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苏兰/夏乐]焚剑烹雪15

小媳妇脸更文。

夏乐主场。




**




镜头调转,几日前。

这时候的乐无异可不知道方兰生就快要走桃花运大饱眼福了,他正一心一意和生性多疑又惊弓之鸟的夏夷则夏公子周旋。

乐无异苦口婆心劝他把剑放下,却是一直不得要领,说得唇干舌燥,实在无法,只好郁闷地停下来喘气儿。这夏夷则简直像个锯了嘴的葫芦,实在不愿开口时人品谁也没法把他的嘴给撬开。他算是理解方兰生的心情了。

他这么郁闷地腹诽的时候,简直像是要打他的脸一般,夏夷则开了金口。

他冷声道:“你以为先前我未曾察觉?”

这话没头没脑,乐无异傻了。

他只能请示道:“啊?”

夏夷则神色冷凝:“先前在长安,你分明一路尾随于在下,直到在下接了侠义榜方才甩脱。今日又借此机会直接纠缠于我,敢问居心何在?”

……

……

乐无异恍然大悟:“你说那事儿啊!”

他语气有些过于欢快,反让夏夷则不好再说什么,他眯起眼道:“莫非你想说你并非故意。”

“呃,那倒也不是。”乐无异挠挠马尾。

他诚恳道:“其实我就是看你长得好看,所以忍不住跟着看看你。”

夏夷则:“……”

乐无异看着这近在咫尺的俊颜神色一点一点变得难以尽述起来,后知后觉想起来要解释:“啊,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断袖,只是单纯欣赏你,觉得你长得好。至于今天晚上我拉住你,也不是我想谋害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还没说两句话呢,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就想拉住你说声谢谢再问问你的名字。我这人是个想到啥就去做的性子,所以没多想就直接上手拉了……哪想到那是个传送阵……”

他继续分辩道:“还有,那个时候闻人她受伤了,我本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好一点的伤药之类的给她用一下,结果没想到你这人……”

他一个人嘀嘀咕咕半晌,明明脖子还被剑指着性命被捏在别人手里,神色中却并无半点惧怕,叽里咕噜一长串强词夺理明争暗辩,说得夏夷则嘴角抽搐,最终忍无可忍道:“够了,在下不予追究便是。”

乐无异挠头道:“不予追究?可是我真没错儿……”眼尖瞧见夏夷则已经面如锅底濒临爆发,赶快改口:“那什么,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咦?”

他垂下眼,和夏夷则一起盯着那团不知什么时候蹦跶到剑上来的黄色毛球。

这毛球被两个人直勾勾盯着,也不害怕,反而似是有些高兴自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摇一摇头上湛蓝的呆毛,叽叽两声,叫声清脆娇嫩,蹦蹦跳跳,完全不惧夏夷则那散发着灵光的剑有多么锋利,是不是滑一跤就能把它由里到外劈成干干脆脆的两瓣儿。

乐无异:“……”

夏夷则:“……”

毛团:“叽叽叽?”

乐无异面色复杂道:“你……没想到你这爱好还挺可爱的,出门收妖怪还随身带只小鸡啊?”

夏夷则被他气得一个倒仰:“这并非在下之物!!!”

乐无异看他真被自己逗得生气了,连忙见好就收,伸手把黄鸡摘下来:“好吧好吧,不是就不是,你看你又生气,真凶。”

夏夷则已经完全没话可讲了,他沉默着,转身欲走。

“唉唉唉等等你别走啊。这是哪儿呀,你总不会要把我丢在这吧……”乐无异把小黄鸡放在自己肩膀上,“天这么晚了,结个伴也安全点儿。你说是吧?哎对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那个无异。你呢?”

夏夷则静了半晌,收剑回鞘,发出铮的一声清鸣。

“在下夏夷则。”

“好名字。幸会。”乐无异也不顺杆爬,笑道:“你之前说你收鱼妇是受灵虚观灵虚真人所托,那现在该是要去交任务……不对,把鱼妇交给他了?灵虚观在哪儿?”

“就在脚下。”

“咦?”

“此地江陵。灵虚观便在江陵城内。”

乐无异抬头,看见远处门扇上果真画着一个两仪图形,阴阳双鱼游成若即若离又密不可分的圆,“所以这儿就是灵虚观里面啊,那灵虚真人在里面吗?”

“想来当是。”夏夷则说,“在下进去,你留在此处。”

“呃……”乐无异挠头,“不能一起进去么?”

夏夷则明显被噎了一下,看他稍稍不稳的背影就知道了:“……你进去作甚?!”

“进去看看嘛,我对这些高来高去的修道之人也很好奇啊。”乐无异小跑两步跟到他身边,“走吧夷则,我们进去罢。”

夏夷则整个人都僵住了:“……你,称呼在下什么?”

乐无异坦然道:“夷则啊。”

夏夷则眉毛一皱,声音添了几分严厉:“无礼!称在下夏公子。”

乐无异抱臂道:“干嘛那么凶?起名字不就是为了给人叫的?你为什么不让我叫?夷则、夷则,夷则~?”

抱胸扭腰抖腿就差抛个媚眼了,夷则三连发,杀伤力正无穷,端方严正的夏夷则夏公子看起来摇摇欲坠。

他似乎很想再次拔剑出鞘,哪怕食言而肥,将这个总是强词夺理的偃师斩于剑下可能会是更不错的选择。然而这时屋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线:“屋外是谁在喧哗?”

夏夷则无法,只得给了乐无异一个警告的眼神,旋即出声道:“灵虚真人,是在下。”

“哦,那进来罢。”

乐无异自然而然地跟上,夏夷则手背上跳出几个青筋。

灵虚观内玄黄相间,三清雕塑位于正中,雕像下摆着几只苍黄色的蒲团。灵虚真人嘴角有竖纹,眼神带几分凶戾,看着竟是有几分邪气。不过相由心生,想来能剥食妖怪内丹增进功力再卖去海市的人,生得好看的几率总是不大,不是所有人都像欧阳少恭一般逆天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人家是终极大BOSS,灵虚真人充其量算个小BOSS的小弟,还是阶段性的,简直是时代的眼泪。

灵虚真人鹰隼般的目光探究地落在了乐无异身上,挑起眉:“这位是?”

夏夷则抿了抿嘴:“这位是在下的朋友。”

乐无异一乐,弯腰施礼道:“晚辈乐无异。”

“好。”灵虚真人不再看他,转向夏夷则道:“鱼妇已经捉拿到手?”

“正是。”夏夷则掐诀,幻出收服的鱼妇,“我已完成约定,不知真人能否履约。”

灵虚真人绕着鱼妇转了一圈,颔首道:“果然是鱼妇。此妖害人不浅,借歌声诱人上钩将人吞食,算得上罪大恶极。妖便是恶,若不是我渡劫在即,必要亲自捉拿此妖,也不必劳烦于你。好在英雄出少年,你当真不错。”

夏夷则面无喜色,只抱剑一礼:“真人谬赞。”

灵虚真人道:“你想探查谢衣之事,然谢衣辞世已有百年,即便是我,亦无所得。”

夏夷则皱眉:“真人也未能有所得?”

灵虚道人抚须道:“我只知江陵百姓闻说,纪山百年前常有雷鸣火光之异动,余者再无更多。”

“纪山。”夏夷则低喃,颔首道:“多谢真人。在下告辞。”

“慢。”

夏夷则顿了一秒,半偏过头,看见灵虚真人用毒蛇般的目光刺探扫视着他和他的长剑。他皱眉,还没等说什么,灵虚真人道:“太华山近日在四下搜寻一个叛出师门的弟子,说那弟子杀父弑兄,大逆不道,要捉拿回山处置。你可知道此人下落啊?”

 



TBC.

2016-12-01 评论-28 热度-49 夏乐焚剑烹雪苏兰古剑奇谭

评论(28)

热度(49)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