端和见死不救从来不是方兰生这个人物的设定。

即便他自认并不是真正的方兰生,只是一团数据,但既然阴差阳错之下,至临了这个仿佛虚拟却胜似真实的世界,就要以如此之道为人处世。

能不能改变宿命姑且不论,方如沁决不能再因他而死。

以及。

他随手撩了撩青青子衿袍摆下悬挂的一方碧玉。

雾灵山涧之中虫鸣鸟啼,日光盛世,流水湍湍,静好得仿佛世外仙境。方兰生深吸了口气,然后,踏出了一步。



TBC.

2016-10-05 评论-16 热度-38 苏兰焚剑烹雪夏乐

评论(16)

热度(38)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