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3

因为下周有考试,我要赶着去预习复习一下,所以接下来的一周应该不会掉落任何更新,在这里请一下假……

话说那个考试根本不是能不能过的问题,我连考都不想去考……一点都不想去找虐……


**


乐无异的本意是想找个能好好睡觉的地方让闻人羽休息养伤,尽管对方是个习惯了行军作战吃苦耐劳的人民武警,但在乐无异眼里她始终是个女孩子。可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房子可以住?走着走着便瞧见了桢姬那垂着紫色纱幔的华丽民宅。这次不知是何缘故,鱼妇并未开口唱歌,乐无异想想,征求了一下闻人羽的意见,便上去敲门了。

手执纨扇的碧衣女子缓行而出,发挽高鬓,唇若涂丹,神色温婉,腰肢纤细。若不是知晓她原型是只独眼的鱼妇,乍一看还真的是位美人。果然,桢姬的目光牢牢黏在闻人羽身上,尤其在她受了伤的肩胛上打转,乐无异见状反倒犹豫起来,万一她被闻人身上的血腥气刺激,根本不想再弄些虚的,直接幻出原型来将他们吃掉,那可真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了。好在桢姬虚咳两声,还是请他们进去了。

这幻术倒确实像是真的一样,屋舍华丽清风徐来,乐无异关心闻人羽伤势,无心与桢姬周旋,对于桢姬的试探都心不在焉地敷衍过去,反倒把对方噎得无从插话。闻人羽虽察觉出此女身负妖气,似是心怀不轨,但看他二人来往,桢姬被乐无异弄得一脸内伤,倒让她觉得好笑,心情也放松不少。

不过虽说气氛不错,但鱼妇到底是鱼妇,还是要想尽方法吃人的,更何况这吃的还是自己送上门来。桢姬婉声劝说呈上酒菜来,乐无异本想要不干脆自己露一手,想想还是更不放心把鱼妇和桢姬两个人放一块儿,脸上露出为难神色来。犹豫间桢姬婉约一笑,福身进了宅中。

虽然知道这是在人家的幻术之内,说什么悄悄话说不定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乐无异还是对闻人羽说:“闻人,你感觉怎么样?”

他们进来歇息,磨磨蹭蹭也好有半个时辰了,闻人羽点头:“军中能有休息不易,我已无大碍。”

她面色不再煞白,唇色红润,乐无异高兴地点点头:“那咱们瞅准时机就跑吧?”

闻人羽面现讶异,她打量了乐无异一眼:“我以为你未曾察觉。”

乐无异挠头傻笑,刚要开口,桢姬已端着盘子徐徐步出,腰肢款款,裙摆曳地,笑道:“两位久等,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还请慢用。”

她“慢”字尚未说完,忽传来敲门声。

笃笃两声,干脆利落。闻人羽乐无异对视一眼,桢姬脸色微沉。

无人答门,静缓片刻,有人破门而入!

乐无异早已两眼放光,眼看一灰袍道士径直破门而来,桢姬手一松,盘碟尽碎,发出清脆瓷碎之音,她却顾不得许多,厉声喝道:“不请自入,阁下好大的面子!是谁给你的胆子?!”

那灰袍道士眉眼冷峻,似覆霜雪,长眉微轩,唇畔薄如刀锋。他长剑一抚,自玄关直往湖中露台,长驱直入。乐无异和闻人羽早默契地退至一边,低调地看夏夷则刷帅气值。桢姬声音凶戾,不复方才柔腻,暴喝道:“你究竟是何人!竟敢擅闯我的地盘!”

那人声音同他眉目一般清冷如霜,眉眼波澜不惊,道:“得罪。”便抽出柄光华流溢的长剑来,足下冰蓝法阵徐徐旋转,手上水色波纹浮出,连画数道咒文,口中淡声念道:“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凶秽消散,道炁长存。去——!”桢姬身上便浮出几道巨大锁链,她嘶叫狂吼意欲逃出牢笼,却只是徒劳。光华退散,四周华丽民宅、淡紫纱幔俱已消失,唯余涛涛江水悠悠蒲苇,水边一只人身鱼尾、浑身缠绕隐隐锁链的妖兽。这妖兽口生獠牙,血盆大口,脸上生了一只独眼,现在这眼中正满是狰狞刻毒之意,鱼妇发狠道:“混账!!!破我幻障,现我真容,好大的狗胆!我要把你们全都拆骨拔筋,一点一点吃进肚里!”

那人冷道:“不自量力。”

长剑光华一闪,来如雷霆收震怒,去若江海凝清光,冷蓝色八卦阵法陡然扩大一倍,鱼妇嘶声长叫一声,便垂下头,不再声息。

闻人羽和乐无异这才步上前来,闻人羽抱拳道:‘多谢侠士出手相助。’

那人还了一礼,道:“不必。方才尊驾二位气息未乱,想必早已成竹在胸。”

“惭愧。”闻人羽摆手,“我叫闻人羽,他叫乐无异。我二人途经此处,本想伺机揭露此妖幻术,不料险些被害,幸好侠士出手相助。侠士可知此獠底细?”

听得最后一句,那人才将自听到乐无异名字便放在他身上的凉薄视线收了回来,薄唇微启,正要开口,乐无异挠了挠脑袋道:“这应该是鱼妇吧?”

青年眉梢微挑,视线重新转回他身上。不知是不是错觉,乐无异总觉得他的眼珠黝黑中隐约带点湛色的青,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便是那么个颜色,说浅却又深到见不着底,说深却又透彻坦荡,如有风来。

青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轻声道:“哦……?”

他声音轻缓,清冽如玉,恍惚似能听出声线的棱角。乐无异似未看出他神色中的探究,摸了摸自己的马尾道:“这位桢姬姑娘的幻术这么厉害,声音有如黄鹂出谷,唱歌也是一绝,喜欢吃女人,还人身鱼尾、面生独目,想来应当就是鱼妇没跑儿了吧。”

闻人羽微带讶色,惊奇道:“没想到无异你竟还知道这些。”那青年并未接话,眼神中却分明也是这个意思。乐无异摸摸下巴,心想哪里哪里,过奖过奖,我也只是照搬台词罢了。

偷装了个小逼,他感觉有点高兴。闻人羽又抱拳道:“多谢侠士救命之恩,还未请教侠士名姓?”

结果下一秒夏夷则脚底升腾起冰蓝色的法阵,长剑流光,他淡声道:“并无恩情,今后想必不会再见。此间事了,告辞。”

乐无异大惊失色,眼见他颀长身躯就要消失在湛蓝光华之中,来不及多想,扑上去揪住他灰色衣袖。张口刚要喊,便见眼前夏夷则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闻人羽在身后惊叫了一句什么,随后周遭景色飞速旋转模糊成斑斓的色块,他好一阵头晕眼花,等旋转停下来便张嘴欲呕,却被横上脖颈的一阵刺骨寒意把所有的鸡皮疙瘩吓了回去。

他战战兢兢地伸出一根手指,将那紧紧贴在自己劲动脉处的冰冷剑刃轻轻往外推了推:“……那什么,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近在咫尺的视线宛如寒风利雪,硬生生出来了一股子居高临下的味道。夏夷则眯着眼看他,手上长剑不动分毫:“你究竟是何人?跟着我有何目的?”

那声音也是冷入骨髓的,杀意淋漓,扑面而来。

乐无异清楚感知到了这人的如冰如酒般的剑气与杀气,差点被冻个涕泗横流花样百出,连忙告饶:“不是!真不是!这是意外好吗?你这人怎么这样,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的,拿着把剑架在别人脖子上。会剑了不起?”

那当然了不起了,更何况到了夏公子这种境界,那就更了不起了。不过这话有点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所以乐无异憋在心里没说。

夏夷则默然了一会儿,虽说没把剑收起来,身上杀气却淡了些许,看起来竟是有两分踌躇。

乐无异才有机会打量四下:只见夜色四合,万籁俱寂,他们正站在一方小院内,院内燃着一个巨大的香炉,正袅袅飘着檀香烟。两排红烛火明明暗暗,站列墙边。脚下铺的是严丝合缝的青石砖,他们这是进了哪座城镇?

不过等一下,他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乐无异沉思须臾,大惊失色,蹲地抱头:“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完蛋了!我居然把闻人一个人丢在那了!天啊!我都干了什么啊!这是哪儿我要回去,你你你,对对对说你呢,你快送我回去成不成???”

夏夷则:“……”


TBC.

2016-10-16 评论-12 热度-41 夏乐苏兰焚剑烹雪

评论(12)

热度(41)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