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5

小媳妇脸更文。

夏乐主场。


**


镜头调转,几日前。

这时候的乐无异可不知道方兰生就快要走桃花运大饱眼福了,他正一心一意和生性多疑又惊弓之鸟的夏夷则夏公子周旋。

乐无异苦口婆心劝他把剑放下,却是一直不得要领,说得唇干舌燥,实在无法,只好郁闷地停下来喘气儿。这夏夷则简直像个锯了嘴的葫芦,实在不愿开口时人品谁也没法把他的嘴给撬开。他算是理解方兰生的心情了。

他这么郁闷地腹诽的时候,简直像是要打他的脸一般,夏夷则开了金口。

他冷声道:“你以为先前我未曾察觉?”

这话没头没脑,乐无异傻了。

他只能请示道:“啊?”

夏夷则神色冷凝:“先前在长安,你分明一路尾随...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4

好久没更这篇了,我有罪,我忏悔。


**


乐无异正在抱头哀嚎的时候,方兰生正在和自家彪悍的二姐说项。

他说得那叫一个舌灿莲花滔滔不绝,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高八斗妙语连珠,顺势感谢一下熬了无数个辛酸夜为他建立数据库的莘莘技术狗们。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原因无他,眼前眉目端丽、衣饰雍华的挽着高鬓的女子实在是不好糊弄,当下对方正挑高了黛色的眉,探究地看着他:“你说你要出门远游,为什么?不待在书院里好好念书,成天价出去鬼混,猴儿投胎的不成!和你那个混账爹一个德行,偌大年纪了也不让老娘省点心。你说说你,是不是就是来讨债的?!”

方兰生越听,冷汗越是噌地从...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3

因为下周有考试,我要赶着去预习复习一下,所以接下来的一周应该不会掉落任何更新,在这里请一下假……

话说那个考试根本不是能不能过的问题,我连考都不想去考……一点都不想去找虐……


**


乐无异的本意是想找个能好好睡觉的地方让闻人羽休息养伤,尽管对方是个习惯了行军作战吃苦耐劳的人民武警,但在乐无异眼里她始终是个女孩子。可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房子可以住?走着走着便瞧见了桢姬那垂着紫色纱幔的华丽民宅。这次不知是何缘故,鱼妇并未开口唱歌,乐无异想想,征求了一下闻人羽的意见,便上去敲门了。

手执纨扇的碧衣女子缓行而出,发挽高鬓,唇若涂丹,神色温婉,腰肢纤细。若不是知晓她原型是只独眼的鱼妇,乍一...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2

本章无主场。


**


乐无异挠头。

乐无异扭腰。

乐无异甩尾……错了,乐无异愁眉苦脸。

这表情要出现在乐大少爷脸上真是太难了,以至于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闻人羽都多看了他两眼:“你怎么了?”

乐无异垂头丧气地摆手。

他在专心致志地苦恼。竹笋包子号的速度确实很不负建造它之人的名号,鲲鹏之翼也十分给面子,不但巨若垂天之云,飞得也快得很。从长安到江陵古道,竟是只花了一个晚上的功夫,便在半夜抵达了江陵古道。

乐无异看着眼前崭崭新的江陵古道地图,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忧郁。

方兰生即便是不跟着他那边的剧情走,在腾翔之术技能没开的时候,要抵达江都也要走水路,也起码要个四五六天吧?...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1

我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本章苏兰主场。


**


方兰生没去哪儿,还在雾灵山涧。

捆仙绳当真是质量绝佳,性价比一流,格外体现劳动人民的谆谆淳朴,足足捆够了半个时辰方才解开。半个时辰,别说敏属性不错的风晴雪,就是腿短的方兰生都够跑出好长一段了。方兰生眼看着百里屠苏一张明俊的脸黑如锅底,下意识打个寒战。好在百里少侠暂时没空甩他,匆匆解释一句“她拿去之物对我至关重要”便一声唿哨招来海东青,命其空中搜寻,自己跟上,飞速赶往琴川。

方兰生一个敏属性短板的法师,又是个富家少爷,虽说从小跟着方丈爹修习拳法,不过他的法术到底是比拳法修习得厉害得多,给自己施了个步云流风,勉强跟了一阵,沿路的山茶海棠...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0

大家国庆哈皮。

本章无主场【。


**


乐无异可不知道方兰生心里在暗搓搓地同情百里屠苏,他正悄悄地研究地图。

其实在馋鸡还没点亮鲲鹏技能的现在,大地图当然是还没完全开启的状态。只不过他手里的这份地图,并不是这里的产物,而是他从后台里带过来的。

在很早的时候,他和方兰生就互通过有无,彼此交换了一份世界大地图,并头碰头地仔细研究过。古剑两个系列的地图地点交集并不算频繁,但也不算疏离,毕竟前后也只相隔三百余年,虽说物是人非,却也不至于就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了去。

而有相叉交叠的部分,就是江陵古道与江都,星罗岩与忘川蒿里。但忘川蒿里实际上并不存于地面之上,所以可以排除。另外相隔很近的,还...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9

本章主场苏兰。

存稿红灯了,_(:з」∠)_日更终止,攒一段时间的稿子再继续。

顺便一说感觉看的人越来越少了是我错觉吗【x


**


百里屠苏眉峰一挑,气势凛冽几分。他此时面对方兰生,背对风晴雪,却能感知到背后脚步声慢慢走来。加之面前这青衣书生神色掩不去的僵硬紧张,显是为了身后之人。他刚要回头,便被方兰生扯了袖子,他扫了一眼这终于被书生扯住的袖角,便依了他的意思,并不回首,只淡声问道:“阁下何人,欲为何事?”

“嗯?你说我?”

柔软的女音在背后远处响起,步伐还在接近。

百里屠苏蹙眉。这足音轻灵,节奏缓和,显是常年修习咒术之人。女人、孩童、老人之类弱质一流行走江湖,必有防身手段...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8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苏兰主场。

顺便一提有没有人猜到上一章乐乐要去江陵古道干嘛?提示:不是找师父父。


**


紫藤绛朱海棠凤凰丁香一树一树,正值花期,开得如云如荼如烟如霞,火烧也似。啁啾雀鸣隐在那绛红玉白交错的花枝间,清脆悦耳。天光隐约,从万里高空之上又轻又飘地沉下来,将那鼻翼间的花香、耳边的潺涓水声,都浸上了一层如酒般的熏熏醉意。

方兰生头一次感受到自己心脏的存在,没想到竟如此鲜明。他边努力克制如雷般的心跳,边克制不住地感到万分惊奇:原来自己一串数据,竟然也能有感知到心脏的一天,不得不说人世奇妙。

扯远了,他就是有一紧张就爱心绪发散的臭毛病。他咽了咽口水,从眼...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7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主场夏乐。


**


乐无异其实还是很想去勾搭一下夏夷则夏公子的。

奈何对方目前似乎不太方便,手始终按在剑柄之上,神色冷肃宛如寒风利雪。别的不说,倒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味道。他有些吃不准夏夷则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这人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长安?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加之夏夷则现在神色匆匆,眼含冷意,戒备姿态十足,不禁让人心生疑虑。在这种情况下纵使勾搭只怕也只会被认为图谋不轨心怀叵测,乐无异想了想,决定还是暂且按兵不动来得妙。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夏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乐无异仔细回想了一下原作剧情。他记得夏夷则出场是在收服鱼妇之时,加入队...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6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主场苏兰。

虽然不想说但是我的存稿不多了【


**

方兰生最终还是跟进了山寨密洞。

一进去烟雾缭绕,腥臭扑鼻,诡谲的绿光从山洞中央的一口大鼎中飘出,伴着沸腾的咕嘟咕嘟的音效,直听得人头皮发麻。山洞内阴暗潮湿,欧阳少恭背影颀长,杏黄衣衫拂过地面却目不斜视,仿佛司空见惯也并不在意似的,径自往那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走去。

百里屠苏走在中间,黑衫长辫,面色冷肃,背脊笔直笔直,如同出鞘剑锋。

方兰生跟在最后,冷眼看着他们俩走剧情。欧阳少恭从袖中掏出所谓起死回生药,那尸体果真回光返照,眼睁开一瞬,却又马上合上了。

方兰生看着百里屠苏木头冰块般的脸露出极震惊的...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