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溺水灯

很久以前,虎杖悠仁曾经问过五条悟一个问题:“你会输吗?”

那时他们正往上攀爬高专仿佛长得看不到尽头的山梯,身旁无边无际的蓊郁绿意被旷远山风吹起一涛一涛的潮浪,炽而不浓的日光懒悠悠挂在绀红色鸟居一角,像一盏被春意喂胖的灯。

银发的成年人沉吟道:

“嗯——”

他想了想,似乎无论如何也找不出另一个回答的可能性,于是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

“会赢。”


CP:五悠

突然想起这篇解禁了,是合志《夜见星桥》的文。


无意识秉承活在当下这一原则的人大多都有些不自觉的傲慢:他们总下意识觉得未来一切都会尽如人意,命运永在自己手中。无论是否轻狂,这大约都是少年的通病,也姑且是他们......

今夜或不再

*宇髄的三个老婆还是我老婆

*3.3w预警


不是每一对伴侣都能迎来完美的终局,携手白头更多时候属于万中无一的小概率事件。原因很多,大致可归类为性格不合、感情破裂、七年之痒、人心易改、贫贱富贵、天灾人祸几类,人之复杂难以想象,并非一言可以盖之。据近年来新闻报道,离婚率节节高升。总而言之,离婚此事十分稀松平常。爱情此物并不能长久,婚姻更是其中坟墓。这一点,早被多位哲学家文学家社会学家这个家那个家共同认知,更被普罗大众有目共睹、切身体会。

尽管如此,结婚仍属于社会主流,每年每月每日每分每秒都有情侣携手走入婚姻殿堂。不得不说,人总是一种头铁的生物,侥幸心理根深蒂固。无论在...

譬如朝露

*不是重点但有提及善祢

*以防万一还是提一句:本文与《炼狱无我》不存在联系


有时灶门炭治郎会与炼狱杏寿郎接吻。

这个时候通常发生在他絮叨完近况以后。一般来说,这个絮叨的过程会有点长。炭治郎其实不是一个很唠叨的人,但在那个人面前,他总是会控制不住地说更多的话,从最近锻炼的成果说到碰见的奇怪血鬼术,从祢豆子说到千寿郎,从乌梅饭团说到烤甘薯,说樱花谢了,说枫叶红了,说新采来的青梅被虫柱酿成了药酒。说啊说啊,说得口干舌燥,等到终于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想到的话都说完了,短暂的沉默像水里摁下一头浮起一头的葫芦一样飘起来的时候,他会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凑过去,在微笑着倾听的那个人的唇角胆...

生生流转

无论是谁,只要认识富冈义勇,几乎都会说他是一个像蚌一样少语沉默的人。富冈义勇并不常说话,他自己也习惯了安静。在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缄默地、安静地注视着正在说话笑闹的人们。他习惯于此,因此大多数时候并不觉得难挨。

他并不知道自己拙于口舌,不知道自己常常因为表达而引发他人的不满。只是他确实感觉到了有时如果自己插话,原本热烈的气氛便会像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陡然降温。如果不好惹的风柱或者蛇柱在场,可能会出言讽刺。他不懂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两位同僚会生气,于是便回归不开口的状态。在他持续的沉默之中,气氛会渐渐回暖。

富冈义勇并不觉得自己因此被排挤,也不介意自己无法融入。在他看来,在繁重的斩...

极昼之夜

*雷点:女装注意

*宇髄的三个老婆都是我老婆,他单身(


“听说了吗?最近新开的那家写真屋——”

“听说了!真想去啊……”

“好希望妈妈能让我们去一趟啊,或者写真屋可不可以来我们这里呢……”

“不可能的啦,我听说要拍一张照片需要好多东西,要在专门的房子里照,照了还需要很复杂的手续才能得到照片。写真屋生意又那么好,根本不可能有空余上我们这里来的。”

“诶……好失望……”

“要是能留下一张自己的照片、哪怕只有一张,那该有多好呢……”


游郭。

这里没有黑夜。这里的街道永远灯火通明,遮蔽星光,脂粉味永远像凝固了似的漂浮在空气之中。大街之上人潮来往络绎...

炼狱无我

2.3W一发完


这世界上显然是没有鬼神的。更严谨地说,是没有传统宗教意义上的“鬼神”。若是这世间真的有神,那祂们大约也不是什么善的、公平的神。这是鬼杀队绝大多数队员未曾明说的共同认知。事实上,鬼杀队乃至产屋敷并没有对队士的宗教信仰有过约束。只是对于已将灭杀恶鬼当做生命全部的鬼杀队剑士而言,日轮刀能砍断恶鬼的脖子,而神不能。

矛盾的是,尽管并不信神,可大多数鬼杀队士又或多或少地相信这世间存在所谓的“黄泉之国”——

尽管鬼的数量,几乎已经足够让人间被称之为炼狱。

但即便如此,相信死后轮回、相信恶有恶报、相信功德业果,总会让已经失去所爱之人的、被留下的,活着的人更好受。

在...

【西玛】缝合孤夜

比心心……!年底事太多 久等了不好意思😢

温西:

CP:西索x玛奇


原作:HunterxHunter



*是我向歌老师@且行且歌 的约稿,感谢老师接稿呜呜呜嗑冷门bg真是不容易😫



《缝合孤夜》



玛奇赤脚走出浴室。


她的头发没有全干,发梢略滴着水。这让她原先总有些不羁散乱的长发也难得顺服,水珠懒洋洋地在锁骨上面打转。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细节,随手把头发往后捋了一把,扫了一眼,看见西索正坐在窗边。



天空斗技场的二百...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