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06

乐兰闺蜜组。设定奇葩,慎雷。

本章主场苏兰。

虽然不想说但是我的存稿不多了【


**

方兰生最终还是跟进了山寨密洞。

一进去烟雾缭绕,腥臭扑鼻,诡谲的绿光从山洞中央的一口大鼎中飘出,伴着沸腾的咕嘟咕嘟的音效,直听得人头皮发麻。山洞内阴暗潮湿,欧阳少恭背影颀长,杏黄衣衫拂过地面却目不斜视,仿佛司空见惯也并不在意似的,径自往那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走去。

百里屠苏走在中间,黑衫长辫,面色冷肃,背脊笔直笔直,如同出鞘剑锋。

方兰生跟在最后,冷眼看着他们俩走剧情。欧阳少恭从袖中掏出所谓起死回生药,那尸体果真回光返照,眼睁开一瞬,却又马上合上了。

方兰生看着百里屠苏木头冰块般的脸露出极震惊的神色,他低下头,有些苦中作乐地想,虽说只是双眼睁大,嘴唇微微张开,这样的神色放在百里屠苏身上,却也算是极震惊的了。这也能看出他到底是有多动摇。

方兰生低头看着那具尸体,看穿着打扮也不过是普通的乡民,却沦落到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被诡谲的焦冥虫吞吃身体,连魂魄也被撕成再也入不了轮回的荒魂碎片。

他别过眼去,何其无辜。

他的心思飘远了,不再放在欧阳少恭看似温和平实实则暗藏机锋的言语上,目光看似聚焦在百里屠苏浓黑发尾的一只羽毛上,实际上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他还是在思考那个问题。只是这一次,思考的重心不再是原来的了,而是,如果他真的放弃入局,选择明哲保身,那么……

被焦冥和玉衡害死的人……会不会更多?

他又一次想起了他的二姐。

……可是,方如沁,正是因为他入局太深,才惨遭毒手的吧。

玉衡吸入了魂魄,光芒柔和地飘在半空,在方兰生看来,那完全是吃饱后的餍足模样。

他看了一眼安之若素的欧阳少恭,又看了一眼瞳孔黝黑似在深思的百里屠苏,忽然感觉脊背上窜过一阵刺骨寒意。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自认即便是二周目,继承了玩家一周目时的所有金钱,他也算不得有钱。和一周目的乐无异相比,人家的金钱单位和他都不同,这边用铜钱,那边直接黄金千两,住个客栈都要十两银子,越发显得他寒酸。更何况这种情况下的“穷”与“达”又怎么可能只是用金钱衡量的。剧情里那个自小衣食无忧却也光明磊落不惧天地的方兰生横冲直闯也没能改变的结局,他一团数据怎么可能说改就改得了。

正因如此,他才犹豫着一心不想淌这趟浑水,别的不说,就说那个结局,对方如沁也是不公平的,她是最无辜的牺牲品。

……可是说到底,他真的可以“置身事外”么?

欧阳少恭柔和目光扫过垂目沉思的方兰生,在他一缕翘起的发丝上目光停留两秒,眯起眼笑了。

 

方兰生一路心不在焉,跟着大部队走才险些没掉队。走到山寨门口,猛然听到一句“百里少侠不同我们一道走吗?”和“你们走官道,我走雾灵山涧方向。”才回过神来:咦?所以说现在百里屠苏是要离队了吗?他转头看看周围的人们,又看看那道离去的黑衣背影,正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去,一道温和雅致的声音突如其来近在咫尺,仿佛萦绕耳畔:“小兰,怎么自百里少侠来到起便十分不对呢,莫非软筋散效力仍存,身体仍旧不适?”

方兰生悚然而惊险些露馅,好在他做数据做得久了,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反应,飞快择出最优方案,挠头笑道:“那什么,少恭,我想跟着那个人。”

欧阳少恭眉毛一挑,轻轻道:“哦?”

方兰生装作若无所觉,兀自低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那种江湖大侠,我想跟着他去看看,久闻江湖凶险,这人孤身一人就敢闯寨救人,武艺就算不算高绝应该也有两把刷子。虽说长了张木头似的脸,不过本少爷交友只看内在不看外表,嗯,所以……”

“再说,虽然他长了张木头脸,一点不会说话,不过嘛,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我觉得还是要深入交流一下才能断定这人是个真家伙还是空有花架子。少恭你看……”

“桐姨身体不好,在那牢里又受了寒,说不得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雾灵山涧虽说风光秀丽,可到底有些颠簸,所以少恭你便先护着桐姨走官道,先回琴川吧?”

他一个人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像是丝毫没注意到欧阳少恭神色从似笑非笑到微妙再到无奈的转变。直到他说完,欧阳少恭才无奈又含着点纵容地拂袖道:“罢了罢了,我不过问你一句,倒引出你这么一大串来。”末了又道:“如你所说,寂桐年事已高,我不便走开。若你执意要跟随百里少侠前去,倒也无不可,只记得护好自己。雾灵山涧内虽说只有些山精水怪,却到底不比琴川镇内安全。我不善武功,即便跟去也无法护你周全,你只能自己当心。”

“知道啦知道啦。”方兰生瞥一眼欧阳少恭的纤长素指,咧嘴,能弹出镇魂调和沧海龙吟的一双手,还不善武功,行,他懂。都是套路嘛。

“我这儿还有些丸药,虽不是些什么上好伤药,却也聊胜于无。小兰你且拿去,莫要受伤。”

“我会小心的,谢谢少恭。”

方兰生仿佛能想象得到自己与欧阳少恭头上飘起的[方兰生离开队伍]和[得到物品鹿活草×5、化香果×5、七返灵砂x2]的字样。他无语了半晌,直到想到百里屠苏可能已经走远了,方才和众人告辞,抬脚赶了上去。

在翻云寨里他纠结过头,忘了做戏提防欧阳少恭,引来怀疑也是正常,被试探更是自作自受。他急中生智,把问题焦点集中在“看见传说中的江湖大侠心生憧憬从而心不在焉”上,倒也符合方兰生的人设。不过这样一来,跟上百里屠苏,就意味着他主动和百里屠苏扯上了关系。而在心思百转千回的欧阳大BOSS那儿,虽说这一时半会儿是安全了,可说到底和百里屠苏扯上关系就是件危险的事,到底会怎么样谁又知道呢。

他心里没底,脚步自然就慢了些。周遭景致从灰蒙蒙的穷山恶水逐渐迤逦秀美起来也没发现,只皱着眉一味往前走。直到脚边撞到了什么软趴趴的小东西,把它撞得翻了好几个跟头,方才醒过神来。

“嗯?”方兰生低头,看见一只金色毛团晕头转向趴在自己靴边,黝黑里泛点金的双眼已成了团团转的蚊香,不由蹲下身子,“啊,抱歉……”

毛团从晕眩中回过神来,站起身甩甩头,抬眼看到他,迟疑了一下,又迈着小心的步伐朝他走过来,挨在他手边亲昵地蹭了一蹭。

方兰生心情十分奇妙。

襄铃你这样真的好么?继百里屠苏之后就连你也欧欧西了么?你不该来找我啊,怎么看都该去找你的屠苏哥哥吧——

他无意纠缠,伸手抚了抚小狐毛茸茸头顶,柔声道:“若是感激我,大可不必。救我们的是百里屠苏,就是那个一身黑又带着只肥鸟的木头脸;给你软筋散解药的是少恭,就是之前我旁边那个杏黄衫子的好看大夫。我什么忙也没帮上,本不必谢我的。”

他知道襄铃一定是听懂了的,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小狐却仍然依赖在他掌心里,甚至把自己蜷做一团藏进他衣摆。嗯?这个反应……是在害怕?

一声尖戾鹰啼划破雾灵山涧湿薄的雾气,他尚未反应过来,便见眼前一双黑色软靴缓步而来,最终停在面前咫尺之处。



TBC.

2016-09-22 评论-16 热度-43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

评论(16)

热度(43)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