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一对一指导练习



“你知不知道怎么接吻?”小杰忽然道。

奇犽:“………………………………哈?”



CP:奇杰


本子完稿了!写点轻松愉快的小玩意卖下萌!

没营养也没剧情。



BGM:Think about U-優美




小杰有时候会突然蹦出些没头没脑的话,内容不定,时机不定,偶尔还会不太符合当时的空气。这大约来源于他脑神经里那些像碳酸饮料里嘭哧嘭哧不断上漂的小气泡一样的跳跃且断续的想法。小杰大概热衷于在这些不断产生的杂乱无章又异想天开的念头里捕捉最有趣的,然后诉诸于口。奇犽曾经猜想这个过程可能类似于在海滩上寻摸贝壳:在鲸鱼岛的时候,小杰已经证明了他确实是个中好手。在诸多的让人眼花缭乱的螺贝里,小杰总是擅长一眼捉到最特别的那一只。有赖于他与常人不同的脑回路和思考方式,他找到的这些贝壳,有时称得上是艺术,但有时他找出的贝壳奇形怪状得让奇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搞怪。

同类可比。有时候小杰说出的话同样突兀,配合上诡异的时机,有时候让奇犽找不到回应他的正确方式和正确答案。

奇犽知道自己其实还蛮热衷于研究小杰,他在心里有一本《小杰研读日志》,有时候会往上记上几笔,试图从中找出些什么套路或者规律来,免得再被这个凭直觉和感官做事的笨蛋打得措手不及。事实证明这个做法称得上还算有效。在应对小杰大多数突如其来而又没头没尾、像个迅猛的网球似的飞过来的抛梗或者疑问,以及他的做事方式的时候,奇犽不说胸有成竹,至少也能说心里有数了。

……大多数的时候。

这个大多数显然不包括现在。


时间。下午两点零六分。

地点。NGL一个……一个无人的村落旁一个无人的小山坡。

凯特去附近探查了,留下两个刚吃饱的孩子在小山坡上的树荫下晒太阳。NGL以原始闻名,不受任何机械或是科技文明影响,国境内连盏灯泡都没有,更不用说那些一眼望到天空尽头的摩天大楼。这儿绿草像连绵的海洋似的铺满整座山麓,再往上会过渡成更深的森林的墨绿,这些绿像吸满了颜料的海绵,蓬松、柔软而均匀,每一笔绿色都是揉擦在画布上的翡翠,在摇曳的风里呼吸似的翻开起伏的波浪。

小山坡上的树不算特别密集,树与树之间洒落下大块的白色光团,像是画布上那些参差的空白的部分。但每棵树自己的树荫都足够阴凉,茂盛葳蕤的叶子像是一艘艘在广袤无垠的海面之上漂浮的小船,偶尔有风小心翼翼地挤过它们中间,它们便会边唱着歌边让开一点道来,让阳光紧随其后地通过。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氛围。奇犽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头侧着靠着小杰的头顶。后者体温有些偏高,毛茸茸且支棱着的黑色发梢蹭得他下颔有些微痒,但他懒得挪开。

树。阳光。风。还有安静。不用来睡觉真的太浪费了。

这个时间点正是人午觉犯困的时候。即使他曾经是饱经训练的杀手也无法在这个时候控制自己的大脑皮层不一点一点步向睡眠状态。这个过程很让人舒适,就像被温暖轻柔的水流包裹,慢慢地往更深更静谧的地方沉下去。

沉啊……沉啊……


“你知不知道怎么接吻?”靠在他肩窝里的小杰忽然说。

奇犽:“……………………………哈?”


他困顿的大脑费劲地用最后醒着的几根神经含糊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奇犽像条被倏然拽出水面的鱼一样弹了起来,所有美妙地冒着泡的睡意都像坐了火箭似的不翼而飞。他往旁边弹了好几尺,瞪着他的同伴:“你说什么??”

他不知道他自己看起来像只受了惊炸毛的猫。提问者微微支起身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困惑,但那双蜜糖色的眼珠里又很坦然;一点光斑恰巧钻过密闭的层层树叶,轻飘飘地落在他眉毛旁边,眨了一眨,又像一片又薄又轻的羽毛似的落进了眼睛里去。

“奇犽知不知道怎么接吻?”应奇犽的要求,他于是又问了一遍。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嗯,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比如想要付诸实践之类的。

大概又是一个杰·富力士类型的闪电问答。起因可能是他在奇犽没注意到的时候看到了某些东西。小杰的旺盛的好奇心总是能支使着他做出或者说出一些在某种意义上能惊吓到别人的……唔。

奇犽慢吞吞地坐了回去:“你没亲过别人么?”

“亲过的。”小杰回答。“米特阿姨会亲我的脸或者额头,我也会回亲她。”

基裘有时候也会这么做,不过介于每次她的口红都会把奇犽的脸蹭得一团糟,奇犽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拒绝了来自狂热母亲的爱心啾啾。

奇犽不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小杰:“那不就结了?”

“可是。”小杰挠了挠头,“接吻和亲亲是不一样的吧?”

“……”奇犽说,“哪里不一样?”

小杰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又点了点自己的脸:“位置不一样。”

奇犽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微妙地发烧。他不自在地动了动,目光落点滑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从小杰的嘴唇挪到了他的眉毛。他抱起双臂:“一样的吧。”

“不一样。”小杰固执地说。

奇犽很早就对小杰的执拗有相当深刻的认知和了解。当他认定了某件事,即使是奇犽也只能在旁边旁敲侧击,像挪动一棵树苗那样小心谨慎。好在他并不是完全听不进道理。

但为什么非要在这种地方认定这种事情啊?

奇犽又一次被他的同伴打败了。他默默在心里的《小杰研读日志》上翻过新的一页纸,在上面画了个巨大的叉,寓意他第三百六十八次的失败。他呼出一口气,像任何一个被死缠烂打后无奈妥协的人那样,把背靠在树干,支起膝盖把手肘放在上面,示意小杰继续:“所以?”

这种事情还不是各人有各人的感觉,奇犽不知道接吻和亲亲有什么具体的区别。也许有吧,但他不是特别关心。呃,嗯,至少现在不大关心。

而且就算他关心的话也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变,毕竟放眼方圆百里内只有他和小杰两个活着的人类,还是两个同性,从本质上说是不可能——

“所以我想试试。”小杰说。

奇犽看着小杰。

小杰回望他,眼睛眨了两眨,蜜糖色的瞳仁被那颗飘落进他眼珠里的光斑染得又亮又澄澈又无辜,这睫毛真是该死的长。

“……呃。”奇犽说,他有些吃力,“你说你想……是说你……”

“想跟奇犽试试。”小杰一脸理所当然。奇犽看懂了他的表情说的是“这不是当然的嘛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奇犽很想扒开他的脑子看看他到底是在想什么:笨蛋你才是在说什么胡话呢???!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被小杰噎得胸腔一口气上不来,锤了胸口两下后感觉自己马上要被噎死了。奇犽恨不得把脑子里他辛辛苦苦攒了许久的《小杰研读日志》给撕成碎片:什么规律什么套路什么心里有数,都是假的。都说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小杰即使不是女人大概也是最厚最难懂的一本。有时候光看这个人的外表觉得他似乎非常好懂(事实上这也是奇犽对小杰的第一印象),基本上他每天都很快乐,对任何未知都充满好奇,在处理正事比如说打架或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不曾掉链子,在这种时候他脑子里那些蹦跶个不停的想法似乎就都消弭于无形了。但奇犽知道这其实只是暂时,大概就像火山的一场休眠。等到他闲暇的时候这些想法就会重新像锅炉里狂欢蹦跳的玉米爆米花似的一颗接一颗地炸出来,像一朵又一朵坚硬蓬松又甜蜜的蘑菇云,又噼里啪啦得像下了场冰雹一样的大雨。

然后砸得奇犽眼冒金星。

奇犽把眼前转来转去的星星推开,虚弱地伸手去摸小杰的额头。他已经找不到语言能表述自己的想法了,只能期盼于借动作让小杰明白自己满心快像岩浆一样溢出来的微妙。就算再天马行空异想天开也该——有个度吧!

“奇犽很介意吗?”小杰问。

奇犽瞪着他。

小杰显得有些困扰,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撑着膝盖站起身来。“那我去问问这附近的居民。”

奇犽动作快过思考,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等等。你要去和陌生人接、接吻吗?!”

这太荒诞了!

一股说不明白的情绪像涨潮似的一点一点往上冒,把他的心脏从心尖尖开始浸泡在里面,并且水平线还在逐渐上升。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但奇犽下意识地没有去深思,因为这实在不是一个剖析自我的好的时机。他抓着小杰的手,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指甲尖扣进了小杰的手指缝里,但不管怎么说,现在阻止小杰将他愈发脱缰跑马的思绪拉回来并付诸实践才是第一要务。

小杰看了看他隐隐蹦出青筋的手,在上面安抚地拍了拍:“当然不是,我只是去问问。”

奇犽呼了口气,心脏咚地一声落回胸腔。他这才意识到他的掌纹里渗出了汗意。

“所以奇犽愿意和我试试吗?”小杰说。

奇犽一口气松到一半,差点真的把自己噎死。

他噎了好一会儿,无数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像漂浮的海马群一样旋转,最终还是颓丧又自暴自弃地点了点头——谁知道要是不同意的话这个笨蛋还能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来!

小杰看起来很开心,证据大约是他很快地坐下了,并挪了两下,毫不忌讳地靠近了奇犽。现在他们的距离和刚开始靠着彼此睡午觉的时候差不太多了,可奇犽的心境却截然不同。他浑身僵硬地感受那团温热的体温挨近了自己,全身每一根汗毛每一个毛孔都张立起来疯狂叫喊。事实上在很久以前奇犽就已经对小杰取消了警报装置,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滚在一张床上腿脚交叠他却没半夜把小杰掐死的缘故。

呃,这种杀手危险警报装置叫起来的时候当然和现在的感受不同。具体体现在……虽然他现在的每一个象征了理智的脑细胞都在尖叫着要他马上拉开距离、并疯狂痛斥他刚刚应承下来的行为,但奇犽却仍旧全身僵硬地坐在那儿。无数个念头像碳酸饮料里嘭哧嘭哧往上冲的小气泡一样在他脑子里飞来飞去,跳跃而断续,在这样的只言片语里他很难把它们组织成连贯的想法。但管他呢。

他用力、非常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它关在了胸腔里,好像这么做就能获得些巨大的勇气似的。他的胸口鼓噪着,听不清楚究竟是叫嚣着什么,心脏的轰鸣已经淹没了一切。靠,都还没亲上去,他整个人就已经热得快要人间蒸发了。

小杰并没有在这段时间里催促他。奇犽慢吞吞地移动眼珠看了他一眼,小杰正望着远处的一只山雀发呆。那只山雀有着长长的尾巴,黑白相间;在他们的视线里这只山雀忽然飞了起来,尾巴翕张,像是翩跹错落的黑白棋盘。它没飞多远,落在了另一棵树上,尾巴从树枝上长长地垂下来。奇犽绝佳的动态视力看见它亲昵地和另一只山雀互相蹭了蹭脖颈,然后啄了啄对方的喙。

小杰的目光慢慢地移到了奇犽的脸上,然后又慢慢地移了回去。

奇犽:“……”

大概是过热的脑髓终于烧断了他脑子里的那根弦,他伸出手,扣住了小杰的肩膀凑了过去,把他们本来就不算远的距离缩到最近。

小杰的皮肤是一种均匀的浅麦色,他背心里的锁骨上有些隐约的晒痕,这得益于鲸鱼岛得天独厚的阳光和日晒,他并不算黝黑,这种肤色只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健康的十三岁小孩儿。奇犽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海风的味道,并不咸也并不腥,但是奇犽就是觉得那是海风的味道。

说不定小杰在睡着的时候会变成一只海鸥,在海风里穿梭一会儿再飞回来。

大概是太过紧张,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在出现在奇犽脑子里的时候,他也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反而顺着这个突发奇想继续往下设想了一下海风是会怎样掠过这只梦游中的海鸥的翅膀,拂动那些柔软的毛羽,就像要亲吻它一样。

是的,亲吻。

大概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比喻让他谜一样地获得了一些谜一样的勇气,虽然心跳的轰鸣声已经达到了能够盖过飞机起飞的程度,奇犽仍旧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他微微偏过头,在小杰的额角上亲了一下。

小杰有些疑惑地动了一下。奇犽顺着他的动作,又亲了一下他的鼻梁,可能是动作大了些,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啾”。

小杰大概也听到了,证据是他的呼吸忽然变得有些谨慎,他伸出手来,迟疑地握住了奇犽的肩骨。奇犽猜想可能是那声“啾”让他忽然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应该害羞的过程。

这个猜想在下一个亲吻落在眼角的时候得到了证实。小杰用力且飞快地扑扇了一下眼睫,长长的睫毛打在奇犽的嘴唇上,却还是没能阻止这个短暂的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他柑橘色的眼珠里亮起了一点水光,明亮澄澈,奇犽非常喜欢他眼睛的颜色。什么,他没说过么?那再亲一下表示他的喜爱好了。

最后一个吻落在右脸的脸颊上。小杰笑起来的时候右侧脸颊会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酒窝。呃,也许算不上酒窝,总之是一个笑痕。奇犽准确地找到了它的位置,并把嘴唇印在了上面。做完这一切以后他所得到的谜一样的勇气也终于全泄光了,他以一种险些要扭伤脖颈的速度飞快地扭过头,用力地吐出了他一直关在胸膛里的那口浊气。

他险些以为自己要憋死了。

这个时候憋气带来的后遗症终于反馈上来,奇犽觉得眩晕,窒息不至于,但他在大口呼吸以后仍旧改变不了堆积在大脑里的晕眩感。滚烫的热意从脖颈一路烧到眼角,即使是悠悠吹拂着头顶的林风也没能改变这一窘迫的现状。

在任凭自己烧了一会儿以后奇犽总算破罐子破摔了。好吧,他其实也是很好奇的。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十三岁男孩儿,正是一个对大人的世界本能好奇的年纪。奇犽比同龄人都要更早熟,这得益于他与众不同的家庭环境和教育方式,但他早熟的内容显然不包括恋爱。所以——所以,他其实也蛮好奇接吻和单纯的亲吻有什么不同,除了位置以外的。

在他总算觉得呼吸顺畅了一点儿以后,奇犽终于能够把目光慢吞吞地移回去了。他略微有些忐忑,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忐忑。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毛病才陪小杰一块胡来。

他在挪回视线的过程中没法控制地想起了刚才的一切。小杰的皮肤相对于奇犽来说总是有些微烫,很软,嘴唇贴在上面的感觉有些微妙。奇犽没法说清楚这和亲吻别人的脸颊究竟有什么不同——他想是有一些不同的,只是他没法用语言表述出来。

原本奇犽是打算一鼓作气,在亲完脸颊以后顺势落在小杰的嘴唇上的,但他失败了。好的,他现在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败了,他光是这么想一想就已经觉得自己的大脑要超负荷爆炸了,奇犽现在怀疑自己可能已经红成了一只熟透的被滚水烫过的番茄。

他的目光慢吞吞地漂移,掠过树干上一条参差斑驳的纹路,草叶上一颗即将被蒸发的闪闪发光的露珠。远处草色山影叠成峦嶂,婆娑树影被风簌簌摇动,蹦跳着滚下雨珠般跳落的光影。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熟透的被滚水烫过的番茄。

还冒烟了。

番茄们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冒烟的那只颤巍巍地伸出手,颤巍巍地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奇犽眼睁睁看着白烟一缕缕地从他耳朵里冒出来,忽然怀疑他是不是会就这么过热烧坏。他问道:“还要继续?”好吧。他没资格说人家,他自己的声音也颤巍巍的。

小杰点了点头。

奇犽停顿了一会儿。他倒是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小杰的求知欲望仍旧如此强烈,换做是他可能就直接举白旗放弃了。他有些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也说不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总之,他一直没搞懂过小杰有时的想法,但他现在已经快要连自己的想法也搞不明白了。

搞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奇犽并不像小杰那样凡事都要刨根问底。

稠软的奶昔似的的情绪像涨潮一样慢吞吞地在他的胸腔里流淌,弄得他的心脏有些发胀,发沉,却又发甜。

奇犽隐约意识到了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包括彼此的反应,似乎都并不是一对要好得能为对方付出一切的好朋友所应该做的事。事情的走向有点奇怪,这和当初他们认识彼此时候的预期并不太一样,或许从奇犽点头的那个瞬间开始就不一样了。

他有些不高兴地把这个念头丢到了一边,像把喝完的芒果奶昔杯子丢进垃圾桶里去。呃,这个说法可能有些引人误会,不过他并没有生气。这种不高兴的情绪也并不是针对小杰的,只是针对他自己。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都不是一个剖析自我的好时机。奇犽慢慢地把这些纷乱的情绪压进心里最底层。

他转过头。他们的距离并没有彻底拉远,只是拉到了一个比较方便彼此呼吸以免窒息而死的程度。

奇犽看着那双柑橘色的漂亮的眼睛,他叹了口气似的把胸腔里的浊气换走,然后在里面关进新的勇气。

晕眩感这一次更快地占领了他的大脑,他感觉这些细微的眩晕像一些自由自在的悠闲鱼类一样在每一根神经之间游动。事实上,奇犽的肺活量虽然比不上小杰,但也足以让他在水下或者更严酷的环境闭气个五六七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感到眩晕,绝对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但奇犽现在顾不上它到底正不正常,他微微偏头,细微的暖洋洋的吐息在两个人之间狭小的缝隙里徘徊,还差一点儿。

奇犽狠了狠心,然后彻底贴了上去。

这个过程很轻柔,可他却又莫名觉得很重。如果硬要形容,轻得像把两朵棉花糖相触,拉扯成丝绒一样的边缘互相黏合,最后难以分开;可又确实很重,重得像两颗行星的对撞,下一秒就会导致毁灭性的星系级爆炸。

爆炸后产生的星云与烟幕充斥了奇犽的整个大脑,热、烫、晕、沉、简直要到了无法呼吸的程度——哦,他现在确实没在呼吸。

他贴了一会儿。小杰的嘴唇非常软。大概是脸颊的十倍左右。可能是没有喝水的缘故,他能感受到他嘴唇上的纹路。并没有到干裂的程度,但不知道为何,奇犽还是很想张开嘴为他把嘴唇上的纹路舔掉。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并成功地让自己的脑子更烧成了一锅咕嘟咕嘟冒泡的……糨糊?岩浆?管他什么呢。总之他现在已经完全无法——

小杰忽然动了一下。他慢腾腾地挪了挪,奇犽能感受到他嘴唇上的那些纹路擦过他自己的嘴唇,这个过程让奇犽感觉自己所有处在工作状态的神经都跳过了一大串电流。然后小杰停了下来,他微微侧着脸。

奇犽感到他相贴的嘴唇微微张开了一条缝。

——无法正常思考了。

他呆滞地感受着小杰的动作。一点柔软而湿润的、明显不属于他的东西从唇缝里探了出来,然后胆怯而迟疑地在奇犽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非常轻、非常慢、非常小心,非常——非常可爱。奇犽没想过这几个形容词有朝一日居然能用来形容小杰。这着实太不可思议了。但他下一秒又想到比这更不可思议的大概是他们居然接吻了,而且这个吻还接得非常慎重非常认真。如果把这件事告诉与小杰刚认识的他自己听,奇犽不确定他会不会选择把自己打爆。

也许会吧,不过……

他储存在胸膛里的勇气忽然像活过来了似的,促使着他闭上眼睛。即使他闭上了眼睛,那双柑橘色糅杂着蜜糖的眼珠也仍旧在眼前闪着光。他闭着眼睛,手指从小杰的肩膀移到了他的后颈。然后他也微微偏头,张开了嘴。

他感觉到夏末的燥热裹着风在脸颊吹过。他感觉到一点光斑挤开叶片的群船落在他的眼皮上。他感觉到小杰的睫毛扑扇扑扇,挠在他眼睑,挠得发痒。

蜂蜜一样的情绪涨潮似的漫过他的整颗心脏。眩晕、窒息,无所适从。

可甜蜜得让他根本不想拒绝。

所以接吻和亲亲到底有什么不同?奇犽想。

大概——

好吧。他即使做了这些,也并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他选择把这句话问出了口。而被提问者唇色尚且带着红润和水光,他挠了挠头。

“我不知道。”他坦然地说。

奇犽又差点被他噎死。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不是都对比给你了吗???”

小杰想了一下,仍旧非常诚实地摇头。

“呃,我……还是不知道。”过了一会儿,他说。

“不过我知道奇犽是不一样的。”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欢快起来,“奇犽一直都是不一样的。”他高兴地说。

奇犽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自己又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烫过水的番茄。他捂住脸,发出了一声被打败的呻吟。

“杰·富力士——”他大声地说。并再次清楚地认识到确实是有什么不一样了。至于究竟是什么不一样,奇犽下意识地没有在这个时候剖析。

总会知道的。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他想。时间还很长——

他看着小杰。

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至少现在,他还一点都不想和他分开。


阳光挤开树叶,跟着风轻快地钻进树荫里。落在少年们细碎的发梢上。这个时候很好。正是一年四季里最好的时候。这个时候,还什么也没有发生。



END.



后记:


在欧美圈吃了一圈粮食回来以后我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文风变得一股子欧美味了,希望大家不要打我。

本子完稿啦,现在就等插图嘻嘻嘻嘻。大家一起为卅爹打call吧


2017-09-18 评论-41 热度-749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41)

热度(749)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