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46

BGM:Call your name-泽野弘之



46


人们在忙碌。
他们穿着统一的白大褂,右手上扎着红色的丝巾,在蚁巢一般的地下迷宫里传来梭去,像勤劳的工蚁在四通八达的蚁巢里忙碌地行走奔跑,偶尔传达讯息都是用喊的。
他们身前身后的狭窄房间里摆满了无数营养舱,淡绿色的溶液里漂浮着赤裸的人类躯体,头发飘在溶液中宛如漫迷的荇藻。电脑显示屏上墨绿色的复杂数码一行行飞快地往上刷,白大褂们熟视无睹地走来走去,记录着各种研究数值。死去的实验体被拉出舱外,塞进黑色的雨布袋里拉去统一处理,没有人多看这些鼓囊囊的黑袋子一眼,在他们眼里,这些关在营养舱之中并因此死去的生命并非是他们的同类,而只是一串串的研究数据罢了。
这个场景无论看多少次都很有趣。
人、人、人。这些林立的营养仓仿佛一片片隔离开的苍白的热带雨林,其中无间隙地上演着一场场微型的丛林猎杀,弱肉强食。弱者成为奠基石,成为无人记得的白骨,成为强者的养料。
斯特兰奇把目光从这些场景上移开,问站在他旁边的人:“你有什么看法吗?”
他们脚下是巨大的圆形单向玻璃,透出楼下忙碌的景象。白大褂们并不知道BOSS在头顶上观察他们的工作状况,兀自忙得脚不点地。落地玻璃前有办公桌和布艺沙发,茶几上摆放着水果和散乱的资料,不远处是雕刻着十字架、缠绕着常春藤的酒柜,这里很大,装潢风格体现出现代与宗教结合的矛盾感。
这里是塔分部几乎不对外开放的、秘密的某一层。
他们背后圣母怀抱圣婴镌刻在彩绘玻璃上,初生的小天使背着金色的翅膀举着圣水壶环绕她的身侧,万世灯火被拦在圣母的裙角之外,她唇角的笑容近乎慈悲,又近乎冷漠。
银发的男人站在那里,肩背料峭,线条刀劈斧凿一般凌厉,背影清瘦,却宛如雪峰峻岭般挺拔。他漠然地看着地面,没有回应,也没有动摇。
他在不战斗的时候,看起来近乎一座已经沉睡千年的雕像。
斯特兰奇笑了笑:“如果您醒着,我大概会死得很难看吧。”
给凯特用药的时候,因为研究药剂出了没能发现的疏漏,这位精神力强大的前任首席精神领域损毁得严重,几乎到了提取不出来的地步。千辛万苦提取出来的唯一一点精神碎片还因为药剂不妥当而无法使用,可说功亏一篑,他当时气疯了,还要强顶着森德里克那边的压力,急怒攻心之下做了件十分愚蠢的事:
原本塔那边入葬的是他掉了包的无名尸体火化后的骨灰,这都入葬了好几个月了,他让手下把凯特的墓刨开,然后把施了麻醉的凯特本人放进了停灵的棺椁里:这么做说来确实是有点损阴德,但他自从涉猎这永生药以后就没干过一件好事,便更无所谓了。
既然你已经没用了,就躺进棺材里休息去吧。反正这棺材本来也是给你的。
但把凯特活埋后的第二天专家组的那群废物就用那一点提取出来的凯特的精神碎片搞出了另一种东西:
虽然不能让人长生,但却可以控制精神碎片的主人本人。
他于是又紧急调人去把坟挖开了第二次。
让人惊喜的是,虽然在地下待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人类的极限,按理说凯特应当已经缺氧而死,后者却因为是被那种药强化过全身体格的S级哨兵,所以仍旧活着,甚至还挺健康——S级这个评级来评价他已经完全不恰当了。
不过这次稍微发生了一点意外:塔分部的人在挖墓的时候,恰巧被来吊唁的浦田秀太和阿古姆看见了——这两个哨兵就是当初那次他为了设计抓住小杰的任务里,顺带的牺牲品。他们体内一早被注射了和小杰相同的改良版药剂,发作慢性,但他们毕竟没有S级的精神力和身体素质,在凯特坟前看到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当即暴怒,被刺激得神经毒素当场发作,暴走成了两个不受控制的怪物。
当时为了不引起太大骚动,制服他们还稍微花了些人力。
他与森德里克面和心不和,虽然为了“不死鸟”的成品他们仍旧继续合作,但转念一想,为了报复、也为了杀人灭口,斯特兰奇就故意将两个已经抽干了精神力、但尚未完全死去的哨兵放进了凯特的棺椁里,再填上了土。
斯特兰奇倒不是故意要引塔发现这件事,毕竟如果把森德里克逼急了把他自己咬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事,他只是碰个运气:如果这两具尸体没被塔发现,那自然万事大吉。但如果不巧被发现了,他完全能够凭借操作得当,将脏水泼在森德里克身上——反正毒枭手上沾的脏事够多了,不少这么一件。
后来发生的事,自然不必多提。
现在想来,虽然为了这位前任首席损失了很多,但能控制这样一把双刃剑,到底还算不错。
现在用的药剂是已经完全改良了的,虽然发作慢性,但能在摧毁精神领域、爆发性增强能力的同时,没有其他副作用。专家组已经反复试验过,在普通哨兵身上提取出来的精神碎片尚且有些效果,S级的小杰效果只会更好。
哨兵与向导的精神领域,是非常特殊的、只在这两者身上才出现的东西。精神图景的形成并不由哨兵向导的主观意志为前提。它们建立在他们潜意识的最深处,倒影出他们人格最鲜明的部分。
在塔建立之初,就有相关领域的学者提出理论,普通人是否也有精神领域?精神领域是否能够具象化,甚至实体化,能够被实际地提取、研究?这个理论长时间来虽然有不少人赞同,但毕竟没有确切的定论。
当然,现在他证明了这一个理论是超前正确的。
有谁能想到,从被打碎了精神图景的哨兵血液里提取、精粹出来的精神碎片,能够让人延年益寿呢。
这种精神碎片,精炼萃取以后,成为一种非常美、命名也非常美的物质:
不死鸟。
希特妮塔手中的所谓的“新型毒品”,就是那一小瓶赤金色的粉末,其实就是这种无论是制造过程还是提炼过程都沾满了血腥的东西。
而之所以会让使用的人观看到各种各样的真实场景,譬如高楼、田野、雨镇——这是黛西在还没有杀死博娜耶、暴露身份之前对小杰和奇犽泄露的情报,也正是因为它的本质:它到底是从哨兵身体里提炼出来的精神碎片,能让人窥到哨兵原本精神图景的一隅也是正常的。
如果要形容的话,哨兵大概就是远古北欧神话的巨龙:实力超凡强盛,软肋极少,但浑身上下都是宝物,因此也被大量心怀不轨之人觊觎,恨不得能从龙鳞龙血到龙心都刨出来,利用得干干净净。
并且只有哨兵。虽然向导更以擅长精神力攻击而出名,但向导的精神力他测过了,并没有那种神奇的功效。原理暂且未知。
普通人确实也有精神力。只是从专家组利用普通人所做的那不下万次的实验分析报告来看,普通人的精神图景远不如哨兵向导的凝聚,相比起图景,它们更像一些碎乱的散沙。
与哨兵有血缘关系的普通人的精神力更集中,有一些基本的线条,比较类似平面图画——为了得出这个结论,他让森德里克绑架、掳掠了不少与哨兵向导多少有关联的远近亲属,不过因为做得稍微有些过火,引起了塔的注意,派了小杰来调查这起人口失踪案件。他不得不顺水摸鱼,自己亲身上阵,利用这次任务的机会暗算了小杰,并给他注射了第一次药剂,引发了他的精神力暴动。
当时其实斯特兰奇和他手下的人都以为差点要成功了,只是那个突然觉醒成哨兵并暴走了的小姑娘成为了小杰逃脱的变数,回到塔后塔里的人误以为小杰的精神力暴动是陷入神游,马不停蹄找了同为S级又尚未绑定哨兵的奇犽·揍敌客来建立初步精神链接:而传言中孤狼一般独来独往的S级向导居然还真肯纡尊降贵地主动和小杰这个和他结合率才堪堪62%的哨兵建立精神结合。
然后小杰的精神力暴动就稳定了下来。
只是付出了一点明面上的代价:他的精神向导不见了。
奇犽和小杰到处找原因的时候,斯特兰奇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系列的发展确实是他没想到的,不过这不意味着小杰就完全逃过一劫了:之前也提过,这药剂是慢性的。
它流淌在哨兵的血液之中,宛如一颗颗漂浮的、不定时的炸弹,时刻有可能流入心脏,将那块领域炸成齑粉。
事实证明小杰也确实在受影响:他的情绪起伏波动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敏感易怒,手段也越来越极端。比起永恒地象征着光明、引领着塔向正确的方向前行的一塔首席哨兵,他变得越来越像只在传言之中出现过的黑暗哨兵了。
比起原本的小杰,斯特兰奇倒是更喜欢现在的这个。
有时候被沾上了黑暗以后,能让有些发着光得近乎刺眼的东西,变得稍微讨人喜欢一点。
斯特兰奇笑了笑。
他看了一眼仍漠无表情地站在圆盘旁看着底下人忙碌的银发男人,走到酒柜旁,为自己倒了一杯烈酒,拨通了专家组的内线:“把凯特先生带回去吧,给他治治伤。”
墙壁一侧打开了一道暗门,一个白大褂走出来,给凯特带上了拘束手带,带着他往电梯走。斯特兰奇摇晃了一下剔透晶莹的琥珀色酒液,拳头大的半透明冰块撞击杯壁发出当啷轻响,刀子般猛烈的醇厚酒液割开唇齿,捅入食道,冰冷冷地落入胃袋,下一秒便灼烧起来,仿佛吞咽了一大口岩浆。蒸得人懒洋洋起来。
杯身上凝着圆滚滚的水滴,仿佛汗珠似的往下滚。夜色透过彩绘玻璃,被扭曲分割成斑斓的幻色,一块块零落散碎地静止在地面上。夜风早在不知什么时候便停了,城市睡去大半,在这乏味的世界里,只有少数人尚且清醒着,等待将至的黎明。
很快了。
不需要再等多久的。
斯特兰奇透过琥珀色的杯中酒,凝视他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双很熟悉的蓝色的眼珠。
他所想要的、所渴望的,很快就能到手了。
所以……
原本缄默而机械地跟着白大褂往电梯走的凯特忽然罕见地脚步停了一下。
他转过身,面向着窗外,墨黑得仿佛凝染了世间每一晚夜色的双眼定定地注视着那扇华丽的彩绘玻璃。
前任首席自从被改造成了战争兵器,就被那种尚未改善完全的药剂摧毁了所有心智,整个人比起是人类,更像一只俊美无情的战斗人偶……或者说换个更贴切也更残酷的说法:他看起来时常像一具容颜不老、战斗力强大的行尸走肉。因此除了战斗,他从不表现出任何对外界的兴趣。
应当说,像他刚才这样的举动,斯特兰奇是头一回看到。
他很稀奇地挑了挑眉毛,问:“凯特先生?怎么——”
就在这一刻,他听见了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割断空气,扰乱气流,短促而迅疾。
那是螺旋桨的声音。
森德里克来了?这是斯特兰奇的第一反应。
但凯特怎么可能对森德里克的到来有什么反应?这是他的第二反应。
但他来不及做出第三个反应了。就在黑皮肤哨兵意识到局势不对的这一秒,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了彩绘玻璃窗外,同时一声清脆尖锐的鸣响拆碎沉默的午夜,圣母慈悲的笑容瞬间哗啦碎成坚硬的泡沫,彩绘玻璃的碎片哐啷哐啷掉满一地。一颗烟幕弹咕噜噜滚了进来,浓厚的白色雾霭几乎是霎时间笼罩整座空间。
不是赴约而来的大毒枭,而是敌袭。
斯特兰奇的第一反击并非反击,他反手摸到了酒柜下的一个按钮,将食指指纹按了上去。
巨大的单向玻璃圆盘上迅速旋出一道屏障,将底下的场景遮得严严实实,表面上铺了地毯,与房间完全融为一体。
斯特兰奇在这一瞬间,看见凯特弯腰俯身,像一只捕猎的野兽亮出了獠牙一般,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但他没能成功攻击,戴在他手腕上的拘束手带迅速起效,他不得不僵硬地被白大褂迅速带进了电梯的暗门里——虽然放出这个终极兵器能在一分钟以内结束被袭击的现状,但要知道,在这里出现这个本应该死了的人,会有很多可以避免的麻烦接踵而来。
下一秒有好几个黑衣身影从电梯的暗门之中冲出,他们的身影迅速被席卷而来的白色烟雾吞没。
虽然视线受碍,但斯特兰奇并不担心这莫名其妙的敌袭,甚至有闲心喝了一口杯中冰凉的酒液。这一队改造人力量、速度、控制力都属上乘,足够抓住这几个开着直升机就敢来找他麻烦的小贼了。
他悠闲地喝着杯中酒水,一边盘算着大概需要花多久的时间来制服这些人。一分钟?太多了,半分钟足够了吧?
挂在墙壁上花纹华美的时钟滴答滴答走着,白雾吞噬了一切,零星的灯火从鳞次栉比的楼房之中冥冥发亮。
在杯中酒液被喝完的时候,斯特兰奇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别说半分钟,现在已经足足三分钟过去了。以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却仍未搞定对手?
更别提——
这三分钟里,太过安静了。
这个偌大的空间里,一时间只剩下时钟静静的声音在走。直升机呢?螺旋桨的声音去哪里了?如果他们真的在与对方胶着,拳脚相加怎么可能不出任何声音?
斯特兰奇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酒杯磕在桌面上,发出细微的当啷响声。他迈出了几步,要迈出第三步的时候,一道声音轻声地在他后颈处响了起来:
“别那么急躁啊。”
与此同时,什么锋利的带着体温的东西抵在了他的颈动脉处。沸腾的血液崩腾过动脉,咚咚、咚咚,皮肤被刺破,他感到刺痛。
斯特兰奇用余光瞥了一眼,是一只手。
修长白皙,骨节分明,不如说分明得有些过分了,筋骨暴突,指甲锋利得仿佛割断岩石的刀刃。
烟幕散去了几分,可视度逐渐恢复。斯特兰奇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看见几个黑衣男人躺在远处一动不动,不见有血,但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彩绘玻璃被打碎,其中添加的特殊物质宛如闪光的磷粉一般飘在空气中,晶莹剔透地折射出斑斓陆离的细碎光亮,仿佛有人把一块石头用力砸进银河,迸溅出万千萧疏寒星。
斯特兰奇微微低了低头,在平光水滑宛如镜面一般的大理石吧台面上,看见一双银色的眼睛,毫无波澜地与他对视。
温暖的液体从颈侧刺痛的地方流淌下来,带着浓郁的铁锈气,滴落在地。
“奇犽君?”斯特兰奇说。
身后的青年说:“嗯。”
“有事吗?”斯特兰奇问。
“我来找人。”奇犽说。“小杰在哪里?”
“小杰?我不知道噢。”斯特兰奇说,“他是你的哨兵吧,你没和他待在一块吗?”
奇犽冷冷地,放缓了声音:“小杰在哪里?”
杀气开始从他身上蔓延出来。
斯特兰奇说:“虽然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不过很遗憾,小杰真的不在这里。”
“我耐心很差。”奇犽说。“不要绕圈子——”
“希望你不要忘记我曾经是个杀手。”
斯特兰奇敏锐地察觉到横在颈侧大动脉上的手指倏然一紧,锋利的指甲宛如切豆腐般轻而易举地刺出更深的伤口,刺骨的杀气如深冬凛冽的寒霜一般侵入骨髓,冻得他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无法动弹。
斯特兰奇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小杰的下落还掌握在他手中,他身后的向导会毫不犹豫地划断他的喉咙。
而显然他手中握有的这份软肋足够重要,足以牵扯到最痛最深的地方,让这实力深不可测的向导隐忍住那份恨不能将凶手千刀万剐的暴虐杀意,锋利的手指沉稳而愤怒地纹丝不动,杀气溢而未泻。
看来不仅没能炸死他,甚至被强行断开与哨兵的精神链接给他带来的挫伤也不是特别严重。
或者说……也许确实十分严重,但这位姓揍敌客的前杀手有足够的专业素养,将疼痛掩盖得半点不露端倪。
真是可怕啊。
而年轻人显然没兴趣再和他继续耗下去。他终于暴露了一直以来掩藏得极好的焦虑和暴躁,银发的向导将锋利的指刃往前递了一分,流成潺潺小溪的血流滴答滴答顺着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往下滴落,砸在地面,被长毛绒毯吸收。
“三。”
“这里是塔分部,怎么会做伤害哨兵的事?”
“二。”
“倒是奇犽先生,现在身上还带着伤吧?精神链接断了放着不管可是会留下后遗……”
奇犽停止了计数。
斯特兰奇这才想起来刚刚说的话哪里不对劲,心里咯噔了一下。
向导缓缓说:“你怎么知道我和小杰的精神链接断了?”
“……”
“我说最后一次。”奇犽慢慢地说,每个字音里都带有锋利如刀刃的棱角:“带我去见小杰。”
斯特兰奇叹了口气:“走吧。”
“冒昧问一句,”他往前走了几步,又说,“你是怎么解决警卫队的?”
“抱歉,用了点麻醉剂。”奇犽说,“可能会有点副作用。”
虽然他这么说,但要顶着凯特的暴力反抗,怎么才能注射足够剂量的麻醉剂?更别提凯特已经是被改造得几乎没有身体素质缺陷的战斗机械了。
除非……丢进来的那颗烟雾弹,除了起到迷惑视听的作用,里面还包含了他所说的麻醉性质的药物。
斯特兰奇:“真让人意外,我还以为已经没有东西能放倒他们了。”
奇犽:“毕竟肥宅也就这么点作用了。”他话音一转:“不过我很好奇。据肥宅说这种药是专克哨兵的,为什么这些人都已经倒下这么久了……”
“而你却毫无反应呢?”
斯特兰奇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收紧。
奇犽嗤笑了一声。
“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现在,”他沉下声音,声线之中沉凝着霜雪与刀剑的锋芒,一字一顿地道:“带我去见我的哨兵。”



TBC.


2018-06-23 评论-14 热度-234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14)

热度(234)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