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4

好久没更这篇了,我有罪,我忏悔。



**


乐无异正在抱头哀嚎的时候,方兰生正在和自家彪悍的二姐说项。

他说得那叫一个舌灿莲花滔滔不绝,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高八斗妙语连珠,顺势感谢一下熬了无数个辛酸夜为他建立数据库的莘莘技术狗们。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原因无他,眼前眉目端丽、衣饰雍华的挽着高鬓的女子实在是不好糊弄,当下对方正挑高了黛色的眉,探究地看着他:“你说你要出门远游,为什么?不待在书院里好好念书,成天价出去鬼混,猴儿投胎的不成!和你那个混账爹一个德行,偌大年纪了也不让老娘省点心。你说说你,是不是就是来讨债的?!”

方兰生越听,冷汗越是噌地从额角落下。地图炮威力太强,他只得告饶:“好二姐。”

“好什么好!又来闹我什么?!”

“我是认真的。”方兰生道,“我想出去看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总是待在书院里,我也并不能学到什么真正有用的。不如出去转转,长长见识,回来好更帮衬二姐姐夫些。”

方如沁打量了他一眼,朱唇一张,还没等她说什么,方兰生就道:“我知道二姐是为我好。”

方如沁愣了一下。

“我知道二姐其实只盼着我平安过好一生,功名利禄尽是虚的,方家也不需在意那些。”方兰生道,“可是……”

他其实也不知道该“可是”什么,越说越觉得自己像在狡辩。从方如沁的角度看来,大概他就是个从不让人省心、整天想着寻仙访道不务正业的长不大的小孩儿吧?这次说的远游也不过是逃避现实的一个借口。他这么想着,便感到了一丝沮丧。

谁知方如沁沉默半晌,道:“好。”

方兰生反倒怔住,“二姐你不觉得我是……”

“什么?想着法子偷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小九九,你这猴儿还不是我看大的!”方如沁骂道,“老实告诉你,老娘到现在还是不相信你是真想出去弄什么君子行路,不过。”

她的神色突然温和起来。

“抛开那些,二姐还是希望你能快乐些。”

方兰生呆呆地望着她。

她将手放在他的头顶,轻轻揉了揉,依稀是个安慰的意思。明明是女子柔荑,却生着操劳的薄茧。

 

方兰生没有久留,披着琴川落日余晖的霞光,沿着虞山赶往江都。

芳梅林沿路风景绝好,落英缤纷,云蒸霞蔚,叠嶂层峦。方兰生却无心玩赏,迈着法师的一双小短腿匆匆赶路。他仍旧穿着青青子衿,腰间的一方青玉司南佩却已不见,换成一方桃木挂件。

青玉司南佩他已托二姐转送回孙家,费了好大一番口舌才让方如沁相信他不是在外面和小姑娘家私相授受,累得简直面无人色不成人形。

孙月言,或者说前世的贺文君,和方如沁一样,本就是完完全全的无辜者和牺牲品。为了晋磊,撕裂自己的魂魄,藏入青玉司南佩中,耗损魂力以至于此生体弱多病,命格早衰。

方兰生不希望她将生命再耗费在他身上,姑且不论他“不算是”真正的方兰生,更谈不上是晋磊,他也给不了孙月言想要的,何苦累她一世呢。她本就值得更好的人。

这话说得有些冠冕堂皇,不过他当真是这么想的。

撇开这些糟心事,好在他终于是要往江都去了,乐无异想必已在江陵等候,就是不知道这破罐子破摔的跨时代面基能否成功了。

眼下他得到方二姐首肯,自然和原来的逃婚性质不同,端的是胸有成竹理直气壮,还有闲心想想百里屠苏是追没追到风晴雪拿没拿回他的焚寂,或者说煞气有没有大暴走打了人家姑娘占了便宜还被姑娘抓小手输真气,最后还和大BOSS畅谈人生理想观望江边风月。道理他都懂,只是还是忍不住想吐槽这神一般的套路。

他走得有些累了,坐下来喘口气歇会儿。桃花枝枝桠桠的开了满头顶,疏密不一的花叶间漏下云霞华光,那光是很柔和的,并不会刺得眼痛,反倒让人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他打开对话框,问乐无异道:“你已经到了江陵么?”

方兰生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他感到有些奇怪,却并没继续追问下去,说不准人家在走剧情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呢。春光甚好,他伸了个懒腰,决定小憩一下再继续走。

这一小憩,就给睡着了。

梦里有谁笑颜如昼,有谁歌声如铃,有谁红衣胜血,有谁醉酒轻狂。

还有谁,眼若深渊,似含滔天剑意,无牵挂而来,无牵挂而去。

他懵懂醒来,看见北斗高悬,星落云散,皎皎昭昭,近在咫尺,简直像是要倒流进他的眼睛里,将他那满脸的眼泪全化成聚散的流星。

他低下头,像猫洗脸似的将自个儿湿漉漉的脸擦干净,长叹口气。

真没出息。

 

数日后。江都。花满楼。

“这小书生生得可真俊俏。”翠喜儿咯咯笑着,将娇俏面容掩在团扇后头,娇笑着对同伴道,“他便是瑾娘要等的人么?那我可就带他进去了。”

方兰生摸摸脑袋,跟着这位衣着暴露搽脂抹粉的漂亮姐姐进了那雕梁画栋的花满楼。屋外栽着极茂盛、极繁丽的美人树,一树一树一枝一枝,端的是倾国美人一般娇娆艳丽,屋内自然也取了各式鲜花插瓶摆放,恰逢春季,正是百花齐放的时候,山桃、杜鹃、春杏、仙客来、垂丝海棠,盈香缭绕,竟是掩去了楼内的脂粉香气,让这么座青楼画舫显得清幽高雅起来。

楼内美人如云,云裳华鬓,梅兰竹菊,各擅胜场。钗钗环环莺莺燕燕,有的起舞有的清歌有的弄琴有的作画,不过更多的还是看着方兰生掩口娇笑。奈何方兰生可不是原作里那个进个青楼都要做好半天思想准备的愣头小书生,端的好一串清心寡欲的数据,眼见着多少美女姐姐的酥胸细腰长腿玉足路过眼前,愣是不动如山面不改色,倒是叫这些姑娘们有几分刮目相看。

不过她们并不知道方兰生在想什么。方兰生是自觉自己多少也算经历过女主角杀必死的人了,那尺度和这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姐姐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更何况往大了里说——这些姑娘还没百里屠苏长得好看呢,他有啥好脸红不好意思的。

这么走神边想着,边被翠喜儿引到了内室,他一愣,暗自思忖:有这么往姑娘家闺房引的么?再定睛一看,不像闺房像个花厅多些,这才放下了心。

屋内墙角摆放着仙鹤香炉,正缓缓走出篆字轻烟,方兰生嗅不出那是个什么香,总之算是好闻的。侍女上罢茶后就静悄悄地退下了,整个花厅内余他一人孤零零坐着,坐了好有半晌,才有一华服美饰的丽人执着纨扇缓缓步出,腰肢款款,步步生莲,眉间描着精致的花钿,唇角殷红,顾盼自若,尽是万种风情。

美人美则美矣,奈何面前是团不解风情的数据,方兰生毫无异色,恭敬一礼,道:“您就是瑾娘吧?”

瑾娘掩唇而笑:“正是。阁下是方兰生,少恭的总角之交?”

“是我。”方兰生挠挠头,“不知道瑾娘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来帮你。”大美人说道。



TBC.

2016-11-04 评论-21 热度-41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古剑奇谭

评论(21)

热度(41)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