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永生之国49-50【完结】

BGM:End of story-Diverse system



49


奇犽慢慢睁开眼睛。因为闭眼时间太长,他几乎被刺目的日光激得眼角流出泪来。

直至此刻,奇犽才在这高空呼啸的寒风之外,听见了来自遥远天地的海浪潮声。

在他的意识脱离小杰的精神领域这一刻,高塔所临的海面传来轰天彻底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鲸鱼恰巧沐浴着熹微的光亮跃出粼粼水面,身体遮天蔽日,弯曲成矫健的一道庞大的残月,它实在太大,跃出水面竟与塔顶齐平,像颗巨大的休止符般连同水与天。

云雾擦挂过它的长鳍,蓝鲸一动,那些雪白的云便被挥散成了水雾。海豚与白鲸跟随在它身边快乐地跃成协奏曲上高高矮矮的音符。海鸥低低地掠过水面,绒羽沾上水汽,它们三两成群,将深海鱼群所组成的曲谱一一念出,引吭发出高亢的长歌。

蓝鲸仿佛半座城市砸入水面一般兜头落入水中,水波荡漾狂舞,光辉浩荡如歌,光影在它鳍尾之间游荡碎落,像是裹挟着浮空远眺的灵魂,自天空降入深海。

这画面过于震撼,即使是奇犽,也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费劲心力,一度断裂的精神链接终于被他小心地连起了一条细丝。

第二次做这件事,情势有所变动,虽然多少比第一次更熟练了些,可奇犽却发现自己的紧张之情不但有增无减,甚至到了手心出了密密一层细汗的地步。

但好歹是完成了。

毕竟他与小杰的初始结合率实在太低,连最基础的精神结合也无法直接完成。

所以……

其实这是他第二次亲吻小杰。

只是虽然通过某些极端手段达成了目的——这种贸然把哨兵的意识体拉进自己的精神领域,在电光火石间构建起精神链接的做法,古往今来奇犽可能是第一个。但小杰仍旧没有醒,不过他呼吸绵长,面色不再惨白,看起来只是睡着了。

他轻轻笑了笑。

早起的轮船飘着渺渺长烟在升起的日轮中心行过,发出轰隆隆的汽笛声。这世界已经醒来,奇犽在喧嚣的日光之中垂下眼睛,嘴唇在哨兵脸颊上轻轻蹭了一下。十字架细长的阴影铺在他们肩上,看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神圣得像个宣誓。

小杰若有所觉,松松搭在他胸口的手指动了动,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奇犽将他的手拿了下来,看了一眼上面密布的青紫针孔,心疼地在上面烙下一个迟来的吻。

他身后晨风之中传来哒哒哒的螺旋桨的声音,搅动本就凛冽的万丈狂风。他在直升机的轰鸣声中轻轻告别:“再见。”


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50


小杰终于从漫长得险些让他闭眼前一度以为会是永恒的昏迷之中醒来后不久,酷拉皮卡走进了他的病房。

只是这一次,他是一个人。

金发向导坐在小杰的床边,为他削了一个苹果。盘子上躺着一长圈连贯无比的薄薄苹果皮,盘成一条红艳的香甜的蛇。

“你还记得一切吗?”酷拉皮卡问他。

小杰慢慢点了点头。

“塔里换了一届高层。”酷拉皮卡简短地跟他说明他昏迷之间发生的事,“被用作改造实验的改造人正在逐批治疗,已经死亡的那些,塔为他们的家属给予补偿,失去家中唯一青壮劳动力的,由塔负责他们的生活补给。森德里克被揍敌客家的人击毙,副手交代了一切。斯特兰奇的儿子佐伊抢救无效死亡,他本人被凯特打得半残,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小杰的眼珠终于动了一下,他问:“凯特?”

“他也在做治疗,因为中毒时间太长,好转的速度比较慢,但现在已经有基本的意识了。”

毕竟凯特没有向导,无法像小杰这样出现奇迹。

“你不要太担心凯特,他会好的。是他把你的精神碎片抢回来的。”

小杰点了点头:“我昏迷了多久?”

“一个月。”

小杰没有再说话,酷拉皮卡把苹果递给他,但他没有伸手接。

“小杰?你感觉还好吗?”

他的朋友担忧地看着他,以小杰的耳力,甚至能听到病房外一干其他的朋友,半藏、门琪、博库尔、甚至忙得脚不沾地的雷欧力都站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听着他的动静。

自从酷拉皮卡进门来,虽然姿态自然,但自始至终很小心地避开了一个人。

小杰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燕隼从窗外飞进来,扑棱了几下翅膀,落在酷拉皮卡头顶。

小杰的目光在那只熟悉的精神向导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没什么。”他顿了几秒,忽然说:“后勤部的部长在哪?”

酷拉皮卡:“在工作吧……怎么了?”

“哦,”小杰答道,“那能麻烦他把那副照片送到我家吗?”

酷拉皮卡一愣:“……照片?”

“你就这么跟他说,他会懂的。我待会把钥匙给他……”小杰说,“然后我要出趟门。”

酷拉皮卡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低声道:“奇犽是被他哥哥带走了。”

“我知道。”小杰答,

但我等不及他回来了。

我要去找他。



这是另一块大陆。

山脉横绝,峻岭孤高地割断世界,长满荆棘。这里的天空与土壤都是阴沉沉的黑,仿佛造物主在创造这片山脉的时候,只用了一笔泼墨。

小杰从观光车上下来,空荡荡的只载了一个旅客的观光车忙不迭地跑了。在一个月前揍敌客家三公子回到家中以后,整个杀手家族的心情都沉浸在低气压之中,每月例行会来的不怕死的挑战者的尸骨在黄泉之门前晾了好几天,让整片山域、整片国土都像在监狱里一般战战兢兢,一时间旅游业都萧条了不少。

小杰对这凝满整座山峰的、拧一拧似乎能挤出一盆水来浇花的杀气视若为觉,他走到那足足有几十米高的巍峨大门前,打量了一下这扇看起来就很重的铁门。

然后他环视了一圈,敲了敲一旁的值班亭。打瞌睡的头发花白的护卫惊醒,便听见窗外这个穿着白衬衫、看起来俊秀干净的年轻人很有礼貌地问他:“你好,请问这里是奇犽的家吗?”

“是的,这里是揍敌客家。”护卫困惑地挠了挠头,“您是?”

“我是奇犽的伴侣。”他笑了笑,像是完全没发现对面的老伯脸色变得有多惊骇,兀自平静地指了指那扇由七道组成的重重大门:“从这里进去对吗?”

“啊、等等,那个你推不——”

年轻人置若罔闻地站在黄泉之门前,伸出与那沉重铁门完全不相称的手臂,举重若轻地一推。

吱呀——

推开了五扇沉重铁门的年轻人走进门里,非常有礼貌地对目瞪口呆的护卫老伯挥了挥手:“麻烦您通报一下里宅,说杰·富力士来拜访了。”


小杰一回头,正对上一双眼睛。

黑洞洞的,没有情绪,没有波动,大得不可思议,幽长如墨,仿佛来自幽冥黄泉。

他一动不动地与这双眼对视。

雪白的巨犬站在他面前,低头在他头顶轻轻嗅闻,这个距离实在太过危险,它只要一张嘴就能把他叼进牙缝里绞成齑粉。狐熊蠢蠢欲动想要上前,被小杰按回了精神领域里。

暂时用不着。他对他的精神向导安抚地说。

过了让人冷汗淋漓的几秒,巨犬终于挪开了那硕大的头颅,慢吞吞地在原地趴了下来。

小杰认为这是它同意让他通过的意思,于是他笑了笑,冲它挥了挥手:“再见。”


这宅子大得不可思议,与其说是宅子,不如说是皇宫。虽然小杰也没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子,不过光是这个院子就比鲸鱼岛还大。而他听说这整片山脉都是揍敌客家的。

奇犽真有钱啊。他想。

他沿着羊肠小径走了几十分钟,数十米高的林木遮天蔽日,像是一群巍巍巨人,居高临下地站在他身边,数十人合抱也抱不过来的古木垂下万滔碧色,有雪白的花飞过风中。

但太安静了。小杰的视线掠过不远处太阳暴晒下一颗颤巍巍挂在草尖的露珠,在这盛夏的六月里,偌大庭院,没有鸟叫,没有虫鸣,更没有聒噪的蝉,岑寂得仿佛死了。

这里,让人很不舒服。

“您就是富力士先生吧。”

一个冷淡的男声彬彬有礼地问道。小杰回头,看见一个燕尾服的中年男性,他皮肤很白,戴一副金丝眼镜,脸上没有表情,却莫名让人觉得轻蔑。

“是我。”他说。

“我叫梧桐,是揍敌客家的执事。”男人自我介绍道,“奇犽先生听说您来了,正往这边赶。”他若有若无地笑了笑,“天气这么热,不如您和我一起去执事宅等他。”

小杰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说:“你想杀我。”

梧桐表情一沉。

小杰笑了笑,走过他身边,“走吧,执事宅在哪个方向?”

梧桐没有跟着他走,而是在他身后不轻不重地道:“我希望您明白,奇犽少爷是这个家族重要的继承人。”

小杰说:“嗯,我知道。”

“我无意冒犯,但您贸然称呼自己为奇犽少爷的伴侣,想要将他从这个家族里抢走,是非常不知礼仪、非常令人厌恶的一件事,我假设您知道。”梧桐说,“奇犽少爷的母亲,基裘夫人为这件事非常难过。而奇犽少爷也在惩罚室里反省了许久。”

小杰偏过头看着他,“惩罚?”他问。

这个俊秀温和的年轻人的唇角忽然绷紧了,那一瞬间,似乎连掠过白花的风也静止。

梧桐修剪整齐的指甲掐了掐掌心,硬币夹在了他的指间,蓄势待发。

“你不用紧张。”小杰说,“我想奇犽应该很重视你,我不会对你……”他凝沉的目光忽然一轻,轻巧地擦过执事熨烫整齐的衣领,掠到了他身后去:“奇犽?”

梧桐一惊,将硬币放回原处,他回头给少主人行礼:“奇犽少爷。”

不知在那儿站了多久的银发青年走了过来,在喉咙里发出一个嗯的音,目不斜视地擦过他身边,走到了小杰面前,垂下眼看他:“来了多久了?”

刚刚还一脸沉静冷冽杀气蓄而不发的哨兵像是一只瞧见主人疯狂摇尾巴的狗狗,眼睛亮闪闪:“没多久!你已经好了吗?我、我们可以走了吗?”

奇犽不去看他的眼睛,点了点头:“走吧。”

小杰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刚张嘴要问,梧桐在他们身后出声:“少爷,您要离开么?老爷夫人那里——”

奇犽头也不回地冲他挥了挥手:“搞定了。你不用管,我走了。”

梧桐欲言又止:“大少爷……”

奇犽翻了个厌恶的白眼:“我难道真留下来参加他的婚礼?我脑子有毛病么?”

他抓住小杰的手腕,把他带出了黄泉之门,三毛眼巴巴地在他们身后摇了摇尾巴,随着沉重的铁门轰隆隆阖上,它才慢吞吞地趴了下来,摇晃了一下巨大的尾巴。


“身体都好了么?”奇犽随口问。

“好了。”小杰点头,“奇犽呢?”

“那点小伤。”奇犽很随意地道,“老早就好了。”

小杰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下,忽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奇犽见到他的反应与他想象中并不太一样,以至于他一肚子的话一时间像是被掐了暂停键,满满当当地噎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了。

他看了看奇犽的侧脸,白皙又端丽,眼睫修长,微微敛着,让那双银色的眸子里犹如沉冰凝海,什么多余的情绪也没有。

奇犽……是不是其实不想和他回去呢?

说来也是。这世界上哪会有真的讨厌自己家的人呢。

但是他还是觉得奇犽的家人很过分……

小杰也说不上来这阵委屈是从哪儿吹来的,它来得有点突然,但小杰就素来是随心所欲的性格,所以他尊崇内心,停下了脚步。

奇犽回头看他。

奇犽是不是不想和我待在一块?

那我擅自在你家人面前称呼自己为你的伴侣,是不是也给你带来麻烦了?

糟糕,之前竟然擅自让后勤部部长把那副结婚照挂到家里去了,得赶紧联络他们把照片撤走才行。

无数字符碎成碎片在脑海里飘浮,飞速旋转,但小杰努力张了张嘴,却还是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他忽然感到非常、非常的沮丧。

沮丧到他一时竟不想再与奇犽那双仿佛看穿一切的银色眼睛对视,微微垂下脸,看着地上模模糊糊的影子。孤冷的山风仿佛来自极寒之地,寥寥吹过他的衣摆,小杰竟觉得有点冷。

然后他感到有什么东西碰了碰他的小腿。

按道理来说,如果已经到了能够碰触他的地步,那作为哨兵的警觉肯定是会提醒他的。但小杰完全没有任何察觉,他悚然一惊,猛地低头。

……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银白色斑纹。

正在他小腿上勾来勾去。

奇犽脸色一变,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脸。

小杰木呆呆地顺着这条尾巴往旁边看去,看见了一头体型矫健修长、但是毛茸茸的银白色的雪豹。

那头雪豹颀长的身躯优雅地挨着他的腿站着,似乎嫌只有尾巴勾着不够,把绒毛毛的头也蹭在他膝盖上挨着,察觉到他的目光,它撩起眼皮看了小杰一眼。

眼珠是澄澈锋利的银。

小杰木呆呆地从雪豹身上挪开视线,木呆呆地看了一眼雪豹的主人。

雪豹的主人捂着脸站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是泄了气,自暴自弃地朝他走了过来:“啊!烦死了!净给我拖后腿!”

挨着小杰不肯挪窝的疾风抬起毛茸茸的豹脸,明目张胆地朝他的主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然后被它的主人恼羞成怒地一把揪起来,塞进了精神空间。

小杰心里啊了一声,有些可惜。

那么好看的雪豹,他还没来得及摸上两把……

雪豹的主人即使把罪魁祸首塞走了也没消气,瞪了他一眼,气势汹汹地凶他道:“所以你到底知道错了没有!”

小杰一呆才反应过来:“啊……是说我乱说话的事吗?”

说得也是,当初说得那么过分,奇犽气他不想理他也是很正常的,不如说能不计前嫌费尽心力救他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这么想着,他便愈发愧疚起来,急切地道:“对不起奇犽,我——”

奇犽快被他气死了:“我不是说这个!!这么小的事谁在意啊!”他快步走过来,逼在小杰眼眉前,瞪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我是说你什么都瞒着我想要自己解决,结果把自己搞成那个鬼样子的事!!!”

杀气腾腾的奇犽,小杰不是没见过,他也并不畏惧战斗状态的奇犽。但不知道为什么,被那双银到极致的眼睛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身经百战的首席哨兵竟觉得腿肚子有点打转。

他勉强地呃了一声:“我……”

奇犽眼睛真好看啊……好像藏着星星。

说起来,奇犽的精神领域好像是星空呢,记得是很漂亮很震撼的……但他那个时候意识极模糊,已经快要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样子了。

感觉有点可惜。

奇犽这么一靠近,小杰敏锐到极致的嗅觉便纤毫毕现地闻见了他身上浅淡的……像雪一样清冽,又糅着松木气味的香,一并酿进了壶里,飘出澄澈如水般的醺醺醉意来。

在小杰意识到以前,他已经凑过去,在奇犽浅色的薄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奇犽一脸空白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完全泄了气,直起腰烦躁地用力揉乱了自己银白的头发,银白的发梢扫过耳侧,遮住了他通红的耳廓。向导愤怒地嚷了一声:“你这家伙!!”

小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即使是他也觉得脸皮有些挂不住了,匆忙地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呃,我真的知道错……”

没能说完。

在这盛夏的六月里,偌大逶迤的巍巍山脉,没有鸟叫,没有虫鸣,更没有聒噪的蝉,只有风。

风自遥远的海的尽头吹来,吹过粼粼波光,吹过蓝鲸硕大流畅的脊背,将漫长的鲸歌吹入城市,吹入这块盛夏中的大陆,吹不散浮世凝聚的人心与愿望。

小杰好不容易从这个差点叫他窒息的吻里挣脱出来,面红耳赤,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差点急得内伤。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了,因为向导白皙的侧脸上有血。

哨兵的眼神一下锋利起来,宛如出鞘之剑,比生气的向导还要杀气四溢:“你受伤了?你家里的人打你?”

奇犽没料到这个发展,一把把他抓回来:“等等,没事,只是一个习俗。”

他冲小杰晃了晃自己的拇指,上面有一道小小的伤口,血已经止了。

“什么习俗?”

“和我爸做了一个约定。”奇犽答道。

小杰脸上冒出了问号。

“你不用知道。”已经消了气的向导垂着眼睫看他金橘色的亮晶晶的眼,在阳光下,那双眼睛像是涂抹了蜂蜜。

他微微地笑了笑。

风温柔地掠过他们的眼眉,掠过发梢,这盛夏的天刚下过一场雨,日光挣脱残存的阴霾,落在无边荆棘上一朵小小的白花,像是一颗自宇宙苍穹落下、静静躺在山巅的星子。

“你听过我的心跳吗?”奇犽忽然说。

小杰摇了摇头。

“没什么。”

他只是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酷拉皮卡对于他的问题,给了这个看似模棱两可的反问句作为答案。

虽然我从未在意过这件事情……

但这不妨碍我的心脏,随你跳动。

奇犽牵过他的手,“回家吧?”

这两个字显然让小杰一下子开心起来了,他回握奇犽的手,用力点头:“嗯!回家!回去要补婚礼!”

奇犽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一茬,耳朵红了。

小杰晃了晃他的手:“奇犽!”

他用拇指的伤口蹭了蹭发烫的耳朵,停下脚步,俯身再次覆上了小杰的嘴唇,过了良久,才模糊地从心里呼出口如释重负的气。他亲昵地蹭了蹭他光洁的额头,轻轻应了一声:“好。”


他们结婚了。




END.


在后记之前我一定要愤怒地吐槽一下LOF的敏感词机制,大家敢相信吗yu yi,就是天使的翅膀,居然是敏感词。这也就算了,我本来是想把47、48、49、50都放在一块发的,但排除掉yu yi以后,分开发没问题,一起发就硬说我有敏感词。我真的气出心脏病。


后记: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写完了……

我的妈啊,因为太玄幻了以至于我觉得我在做梦。

感觉自己有一年没写过后记了……痛哭流涕……

这篇文的字数超乎预期太多太多了,从预算的五万变成十万变成十二万变成十六万到最终的十八万……呃,多……我真是,想一耳光扇死话痨的自己。

因为心情实在太过复杂,所以一时间要忘了自己究竟想说什么,总之姑且随便说说吧(?)

这篇文的初衷其实很单纯,只是想写一句“奇犽是小杰的光”这句话而已。我相信大家应该也都看出来了。不过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要拉踩的意思,也不是我对原著有心理不平衡,只是我觉得在原作里,奇犽就已经是小杰的光了,只是他本人、小杰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像原作里的他们也没意识到他们终将结婚一样(????

写连载真的很痛苦,追连载的人也很痛苦,所以我真的非常谢谢愿意给我的连载写评论的每一个读者,你们是真正的天使……太谢谢了…………不知道怎么谢谢才好……

特别感谢习爸和卅爹。特别是习爸每一章都给我超级多的反馈,真的不厌其烦陪我哭唧唧任我撒娇,还给我画图…………我太爱习爸了QAQ习爸呜呜呜呜你是我人生的光啊!是我的奇犽!!(???

卅爹包容了我莫名其妙的丧和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还给我摸摸抱抱…………太羞愧了太不好意思了……但请继续给我摸摸抱抱(…………………

哭唧唧地抱住爸爸们的大腿不放

因为实在不擅长写长篇,所以这篇文真的很不成熟,剧情说是乱七八糟也不为过。从一月到六月末,跨越了冬天到夏天,对我来说实在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了。

不过……不过我还是喜欢它呀。

如果也能得到你们的喜欢,那就太好了。

在奇杰待了这么久,陆陆续续写了六十余万字,对于以前慢热又滥情的我来说,已经几乎是奇迹一样的事情了。

没办法呀。谁叫他们两个这么好呢。

我想,即使在这里画上句号,也已经足够完满了。

因为三次元的缘故,所以我接下来不会再写文啦。请祝我司考和考研顺利通过……如 如果只能祝一个的话,那就请祝我司考通过(脸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8-06-27 评论-58 热度-411 奇杰全职猎人HXH

评论(58)

热度(411)

©且行且歌 Powered by LOFTER