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忘羡]结合请按基本法08-09

走剧情比较枯燥_(:з)∠)_




08

云梦塔临水依湖而建,湖内满是莲花莲叶,只是现在已经入了深秋,湖内只余残荷,有几分凋败凄清之意。但从窗外望出去,百亩内尽是荷塘,天云一色,还是蔚为壮观。
魏无羡稍稍有些触景生情,不过他并不是拘泥于心的人,指着那片残荷笑道:“现在不太好看,夏天的时候就好看了。冬天的时候也挺漂亮的。”
蓝忘机吃得慢,细嚼慢咽,还在喝江厌离盛给他的那盅汤,咽了嘴里的东西才道:“可以想见。”
魏无羡笑道:“你来迟了。当年读书的时候我就常叫你来玩,叫了几次,你总不来。那时候的莲花坞才叫好看呢。”
蓝忘机道:“不迟。”
魏无羡不知为何感到了谜之高兴,哈哈笑道:“嗯。不迟不迟。”
喝完汤净过手,开始商量正事。
魏无羡迟疑道:“师姐,江澄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提到江澄,江厌离的神色也担心起来。
她叹口气:“事情很突然。”
江厌离本就打算近日回莲花坞看看的,自魏无羡……了之后,她嫁了出去,江澄又没结婚,江家就愈加冷清。江厌离心疼弟弟,便时常带着小孩儿包袱款款地回家给江澄煲汤做饭聚一聚。当然,其实她更乐意弟弟能找到个可心的人,可惜这种事不是她希望就能发生,还是要看缘分的。
江厌离抿了口茶:“阿澄失踪的那天我在收拾东西时,收到了一封密报。”
她抬起眼睛看着魏无羡:“是阿澄用莲花文写的。”
魏无羡心里一跳。说是密文,其实并没有那么高端,只是他们三个儿时玩闹着约定好的暗号。不过也正因为此,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别的人能读懂他们的信件。
“说什么了?”
江厌离一字一顿:“金家有鬼。”
金家有鬼。
什么鬼?谁又是鬼?这鬼要做什么?
他们可都是奉行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新时代好青年。
用鬼来形容,又用只有他们才能看懂的密文书写,说明江澄应当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却可能局限于某种原因,无法直接提醒江厌离,只能含糊间接地这样表示。
撇开别的。江澄现在在哪儿?
也不知道说点有用的,这下要我去哪儿找他?魏无羡嘀咕道,就算是提前提醒了,可这说也不说清楚点儿,当谁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么,怎么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问道:“师姐,江澄在哪儿被刺杀的?”
“刺杀之地在哪里?”
话出口似是带着重音,他愣了一下,才发现是蓝忘机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江厌离的目光又在他们俩中间看了个来回。她道:“在阿澄的白噪音室。我带你们去看看。”

自从事发之后,江厌离便封锁了现场和现场附近,莲花坞地盘大,安排的各位世首另外有居住的地方,等人来齐后“再商大事”。
江澄作为一塔首席,自然有专用的白噪音室。对于尚未绑定向导的哨兵来说,白噪音室绝对是除了战场以外待得时间最长的地方。
除了坐具和卧具,白噪音室里通常不会有什么多余的东西,色调也是干净简单的白,力求能让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的哨兵情绪平复下来。江澄的白噪音室倒是也没什么例外,室墙内嵌着水管,汩汩湍湍的水声静人心扉。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江澄的白噪音室里什么异样也没有。这么干净的地方,又发生了刺杀这种事情,居然连个脚印都没有。事有反常必为妖,简直明晃晃顶了几个大字:我有猫腻。
几个人分开来在偌大的白噪音室里绕圈走,魏无羡道:“还真是毫无痕迹啊。”
江厌离道:“先前我已看过了,并没发现什么线索。阿羡你再看看呢?”
魏无羡摸摸下巴,道:“师姐,不知当时江澄来这儿,有谁和他一起来吗?”

魏无羡坐在椅子上,跷起腿,懒洋洋又笑眯眯地道:“我不爱说废话。所以谁先说?”
随从江澄来白噪音室的人有三个,一个首席私人医生,两个护卫。医生是普通人,两个护卫都是C级哨兵。三个人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又看了看眼前这个陌生人,一个护卫皱皱眉,说话有些冲:“你是谁?凭什么要告诉你?”
江厌离道:“他是我请来的。”
三个人这才没有芥蒂,将情形一一道来。
两个护卫自然是首席专属配置的护,在首席进入白噪音室后就守在了门口。医生原本是该陪同进去的,但江澄拒绝了。江澄拒绝陪同也不是一两次了,因此医生便只在玻璃墙后待命,等候首席调整完以后再为他检查。
虽然以哨兵的康复能力来说病毒几乎没有什么威胁,但跌打损伤断骨流血总还是要修养的,最近云梦塔的任务有些繁重,不少哨兵都受了伤,加上新一批的向导素还没批下来,因此医生便一边低头整理卷宗,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首席。
结果过了不久,他一抬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正拿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正陷入冥思的江澄!
其实对于哨兵,尤其是江澄这样的A级哨兵来说,普通子弹的杀伤力和石子没有根本上的区别。但对于陷入冥思、调整精神状况的哨兵来说,哪怕是一声巨响,都有可能让他们瞬间精神崩盘、陷入神游,再也无法醒来。
医生不敢高声大叫,怕惊扰江澄、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只能试着尽量走到门边,企图叫两个护卫进来。他并非受过专业训练的作战人员,怎么可能不惊动刺客,可想而知,结果便是医生被一个手刀砍晕了过去。
两个护卫没放松过警惕,开了嗅觉放大守在门口,正在此时听到室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很有些不对劲,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门——正看见医生昏厥了躺在地上,江澄却不见了踪影!
两个护卫顿觉不妙,知道可能是出了大事,把医生弄醒,赶忙汇报上级。
魏无羡又问了他们几个问题,没多说什么,让他们走了。
蓝忘机道:“如何。”
魏无羡晃了晃脚,道:“你觉得呢?”
两个护卫自始至终都守在门口,不见有人出来,简直是大变活人,江澄和刺客又是去了哪里?刺客究竟是怎么潜入进来的?
江厌离道:“会不会是室内有暗道?”
魏无羡笑道:“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不过,还是先考虑另一个可能性吧。”
他敲了敲桌子:“医生在撒谎。”
江厌离一怔。蓝忘机却无意外之色,道:“如何看出。”
魏无羡毫无顾忌地道:“当然是最简便的方法。不过他的眼球老是往右侧上方和中方看,又时不时往左下一瞥。视觉构造、听觉构造、内心自言自语,光是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就足够说明他在说谎了。”
一开始他所说的最简便方法指的是精神探查,反正他现在是个向导,这举动按照战时法律来说并不僭越。蓝忘机摇了摇首,轻声道:“胡闹。”
他说得很轻,倒不像是要说给魏无羡听的,而是说给他自己听的。魏无羡没听到,旁边江厌离却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瞬,问道:“那么,阿羡?”
魏无羡道:“从始至终都没有刺客。那个医生也不是普通人,而是个向导。还是个次A级的呢。”
向导数量稀少,能力出众的向导更是难寻。一个次A级向导装作普通人混进一方之塔来,居心可说是十分叵测了。江厌离有几分意外:“他是怎么办到的?”
回想刚才,医生没有任何表现得像个向导的地方,面貌也生得很是普通,同为向导,别说精神向导了,她连他的信息素都没有感知到。
魏无羡说:“这要归功于他的精神向导了。我想这人本身没有什么,但他的精神向导却很特殊。”
蓝忘机道:“变色龙。”
魏无羡欣然一笑:“蓝湛你可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又道,“对,就是变色龙。这决定了他有超乎同级向导的暗示能力。那两个护卫瞳孔涣散、回忆困难,以攻击性态度示人,是被暗示过的征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从始至终都是医生在混淆视听。所以——”
江厌离接口道:“现在的问题就只剩下了站找出他背后的势力以及……如何找到阿澄。”
他们相视笑了笑。
而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有了突破口。

09

魏无羡在审讯方面确实是开了挂的,别说他可以直接链接进别人脑子里去读取记忆,光是用普通的审讯流程,那乍眼看去明媚粲然的笑靥之中隐隐透出的几分阴冷,就足够让人心里发虚。更别提蓝忘机还一直坐在他旁边,面无表情,实力提供威慑辅助。
没要多久魏无羡就从那个假医生那儿探查清楚了来龙去脉。
趁着江澄冥思,两个护卫被这人催眠了丢在一旁,这人级别不及江澄,强行暗示只怕成功率不高、甚至要被反弹,便故意弄出大响动来——江澄没有陷入神游,马上睁眼看来,却正逢一只冰冷的针头刺入后颈,药水注入,他便成功带走了这位世家首席。
魏无羡感知得到这假扮医生的卧底心中是很得意的,他甚至翻到了方才面对他们几人的时候的记忆,是带了几分不屑和自得的。
夷陵老祖横行霸道多年,已经许久没碰到过敢于反抗黑色恶势力蔑视他的清流,一时间很有几分喜悦,和蔼可亲道:“很有前途。”
被他的精神力碾压得精神恍惚的向导瘫在地上,也不知听见他这句赞扬没有。江厌离道:“阿羡,知道阿澄在哪里了么?”
魏无羡皱眉,看了躺在地上的向导一眼:“这人也不知给江澄注射了什么东西,将他交给另一个人便回来了。不过我感觉有一个地方很奇怪……”他摸了摸下巴,“我感觉江澄是故意的。”
江厌离怔道:“故意的?”
一宗之主,一塔首席,A级哨兵,就算是个没有向导的哨兵,却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江澄的凶残。江澄必定是查到了什么,又陷入僵局,碰巧对家沉不住气对他出手,给江厌离留下线索后索性将计就计,被那人带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江澄就是这么个性格,说是冒险不如说是执拗,谁也劝不动。
江厌离看着他长大,自然知道江澄是个什么脾气。她沉默一会儿,忽然冷笑了一声。
这种冷笑要出现在江厌离身上简直百年难遇,魏无羡背后寒毛一根根起立站好,顿时感觉不妙,连忙窜到蓝忘机身后,拉一拉他的衣袖。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悄声道:“师姐生气了。江澄那小子绝对要死的很惨。我们快溜。”
江厌离性格温婉与世无争,唯一的逆鳞就是亲人。丈夫、儿子、两个弟弟,让她受委屈没什么,要是当着她的面让她的亲人受委屈,那江厌离的战斗力绝对不负她一宗首席向导的身份,可怕得很。更别提江澄这次是自己作死,魏无羡已经看到他悲惨的未来了,别说劝江厌离息怒,连半点同情都没有。
蓝忘机一颔首,向江厌离示礼道:“我们会尽快启程去寻江宗主,探明真相。”
魏无羡一挑眉。江厌离回过神来,犹疑道:“若含光君愿意出手帮忙当然是再好不过,但……”
蓝忘机道:“时势所趋,责无旁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厌离也不是婆妈的性子,回了一礼:“那就有劳含光君了。”她看了看魏无羡,“阿羡,你们……?”
魏无羡本来正憋笑憋得辛苦,冷不丁被师姐关怀,连忙道:“师姐,我当然和蓝湛一起去。不说找江澄,蓝湛他精神云状态差得简直下一秒就要罹患神游症永别人世了,我得看着他,帮他做做梳理什么的。”
蓝忘机在一旁被他这么说,神色却不见尴尬,仍旧自若。
江厌离不知为何神色有一丝为难,又隐约透着了然,她道:“既然如此,就随你去吧。”
魏无羡笑道:“多谢师姐。不过我们走了,师姐你呢?”
江厌离道:“各家世首尚在云梦,我总要招待他们。”
魏无羡“唔”了一声,“是要把情况给他们交代一下,还有那个卧底师姐你看着办吧,交给泽芜君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金家的事,确实……”他停了一下,看了看江厌离,试探道:“师姐,你觉得这鬼,会不会……?”
他是说金子轩。江厌离毫不犹豫道:“不会。”
魏无羡放心了。江厌离虽然与金子轩鹣鲽情深,却不是会为儿女情长耽误正事的人,她说不是金子轩,那金子轩就一定不是幕后黑手。
江厌离道:“我送你们出莲花坞。”
莲花坞残荷千里,风摇莲动。直到走出去很远,魏无羡再回头,也还是能看到站在那里的,披着紫衣的江厌离娉婷纤弱的身影。


TBC.

评论(8)

热度(178)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