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二零一六年度总结(。

看来看去好像都没什么好摆的,看来笔力的巅峰果然在15年用来写大圣的时候就已经完结了_(:з」∠)_……话说我有笔力这种东西?

 

 

一月

 

 

《第六次告白》04

CP:野神

一进入游戏便脱离了现实世界的神谷差点没听到门铃,还是夏目一再提醒他才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低着头去开门。小野一开门便看到一个发旋正对着自己,噼里啪啦的华丽音效迸溅出来,神谷忙中偷闲抬起脸扫了他一眼便又将头低下去了,边摁着技能边侧过身让他进来。

小野哭笑不得地跟在他身后进门,换好拖鞋,将袋子装好的红豆馒头放在茶几上,转眼便看见神谷以一个非常吃力的姿势半蹲不蹲地蹲在羊绒地毯上,侧着身子倚在米白色的布艺沙发边沿,光是看着都替他累。

小野觉得有点好笑。神谷在私下里和工作状态迥然不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懒怠。沉迷在游戏和猫的世界中不可自拔的样子,和工作时那个严谨缜密、擅长救场控场的声优看起来几乎是两个人。

神谷低着头对着游戏屏幕戳戳戳按按按,嘴上招呼:“小野君我把菜洗好了咖喱块在……呜哇哇哇哇?!”

突然被拖住腋下整个人被捞了起来往沙发上放,神谷被骤然靠过来的滚烫体温吓了一跳,手上一滑PSP砸在了肚子上然后滑落在地,小野眼疾手快给他捡起来塞回他手里,神谷顾不上骂他,大爆手速试图挽回因意外而陷入劣势的游戏局面,整个纤瘦的躯体干脆都蜷缩在沙发里,看上去就是小小只的一团。

小野看他全神贯注也不好再去打扰他,挠了挠脑袋走去厨房里料理晚餐。

他进入厨房过了会儿,神谷放下了暂时结束的游戏,面无表情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胛骨。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一声很轻的嗤笑:“怎么可能,别乱说话。”

 

一月都是第六次告白的连载……随便挑一段啦。这篇当初只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角色进了声优的脑子帮声优谈恋爱”,所以写的其实不算很认真?不过写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二月

 

《入魔》

CP:1599

“——走罢。”孙大圣倚着金箍棒站在前方不远,冲孙悟空伸出一只手。

孙悟空一挑眉,将金箍棒甩上肩头,另一只手搭了上去,踩着生风的步子向他走去。

 

暖澄澄的日光落在他们赤金色的瞳孔里,生出熠熠的星子般辉煌的光华。而风穿梭在光影的缝隙里之间,扬起他们赤红的披风,在风中凛冽挥扬成骄傲的弧度。

是了。他们也许并不相似,却毕竟是同一个人。他们有相同的过去,相同的赤金瞳孔,以及相同的无上骄傲。

齐天大圣,生而自由,竖旗为妖,坐与天齐。

到底这份狂骄桀骜,是每一个孙悟空所共有之物。

不管成佛与否,无论年岁几何,无关经历境遇,俱是一样。我心逍遥,放肆骄傲,不羁桀骜,踏碎凌霄。

我未曾经历你此生的嗟磨苦难,但我知晓明白你生来的孤独骄傲。

 

 

其实严格意义上这个并不是二月写哒,而是15年暑假写的,随便啦。

 

 

 

三月

 

《正因相遇》

CP:野神

这个他看着从青涩腼腆一步步走向成熟稳重直到现在的后辈啊。从那个录音室里谨慎又害羞地同他问好都要脸红的大男孩,在时光的亲吻和雕琢里,一点一点变成了这个举重若轻游刃有余的人气声优,舞台上闪闪发亮到让人怦然心跳,对粉丝温柔自若体贴入微,招前辈喜欢,受后辈敬仰,简直像个光芒万丈的发光体。

十年是个多么长的数字。一个人的一生又能有多少个十年。

十年里一个个数过来,小静,大黑,真太郎,埃尔文,长谷部……以及每周三都坐在桌子对面的,笑闹间进退有度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捏他都努力去接的ONOD。

在遥远的岁月间,陪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独一无二的你。

 

 

 

四月

 

《晴日山雨》08

CP:野神

神明站在原地,仍旧看着女性离开的方向,停顿了一会儿,他开口了:“小野君,你真是个混蛋。”

“……”

这是继那次在神社的拥抱以后,神明第二次叫小野的名字。

神明慢慢侧过身来,眼角发红,如同含血。小野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泪痕。神明微微抬着视线看着小野的脸,一字一顿地重复:“小野君,你真的是个天下无双的大混蛋。”

小野垂下眼睛:“嗯,我知道。”

他伸手抱住他,弯下颀长的身体,将脸搭在他单薄的肩胛上。神明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

“神谷桑……不,神明大人。”

他微微侧过脸,靠在他的耳边重复了他的问题:“您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我希望……

我希望神谷桑能够回来。

 

 

这篇没能写完真的很可惜。

 

 

 

 

五月到八月低迷期基本没有产出。

 

 

九月

 

 

《焚剑烹雪》07

CP:苏兰夏乐

夏公子名不虚传,半点让他趁乱刷好感度的机会也不给,他又没有乐悦甜心糕这种神器。他想想又蹲了下去,将自己尖尖的下巴戳在膝盖上,将自己摆成了一个深沉的思考者的姿势。跟着夏夷则这条路显然已经走不通了,别说现在能不能找到夏夷则,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究竟是能成功刷到夏夷则的好感度,还是被他疑心甚至刀剑相向那还是两说。

乐无异虽然天然,但不是读不懂空气的笨蛋,反而有种小动物一样的直觉,有时能非常准确地判断甚至预测出事情走向。夏夷则这条剧情之外线已经被掐死了,他重新站起身来,摸出点零碎的银子在旁边的小吃摊儿的姚大春那儿买了点零嘴儿,边啃着那些小零食边往码头走。

他衣着华贵,高鼻深目,脚步轻快又神色轻松,看起来就像只刚刚飞出笼子的天真又快乐的金丝雀,就差张嘴唱上两句了。深棕色的齐腰卷毛束成长长的马尾,和他的呆毛一起在空中高高兴兴地荡来荡去,划出水一样漂亮的波纹:看上去简直浑身都是破绽。除去他腰间有点古怪的、没人见过的偃甲盒子和工具包,这完全就是个养尊处优、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

他吊儿郎当的跳脱步伐走出去很远以后,身后远处的幽暗角落里,蓝光一闪。

 

 

这篇其实也是写着闹着玩儿的……老实讲篇幅肯定很长,所以完结的话基本上是有生之年了吧x

 

 

 

十月

 

《结合请按基本法》

CP:忘羡

蓝忘机摇首,沉默了一会,道:“魏婴。”

魏无羡手顿了一下,将混合好的酒液倒进杯子里。他回道:“嗯,什么事?”

“你这样,有多久了。”

这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魏无羡却明白他在问什么。他想了想道:“我醒来没多久。一醒来就这样了。”

蓝忘机道:“当初你没有死。”

魏无羡摸头道:“应该是吧,想来莫家人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死人复生。”他边开玩笑边把那杯调好的酒往自己嘴边送,不知是不是呛到了,一下放下杯子,咳嗽起来。

蓝忘机一个箭步上来给他拍背,魏无羡摆手道:“咳,没想到这么难喝。调酒果然好难。”

蓝忘机:“……”

魏无羡发愁地看着他:“怎么办?含光君,我想喝酒。”

蓝忘机的眉头似乎隐忍地抽了一下,但含光君不愧是涵养绝佳的含光君,最终面无异色,冷静道:“要喝什么。”

魏无羡惊奇道:“怎么这么问?你会?”

蓝忘机慢慢挽起一只手的袖子,道:“嗯。”

 

 

憋说了,这篇有个BUG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让我在角落里蹲一会儿再思考弃坑还是硬着头皮写下去的问题【

 

 

 

十一月

 

 

《碎片的自我修养》

CP:狗崽

他低着眼,表情是一种混合着歉疚、放松、解脱与胆怯试探的矛盾:“……能抱一下吗?”

我扑过去,双手在他脖子上缠紧,恨不得将他揉进身体里,把他变回一只只有两星一级的,什么也不知道、也什么也不用想的小天狗,藏在我怀里,谁也不能伤害他才好。

可是他要走了。

漆黑的羽翼展开了,将我整个人包了起来,我闻到了一股隐约的冷香,不知是庭院墙角的雪梅开了,还是来源于这个抱着我的大妖;背后的手收紧了,手心贴着我的脊背,他手掌冰冷,从羽织纹付的布料里透过来,冻得我几乎一个激灵。

他将下巴枕在我的肩窝,我感觉不到他的吐息。妖怪是没有呼吸的。可我能感觉到他的满足和小小的快乐。

他呢喃道:“……你穿这身衣服很好看。”

这个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妖怪,终于卸下了他的孤傲,露出伤痕累累的一面来。

“您很累了。”我听到自己说,“请休息吧。”

一朵雪花,落上了我的嘴唇。又轻又冷。

晚风从遥远的天际吹来,乘着云,将明亮得灼烧人眼的月光藏了起来。

世间暗了下来,像是古时天照大神躲进了天之岩户,只有当天宇姬跳起天宇受卖之舞时,世间才恢复了光明。

可我不知该去哪里寻我的天宇姬。

月光又穿透疏离的云层,一缕缕漏了下来,晶莹剔透,皎白如练,像是天空落下的泪水。远处不知有谁高唱着古朴的和歌,佶屈聱牙,一字字听得近了,又倏忽间远离了耳畔。这座王都是如此决绝、寂静、寒冷,枯枝隐埋在风雪里,像是老去的旅人。

我该去哪里寻您呀。

闭眼睁眼,我的怀抱里只剩下了满怀的鸦羽残骸。

我收拢冰冷僵硬的手指,端起那杯放在小几上的梅子清酒,咽下喉咙。

冰冷冰冷,和那次在百鬼夜行上喝的温热清甜的酒,似乎一点也不一样。

我不知道在吞噬我以后,他在那个寮里过得怎么样;不知道对于他执意要收集我碎片的举动,那位严格肃穆的阴阳师大人又会如何反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怎么笃定就是我的。

我有很多的问题,有很多的不知道。

有很多错过的、时光和命运根本没有办法补偿我的东西。

我轻轻抚摸着那根漆黑的羽毛,将它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然后,我叫了那片碎片的名字,像是呼唤自己死去的爱人。

“大天狗大人。”

 

 

 

这一段似乎太长了些……不过这篇似乎真的是我16年笔力的巅峰了,跪。

 

 

十二月……偷懒到现在没有更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吧,挖坑势力无所畏惧(x


评论(21)

热度(14)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