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忘羡]结合请按基本法02-03

饿得四肢抽搐。我要去吃米线

**

02

魏无羡坐在长椅上,正在愉快地吸溜着一碗米线。
他将米线吃完,剩下那红通通的、不知加了多少辣椒的汤水,低头看看,似是觉得不够,便又端起碗来,愉快地将那滚烫热辣的汤喝了个干净,这才满足地放下碗,擦擦嘴,打个饱嗝。
还算听到了些有用的消息。
自古以来饭桌上都不缺指点江山评点时政的人。他总算是知晓了现在是个什么时间、他又在什么地方,自那件事情发生后各家各塔的情况。
他摸了摸下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距他战死已有三年时间,江家长女为金家首席诞下的麟儿也满了三岁。云梦塔的势力比不上他还在的时候,却也没让旁人欺负小瞧了去。金家还是嚣张得盛气凌人,不过比之金光善在位时已经不那么恶心了。聂家赤锋尊已死,这几年江河日下。至于蓝家。
蓝家嘛……
这家人他没有特意打听,想来哪怕天塌下来蓝家人也还是那副样子,端方雅正披麻戴孝,一丝不苟一尘不染,规规矩矩条条框框,无趣至极又有趣至极。蓝家家教好,也出君子,风采也确然让人心折,但不知为何蓝家出哨兵的几率一直远远高出向导,而且因为五感敏锐的缘故,只能吃最平淡无味的食物,穿最柔软的衣料,维持最规律的作息。故而蓝家伙食大都是些补身养气清淡至极的药膳,早上五点起晚上九点睡,简直堪比苦行僧修行。魏无羡少年时曾有幸在他们家圣所云深不知处求学过,吃过他们家饭菜,那味道很是让人难以忘怀并再也不想用生命尝试第二遍,吓得他赶紧吃了口辣条压压惊。
之前指点江山品评时政的那人倒是还在唾沫横飞地继续,他却是没有心思听了,站起身来离开。
他此时身在岐山塔范围之内,这本是温家的管辖范围,但自射日之征后,此地便由诸世家分派人手一同管辖。
人多好办事儿,但人多也嘴杂,更容易众说纷纭,不知该听谁的,效率就低,办事就磨蹭,所以这地儿也是当下最乱的一个地方。无怪先前莫家敢在诸多世家眼皮子底下建起地下研究所研究活体实验,全都勾心斗角去了,怕也没心思管那么多。
所以蓝湛他干嘛来了?
魏无羡走过一家装潢小清新的咖啡店,停下来对镜自照。镜中青年一身黑衣,身材修长,眉目十分俊逸,想来许是许久不见日光的缘故,很是苍白。
事实上这还是他原来的脸,也是原来的身体,就连手腕上那一连串的伤疤都没变位置。只是,他的身份已经变了。
莫家总不可能光明正大对外公开他们得到了夷陵老祖的身体正做实验,便给他备份了一个身份叫做莫玄羽,是莫家旁支,职位是研究所里的小书记员。反正只要打点好关系,面子上过得去,政府世家一般不会管这种背后有来路靠山的研究所里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只是,这回撞上了个例外。
含光君蓝忘机可不会管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爆破打乱了魏无羡的计划,他原本打算仔细探查那莫家实验所的底细,连带没删干净的资料也一并查看一下,好了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没料到指令刚问到手还来不及用,便被一声爆炸轰得不得不远遁逃走。临走前他隐在黑暗中看了看,确实是看到了蓝忘机和他们家小辈的。
他已经听说了,蓝忘机这些年逢乱必出,一届姑苏塔次席哨兵,声名威望却可与家主首席比肩,甚至隐隐有超过之势。不过这本也是应当,蓝湛多么优秀一个人,又本来就是S级哨兵,在他们当年的排行榜上也排着第二嘛,理应不被任何地位束缚。
魏无羡悠悠叹口气,忽觉玻璃上倒影出来的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苍白脸容很是碍眼,索性下了一圈暗示,将自己的眼角眉梢唇畔都大肆调整了一番,教人看着第一眼不能想起魏无羡来方才罢手。他倒是满意了,抬脚欲走,余光一扫看见那咖啡店里的人都用极其诡异的目光打量他,想是方才他揽镜自照顾影自怜的时间太长,面上表情又变化莫测,这才叫他们觉得奇怪。
换做寻常人,这会儿即便不尴尬欲死也该匆匆远遁了,但魏无羡是什么人,不慌不乱不羞不恼,顶着他的新面皮,咧开嘴冲店内诸位露齿一笑,眨眼抛了个wink,最后比了个哈特啾了个么么哒,这才作罢,愉快离开。留下店内诸人抽搐不已。
魏无羡看着步履欢快,实则内心有些沉甸甸的。
他至今尚未完全弄清楚莫家人给他的身体动了什么手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他恐怕,已经不是哨兵了。
如今的他,运足目力也只能看到一百米以内的人物,其他五感能力就更不必说,和原本的能力相比根本不是退步的程度,说是天壤之别都不为过。魏无羡当年就算是个不走寻常路爱用精神污染的哨兵,那也起码是个哨兵,而且还是A级的。在他并未领会精神力这一攻击途径之前,尤其是在他的少年时期,作为云梦塔前任首席江家前任家主的首徒,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他也曾经是扛把菜刀就能一个人干翻一群、身手敏捷万夫莫敌的近战物理DPS,世家公子里独领风骚的人物,更别说后来转型成法师也不是他故意要另辟蹊径的。
大幅退化的五感和肌肉密度,加上即便是和之前使用精神力攻击的他相比也可以说是爆炸性增强的精神力强度,这些细节综合来看,不难推断出那群莫家人对他身体进行的最大改造。
……他被变成了一个向导。
向导这种生物,对于哨兵,特别是之前像他们这种年轻的哨兵来说,其实挺遥远的。
一个原因是他们还年轻,又逢战乱,还没到要谈恋爱的时候。另一个原因当然就是人口比例问题了,向导实在不是街上随便抓一把就能有的。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比如说他师姐江厌离就是B级向导,最后嫁了A级哨兵金子轩。当年魏无羡还曾经救过一个向导小姑娘,为了救她胸口还落下了挺难看一个烙印疤痕。怎么说,在魏无羡的认知里,向导这种生物有点脆弱有点麻烦,当然他没有不敬的意思,但对于他个人来说,基于他是个精神力挺厉害的哨兵,并不是经常受到神游症的骚扰,也没有经历过结合热,因此,也就不是特别能感受到传说中向导与哨兵之间的谜之羁绊。
现在他自己成了个向导,他有点方。
方归方,还不至于慌乱。魏无羡遇任何事情,心里都不会真急。他背着手盘算了一阵,决定不管怎么说还是尽快离开此处为好,蓝忘机向来和他不大对盘,他先前为脱身给莫家人下的暗示手段狠了些,难免被他看出端倪。至于去处,想必先回云梦探探消息总不会错。
他打定主意,转身准备启程,差点被吓个跟头。
刚才他腹诽了一路的主角正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03

蓝忘机比他高出一些,又生了一双有些奇异的琉璃色眼眸,眉目深隽如画,这么低头看着他的时候,光虚虚地描摹着他的眼睫,将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衬得无比专注而认真,甚至让魏无羡产生了自己对他无比重要的错觉。
这个错觉让他浑身一抖,深觉自己放毒功力又精进一层。但他没忘记此时身份和先前打算,淡定装傻道:“呃,这位兄弟你找我有事儿?”
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魏无羡实在要忍不住给自己的演技点个赞。
蓝忘机垂首看着他,道:“嗯。”
魏无羡心里一顿,嘴上还是利落地把这个哈欠打完:“我不认识你啊,什么事儿?”
蓝忘机道:“这里不好说话。跟我来。”
这是要说什么,还要找个好说话的地儿才能开口?魏无羡暗忖。蓝忘机那么个惜字如金的脾气,能和他说什么?难道是认出他来了?不能吧?他对自己现在的精神暗示能力还是挺有自信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认出他来了,蓝忘机一向和他不怎么对付,找他干嘛?
心里莫名其妙,脚上还是跟着走了。他跟在蓝忘机身后两步的距离,仗着视角优势肆无忌惮地打量这位S级哨兵。背脊笔直,渊渟岳峙,衣服找不到哪怕一丝褶皱,脚下步伐距离每一步都是相等的。蓝家二公子向来是端方雅正的代表人物,一言一行循规蹈矩,从头到脚一丝不苟,连根头发丝儿都找不出不妥之处来,更从未有失礼之举。魏无羡的目光落到蓝忘机的后腰,不知避尘是不是被带在身上。那可是把很不错很不错的手枪弩,也是蓝忘机的标志了。
他又扫视了周围一圈。
怎么也没看到蓝忘机的雪豹?
直到走到先前他揽镜自照过的咖啡馆,蓝忘机推开带着风铃的门让他进去,魏无羡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姑苏蓝氏的场子?怪不得蓝忘机会在这儿了。
可是他对自己的暗示水平还是有信心的,被改造后精神力究竟是个什么数值,他不知道精确的答案,但大致在什么水准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对于这些看到他调整容貌的客人来说,在他们的回忆当中,他的脸应当是模糊的、记不起准确模样的,再见到他看到的就是现在那张调整好之后的面容了。虽说他对S级哨兵的精神力没什么概念,但想来既然是哨兵,蓝忘机又不是他这样的怪胎,应该也不会高到太过离谱的境地。他昏迷囚禁这些年消瘦了很多,现在还好些,早年昏迷没有意识的时候简直瘦脱了形,通过体格认出他的几率不大。蓝忘机应该总不至于因为他用了他们家咖啡馆的玻璃墙做镜子搞怪就生气要打他吧?
这儿的装修和云深不知处是一个风格,雅致玲珑,古朴大气。明明是咖啡馆,起个名字却叫“静室”,招牌也不是常用的LED而是木雕。背景音乐不是洋气的小提琴或者钢琴,而是古琴与笛子的合奏,偶尔还有萧的独奏,悠扬绵延,阳春白雪,游鱼出听,驷马仰秣,那叫一个清纯清新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魏无羡击节而叹“不愧是姑苏蓝氏”了半天,蓝忘机踩着玲玲朗朗的风铃声跟在他身后进来,收获了一串问礼,颔首领着他往楼上内间走。
魏无羡:???
他看那边窗边的位子就挺好的啊?椅子还是藤椅呢,藤椅上还有花儿,看起来就让人挺想坐。但蓝忘机已经往里面去了,魏无羡只好跟上。吧台里正擦拭着玻璃杯的少年穿着黑白相间的马甲,冲他友善地笑了笑。
小年轻长得不错,人也有礼貌。魏无羡兴高采烈回了个笑脸,被蓝忘机一把拉上了楼。
楼上设备齐全,又幽静,关上门就听不到楼下一点儿声音了,只剩空调悠悠的吐息。
蓝忘机拿了一杯颜色很好看的饮料给魏无羡,是种很剔透的渐变的蓝,上边堆了一团雪白的沙冰,插了一片柠檬,光是看颜值就爆破天际。魏无羡尝一口是鸡尾酒,顿时眉飞色舞。天晓得他已经多久没碰过酒了,有酒喝那当然再好不过,哪怕这酒度数不高也聊胜于无。蓝忘机体贴得简直再生父母,当下对他感激道:“谢谢谢谢。”
蓝忘机面无喜色,波澜不惊,落座在他对面,坐姿端正优雅得像一株临水盛开的莲叶。他倒似乎还是滴酒不沾,只拿了一杯纯净水放在面前,垂睫看魏无羡喜不自胜戳着那杯酒,不说话,也不动。
他是木头能入定,魏无羡可做不到,主动开口道:“呃,这位含光君,你找我有啥事?”
蓝忘机抬眼道:“你先前说并不认识我。”
魏无羡无辜道:”刚才那些小孩和你打招呼不是叫的含光君嘛。我跟着这么叫有错儿?”他愉快地咬着那只吸管,将它咬得扁扁,再咬另一边,又安抚小孩儿似的舔它两舔,给自己加戏加得不亦乐乎。
蓝忘机扫了一眼他的牙齿和舌尖,别开目光。
他总不开口,魏无羡难免有些奇怪。他思忖道:蓝忘机虽说寡言,却不是个拖拉的性子,是什么让他这么难以启齿?难道……
难道他暗恋我?犹豫这么久是要告白了?
他为自己的联想能力深深震惊,差点无声地笑倒在桌子上,边忍得辛苦边暗自给自己一巴掌:我真是有才,都编排到蓝湛身上去了。要是他叔父知道了不让我把他们家家规抄个两千遍才奇怪呢。不过要是让他一直这么吞吞吐吐的拖延时间也不是办法,讲道理,难道是受伤了,精神不济才捋不清楚要说什么?
魏无羡虽然想不出到了蓝忘机这水平还有什么能让他受伤,不过人总是人,哪怕是S级哨兵那也是会受伤的。如果是皮肉伤也不至于让蓝忘机突然改了性子,加上他放大嗅觉也没闻到血味儿,又一直没看见他的雪豹,想来应当是精神云出了什么问题。蓝忘机那个端方雅正的性子他还不知道,到现在也一定是没有绑定向导,和广大光棍哨兵一样靠着向导素过日,这样的哨兵随着能力的增长会越来越危险,也越来越痛苦。不过和广大光棍哨兵不一样的是,蓝忘机是一定找得到向导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前者就不一定了。
不过就算他一定找得到向导,那估计不是很久以后起码也是以后的事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尽快帮蓝二公子把伤解决了好把话说清楚,对两个人都好。魏无羡仗着自己现在是个向导,决定大公无私舍己为人一回,帮姑苏塔蓝二公子蓝忘机免费做一次精神梳理。
说白了,他打算手持信息素耍个流氓。
他伸出一根精神触角,悄悄向蓝忘机探去。

TBC.


这是羡羡的黑鸢


忘机的雪豹,我觉得眼睛很漂亮



还有避尘23333这里改成了手枪弩,特种兵用武器,附一张三利达小黑豹


都没经过考据不要当真(。

2016-10-09 评论-12 热度-260 忘羡结合请按基本法魏无羡蓝忘机重庆

评论(12)

热度(260)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