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 19-21

久等了!依然是向哨&先婚后爱。




19


塔的人很快来善了后,奇犽把不死鸟残存的样本交给他们,看着他们将希特妮塔的尸体蒙上白布,又将几个希特妮塔的情妇押上车,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去洗澡。”奇犽扭头对小杰说了一声。

小杰略有迟疑。

“还不去?你不是嫌头发上有酒气么?”奇犽道,“快去。”

小杰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奇犽走了几步,跌坐在沙发上,埋头叹了很长、很无声的一口气,半晌,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

“疾风。”他低低地说。

雪豹卧在他身侧,尾巴有气无力地一摇一晃,听见主人叫自己的名字,直起上半身来。

但奇犽只是说:“回去。”

雪豹顿了顿,走过来舔了下他的手,就钻进了精神屏障里去。这祖宗今天难得听话,但奇犽没有要高兴的意思,他瘫在沙发上,抬头看着自家的天花板,看了许久,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飞来转去的那些昏昏沉沉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小杰没洗多久,很快就裹着一身的热气水汽从盥洗室里钻了出来。

奇犽正在煮牛奶,奶锅里的乳白液体咕嘟咕嘟地冒着微微的泡泡。他听见响动却没回头,抬手将奶锅里的牛奶倒进玻璃杯里,加了两勺蜂蜜。

“过来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我给你把五感调回正常,然后……告诉你一些你可能想知道的事情。”


“我姓揍敌客。”奇犽说,“来自一个暗杀家族。家里上到爷爷下到最小的弟弟,全都是做的杀人的行当。”

“我是这一代天分最高、最受期待的继承人。”

“嗯,换句话说,我也是个杀手。”

沉默。

半晌的沉默过去,小杰舔了舔唇角的白沫,疑惑道:“然后呢?”

奇犽一懵:“什么然后?”

小杰也很懵:“就是然后啊?”

奇犽:“……你这家伙真的知道杀手是什么吗?我们家为了钱,什么人都敢杀哦。”

小杰挠了挠头,牛奶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把奶杯放在茶几上,侧过身收起腿,看着奇犽。

“我知道啊。”小杰说,“我又不是没出过杀手相关的任务……所以嘛,奇犽是个杀手,然后呢?”

奇犽愣了半晌,才忽然失笑。

“你……”他想了想,却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又重复了一次:“你真是……”

他想了半天,才终于想到一个形容词:

“你真奇怪。”



以前也说过,奇犽是翘家出来的。

塔对他的家里情况大概是知道的,雄霸一国的庞然大物暗杀世家,凭借吊诡的暗杀体术横走天下。但塔也毕竟是一个大陆的核心塔,囊括了一个大陆近乎所有的精英,哪怕是揍敌客家族也必须对它怀有忌惮。揍敌客家族后来对他采取了一种近似默许的态度,大概也是因为塔这边强硬地为他顶下了一部分压力。

所以奇犽也一直没脱离塔,老老实实出任务,也多少有一点回报的意思在里面。


“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奇犽比看起来厉害。”小杰捉过他的手,分开他的五指,从掌心一直划到指尖,分析道:“茧这么厚,完全不像一般的向导嘛。”

奇犽任他摆弄,“你这家伙什么意思,我看起来不厉害吗?”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奇犽就忍不住觉得自己幼稚,但好在小杰似乎不这么觉得,他认认真真地回复道:“奇犽长得这么好看,第一眼看上去当然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啦。”

奇犽:“……”

他放在小杰手心里的手没动,另一只搭在身侧的手指却忍不住微微蜷了一下。为了掩饰混乱的心跳,奇犽漫不经心地捉过小杰的手,放在手里打量:“你的茧也不少啊。唔,”他的手指沿着指根和指节轻轻划了两圈:“不过你比较擅长肉搏吧?除了肉搏,经常使用的大概是一种棍型的武器……平时把它甩出去用……这么细,什么武器?”

小杰的手随着他的动作微微缩了一下,很快点头:“钓竿!”

奇犽:“……”

不太明白现在的S级哨兵培养方针。

小杰挠挠头:“不过枪也还可以,我视力不错。”

哨兵有视力不好的吗?

奇犽失笑,抠了抠他的掌心,就放开了手:“去睡吧。”

小杰眼疾手快把他捉了回来:“等一下,奇犽,你说的你有抗药性,也是因为你是杀手吗?”

奇犽没想到他会这么纠结这件事,想了下才道:“嗯,习惯了,从小吃的东西就都是加料的。”他玩笑地拍了下小杰的手背:“所以刚开始吃你做的那些没加过特殊料的食物,还觉得有些不习惯呢。”

这句玩笑话没有得到回应。奇犽有些困惑地又拍了下小杰的手背:“小杰?”

“是不是很危险?”小杰抬头看着他。“当杀手。”

他坐在沙发上,奇犽站着,高度差骤然拉高。小杰抬着脸看他,俊美的面容竟因此显出几分认真的稚气,睫毛修长,柑橘色的眼珠被灯光烘得发暖,一眨两眨,奇犽才忽然发现他睫毛尖兜着的几颗金粉还嵌在其间,像是一张捕梦网,在夜河之间一捞,便捕啄到了坠落的繁星。

完了。奇犽心想。

我想吻他。

他别开目光:“其实还好。”他轻松地做了个大力士的手势,“也不看看我是谁。”

“骗人。”小杰说,“你的家人一定很过分。”

奇犽忽然语塞。

他试着去回想两岁以前母亲慈祥温柔的面容、他曾经吃到过的那些正常孩子吃的甜美的饭食、他用来玩耍但后来不知所踪的小恐龙,却发现已经很模糊了,甚至还没有基裘边尖叫着“妈妈爱你”边往他身上落下的那道道鞭痕来得清晰。

“……没什么。”他最后说,“这是家里每个人都要经历的。”

“可这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经历的。”小杰说。

奇犽发现他无法反驳这个人。

……以前是怎么才会觉得他嘴有点笨的?

其实奇犽自己并不在意这些,应该说,他早就习惯了,也很早就过了渴望正常孩子生活的年纪。再者,他已经从那种生活里脱离很久,早就已经不在意了。

现在就很好,吃的是正常人吃的不加料的食物,睡在不必担心头顶有巨石滚落的柔软床铺,即使做的工作倒不是正常人会做的工作,可对于他来说,也足够驾轻就熟,甚至轻而易举。

最重要的是……

“奇犽。”小杰很认真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很认真地说,“你能不能蹲下来,我想抱你一下。”

奇犽看着小杰,小杰也看着他。

这无声的僵持没有持续太久,奇犽就妥协了。他沉默地俯身,重新坐下来,沉默地让小杰抱住了他。

小杰张开双臂,像一颗发光的恒星偎进他怀里。

夜很静,也很深了。这个星球有一半的人正陷入最深的酣梦,阳光在远离他们的另半边世界里欢歌,冷寂的夜却像最沉的陈酿,将这半边的人困宥在甜美的黑暗之中,拉拽着他们往更深的地方沉去。

而在这浓郁的黑暗之中,仿佛只有一盏小小的灯尚且还醒着,在梦境之外清醒着,站在角落之中,站在相拥的体温之外,像一只躲进蜗壳之中一闪一烁的萤火虫。

光芒浸沐之间,奇犽嗅到小杰还没干透的微湿发丝之间的洗发露气味,与他身上散不掉的一股杳杳柠檬香味,还有……一点点的奶香。

太近了。他想。也太烫了。

奇犽听见自己问:“你在同情我吗?”

小杰的头在他肩膀和颈窝交接的地方摇了摇,因为刚洗过而软趴趴带着水汽的发丝扫过裸露的皮肤,有些发痒。

他很认真地说:“我在心疼你。”

奇犽一时间,几乎丧失了言语的能力。他张了下嘴,却觉得喉头被什么堵住了,堵得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说这些你都不害羞的吗……”

心疼。他想。

……原来这个词也能被用在我身上。

“我们要是能早点遇见就好啦。”小杰大概是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害羞,继续很认真地说,“在奇犽还很小的时候就遇见,我一定说服你的家人,然后把你带出来,带去鲸鱼岛。鲸鱼岛很好玩的,米特阿姨也一定会很喜欢你。”

奇犽呼吸稍微停了一下。他问道:“鲸鱼岛是你的故乡吗?是……你精神领域里的那座岛?”

“对呀。”

奇犽顿了顿:“……很美的地方。”

“实景比精神图景更好看。”小杰的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秒,然后上下抚摸一下。

奇犽笑了:“这是什么,哄我睡觉吗?”

“嗯。”小杰把脸埋在他颈窝里,手指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脊骨,节奏缓慢,像是首安然的摇篮曲:“以前我睡不着的时候,米特阿姨会这样哄我睡觉。”

奇犽沉默地任他拍了自己一会儿,忽然鬼使神差道:“既然是要哄,该到床上去睡才对。”




20


希特妮塔的死因是服毒。

就像死士一样,她的某颗后槽牙里藏着一粒毒囊。在知道没有胜算的时候,她就咬爆了那颗毒囊。在其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她就死去了。

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传奇一生叱咤风云的女人,手握权柄、脚踏荆棘、喜怒不定,就连死去的时候,也肆意妄为得仿佛一朵罂粟,给塔与警方留下一堆烂摊子。

奇犽和小杰两个S级搭档出马,居然也没能搞定她,不过好在任务是完成了,他们成功将不死鸟的样本带回给了医疗处研究。只是没能活捉希特妮塔反而把人给逼死了,这事多少变得有些棘手。

雷欧力拿了不死鸟样本就兜头扎进了实验室里,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小杰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一个一米九几的大个子钻在各种试验器械里忙来忙去,肩上被一只细长的手拍了拍:“小杰。辛苦了。”

酷拉皮卡抱着一堆资料,看起来是刚路过,准备去处理别的事。小杰和他打了招呼,闲聊了一阵,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酷拉皮卡,之前和我一起出营救任务的三个哨兵,现在都在塔里吗?”

酷拉皮卡在手腕终端上戳了几下,道:“两个出长途任务去了,现在不在,有一个还在疗养,就是塔的附属医院,听说最近情况好一点了。你想去探望的话,这几天就可以去。”

“好的,谢谢。”小杰点点头,目送他匆匆离开。他正盘算着待会儿去买点日用品,忽然酷拉皮卡又远远地叫了他一声:“小杰!我突然想起来——”

小杰莫名其妙地应了一声:“什么?”

酷拉皮卡站在楼梯口,远远地喊:“塔里给你们安排了照结婚照,你们准备一下啊——”

小杰:“……”

雷欧力耳朵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脑袋上顶着两张资料,手里拿着烧瓶,从窗户里探出来一个脑袋:“什么什么?你们要拍结婚照??”

小杰:“……”

酷拉皮卡可能是故意的,小杰的动态视力清楚地看见他漂亮的眼睛弯起来,目光一动,往他身后扫了过去:“你听见了吗?奇犽?”

小杰:“……”

熟悉的轻盈冷香缓缓飘过鼻尖,一个人从他身后走上前来,在他身边站定,侧窗的光让他的影子徐徐投下,他生得高,影子便将小杰拢在其中。奇犽双手插兜,道:“嗯,听见了。什么时候?”

酷拉皮卡回道:“今天明天都可以,看你们方便吧。”

“那今天下午?待会儿和明天都有事。”奇犽询问地看了小杰一眼,小杰点了下头。

酷拉皮卡在终端上戳了几下,“好。摄影师下午会联系你们。”

奇犽微一颔首,小杰看着那漂亮的下颔顿了顿,转向自己:“走吧。”

小杰应了一声,眼瞅着那漂亮瘦长的手指伸过来,依稀是要牵的意思。他在战场上灵活自如、能肉搏能开枪的手指忽然就像灌了水泥似的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瞅着奇犽干燥洁净的手指伸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迟疑了一下,然后抬了起来,轻柔地给他整了一下衣领。

那动作很小心,奇犽的指尖全程完全没有碰到他的皮肤。

“收到里面去了。”奇犽说。

“呃……谢谢。”小杰说。

“先走了。”奇犽转了目光,扫了一眼雷欧力和酷拉皮卡,伸手挥了一下权作招呼,小杰便跟上他,木手木脚地跟着他往前走。

雷欧力:“……”

酷拉皮卡:“……”

雷欧力一脸狐疑地往两个人的背影扫了扫,又见鬼了似的回去看酷拉皮卡,组织语言半晌,最终道:“他们俩都落枕?怎么一块同手同脚??”

酷拉皮卡:“……你还是回去做你的研究吧。”




21


这乐子可真大,契约婚姻还带拍结婚照的。塔也是很豁出去了,就差把“求你们了把日子过下去吧”拉成横幅挂门前了。

奇犽差点被自己脑内的吐槽逗笑,面上还是努力维持了一副四平八稳的模样,问道:“你有西装吗?”

小杰看起来正神游天外,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

他目光还是看着外面的,点头的时候视线往奇犽这边本能地晃了一下,抬到下颔的位置,犹豫了一下,就不动了。

奇犽抿了抿嘴唇,道:“……他们之前说准备待会儿审那几个女人,去看看吗?”

小杰道:“走吧。”

审讯处在医疗部楼上,两个人又沉默地爬楼梯。

奇犽边爬楼梯,边思考事情是怎么到这一步的。

倒不是说他们俩昨晚睡了,他才刚意识到自己心意,虽然无法否认确实多少抱有一点想法,可怎么想也不至于就饥渴到这个地步。奇犽有些搞不懂自己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才会鬼使神差说出那句话。

但事实是,他确实说出来了。

而更让他搞不懂的是,小杰在沉默了让他如坐针毡的两秒以后,答应了。

所以他们就睡了同一张床。

可能是熬夜使人头脑昏沉,可能是牛奶醉人,总之……他们弃房子里那么多的房间不顾,挤在同一间房间里,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虽然只是盖盖棉被,互道晚安,就各自睡自己的了。一点额外的事情也没发生,但事情即使只是发展到这一步,也非常谜了。

其实如果只是单纯睡了同一张床,也没什么。好朋友之间在秉烛夜话之后抵足而眠也是蛮正常的事。可比较奇妙的是——

今早奇犽醒来的时候,先感觉到的是与自己迥异的、稍稍高温一些的体温,然后是一道匀称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扫在下颔处。睡着了不觉得,从梦中醒来到意识渐渐清醒的过程之中,尤其是在他倏然意识到这道呼吸是属于谁的瞬间,它的存在忽然就鲜明起来,不止是下颔,顿时连带着脖颈一片过去都像有一队细脚伶仃的蚂蚁排着队悉悉索索地爬了过去。

奇犽感受了一下这道呼吸的频率,和缓深长,觉得小杰大概是还没醒。

他心里一动,忽然很想仔细看看对方的睡颜。趁着小杰还在睡觉多看两眼,这家伙是哨兵,对于一切的视线窥探都敏锐得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于是他就睁开了眼睛。

对上了小杰睁开的、正看着他的双眼。



奇犽:“……”

小杰:“……”

这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这家伙到底醒了多久了?是和自己同时醒?还是……

奇犽抿了下嘴唇,偷眼瞟了小杰一眼,黑发青年正专心致志埋头爬楼梯。

……

但是刚刚好像看到这家伙飞快地把目光收回去了。

错觉?

奇犽虽然不是哨兵,但他对自己经受揍敌客家锤炼出来的身手与直觉还是很有自信的。谦虚一点说,他觉得自己除了五感稍弱,其他方面并不比哨兵差。

昨晚过得混乱无序,奇犽一直没来得及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情捋一捋。但他之前一直下意识地觉得是他单方面产生了契约之外的感情,可现在奇犽仔细想一想,竟又觉得,说不定这件事还有一点别的可能性。

奇犽突然萌生了一个多少让他觉得有点害羞,但却很让他心情愉悦的想法。

这家伙……到底偷偷看我多少次了?



TBC.


小杰:暗中观察

图依然来自习爸!我怎么就这么爱习爸啊QAQ

2018-02-12 评论-47 热度-594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47)

热度(594)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