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2

本章无主场。



**


乐无异挠头。

乐无异扭腰。

乐无异甩尾……错了,乐无异愁眉苦脸。

这表情要出现在乐大少爷脸上真是太难了,以至于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闻人羽都多看了他两眼:“你怎么了?”

乐无异垂头丧气地摆手。

他在专心致志地苦恼。竹笋包子号的速度确实很不负建造它之人的名号,鲲鹏之翼也十分给面子,不但巨若垂天之云,飞得也快得很。从长安到江陵古道,竟是只花了一个晚上的功夫,便在半夜抵达了江陵古道。

乐无异看着眼前崭崭新的江陵古道地图,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忧郁。

方兰生即便是不跟着他那边的剧情走,在腾翔之术技能没开的时候,要抵达江都也要走水路,也起码要个四五六天吧?乐无异不是很懂三百年后的地形分布,只能粗略估算。哪怕是乐观估计要个三天呢,三天也够闻人妹子去到江陵、打趴慧明、拿到凭证,去往海市了,估计还够和夏夷则组个队刷个灵虚揍翻个翻天印之灵什么的。那剧情可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一去不返了,他还是男主角呢,没有男主角的剧情,尊严何在啊!

这直接导致乐无异的呆毛都耷拉了下来,显得十分郁郁寡欢。

他手里一手握着前船长的烟杆一手拿着晗光,一边跟着闻人羽往前走,一边漫不经心地刷小怪。江陵古道里的小怪都是动物妖兽,水龟、九尾猫、野狼,还有毛茸茸圆滚滚的小熊。心不在焉的乐公子好几次将烟杆错当成了晗光揍在人家脑门上,熏得小熊跟个毛球似的一路滚到他靴边,撞得晕头转向地停下来,又呲着牙去咬他镶着金线的靴子。乐无异不以为意,一脚把人家挪开,继续沉浸在哲学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看得闻人羽只觉手上发痒,很想把他串在自己的枪上,挂起风干好方便他继续做一块思考人生的腊肉。

好在闻人羽是个好姑娘,而且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因此她虽说满腹狐疑,却还是放任了自己的小伙伴发呆走神拖后腿,长枪一扫,邀战疾战横扫千军,臂甲上闪烁着铮铮血光,简直是世纪好队友、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绝品MT。偏生她家的DPS不知感恩也不知珍惜,低着头拖拖拉拉踢踢踏踏,看得闻人羽拳头发痒头皮发麻,实在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无异,你到底怎么了?可以的话就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啊。”

在闻人姑娘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枪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枪。

乐无异有气无力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刚要说话,神色突然变得惊恐起来:“闻、闻人,你后面——有好多狼啊!”

闻人羽神色一厉,长枪一挑,震飞身后朝她脖颈扑咬而来的一头野狼,整个人迅速进入备战状态。

乐无异在她身后挠了挠头。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感到害怕,这一群狼说白了就是为星蕴系统的打开所作的铺垫,实际上并不难打。闻人羽厉声让他火速化蕴,乐无异委屈地扁扁嘴,再打开系统,星蕴系统果然不再是三个让人火大的问号了,他迅速切进去,点亮了那些像是星座连线一般的星子。他的星蕴是一头矫健的麒麟,大多数还未亮起,昏昧暗淡,他有些期待它们全都亮起的样子。

闻人羽的星蕴则是一头玄武。乐无异怀着忐忑又敬畏的心情偷偷摸摸地帮她也点上了星蕴,然后一边打架一边心想,要是他刚才不帮闻人妹子化蕴,该不会打架的时候她本来会的技能就都不会了吧?那该多神奇?根本就没法用逻辑来解释了,嗯,下次可以在夏夷则身上试试。

乐大少爷丝毫没有不该在战斗中走神的自觉,手上流影剑快是够快了,却总是戳不到要害,加上他老觉得身上有点什么地方不太得劲儿,晗光也用得吃力,十分不得心应手,头也有些发昏。他正心不在焉,却听得身后一声高亢呼喝:“无异!闪开!”

他懵懵然抬头,一只野狼拖着受伤的后腿飞跃起来,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利齿森森发寒。他尚未反应过来,便被狠狠推了一把,然后他就看见这个他实际上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姑娘,被那头野狼咬中了肩膀。

血从她的肩胛上流下来,汇到繁复冷厉的肩甲之上,分出细细涓流。

“闻人!!!”

闻人羽咬牙,长枪一甩,捅入那狼肚子,脚上飞踹,将它远远踢开。那狼肚破肠流,血流一地,呜咽着死去了。

乐无异呆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闻人羽脸色煞白如纸,倚着长枪疲惫地喘息。她肩上被咬开偌大一个伤口,血流汩汩,几可见骨。乐无异大约是头一次体会到那些无法动弹的数据的心情,脚下像生了根,脸上像糊了层石膏,没法动弹,也不知该做什么表情。他看不见他自己的表情也刷白刷白像张宣纸,只是张了几次唇,才终于颤巍巍地喊出一声:“……闻人……”

闻人羽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如遭重击,无奈翻个白眼,道:“笨蛋,把我包里的金疮药拿出来。快点。血腥味怕引来其他野兽,快着些,弄完了好赶路。”

乐无异如梦初醒,笨手笨脚地给她上药。闻人羽怕这手上没沾过血的大少爷有什么心理阴影,安慰他道:“没事。行军打仗,受伤是常有的事。百草谷的伤药是出名的,很快就能好,连疤都不会留。”

乐无异冲她努力笑了笑。

闻人羽包扎完,两人再启程的时候,闻人羽有些惊讶地发现这人竟然不走神了,仗着速度快拼命和她抢怪,流影剑飞逝出的残影眼睛根本跟不上,新月连环啪啪啪一刷就是好几个连击,战斗力不够还知道用机关暗器和偃甲弥补,接下来好几场战斗都速战速决。她感到有些好笑,受个伤能换来一强力DPS,那这伤受得也还算值。

她并不知道乐无异在想些什么。

对于乐无异来说,他对战斗的思维其实已经定势了。他并不觉得战斗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按次序喜好放技能,放个百炼提高一下暴击率,升个级点个星蕴,打架时注意BOSS弱点,受伤了吃药补血,没蓝了嗑药补神,等阿阮来了连药都不用磕,就这么简单。在他眼里受伤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嗑药回复就好了,更何况除了药,还有能加血的食物呢,烹饪这事儿他擅长啊。

但是,那是在闻人羽在他面前受伤之前,他的想法。

他默默地打开系统,给闻人羽的血条加满血,然后默默地关上系统。

直到他们站在了桢姬的华丽民宅以前,他都没有再打开它。



TBC.

2016-10-08 评论-10 热度-38 夏乐焚剑烹雪苏兰

评论(10)

热度(38)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