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36-37

小杰生日快乐!

本来想努把力赶完结。但是……事实证明是痴人说梦……………………

本章其实好像不太适合用来做生贺,但,但是,我,我尽力了,那个……



36

到达邻城的时候是清晨五点左右,这座陌生的城市还在沉睡,他们下车从打着哈欠拉开闸门的老板那里买走了两束花。墓园在市郊,面积很大,空气中带着湿润的泥土气味,草木上尚且凝结晶莹的露珠。奇犽和小杰和守园人打了招呼,向墓园深处走去。
小杰的精神说不上很差,他好像也不太悲伤,反而有一点微妙的亢奋,仿佛他的痛楚都凝结在了昨天晚上痛快的泪水之中,蒸发不见了。奇犽不确定小杰这样的状态是不是说得上好,他也不好在这个时候给小杰仔细检查一下精神状态,只能暗自留心。
凯特的墓在墓园比较深的地方,奇犽随便找了个话题:“对了,还没和你说那小姑娘的事。”
“啊。”小杰应了一声,“她都说了什么?她还记得多少?”
他应对正事的态度很积极,并没有超过应有的冷静,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奇犽道:“大部分都忘了。”
小杰也不意外:“果然啊。我的记忆都含混不清了,怎么能指望一个这么点大的小女孩。”
“唔,不过还是有记得的东西的。”奇犽道,“她说,记得‘蓝色的玻璃珠’。”
小杰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重复了一遍:“蓝色的?玻璃珠?什么意思?”
奇犽耸了耸肩,“还不知道,护士拿了蓝玻璃珠到她眼前,她说不是这个。”
小杰困扰地挠了挠脸,“很难说这个线索有什么作用啊……”
奇犽摇了摇头:“一定有什么含义。在遭遇了这些事以后,对其他都丧失了记忆,却偏偏记得蓝色的玻璃珠,这样东西一定对她很重要。即使是有人给她刻意下了暗示,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小杰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将手上沾满水珠的新鲜花束轻轻整理了一下,将其中一朵白色雏菊的位置微调后,他把花束递给了奇犽,然后站定。
奇犽疑惑地跟着停了下来,看着他的哨兵摸了摸夹克口袋,从胸口内袋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照片。
那张照片显然已经很脆弱了,用“一张”来形容它可能不太妥当,应当用“半”来说会更为严谨,整张画面充斥着斑驳的小小黑洞。奇犽接过了这张被烧得只剩下半边的老旧照片,垂下眼,视线从烧得坑坑洼洼残破不堪的边缘看到画面上仅存的两个女孩交握的手和同款裙装的下摆。
照片这种东西,因为材料的缘故,要烧是十分方便的。简单说就是烧起来的时候火焰蔓延的速度真的非常快。照片的主人大概是在点燃了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但等火扑灭,照片也只剩了残存的这么一点。
奇犽的手摩挲了一下泛黄氧化、带着一点烟熏火燎气的相片表面,抬眼问:“另一张呢?”
据小杰说的,博娜耶藏在相框里的的相片,应该有两张才对。
小杰道:“没有。”
奇犽一愣:“……什么?”
小杰接过了奇犽手里的花束,重新迈开了脚步,十分平淡地道:“没有第二张。我骗她的。”
奇犽这下是真的实实在在地惊住了,站在原地,小杰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他没跟上来,回头看了奇犽一眼。然后他叹了口气。
“你想问什么,奇犽?”小杰道,“边走边说吧,快到了。”
奇犽沉默了一下,问:“你诈她的?”
“嗯。试试而已,我没想到她会承认。”
“那那些描述?”
“胡扯的。”小杰说,“不过我们塔确实有几棵很高的玉兰花树。博娜耶的办公室窗户也正好可以看到那些花和花后面的窗户。”
奇犽又沉默了几秒,再次问道:“那么你怎么会联想到黛西可能就是那个女向导?”
这个问题是核心,奇犽明显感觉到小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他道:“直觉。”
奇犽:“……”
小杰看了他一眼,他背后的逶迤苍翠色映得他的眸色格外无辜:“是真的。”
一股好久没有涌上来的荒谬感洪水般把奇犽从头冲到脚,先前在听到小杰所说的“我骗她的”那一瞬间兜头从下而上窜上来的那缕寒意瞬间被冲散了大半,混合着搅拌成了一锅莫名其妙和无可奈何。奇犽憋了憋,还是忍不住道:“你认真点。”
“是真的啊……”哨兵看起来竟然还有点委屈,他道:“真的是直觉。不过硬要说的话,我只是在赌黛西背后的刺绣纹身是为了掩盖住她的伤疤而已。”
女向导的后背有伤疤,这也是小杰在与她和凯特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才知道的事。先前塔里也不是没有八卦流传,小杰也不是没听说过,但都止于流言,并没有人去问她那条狰狞的烧伤的来历。
当然现在他们都知道了,这是黛西童年的那场火灾留下的。
“我听说是有人救了她。”小杰说,“不过不知道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奇犽也不知道,但他理解小杰的担忧。一个势力曾经强盛到能够让手下人接二连三混进塔这种军区重地的组织,虽然目前只发现了两个,但不排除还有其他人手混在塔里的可能。
奇犽安抚他道:“没事,暂时不用担心。”
介于他很早就已经和酷拉皮卡通了气让塔加强了警戒,奇犽目前对这件事还不算特别忧虑,当然仍旧没有放下怀疑。只是奇犽对塔的能力目前还是保持在信任值水准以上的,或者应当说他不是信任塔,只是信任酷拉皮卡的能力。后者还是相当可靠的。
他将那张薄薄的脆弱的照片放进了内袋,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略有歪斜的怀中的花朵,换了个话题:“快到了吗?”
满打满算他们也走了有二十分钟了。小杰道:“到了。在那。”他伸手指给奇犽看,“那里就是凯特住的地方。”
奇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轻声问道:“你还难过吗?”
这个问题问得很有小杰的水准,大约是奇犽发现自己和小杰待多了,多少沾上了些对方爱打直球的习惯。当然近日来的各种糟心事让奇犽已经厌烦了迂回的方式也是缘由之一。
小杰摇头道:“还好。我知道凯特不会想……”
他的声音极其突然地顿住了,和他的脚步一起,停滞在原地。
他皱着眉,死死凝望着那个方向,奇犽疑惑地看了看僵硬的小杰,又扫了一眼他所凝视的方向。很遗憾的是他的视力实在比不上五感敏锐的S级哨兵,看了三秒也没能看出所以然来,只能开口问:“怎么了么?”
小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过了三秒,他猝不及防将一直珍惜地抱着的手中的花束猛地扔开了。白色的玫瑰、雏菊和风信子被摔落在地,摔出淋漓澎湃的一场小雨,撞折了几支娇嫩的花枝。但拜祭人显然再也没有心思管它们了,在花朵落地之前,他已经以飞快的速度朝那座巍峨站立的墓碑冲了过去。
在墓地之中疾行是非常不礼貌的事,奇犽没料到这个发展,他弯腰拾起那束花,朝小杰的背影追了过去。
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在他心里逐渐升起,与近日来所发生的每件事的疑点一起,徘徊缭绕。
这种不祥的预感在看到小杰的背影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他们面前是一尊汉白色的大理石墓碑,碑脚边摆了几束花草,金色的字样镌刻其上,墓碑的照片上一个银色长发的青年面目冷漠,唇角抿直,显出一副不善言辞、雷厉风行的模样。相对于他的墓碑来说,他出现在上面的模样实在太过于年轻了。在来到这里以前,奇犽只在塔的资料里见过他的照片。
但小杰没有看着这尊墓碑。
他惊疑不定地死死看着脚下,视线定在那个焦点分毫不动,他英俊的眉目在这一刻骤然显出一种仿佛上了一层石膏般的僵硬与无措来,连睫毛都纹丝不动地凝固着,唇角紧紧抿着,绷成一道陷入阴影的直线,几乎显得阴戾逼人起来。年轻的哨兵死死地盯着他脚边的一点方寸之地,仿佛要把他的视线凝成两束怒然的火,将那里烧穿成洞。数十秒后,他大概是确定了某些事实,那股惊疑缓缓凝结成了愤怒。可这并不像先前在铁盒子里奇犽透过精神丝感受到的海啸般的狂怒,如果硬要形容,现在小杰的情绪就像一潭平静的水。水面上连一丝涟漪也没有,可奇犽却能很清楚地感知到水下藏着随时可能将人撕成碎片的漩涡。
奇犽知道他在愤怒什么。
那里土壤湿润,松松地掩着。一朵黄色的野花被折断了茎,蔫耷耷地躺在一边。
有人,翻过这座墓。
风徐徐地、不关己事地掠过偌大的墓园,苍冷的露珠吻过草叶的睫毛尖,这里过于安静了,安静得除了呼啸的风声,连几只天堂鸟哀戚的啁啾声也停了。空气沉沉地挤成压抑的一团,铁球般沉甸甸地缩在心房的角落里。在这暴雨将至的一刻,奇犽听见小杰突兀而生硬地、不容置喙地道:“我要打开这里。”
奇犽犹疑了一瞬,点头道:“嗯。”
墓碑上银发青年平静地注视着两个青年,眼眸深邃,仿佛看透又看淡一切。他陨落的彗星般璀璨而过于短暂的生命早早地永恒凝滞在这苦涩的尘世万千里,静止着时间,静止着沉默的真相。



37

事实再一次证明,小杰一旦固执起来会非常可怕。他陷入一种完全不听劝的状态,任何悖逆或者反驳他做法的人,无论对方是出于好心还是假意,也无论对方的言论是强硬还是有理有据,小杰都只是执意地、以一种凛然的气势往他认定的目标前进。完全没有人能够在他前进的轨道上让他改变主意。
这一点,奇犽很早就已经领教过了。对于小杰这样的性格特征……或者说某种程度上的性格缺陷,年轻的向导暂时还没有想出什么特别好的方法来应对,目前他习惯采取的是迂回政策。倒不是说奇犽就习惯示弱了,只是在这种特殊情况,奇犽更倾向于选择不会刺激小杰的处理方式,在非原则问题上尽量顺着他,以免刺激他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的精神状态,出现更糟糕的问题。
至于要挖墓这件事,鉴于有人先动过了前任首席的坟这件事实在能让人联想到非常糟糕的事,小杰周身的杀气和怒火也是非常好理解的。
只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确实不能说得上好,奇犽只能叫来了守园人,又联系了这座城市塔的分部,说明情况后在看着他们动手挖坟的过程中,站在全程死死盯着他们的小杰旁边,提着心暗中观察他的状态,以防一有情绪不对劲就拦住他抓住他的手处理。
小杰站在他旁边,他的情绪明显不对,眼睛全程盯着工作人员的每一个动作,全身绷直,肩膀线条非常僵硬,双臂不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手指无意地攥成拳,肌肉群组都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
但即使如此,他的情绪还暂时没到马上就要崩溃、无法克制的地步。他还在努力压抑着自己,呼吸用力地放慢,这是他在控制情绪的体现。
奇犽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拇指安抚地在哨兵的手背上反复蹭过。小杰没对他的安抚做出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他的视线持续地锁在工作人员挥动的铁锹上,看起来已经完全无法分出额外的精力和注意力来给其他的事了。
奇犽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加大了扣住小杰手腕的力量,直到握得几乎手指都有一丝酸痛了,小杰才抬眼看了过来。
奇犽放松了手的力量,拇指的指腹重新轻轻地、温柔地抚过他的手腕内侧。没事的。他做了个口型。
小杰的睫毛颤了一下,冲他扯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反手抓住了奇犽的手,用力地抓了一下。那一下抓得奇犽都有些吃痛。然后小杰松了手。
奇犽也松了手。小杰还能对他作出反应,姑且还算一件好事,但是相对于他的反应能力来说这样的反应其实已经有些迟钝了。他不知道凯特的墓地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老实说,对于居然有人敢在塔的眼皮子底下盗挖战死的前任首席哨兵的墓地,他心里的惊疑和狂怒一点不少。即使奇犽从未见过凯特,但这不妨碍他从小杰的描述、从各种资料途径之中了解这个已经战死的哨兵,并且勾勒出一位栩栩如生的、雷厉风行的哨兵的模样来。
虽然他不认识这位哨兵,但他依然愿意给予他最大的尊重。
这样一位为塔尽心谋划、几乎牺牲一切的首席哨兵,死后却连最基本的安宁也未曾得到,这件事本身足以让任何一个塔里人暴怒。
只是小杰明显状态已经不太对了,在这档口,奇犽不能因为自己的愤怒再给他雪上加霜,他只能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分析现状,保持心情稳定以免影响小杰,让他做出过激的举动。
挖掘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铁锹砰一声撞击到封存的水泥的时候,奇犽知道他们挖到了。他的心忽然怦怦跳了起来。他不知道凯特的墓,或者说凯特的骨灰……不,事实上虽然凯特是火葬,但事情走到这个地步,很难说火化后下葬的那具尸体究竟是不是他本人。
当一个人打开一个死人的墓,他最有可能做什么?
现在最好的预期就是这是一个盗墓贼,不去盗历代皇帝的陵墓,胆大包天地跑来挖了前任首席哨兵的坟,偷走了些无关紧要的财物就把土给填上了。
但是,可能么?
奇犽心里忽然又不确定起来。他对塔的信任值本来就一降再降,到了这时候已经可说是岌岌可危了。虽然他确实对在塔里共同任职的几个朋友有信心,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塔被渗透的情况可能比他想象的要复杂深入得多。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恐怕不是酷拉皮卡、雷欧力、半藏他们几个能力挽狂澜的。涉及到凯特,虽然还不知道现在具体会是什么情况,但奇犽清楚的是,如果凯特的尸身出了什么差错,不说这件事可能带来的无数效应,光是小杰……
小杰,会怎么样?
在杂乱无章的千头万绪和怦怦心跳里,他看着工作人员凿开水泥,在尘土飞扬中露出棺椁,摸索着扫去棺椁上剩余的尘土,几人合力打开了棺椁,手里竟久违地握了一把汗。
埋在土壤下暗无天日地过了一年数月的、生出了层层苍苔的棺椁发出沉重的声响,缓缓挪开,细微的晨光吃透秾丽的雾,夹着尘世的夙念万千,幽幽探向亡者之地。
周围围着的人们发出了一阵惊呼。
棺椁里并不如奇犽事前所想象的那样,没有尸体。
相反的是,棺椁里的尸体,有两具。
两具。
一阵恶臭已经熏了出来,即使提前戴了防毒面具,也能嗅到那股堪称恐怖的腐烂气味。奇犽一眼扫过去,两具尸身均已腐烂得看不清面容,叠缠在一块,脚趾踢入眼眶,手指插进肋骨,雪白的蛆虫从牙齿里爬出钻入烂了一半的犁鼻器。虽然这幅画面堪称惨不忍睹,但奇犽见过更糟的,所以还能一眼抓住重点:
两具尸体的头发,一具是亚麻色,一具是黑色。
而众所周知,前任首席哨兵凯特留了一头银色的长发。
所以现在是……有人挖开了凯特的墓,盗走了他的骨灰……放入了两具不知道哪来的尸体。
胆大包天已经不足以形容做出这件事的人……或者说组织了。
一阵针扎般的寒意从脊梁骨里升上来,密密麻麻一直爬到后脑勺。奇犽活了二十几年,头一次经历如此不受掌控的事态。奇犽一时完全顾不得去思考什么塔什么势力什么阴谋什么组织了,他的第一反应是猛地侧头去看小杰。
哨兵敏锐无敌的五感注定了他们在这种环境之下会非常难受。但这还只是其次——
连他都能在一瞬间想明白的事,从小到大都和凯特感情深厚、又因为觉得自己对凯特的死负有责任而几乎在这件事的处理上陷入一种偏执的小杰……

会怎么样?



TBC.


QAQ

已经失去祝宝贝小杰生日快乐的底气了……………………不仅迟了还写这种东西……………………呜…………


2018-05-05 评论-12 热度-249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12)

热度(249)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